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明争暗斗
    那是,压抑了许久后的悲鸣吧?

    直到现在,邱羽还是不能忘了,在他赶到小巷子里以后,看到这丫头,如同疯魔一般,紧握着那利刃的样子。

    不管,她的外表有多么的坚韧。可到底是个人,只要是人,都会有忍耐的底限。

    眼睛里,慢慢溢出的全部都是心疼。

    “好好的睡吧,也许一觉醒来,你也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细语的安慰,不知道是不是被林梦雅听到了,那苍白的脸蛋,始终是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邱羽叹了一口气后,也只能转身出了屋子。

    门外,却是一水儿的月白色身影。一张张或是清秀,或是普通的脸上,却都带着的分外严肃的表情。

    而唯一的主人,就是刚刚从门口走出来的邱羽。

    “二爷,家里传过话来,若是半年内,您还是没能找到的话,大爷说,您就必须要回去了。”

    收起了温文尔雅的表情,现在的邱羽,表情凉薄而高傲。

    一双眼睛,只是淡淡的撇过面前的下属,却让那人,立刻收了声。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自然会处理。大哥叫你们来,不是为了当传声筒,也不是为了来监视我的。守好你们的本分,看好人,不能让任何人,接近这个屋子,明白了么?”

    跪在地上的下属,立刻悄无声息下去执行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那些个月白色的身影,就隐藏到了这院子里的各处。

    邱羽站在院子的空地上,脸色,却有着几分为难。

    本以为,进了宫就会有结果的。可没想到,浪费了这么许久的功夫,却还是一无所获。

    不,也许,还算是有些收获的。

    看了紧闭的房门一眼,邱羽只好摇了摇头,亲自去给林梦雅煎药去了。

    处在昏迷状态下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是失踪,到底让本来就风雨飘摇的京都,引起了多大的风波。

    先是一队守护皇城的侍卫,因为严重的渎职之罪,死的死,下狱的下狱。再是各省各地,突然有无数的官员,被查处或是贪贿或是草菅人命的重罪。

    抄家与抓人,在整个大晋的州府里,顺次上演。

    虽说,这些官员被抓,到底也是意味着拔出萝卜带出泥。但是这一次,却不知道为何,那些充当保*护伞角色的上司们,却是一个一个的,变成了泥塑的瓷像。

    一时间,百姓们拍手称快,可昏官们,却是人人自危。

    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之所以朝廷会有如此大的动作,只是因为,一个女人不见了。

    虽然已经打春了,屋子里的外面,依旧是寒风料峭。

    今年的春天,似乎,来得格外的缓慢了些。

    龙天昱的书房内,龙轻寒一身宝蓝色的袍子,上面都是用银色的细线,绣出的精致祥云图样。

    墨色长发规规矩矩的挽起,一枚麒麟玉冠,越发衬托出他的翩翩君子的潇洒。

    但是此刻,这位闻名京城,不知道收获了多少少女萌动的春心的美男子,却十分没有气质的,围在一个小小的暖炉旁跳脚。

    “三哥,你这书房也实在是太冷了些。我看,三嫂的院子就很好,不如,你搬过去住些日子吧。”

    一旁垂手而立的邓管家,却是有些后悔,让这位七皇子进门。

    王妃,那是全府上下,谁都不敢提的禁忌。

    可这位七皇子,一来就独占了屋子里唯一的暖炉不说,还这么大喇喇的,毫不在乎的,提到了王妃。

    唉,邓管家在心里默哀了片刻。按照以往的经验,王爷肯定会狠狠的瞪七皇子一眼,然后,就扔给他一个不太好做的差事半去了。

    身处危险,而毫不自知的龙轻寒,此刻却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家的三哥。

    如今,太子一党的人,因为官员频频被查,已然是急得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了。若是此时乘胜追击的话,也许,可以把太子,从那个位置上拉下来,也是说不定的。

    只是不知道为何,七哥却是在今早,宣布停止一切行动。

    虽然,太子那边的人,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一切,都是龙天昱做的。但是他却很清楚,若不是三哥把那些贪腐官员的详细资料,都以匿名的形式,送给了各地的巡查刺史。

    他们,又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有如神助般的,就那些国家的蛀虫,一个个都拔除掉了?

    今天,那对严重渎职的侍卫,就要被问斩了。想必,他们到底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明明已经处理妥当的暗中交易,会被人把确凿的证据,放在了禁卫军将军的案头上。

    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禁军所有的统领们看到。

    龙轻寒‘唰’的一声,打开了自己的折扇。挡住了,正在坏笑的自己。

    他早就知道,这么多年的忍气吞声,其实三哥,早就已经有了跟太子互相较量的力量。

    不过,三哥看似英雄豪杰,却实则,没有什么关于大位的野心。

    若不是因为父皇突然病倒,三哥也不会被太子逼得,一定要拿出手段,来跟他来一场龙虎斗。

    不过嘛,龙轻寒却觉得,事情变得越来越好玩了。

    如果,这一次太子真的被逼退了。这皇子之中,不知道有谁,能够问鼎那个位置了!

    不过——

    龙轻寒跟邓管家,同时对龙天昱的反应,有了几分疑惑。

    不对啊,为什么从刚刚到现在,这位大爷,一点反应都没有。

    只是坐在自己的书桌前面,低头看着面前的信件呢?

    龙天昱此刻,再三的着手中的信封。可心头,却觉得一阵阵的冰冷。

    先不说,这封信是怎么到他手上的。光是这信里的内容,就足以让原本骄傲的他,越发的难以容忍。

    林梦雅在万柳塘十三号号,短短的一句话,却像是在跟龙天昱炫耀着。

    这几天,他几乎是发动了京城内所有的力量,可林梦雅的踪迹,却遍寻不着。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是太子那边的人,给他发来的战书。

    因为,龙天昱几乎认定了,那天带走林梦雅的人,一定是太子的人。

    不然的话,谁会知道,林梦雅会在那天出宫?如果,不是太子不甘心的话,又何必会派人,尾随他们。

    不是趁着自己一时大意,去买花灯。林梦雅,也不可能会被太子带走。

    该死的!都是他一时的松懈,才让林梦雅,置身于危险之中。

    “三哥,这是什么?难道,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我的三哥不成么?”

    好奇的龙轻寒,刚想要抽出桌子上的这张纸。却是在下一秒,被龙天昱用用力,震了个粉碎。

    不得已,龙轻寒收回了手,可那双眼睛,却始终带着疑问,看着龙天昱。

    他的这个三哥,今天很不寻常。

    起身,龙天昱踱步到书房的窗口。

    虽然,太子一党表面上一切如常,但是谁都知道,怕是内里已经翻天覆地了。

    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发难。林梦雅的失踪,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已。

    从宫里传回来的消息说,父皇的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差了。若是不及早做准备的话,只怕有些人的狼子野心,总会蠢蠢欲动。

    “轻寒,你还记得,父皇最后一次见我们的时候,给过我们什么警告么?”

    龙轻寒收起了玩笑的表情,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精光。

    “太子跟皇后,怕是已经等不及了。若是父皇,有个什么意外的话,那大晋,就会变天了。”

    龙天昱鲜少会主动提及这些事情,争权夺位,并不是他的本意。

    比起那朝堂之上的高位,九五至尊的尊贵。对他来说,却不是在战场拼杀,来得更合心意。

    可命运,却总不如他所愿。

    “不会的,只要有我们在,那对母子,休想夺得一丝一毫的便宜。但是三哥,既然,你已经知道,那些人已经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了,可你,却为何让我们停手呢?”

    龙天昱心头一震,其实那封信已经写得很明白了。

    之所以,太子会在这时,派人送上这封信,意思就是,他停手,太子释放林梦雅。

    也许,这封信的后面,更是请君入瓮的阴谋。

    但是,龙天昱却知道,不管是任何一条,他都要好好的思量一番。现在,可不是任由太子跟皇后,肆意妄为的时候了。

    “现在,已经无需我们插手了。太子跟皇后这么多年的做的事情,朝中早就有了不平之声。只不过是他们一厢情愿,觉得能够独掌大局。现在,许多事情已经摆在了台面上,即便是我不出手,也有人会动摇到他们的根基。”

    要他停手么?办不到!

    龙天昱实在是太清楚那些人的狼子野心,若是真的因为心系林梦雅的安危,就这样罢休的话。那些人,就会清楚,林梦雅会是他唯一的软肋。

    到时候,不轻易放人是小事,那些丧心病狂的人,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如今,也只有继续下去,彻底的扫除面前的障碍。才能让林梦雅,再也没有任何的危险。

    大手,悄然间紧握。但愿,夜他们及早得手,平安的,把林梦雅,带到他的身边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