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神秘消失
    林梦雅意料外的沉着,那银白色的利刃,却被她握在了手中。

    刺痛的感觉,在冰冷的黑夜里,分外的触目惊心。

    “你疯了么!”

    女人好像是没有想到,林梦雅居然会如此镇定的,握住了她挥舞的利刃。

    火辣辣的痛感,却让林梦雅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她已经受够了,无数次都只能被人保护在身后。不管是谁,都会伤害到她重视的人!

    所以,她决定不再躲在别人的身后,而是独自面对,那些想要她命的人。

    “是谁让你来的?还是你,根本就是恨我,所以想要来杀我?”

    躲在斗篷下的女人,突然浑身一抖。

    因为,她看到了一双,这世上最冷酷无情的眼睛。

    满月的银辉,在这个无人的小巷子里,只是露出了短短的一瞬。可那双琥珀般的眸子里,却有着来自于地狱一般的冰冷。

    “我——”

    女人刚想要回答,却发现,她无论怎么用力,那把匕首,都牢牢的掌握在林梦雅的手上。

    不论割得有多深,可林梦雅都像是着了魔一般,死活都不肯松手。

    女人突然发了狠,用尽身体的力气,似乎想要把林梦雅的手割断。

    可林梦雅却突然松开了手,鲜血,在空中飞溅。林梦雅却置若罔闻,只是眉头皱了皱。

    “不是想杀我么?来啊,把你的利刃,刺进我的心脏!来啊!”

    锐利的声音,冰冷刺骨。林梦雅冷漠的注视着面前的女人,疼痛,更加激起了她的凶性。

    那已然压抑在心里深处的嗜血**,让多番的刺激后,终于发泄了出来。

    林家乃是将门之后,不管是林牧之还是林南笙,在战场上,都是如同收割人灵魂的死神。

    林梦雅虽然是个女孩,可埋藏在骨子里的个性,却始终不会有任何的更改。这一点上,她跟林牧之,倒是一脉相传的。

    “我真是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想要来杀我!如果,这个世界完全不需要我的话,那为何,还要让我穿越到这里来?”

    步步逼近,如同死神般的气息,让女人也有了几分恐惧。

    本来,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结果了林梦雅的命。可是,却在看到她的匕首,被林梦雅徒手接住的时候,心里,却对这个她已经恨之入骨的女人,增加了几分的惧意。

    她,为什么会拥有,那么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

    就像——就像是龙天昱一样!

    “你们想要我的命,就来啊!反正我就在这里,不怕你们来取。可你们,为何要伤害我身边的人!岳婷姐,小玉,还有清狐,如果不是为了我,他们如今都可以选择另外的一种生活!但是为什么,你们就是要对我苦苦相逼?”

    林梦雅已经陷入了另外一种梦魇中,离别的痛苦,失去朋友的难过,其实日日夜夜,都啃噬着她的心。

    为何,所有她在乎的,到最后,都会被人夺走!

    为何,那些她珍惜的,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

    踏着自己的血迹,林梦雅所有的痛苦,终于都找到了一个闸口。今晚,这个趁着夜色,想要杀了她的女人,只能说是运气不好。

    女人已经有些慌乱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凶性跟恨意,却是在林梦雅如同霸主一般的气势前面,瞬间土崩瓦解。

    不知为何,她却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

    明明,是她手握利器,但是,她却有种感觉,那最后被杀死的人,也许会是她!

    瞳孔微微的收缩,人与生俱来趋利避害的本能告诉她,如果,她再不动手的话。那等待她的,也许就是横尸街头了。

    虽然,手腕有些颤抖。

    但是,女人依旧是鼓足了勇气,咬着唇,想要把匕首送进林梦雅的胸膛。

    下一秒后,这道黑色的身影,却是突然,倒在了林梦雅的面前。

    “杀人而已,还需要脏了你的手么?”

    黑暗的巷子内,林梦雅不需要辨认,就能认出突然出现的人是谁。

    从藏身的暗处走了出来,双目跟林梦雅的视线相交。男人,露出了一个,看似温和无害的笑容。

    “没来得及送你,所以,我就准备出来看看你。来的早,不如来得巧,你说,是么?”

    邱羽随意的握着一把长剑,脸上带着几抹随意的笑容。

    可林梦雅,却像是陌生人一般,看着他,跟他手中的那把剑。

    “你又是什么人?你们为什么,一个一个的,都瞒着自己的一切,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你们可知道我的痛苦?我不想再这样浑浑噩噩的,被任何人利用!”

    林梦雅现在情绪激动,连手上的伤口也顾不得。

    邱羽看到她这幅样子,却皱紧了眉头,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呢。

    失血,已经让林梦雅的情绪,渐渐失控。

    手上,那深可见骨的刀伤,已经让血液,流成了一个小小的水坑。可林梦雅,却像是一头,被激怒的母狮,根本听不进去邱羽任何的解释。

    无奈之下,邱羽只好是一个干净利落的飞起,右手,砍在了林梦雅的脖颈上。

    刚刚还怒发冲冠的小狮子,此时却立刻软绵绵的,倒在了邱羽的怀中。

    “好好的睡一觉吧,醒来以后,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如同叹息般的声音,刚刚在空巷子里回响,但是,那俩个人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梦雅!梦雅!”

    手上提着精致的蝴蝶花灯,龙天昱的笑容,却是在巷子口,戛然而止。

    笑容凝固在了脸上,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冰霜。那浓重的血腥味,让龙天昱的心,在瞬间绷紧。

    一步步,谨慎的走到了巷子里面。黑暗中,那伏在地上的一团,却让他心头一缩。

    用手中的花灯,照亮了地上的身影。却是一张,死不瞑目的脸。

    还好,不是林梦雅。

    龙天昱刚想转身离开,空气中,那飘散着的香气,却让他的眸子一沉。

    那是——

    低头,仔细的寻找,在青石板的地上,终于看到了一潭小小的血迹。

    错不了,不知道是不是跟她相处惯了。龙天昱清楚的记得,属于林梦雅鲜血的味道。

    那带着一丝丝冷香的血腥味道,的确唯有林梦雅才拥有的。

    看着地上的血迹,龙天昱的眉头,皱的死紧。这么多的血,那林梦雅,到底受了多重的伤?

    又往巷子深处走了几步,始终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属于林梦雅的踪迹。

    心,像是被一双手,狠狠的揪紧了。难道——

    “王爷,属下无能,没有找到王妃的踪迹。”

    巷子外面,林魁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龙天昱的面前。

    单膝跪地,可额头上,却已经是冷汗涔涔。

    刚刚王爷说,王妃并不在他们约好的地点等候。没想到,一转眼的时间,王妃就彻底的失去了踪影。

    眼尖的他,早已经看到了地上,已然凉透了的死尸。

    难道,王妃是出了什么意外了么?

    他突然不敢再想下去,迟钝如他,也感觉到,现在的王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胆大不要命的,竟然敢劫持王妃了。

    “给我查,今天晚上,到底是谁带走了王妃。”

    跳跃的灯光下,龙天昱眯起了眸子。

    只留给林梦雅的温暖,在转瞬间消失不见。剩下的,唯有刀锋一般,凌厉的侧脸。

    提着蝴蝶花灯,龙天昱走出小巷子。抬头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眼中,却有狠厉的冷芒闪过。

    很好,非常好。

    原来,他们竟然是这么的迫不及待,想要林梦雅的命了么?

    既然如此的话,他并不介意,让这一场屠杀,提前来到——

    处在昏迷当中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因为自己的突然消失,到底引起了多少,多米诺骨牌般的连锁效应。

    反而是因为伤口的原因,从被邱羽带到一处宅子里后,她就发起了高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低落的原因。原本,已经被上好了最好的刀伤药,可林梦雅,还是在床上,紧闭双眼,不愿意醒来。

    “二爷,这位姑娘身体没有大碍了。可却还是依旧昏迷不醒,是不是——”

    一处明亮而温暖的厢房内,邱羽坐在雕刻精美的红木桌前面,一双眼睛,却始终不离开床上,那消瘦而苍白的小脸蛋。

    天蓝色的帷帐遮盖了偶尔窜进来的风,藕粉色百合面锦缎的被子,细细的掖住了所有的被角。

    床上的人儿,一双樱唇,意外的苍白着。精致的五官,似乎失去了灵越的气质。如同不再温润的玉,似乎造就了这世上,最让人惋惜的遗憾。

    墨色的发,披散在金丝绣花的枕头上。纵然,是给与了她一切的美好的,可那宛然失色的人儿,还是不愿意,从梦中醒过来。

    邱羽转头,看了看谦卑的下人。却是摆了摆手,让人从这间屋子里,退了出去。

    起身,坐在了林梦雅的床边。

    邱羽的眼中,不再是淡定,也不再是玩世不恭。反而,是多了几分,心疼与无奈。

    他虽然不知道林梦雅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那一晚在巷子里,这丫头的质问,却让人无端端的,感觉到鼻头发酸。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