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金蝉脱壳
    不知不觉中,林梦雅已经在床上昏迷了四天了。

    四天的时间里,足够发生许多事情。但是却不能让一个,不想醒来的人睡够。

    从把林梦雅是抱回来的那天开始,邱羽就默默的,守候在他的床前。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日渐消瘦的林梦雅,即便是他,也只能每天,强行的给林梦雅灌下去药汤,以维持生命。

    其实这种情况,之前他也遇到过。

    师父曾经说过,人是这宇宙之内,最为玄妙精妙的所在。

    有的人,因为发生过太过悲惨的事情,就会一夜白头。并不是书里瞎写的,人的心情,有时候会主导身体。

    比如说现在的林梦雅,虽然她在昏迷中,其实,意识还是清醒的。

    也许,这是她对自己的一个保护吧。

    不过,邱羽却对林梦雅,充满了信心。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是一个逃避的人。只要她想明白了,能接受现在的一切了,也就会完全醒过来的。

    “还是早点醒过来吧,知道么?现在,整个京都因为你,都要闹得天翻地覆了。这里,也已经被人监视起来了。若是你不醒的话,我可又要带着你转移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邱羽的脸上,还是一派轻松。

    这个院子,不过是他早日里买下的一处私宅而已。

    被人查到,也不过早早晚晚的事情。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背后操控的人,竟然不是龙天昱。

    若是按照这么计算的话,那这几天,大晋处处的风波,肯定是跟这位昱亲王有关系的了。

    嘴角,有一抹玩味的笑意。到底是龙天昱不是一般人,就是这阵仗,也跟寻常人不同。

    只是,这位昱王爷处处煽风点火,若是动摇了他们大晋的根基。是不是会觉得,得不偿失呢?

    摇了摇头,这些事情,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现在,还是早点让这丫头醒过来,才是正途。

    “你呀你,真不知道是红颜祸水,还是——”

    目光掠过了几分晶亮,若是那件事情是真的话,也许,他应该考虑,趁着林梦雅昏迷的时候,偷偷把她运回家的好。

    不过,想了想林梦雅的手段跟心计。他可不想家破人亡,还是,老老实实的,待着这里,等着这位大小姐醒过来就是了。

    仿佛,是沉寂了一个冬天的种子,林梦雅的意识,已经悄悄的复苏了过来。

    先前,因为她的情绪激动,神农系统,自动释放了麻痹她脑神经的讯号。所以,她才会陷入毫无知觉的昏迷。

    眼前,先是一片柔和的银光。上面,俨然有‘重启’俩个大字。

    林梦雅愣了愣,却始终,没有确定的意思。

    她该继续面对么?还是,就这样沉沦下去?

    林梦雅想了想,最后,还是按下了确定。

    久违的无力感,成功的启动了林梦雅,所有的感觉神经。

    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外面的世界,即使,这个世界里,有让她心颤的痛苦。可更多的,却是让人难以割舍的依恋。

    不管是父亲,哥哥,还是家里的三个丫头,还有——

    还有,那再也抹不去的俊脸。

    想到这里,林梦雅才发现,其实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竟然已经喜欢上了那个家伙!

    真是自讨苦吃,林梦雅坦然面对自己的内心,喜欢就是喜欢了。至于,那个什么琳琅小姐——

    听起来就像是旧社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难不成,她一个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卖相会没有一个千金小姐来的诱人?

    决定了,不管是龙天昱还是皇上,总之,她想要抓住的,就绝对不会放手!

    邱羽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床上的女人。

    咦?她不是刚醒过来么?但是那熠熠生辉的眸子,为什么,会让他都觉得不寒而栗。

    “看什么看?你这样是一个合格的大夫么?没看到电视剧里面,醒过来之后病人,都是要喝水的么?”

    一道略带沙哑,却傲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瞬间,邱羽就好像如梦初醒一般,立刻从桌子上,斟了一杯茶过来。

    “水,给你。但是,什么‘电是剧’?我可从来,都没有听过这种戏剧呢!”

    林梦雅懒得解释,如果,她要是解释起来的话。光是二极管的发明是,她就能将上一辈子不止了。

    何况,现在她才刚醒过来。说话太多,也许会累死的。

    “没什么,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听到了事情经过之后的林梦雅,细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面前的邱羽,却有些噤若寒蝉,因为——

    “你的意思说,龙天昱以为我会太子他们绑架了,所以,才暴走了?”

    暴走?邱羽虽然不知道这是啥意思,不过,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找人,送信给龙天昱,告诉他,我在你这里。”

    邱羽看着面前的林梦雅,想了想,却只敢咽了咽口水,没敢说出,自己其实是想要看热闹来的。

    “你是怕,龙天昱会怀疑到你的头上。然后,查处你的底细,对么?”

    面对林梦雅的质问,邱羽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而且现在,我们已经被人包了饺子了。有人已经在监视我们了,对不对?”

    邱羽迟疑了片刻后,还是点了点头。

    林梦雅突然一把拍住了自己的额头,翻白眼了躺倒在床上。

    天啊,她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位添乱的活宝!

    “唉...我就这么生生的被你害成了祸国红颜了。天啊,你到底要怎么玩我!现在,我们还能出去么?我要立刻回昱王府。”

    林梦雅想要起床,可没想到,却是一阵晕眩,又摔回到了床上了。

    “我的小姑奶奶,您可就被折腾了。现在,这院子前有狼后有虎的,别说是回昱王府了。就算是你出了这道门,想必,都得立刻被人带走。”

    邱羽倒是不紧不慢的说着风凉话,其实,他倒是不是没有办法把林梦雅带走。

    但是,那势必就会暴露他的身份。

    何况现在,还不是能对林梦雅和盘托出的时候。

    扶着床,林梦雅给了邱羽一记杀人眼刀后。也只能靠在床上休息,想着对策。

    “你是说,这院子里,还没有他们的人,是么?”

    良久,林梦雅才开口。

    邱羽不敢怠慢,立刻点头,并且把他探听到的情况,跟林梦雅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跟他们玩一个金蝉脱壳,如何?”

    林梦雅的眸子,闪过了一丝精光。

    血液里,那恶趣味的想要戏弄人的因子,已经随着这几天倦怠的身体,一起复苏了起来。

    “怕是不容易,要知道,那些人,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狂徒。若是你被他们发现了,还不如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比较好。况且,我觉得,龙天昱肯定不会放任你不管的。”

    那天,在宫门口的事情,在宫里已经传开了。

    无数的人,都在谈论着,明明是冷酷无情的昱王爷。竟然对昱王妃呵护备至到如此地步,倒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但是,凡是了解过林梦雅的人,倒是知道,这丫头,其实是有这个能力的。

    “不,如果我们再继续坐以待毙下去,那肯定会被人瓮中捉鳖的。你听我的,人越多,逃起来,才越有意思,不是么?”

    邱羽不再多言,林梦雅的脑袋里,总是会有一些奇思妙想。

    反正,又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不如,就陪她玩一玩,又有何妨?

    万柳塘十三号,原本,只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民舍。但是不知道为何,这几天,总是有一些人,抬着东西,进进出出的。

    虽然动静不小,但是十分罕见的。这俩条街上,竟然没有几个老百姓出来看热闹的。

    即便是有,也只是简单的问一问,得知是主人家要搬家远游后,就又缩回了自己的家门。

    既然是搬家的,那座椅板凳,肯定是都是要搬走的。

    尤其几个一人多高的柜子,尤为显眼。

    赶车的是个老把式了,尤其是在万柳塘这一块,大家都叫他马把式。

    家里但凡是有个红白喜事,或是动土搬家的伙计,自然,都是由他来运来挑去的。

    但是这一次,马把式却有些疑惑。

    这位东家好生奇怪,每天,只是让他把东西,从万柳塘13号,运到城西。

    然后,再从城西,运回这里。

    虽说,有钱人肯定是有与众不同的折腾的法子。但是——

    反正东家一分钱都没少,反而多给了他几吊钱。所以,他只好闷头做事。

    “停下,禁军巡街!”

    这一天,他刚刚拉上一个大柜子,就被巡街的禁军,当场拦了下来。

    马把式在京都也生活了几十年了,还从未被官差叫过。

    一下子,就慌了神。从车子上跳了下来,点头哈腰的说道:

    “官爷,小民可是良民,从未有过作奸犯科的事情。不知道,您二位这是...这是要做什么?”

    那身穿禁军服侍的官差,只是互相对视一眼后。并没有过多的解释,反而一个干净利落的上了他的马车。然后,用刀把,挑开了柜子。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