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引蛇出洞
    还嘴歪眼斜的邱羽,此刻却是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如果说,之前的林梦雅,只让他觉得精明而睿智的话。那现在的林梦雅,却像是脱下了虚伪的外套,只留下最为简单的一面的邻家女孩。

    这屋子里,除了他以外,应该都是身份最为简单的平头百姓。

    三个或是清秀,或是俏丽的丫头。明明嘴里都喊她主子,可对她的关心,却像是一个最为普通的家庭里的姐妹一般。

    在这里,没有阿谀奉承。只有浓浓的暖意,所有人,都围绕着中间,那个笑的十分灿烂的女孩子。

    这样温馨而又单纯的一幕,让他,也不由得有些羡慕了起来。

    也许,这世界上,真的有被老天所青睐的那一类人吧。

    就连他这个天之骄子,都觉得自己所拥有的,实在是不值一提。

    用白大娘早就熬好的药汁洗了脸,林梦雅脸上的红疹子,奇迹般的快速消退着。

    这是一种最为简单的过敏反应,如果不管的话,一夜以后,也会自动消失的。

    但是,作为一个爱美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脸蛋,有那么一丢丢,会毁容的可能呢?

    “可算是回来了,主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呢。”

    年纪最小的白芷,如今,有可能名真言顺的赖在林梦雅身边的理由了。

    从刚开始的时候,就拉着林梦雅的袖子,不肯撒手。

    “抱歉,让你们担心了。”

    林梦雅垂下了眸子,声音轻柔的安慰着屋子里的所有人。

    其实,从最一开始,她想到的就是来三绝堂。

    一来,是做过缓冲。二来,她也可以顺道,接回自己的丫头们。

    “好了,你们还是先撒开王妃吧。这饭一会儿都要凉了,你们一个俩个,倒是吃饱了,难道,还要让王妃饿肚子么?”

    白大娘总归是最疼林梦雅的一个,说着就点了点白芨跟白芷的额头。

    几个姑娘的叙旧暂时告一段落,林梦雅拿起筷子,文雅却十分快速的,吃起了前面的饭菜。

    “咕嘟”一声,从角落里传来的口水声分外的刺耳。

    所有人都带着疑惑的神情,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邱羽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笑容,摸了摸肚子,才小小声的说道:

    “那个...我也是一天没有吃饭了...”

    抽筋一般的表情,已经从那张脸上消失不见了。

    所有人都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清秀的男子。还是白芨最机灵,立刻转身到了厨房里,取了一副碗筷,添置在了桌子上。

    “我忘了给大家介绍了,这位是我的在宫里认识的朋友,叫邱羽。这一次,我能顺利的回来,还是多亏了他的帮忙呢。”

    虽然,帮得都是倒忙。

    但是林梦雅可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那天,在小巷子的时候,那个神秘的黑衣女人,可是冲着她的命来的。

    若是邱羽不出现,现在,她就该在地狱里,跟阎王小鬼们喝茶套近乎了。

    “多谢邱公子了,娘,您快去再做些好吃的,千万别怠慢了邱公子。”

    林梦雅的恩人,就是他们所有人的恩人。

    在这一点上,屋子里的男女老少们,可都是一模一样的。

    白大娘答应着就要出去再做几个拿手菜,却让邱羽,拦住了。

    “不用不用,这位大娘好手艺,我看啊,比宫里的御厨做的,还要可口百倍呢。我跟王妃是朋友,跟大家,也就是朋友了,不用见外,这样就好。”

    邱羽嘴甜人俊,很快就让白大娘对他生了不少的好感。

    林梦雅坐在暖炕上,吃饱喝足了以后,心里也安定了不少。

    奔波了这么一整天,到了三绝堂内,却也还不算完。

    现在,万柳塘十三号定然是人仰马翻了。府衙的人得到了消息,早就已经派人包围了宅子。

    而在这之前,已经发现宅子里已然是人去楼空的监视者们,肯定是已经破门而去了。

    时间轴再推到之前,邱羽就已经派人,装成了普通富家的奴役,去官府报官去了。

    从马把式第一次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清楚,那些监视她,或者是想要捉拿她的人,肯定是跟禁军,跟太子有关系的。

    所以,她报官的理由,就是土匪要洗劫家里。而且,那报官之人,又得了她的授意,不仅说得有鼻子有眼。

    还半捧半损的,用了些激将法在府尹大人的身上。逼得他,不得不带兵前来了。

    林梦雅还嫌热闹不够大,又派人在后面的柴房放了一把火。这下子,凡是来救火的相邻,也就都看到了闯进去的禁军跟随后就到的府衙官兵。

    这一晚,注定是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太子肯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但是她的目的,却远没有这么简单,就是了。

    在邱羽家的几天,她也已经想明白了。

    若是她不出招,那太子跟皇后,也终究不会放过她的。

    虽然,如果皇上及早醒过来,太子跟皇后,也不会那么的嚣张。但是,若是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岂不是会十分的被动。

    况且,太子跟皇后,对她做的事情还少么?若是她不好好的回馈,那不是白瞎了那对母子的心意了么?

    “你想要在这里,一直躲下去么?还是及早派人,去告诉昱王爷一声,叫他派人来接你?”

    吃饱喝足十分满意的邱羽,低声的询问着林梦雅。

    他跟林梦雅不一样,对方完全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手下的人去办的,所以,他可以不受任何人怀疑的,回到宫里去。

    可林梦雅不一样,现在,那只无人驾驭的小马车,肯定是已经被人发现,空无一物了。

    但是,如果她此时露面的话,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看过哪些空空荡荡的家具的人,也会明白,林梦雅就是利用了,他们自以为是的心理,才用了金蝉脱壳的计划逃脱的。

    现在这里还算是安全,也多亏了她之前谨慎,没有大张旗鼓的让人知道,这家医馆的幕后老板,会是她。

    “不用着急,今天晚上以后,会有人把他们都给拔除来的。今天晚上,咱们只需要睡上一觉,明天早上悄悄的回到昱王府就可以了。”

    林梦雅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打了个小小的呵欠后,就有贴心的白芍,送来了一只绣花的软枕,让她靠的舒服一些。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难不成,你的意思是说,有人会替咱们拔除这些暗桩么?谁有这么的能耐,就算是龙天昱,恐怕都是没有办法的!”

    邱羽虽然聪明,但是对大晋朝廷内部的事情,却并非知道得一清二楚。

    林梦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才懒懒的解释说道:

    “你真当大晋的那些忠臣良将是死人么?太子跟皇后之前胡作非为,没人吭声没人敢管,是因为只是瞎胡闹而已。但是这一次,他们竟然用禁军,公然进入民宅劫掠,还被人围观。这是什么?这是奇耻大辱,也是动摇民心!要知道,民众之所以相信朝廷,是因为他们觉得,军队也好,朝廷也好,都是为了保护他们而存在的。若是他们知道了,禁军都开始入室抢劫了,这跟强盗有什么俩样?我曾经听说过一句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心所向,才是朝廷能够安身立命之本。军队算什么?若是没有平民的供养,没有百姓的支持,兵源跟军饷,也都会枯竭。为何历朝历代的开国之君,都会在刚开始建国的时候,免除赋税与徭役?还不是怕百姓暴*动,如今,大晋朝一边查处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一边,禁军又形同强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贪官,应该是太子的人吧?”

    林梦雅的一席话,瞬间,让邱羽呆在当场。

    动也不动的,定定的看着林梦雅,眼中,却有流光溢彩。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林梦雅竟然能够算计到此。

    贪官的事情,他只是顺嘴提了一下。林梦雅没有追问,他以为,地方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没想到,今天的一出大戏,竟然已经全然在她的掌握之中了。

    没错,贪官都是太子的人,禁军,也是太子统领的。

    如果,是看在一个朝廷官员的眼中,那就是太子不满自己的人被查,所以,才操纵禁军,胡作非为。

    这是什么行为?往小了说,也许,这只是任性惯了贵公子的不满而已。但是,他是太子啊,是储君,是下一代的皇上!

    查了他的人,他就让禁军抢劫。那不就是说,以后那些忤逆他的人,都是要被他处死了不成么?

    再想想,太子如此的肆无忌惮,难道,以后皇上如果也不让他做坏事。那太子,岂不会是谋反。

    想一想,之前在灵雎山,太子就不战而逃。如今,又多了不少的风言风语。大晋有这样一个昏庸的储君,那俨然就是亡国之兆啊!

    林梦雅之所以敢这么肯定,没人敢动她,就是因为,她太清楚了,大晋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因为皇上的病倒,而陷入了危机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