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逃脱成功
    不过,俩个禁军脸上,那得意表情没有持续多久。

    因为,原本因为会有所收获的禁军士兵,看到的只是一个空空如也的大柜子。

    马把式却有些踌躇,粗糙的脸上,也是有着紧张的表情。

    在搬上去以前,他亲自检查过的,这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他瞧着,这东家倒像是富贵之家,也许,宅子里那些金银细软,肯定都已经被主人家收起来了。又怎么可能,会被这些禁军大爷们查到呢?

    现在这些个官爷,可是越来越不成器了。

    青天白日的,竟然在大街上翻人家的箱子器皿。

    不过,这些事情,他这个老实人,也只敢在心里嘀咕嘀咕就好了。

    俩个禁军模样的人,对视了一眼后,却从马车上下来,挥挥手,让马把式离开了。

    “怎么回事?我们明明收到消息,人就在这个马车里的,为什么会...”

    俩个人带着疑惑,摇了摇头,赶往下一个目标。

    马把式赶着马车,消失在了街头的拐角。这个老实本分的车把式摇了摇头,满心的疑惑。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各式各样搬家的马车,从早上一直忙活到了晚上。

    而被定为行动目标的林梦雅,是从早晨就一直待在舒适宽敞的屋子里,喝喝甜汤,吃吃点心。再偶尔损一下邱羽,看着他被自己气的狗急跳墙,悠闲得跟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一样。

    “大小姐,所有的东西,已经全部像是您吩咐的一样,都已经运出去了。再过半个时辰,东西又会运回来。您看,您还有其他别的吩咐么?”

    林梦雅翘着二郎腿,坐在窗子边上欣赏外面忙碌的人群。反正,花的都是邱羽的银子,她没什么可心疼的。

    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明显,脸色不是很愉悦的年轻人一眼。

    这人是突然冒出来的,看上去倒是有几分禁欲系男神的味道。就连那一身月白色的衣服,也颇有几分白豆腐的神韵。

    不过,听着他干巴巴的叫自己大小姐,林梦雅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就好像是——她成了强迫大好青年堕落的罪魁祸首一样。

    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和善一些,林梦雅盯着面前的男子,郁闷的问道:

    “我是欠了你的钱么?虽然,我知道我这人唯一的坏处就是记性不太好,但是如果,有什么真的对不起你的地方,还请你能多多包涵。”

    男子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恭敬前辈的站在那里。

    仿佛是一座,泥塑的雕像。

    林梦雅眼看着自己搭讪失败,只好讪讪的收回了话头。继续坐在窗子前面,喝喝甜汤,吃吃茶点。

    “你说的金蝉脱壳,难道,不是藏身在柜子里么?还有,从刚才开始,你就坚持在窗口吹风。阿嚏——不觉得冷么?”

    饶是已经打春了,可外面还是春寒料峭的。

    屋子里已经放了三个火盆了,但是也架不住林梦雅窗户四开大敞的通风。

    邱羽穿着灰色的银鼠皮袄,眼神里,带着几分浓厚的疑惑,看着面前的大小姐。

    “当然冷了。”

    林梦雅毫不在意,也丝毫没有任何违和的,擦了擦被冷风吹出来的鼻涕。

    “所以,我才选择尽量不要乱动嘛。我要是不在窗口,那些人又怎么能安心呢?再说了,这座宅子,你以后断然是不能住了的。若是没有人给你埋单,你岂不是赔了个底掉?”

    这话,倒是让邱羽有些意外。

    可是,依他的理解,这丫头绝对是不会那么好心好意的为他着想的。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是他还没有想到的算计。

    脊背阵阵发寒,那外面不知死活的家伙们,丝毫不知道,他们惹上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煞神。

    “你们说,明天京都内的第一条爆炸性新闻,就是禁军侍卫,当街劫道。啧啧,这得造成多大的轰动啊。”

    满足的咬了一口红豆酥,林梦雅不得不佩服太子的智商。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子觉得,他的皇帝老爸,肯定会嗝屁了。

    所以不管做什么脏活累活,他总是会动用一部分的禁卫军。

    当然,有些可能也是图个方便。但是,太子想必没有想到的是,不管是龙天昱,还是崇山王他们那些个老资格的皇亲国戚们,早就对太子的这一做法,表达了自己深深的不满。

    可惜,太子殿下始终是一意孤行。

    总是觉得自己大权在握,可以爬上哪个闪耀的位置。

    林梦雅摇了摇头,别的,她倒是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即便是皇上现在立刻马上归天了,那皇位,也不会落在太子的手中。

    “你说,到底是什么驱使太子,总是会做出一些,强行秀出他智商下限的事情呢?”

    这一点,林梦雅是最为好奇的。

    要知道皇后可是出身世家,跟她正面交锋的几次,也能算得是凌厉。就连她,若不是运气好,也不能全身额退。

    可太子——有些手段,即便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也会觉得幼稚极了吧?

    奇怪,难道皇后,真的会看着自己的儿子,犯下那些明显的错误么?

    “我觉得,皇后真的很溺爱太子。所以,连他所做的事情,大概也不会阻止吧。”

    现在的邱羽,已经放弃了去询问林梦雅口中,那层出不穷的新鲜词汇。

    他只知道,若是再这么折腾下去。外面的探子没晕,他先死定了。

    “不,我在宫里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跟皇后接触的几次,我都能感觉出来,皇后,是个野心勃勃,又十分有能力跟手段的人。我想,这其中,肯定是有古怪。”

    林梦雅把最后一口红豆酥放在嘴里,外面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

    反正,猴戏也该演得差不多了。她也就没有继续,在这里吹冷风的必要了。

    “这事,我回宫以后会密切留意的。不过,你现在也应该走了吧。这群人已经被你活活的累了一整天了,现在,也算是最好的时机了吧。”

    邱羽也振奋了精神,终于要把这个大小姐给送走了。现在,他现在几乎已经感动到热泪盈眶了。

    林梦雅看了他一眼后,却没继续说什么。

    快手快脚的换上了一件黑色的衣衫后,一个伶俐的小厮,就出现在邱羽的面前。

    不过,她脱下来的那件石榴红色的袄子,却是被人套在了一个稻草人的身上。

    邱羽也是一样,换好了衣服以后,房间里只是多了三只相似度很高的稻草人。而正主儿们,则是乘着拉着家具的马车,大摇大摆的出了万柳塘十三号的大门。

    而,就在他们出门的那一刻,一丝橘黄色的火苗。已经在后院,被人偷偷的点燃了起来。

    顺利的出了大门,林梦雅并不急着回到昱王府。

    这一路上的探子,就跟卫兵一样,密集得让人头皮发麻。

    她跟邱羽所在的车上,只是拉了几张黄花梨木的太师椅而已。

    从白天开始到现在,这趟车已经走了三次了。虽然,每一次都会遭遇盘查。这一次,也不例外。

    不过,那些循例来检查的卫兵,在看到这俩个人的容貌后,却嫌恶的挥了挥手,让他们立刻放行了。

    林梦雅跟邱羽,镇定的点头哈腰一阵子后,赶着马车,消失在了那俩个人的视线里。

    “没想到,你这招还真是管用。不过,咱们继续这样下去,会不会真的嘴歪眼斜呢?”

    说话的是邱羽,此刻,那清秀俊朗翩翩公子不见了。

    反而是个皮肤黝黑,嘴巴不停的流着口水的嘴歪眼斜的中年男子。

    “你放心好了,有我在,不会让你容貌受损的啦!”

    回答他的,也是林梦雅,而是一个满脸都是红色麻子的瘸腿小厮。

    今天,所有的板车,都是邱羽手下的人找来的。

    唯有这辆车,是邱羽准备的。

    而今天驾驶这俩车的人,是邱羽的手下人。其实,林梦雅只是做了用自己的银针,给每个人都调整了一下面部神经而已。

    说实话,易容很难。但是毁容,就是这么的简单。

    “那就好,不然的话,该会有多少人伤心。我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要转过头去昱王府了呢?现在,怕是那些人,已经无暇顾及到我们了吧?”

    板车突然停到了一条小巷子里,林梦雅跟邱羽,立刻下车。钻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马车里面,马儿甩开四条蹄子奔驰。很快,他们就到了一家医馆外面。

    那上面,三绝堂三个大字,哪怕是在黑夜里,也依旧能看的清清楚楚。

    小马车继续在无人的街道上飞驰,可里面,却已经是空空荡荡的了...

    “主子!”

    “主子!”

    “主子!”

    三声一模一样的惊呼声,立刻从三绝堂内响起。

    林梦雅立刻用食指放在嘴唇上,让大家安静行事。

    在确定,后面没有任何尾巴后,林梦雅跟邱羽,到了三绝堂的小院子里。

    此刻,在药店主人林梦雅的授意下,小楼一切如常。但是里面,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白大娘,我饿了,有没有给我留什么好吃的?”

    林梦雅刚进屋就笑着讨吃的,而早就准备好了的白大娘,也立刻端出了热腾腾的家常小菜,招呼着自家的老头子,快点给林梦雅,准备洗脸的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