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三章 尴尬男女
    安顿好了一切,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这里,原本就是她的住所。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重新归置到原来的样子而已。

    白苏的房间,在她的授意下,还是一如往昔的完整保存着。

    也许,在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觉得那个不爱言语,但是却对朋友俩肋插刀的女孩子,还会再次回到他们身边吧。

    林梦雅站在桌子边上,上面,小玉练习的字帖,还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书桌上。

    只是,那只他常用的毛笔,却因为这段时间内的无人使用,都变得硬邦邦的。一点,也不复当初的柔软飘逸了。

    林梦雅笑了笑,却舍不得扔掉。

    即使是习惯了离别,可她的心里,还是希望能跟小玉,再次相聚。

    “主子,你还是在惦记着玉少爷么?不知道玉少爷什么时候能回来,在外面,也不知道玉少爷能不能吃饱穿暖。”

    白芨端着一碗珍珠圆子汤进来,香甜的味道,让林梦雅也不禁有些觉得饿了。

    “你怎么会这么快就煮好了,大家有没有?”

    林梦雅坐在桌子上,贪吃的本性表露无遗。

    在宫里的这些日子,虽然精美无比,但是,却没有在家里吃的这种味道。

    简单的珍珠圆子,也似乎因为是在家里吃的关系,而香甜无比。

    “没有啊,我哪里来得及呢。这是厨房那边送过来的,大概,是王爷的好意吧。”

    白芨眼中含笑,意有所指的说道。

    眼看着,她们回到府里,也不过才半个时辰。

    厨房却这么有心,就做了主子最喜欢的珍珠圆子汤。更别提,那里面的馅,也是主子最喜欢的细沙枣泥。

    虽然王爷没有在王爷在第一时间内赶过来,但是至少,王爷的心思,还是在主子的身上的。

    “他有心了,对了,你给大家都盛一碗吧。这院子的地龙有一阵子没用了,还不能像是平常那么暖和。”

    不过,林梦雅却是一切如常,连眼神,都不曾变换过。

    不知道为什么,白芨总觉得,这次主子回来,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高大修长的身影,穿着深蓝色的描金绣龙的棉袍。龙天昱却略有些踌躇的站在流心院外面,不知为何,却已经足足的站了一刻钟。

    “王爷,咳咳,天冷,不如您进去歇歇吧。”

    邓管家有些哭笑不得的跟着王爷,别说是府里了,就算是皇宫。他家主子也没有不能进去的。

    而且,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王爷竟然会站在流心院外面,驻足不前。

    黝黑狭长的双眸,却是意外的,染上了几分的无措。

    龙天昱,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害羞的这一天。

    看了看邓管家,仿佛被人识破后的恼羞。本应该一走了之的,却还是站在那里,一双大脚,如同生了根一般。

    “我还是——”

    刚想给自己找个理由离开,龙天昱丝毫不知道,自己这就叫做近乡情怯。

    不巧,流心院的大门,却是在此刻开启。

    一张可爱的小脸蛋,从门缝里探了出来,左右看看,在看到龙天昱以后,白芷有些小小的意外。

    “王爷,您为什么不进来呢?我家主子刚要用膳,不如,您也一起吧。”

    这样毫不扭捏的邀请,顿时让龙天昱没有了拒绝了理由。

    思量了片刻之后,双脚却是不由自主的,走进了那扇大门里。

    院子里的地龙,已经开始正常的运转了。最冷的时节已经过去,万事万物,都已经进入了春天。

    林梦雅拿着一杯姜枣茶,却坐在铺满了羊毛毯子的凉亭里发呆。

    才少了几个人而已,可她却觉得,这院子里空空荡荡的,似乎,安静了许多。

    也罢,这京都已是风雨欲来。谁又有那个心情,在这里谈天说地呢?

    龙天昱沉稳的走到了凉亭边上,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就坐在凉亭里,侧脸精致而美丽。如同一幅仕女图,却又像是永远定格在这一刻的春景画。岁月静好,大抵,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样子吧。

    水灵动人的眼睛,如今却是不知为了什么事情,而有了些许的失神。葱白一样的五指,有意无意的,撩拨着手中的茶杯。

    四周柔白色的纱帘,把风完全的隔离在她的左右,甚至连她的一缕发丝,都不忍吹拂似的。

    鲜少,会看到她安静如此的情景。龙天昱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似乎,连呼吸都放缓了。

    “来了,坐吧。”

    低沉的脚步声,直到不远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空气中,传来了龙天昱身上,似有若无的龙涎香。

    林梦雅抬起头,冲着他微微的一笑,俩个人之间,却像是有了什么默契一般。一个不问,一个也不答。

    “我被一个神秘人救了,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我也是一无所知。万柳塘十三号那件事,是我的做的。”

    像是知道龙天昱想要问什么,林梦雅自动自发的主动招供。

    龙天昱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可就是因为这样,俩个人却好像是没有了共同的话题。

    默默相对,龙天昱也觉得有些尴尬。许是和亭子里实在是温暖,让人只想懒懒的,不说任何话。

    “皇上的病情——应该是中毒所致,我会尽快的研制出解药来。但是这阵子,我还是要时常进宫才行。至于是谁下的毒,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林梦雅的话,局局都是他想要知道的。

    可现在,龙天昱最想要了解的,却是另外的一个问题。

    “你,怎么样了?”

    以为龙天昱会问自己任何问题,却没想到,他一开口,竟然就是关于自己的。

    林梦雅不自觉的,把自己受伤的那只手,藏在了最后面。表面上,却是缓缓的漾开了一个轻柔的浅笑。

    “我...没事。”

    有些别扭,林梦雅总觉得,今天的龙天昱怪怪的。

    “父皇的病,要多亏你费心了。如果不是你在的话,我想,这件事一定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查出来的。”

    这是在——感谢她么?

    林梦雅,心头的惊讶越来越浓厚。

    据她的了解,龙天昱可不是一个这么容易知恩图报的人。

    当然,她并不是说龙天昱没有人情。只是,他从来都是把话,压抑在心底的。

    所以,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才几天不见,龙天昱就转了性子了么?

    “没关系,这是我应该做的。”

    客客气气的俩句话后,俩个人又陷入了沉默中。

    俩个人就这么你坐你的,我坐我的,气氛不仅仅是尴尬而已,还有些滑稽。

    “噗嗤”一声,最终还是林梦雅没有忍住。笑出了声来,这一刻开始,俩人之间,冰雪消融。气氛在一瞬间,变得和顺缓和了起来。

    “你干嘛这么拘谨,这可不像你一贯的风格。”

    林梦雅轻轻的撩开了耳边的发,可另外的一只手,却缩在袖子里。

    眼尖的龙天昱,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的不自然。大手,眼疾手快的捉住了她的手腕。在林梦雅小小的惊呼声中,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谁干的?”

    一瞬间,平和的表情被冷酷而狰狞的表情所取代。

    林梦雅的心,却仿佛是漏掉了一拍一般。因为,那双总是盛满了深邃而冷漠的情感,却都是对她的心疼。

    “是我不小心,也幸亏是这只手了,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得去阎王殿一日游了。”

    虽然,那天林梦雅的情绪崩溃了。但是事情,她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龙天昱小心翼翼的拉着林梦雅的手,那上面传来的淡淡的药香,让他心安了不少。那天,当他赶到巷子里的时候,只看到了那个死去的女人。

    虽然知道林梦雅是受了伤,可现在看起来,除了手上的伤以外,却是没有别的外伤了。

    仔仔细细的,把林梦雅重上到下看了一番,直到对方都有些害羞了。龙天昱才把自己的那颗心,慢慢的放了下来。

    “对不起。”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林梦雅愣了愣。

    忽然,龙天昱把她紧紧的拥在了自己的怀中,那力道,差点把林梦雅嵌进自己的身体里。

    “不怪你,这是我自己不小心。大概是我这人太讨厌了吧,所以,处处都有人还要我的命。以后,咱们要是没钱了,不如就把我卖了吧。”

    笑呵呵的说道,林梦雅却得到了龙天昱更加用力的一个紧抱。

    放弃了挣扎,林梦雅只好趴在龙天昱的怀中。不过,很快的,龙天昱就放开了双臂。好好的把她安置在了座椅上,却让林梦雅有些受宠若惊。

    “我会找人好好的医治你,一定不会让你留下疤痕的。你好好的休息一会儿,晚上我再过来看你。”

    扔下了一句话,龙天昱起身离开了流心院。

    只留下了林梦雅傻傻的看着他的背影,这男人,真的是龙天昱么?

    大步流星的走到了自己的书房,龙天昱脸上的阴云,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那女人的身份,他倒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若不是她死了,就冲着林梦雅手上的伤口,他都能把她五马分尸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