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赏罚分明
    京城内,文苑北楼。

    跟往天高朋满座的状态不同,今天的北楼,却是一派的安静肃穆。

    不管是掌柜的还是打杂的,都有些战战兢兢,因为,今天他们传说中的大老板,终于要莅临北楼了。

    一早上开始,就连从来都是在房中静修的竹公子,也都老老实实的,站在中庭里等候着。

    气氛冷凝,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位大老板的到来,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是,看竹公子苍白的脸色,他们就看清楚了一件事。

    定然,是哪里做的不对了。而大老板之所以会出现,那肯定是因为,有些,要倒霉了。

    竹公子有些忐忑的站在中庭,今天早上,主上就派人传了话来。

    而且,阿梅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若是再惹主上生气,那她,也是不能维护得了的。

    等了半晌,竹公子也不见主上的身影。

    时间一时一刻的过去,竹公子的心,却渐渐的沉了下来。

    本来,她的心里,还存着那么一丝丝的侥幸。也许,主上这次,只是例行盘问,如今看来,似乎,事情要严重得多了。

    “你们都下去吧,北楼今天不不招待任何客人。你们也回去休息一天吧,所有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进来。”

    竹公子依然是竹公子,即便是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可丝毫还是没有畏惧。

    下人们虽然不明白,但是却算是乖巧。顷刻间,偌大的北楼,就剩下了竹公子一人。

    撩起裙摆,竹公子跪在了中庭的地板上。

    面纱下的那张脸上,却已经是有了几分的战战兢兢。

    细想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都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却不知道为何,主上会生这么大的气。

    主上,从来都是一个守时的人。

    如今竟然到了现在,还没有现身,那就只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主上极端的暴怒,北楼里,负责的人是她。所以,主上只会惩罚她一个人。

    “你还知道四圣卫的规矩么?”

    竹公子刚刚跪下,一道冷喝声,就不知道从哪里传进了耳朵里。

    身体微微的一震,竹公子立刻跪伏在地,恭恭敬敬的说道。

    “竹知错,还请主上责罚。”

    话还没有落下,瞬间,人就横飞了出去。

    ‘哐当’一声,那柔软的身体,竟然把楼梯都撞得粉碎。

    “既然知道,那为何要明知故犯?”

    冷冽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

    竹公子抬头,喉咙一天,忍不住一口热血,吐了出来。

    可眼神里,却还是带着敬畏,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

    “主上...竹...竹...从未做过愧对主上的事情,还请主上明察!”

    看着面前,半死不活的竹公子。龙天昱连一点点的怜悯都没有,眼神里带着隐忍的暴怒,如果,面前的手下,不是他悉心培养起来的话,早就一命呜呼了。

    但是,一想到就是因为那个女人,林梦雅差点就送了命。

    他心里的愤怒滔天,每一个跟那女人有关系的,都不能逃脱他的惩罚。

    “梅公子呢?你别告诉我,你连你亲生姐姐的行踪,都不知道。若是如此的话,我看你这个统领的位置,不做也罢了。”

    竹公子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释然了。

    眼神里带着几分黯然,她就知道,这件事,可以瞒过任何人,却唯独,不能瞒过面前的主上。

    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是冲着龙天昱,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才说道:

    “是属下不对,隐瞒了这件事情。但是,我姐姐从几天前,就没有再在楼里出现过了。属下也确实不知道,她的去向。”

    龙天昱不是草菅人命的人,竹的性子,他其实也是知道的。

    若不是看在她对自己的忠诚不二的份上,那现在,她也跟她的那个姐姐一样,成了该死之人了。

    “你姐姐死了,正月十五那天,死在了京城的一条小巷子里,不过——”

    话锋一转,龙天昱的眼神里,却带着让竹公子,有些胆战心惊的墨色。

    “她死前曾经想要刺杀昱王妃,这件事情,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冷汗,瞬间湿透了竹公子的后背。

    面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滑落了下来,与梅公子完全不同的一张清秀小脸上,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震惊,亦或是因为,刚刚龙天昱的那一脚。

    身体颤抖的,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晕倒一般。

    “姐姐她...不,这不可能的!主上,姐姐虽然没有加入四圣卫,但是,但是她对主上也是忠心耿耿的。上一次进宫,姐姐也算是立了功的。她...她哪里来的胆子,敢去刺伤王妃呢?”

    竹公子瞪大了眼睛,现在的她,仿佛是难以接受摆在眼前的事实一般。

    她的亲生姐姐,虽然出身教坊,但是,却是个洁身自爱的好姑娘。

    在北楼的时候,每天都是深居简出,也算是自尊自爱。为何...竟然会有胆子刺杀王妃呢?

    突然,一个小小的细节,窜入了她的脑海里。

    她记得,主上曾经说过,姐姐曾经背着她,去给王爷送药。

    难道说——

    天啊,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现在,你姐姐已经死了。其他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的。但是,你要给我好好的记住,若是北楼,再说出任何一个叛徒,你这个统领,就自己去领罚吧。还有,传令在京城内,所有属于四圣卫的势力。若是见到王妃,必须要暗中保护她。你姐姐之所以会死,不仅仅是因为她刺杀了王妃。上次进宫的事情,风声为何走漏,你应该也有察觉了吧。你姐姐的尸体,就停放在城外的义庄,该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龙天昱冷眸一转,语气依旧是锥心刻骨。却还是给竹公子,留了几分余地在的。

    “是,竹叩谢主上,不杀之恩。”

    竹公子此刻已然是愣在了当场,从小,她就被前任的朱雀卫收养。

    若不是几年前,意外的发现了梅就是自己的姐姐,她也不会,冒着被主上惩罚的危险,把姐姐带在自己的身边。

    可如今,姐姐为了一己私欲,竟然差点,就把她置之死地了。

    心,已经凉了下来。

    “来人——”

    中庭里,龙天昱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那守在外面的人,才敢探头探脑的进来。

    竹公子早就已经转过身去,任何人,都看不到那张清秀而苍白的脸上,有多让人心疼的伤心欲绝。

    “启禀王爷,听城外的官兵们说,城外有家义庄,今天竟然突然起火了。所有停放在那里的尸体,都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了。”

    龙天昱的书房内,林魁垂手而立,跟龙天昱禀告着。

    “嗯,知道了。”

    兵书在手,龙天昱就像是从未听到这句话的样子。

    不用说,他也知道,这是竹做的。

    那女人的身体,想必,也是在其中的。

    不过这样也好,说白了,梅也不过是枚棋子而已。真正的幕后黑手,相信,依旧是毫发无伤的。

    “王妃如何?现在可曾休息了?”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龙天昱向来,都不会放在心上。

    转而,就问起了林梦雅的情况。

    “这——属下也不太知道。不过,流心院里,倒是很热闹就是了。”

    说到这里,林魁的脸色,有些小小的古怪。

    平常他还没觉得,但是王妃走的这一月里,别说是王爷了,就连他这个下人,都觉得十分的别扭。

    说起来,就好像是自家粘人的孩子,在一起觉得烦,不在一起了,心里还觉得空落落的。

    王妃主子虽然是个大家闺秀,但却是个古灵精怪的主儿。有她在的话,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觉得无聊就是了。

    “又起了什么幺蛾子了?走,咱们去看看。”

    手中的兵书,被他轻而易举的,就抛在了书桌上。

    看着龙天昱兴致勃勃的样子,林魁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趁着夜色,俩个人使出了轻功来。轻轻巧巧的,就窜上了流心院的院墙里。

    里面,莺莺燕燕的,倒是热闹非凡。

    只是,就连龙天昱,也看不出来,他的这个王妃,到底在做些什么名堂。

    “你们,把这个搬到那里去。对,就是院子的西北角,小心些,可仔细别弄坏了。”

    白芷十分高兴的,在院子里充当现场指挥。

    叽叽喳喳的指挥着院子里,临时充当壮丁的侍卫和小厮们。

    小脸通红,却还是一份兴致勃勃的样子,倒是找到了,合适她做的事情。

    “主子,您才刚回来,为何不好好的休息一天呢。反正,这事,迟些日子做,也不碍的,不是么?”

    白芨乖巧的待在林梦雅的身份,颇为不解的说道。

    下午,午睡才醒的主子,就张罗起,要把院子里,重新装饰一番。

    要知道,流心院里的一草一木,那可是清狐跟玉少爷精心装饰下来的。即便是皇宫,也不如这小院来的精致妥帖。

    她倒是不明白了,为何,王妃非要折腾起这些事情来。

    “傻丫头,若是不装饰一新的话,怎么迎接新一年呢。新年,有新的气象不是么?”

    林梦雅一边喝着香茶,一边给白芨了一个摩登两可的答案。

    可是,那双美眸中的精光,可让这件事情,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