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又是离别
    林梦雅看着面前的侍卫头头,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眼睛里,已经是一片冰冷。

    他已经是侍卫里的老人了,太子也好,还是各位成年的皇子跟王爷,也都多多少少的打过招呼。

    可唯独,跟眼前的这位昱亲王算是第一次打交道。

    鬓角,留下了一滴冷汗。

    若是他能一击命中高还则罢了,可现在的结果是,明明说好的皇家脉案,变成了一本医书。

    不仅如此,昱亲王的突然出现,已经让压力颇大。现在,别说是他了,就连太子,也已经挡不住这位昱亲王妃了。

    为今之计,只好——

    “请问,我现在可以走了么?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也不想在这里,跟你们多费口舌了。”

    仿佛只是昙花一现,刚刚那个言辞犀利的昱王妃,又消弭了冰冷。

    但是,语气已经不再是刚刚那么客气了。

    侍卫头头想了想,脸上噙了笑,只好的让开了一条路。

    “当然可以,王爷,王妃,请吧。”

    看着那脸上的虚伪笑容,林梦雅不想再计较更多。

    龙天昱只是冷冷的看了那些侍卫们一眼后,也跟着林梦雅的身后,走出了皇宫的大门。

    所有的侍卫们,都只能屏气敛声,但是,唯有林梦雅知道,也许,今天就是这些人中的最后一晚了。

    视线,不由得落在了前面翻身上了马的龙天昱的身上。

    嘴角,勾起了一抹略有些诡异的笑容。

    既然太子敢跟她划下道来,那就要做好,要被他们礼尚往来的准备。

    弯腰,坐进了自己的轿子里,就是不知道,龙天昱的这份大礼,太子到底会作何感想就是了。

    颤颤悠悠的小轿,很快就到了宫门的外面。

    熟悉的马车已经整装待发了,林魁亲自赶车,足以见得,龙天昱对林梦雅的安全,有多重视。

    下了轿子,林梦雅却叹了一口气。白苏她可以带走,可芳兰却——

    “我们走了,以后,你自己在宫里,万事小心,千万保重,知道了么?”

    芳兰点了点头,虽然,她们认识的时日不多。但是白苏跟林梦雅,却是宫里面,少有的有趣之人。

    她们一个出身高贵,一个武功高强。可相处融洽,如同姐妹一般。

    白苏虽然冷冷淡淡,可唯有对林梦雅一个人,忠心耿耿。

    这是,她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的感情。

    宫里的人,都习惯了尔虞我诈,机关算计。若是有这么一份真情在,那冷淡的生活里,也会多不少的变化了。

    林梦雅也不多嘴,只是一股脑的,把龙天昱给她的银票,都塞给了芳兰。

    宫里,她能做的安排不多。只不过这些身外之物,却是能帮不少忙的。

    芳兰推拖不得,也只能收下。可却是已经眼眶泛红,眼看着林梦雅跟白苏上了马车,她也只能,恋恋不舍的,看着马车,消失在视线中。

    “白苏,你说,我们还能再见到芳兰么?”

    林梦雅没有撩开窗帘去看,不惯有多不舍得,终归,还是要离开的。

    还不如就这样干净利落的走,比起心里挂念,终究还好一些的。

    “一定会见到的,主子以后,不是还要进宫的么?”

    白苏低垂着头,不去看林梦雅。

    但是,林梦雅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那张俏丽的脸蛋上,落满了疲惫。

    “你还要瞒我多久?白苏,你还有多少事,是瞒着我的?”

    静谧,从林梦雅说出这句话开始,马车里,就维持着诡异的静谧。

    白苏震惊的抬起了头,一张俏脸,哪里还有冷若冰霜。唯有惊讶到了极点的样子,瞪着林梦雅,仿佛,不敢相信面前的主子,洞悉了她,隐藏了许久的秘密。

    “主...主子,您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我听不懂...”

    白苏此时此刻,只想让林梦雅相信,她并不是有意要隐瞒的。

    可是在接触到,她满满的都是失望的眼神后,却把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

    “您,都知道了么?”

    随着这一句绵软无力的低沉细语,林梦雅突然觉得,身子好冷。

    如坠冰窖,她裹了裹身上的夹袄,说不清现在,她的心头,到底是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知道。你曾经说过,你是被你师父,培养出来,要来保护小玉的死士。我也知道,作为一个死士,即便是小玉的命令,你都不能离开他的。但是现在,你却继续留在我的身边。恐怕,除了小玉的命令以外,你还有别的目的吧?”

    声音微冷,那是白苏,所陌生的林梦雅。

    在她们四个女孩子的面前,林梦雅是宽厚仁慈的主子,更是待她们如同亲妹的长姐。唯独没有的,便是,她对待敌人时候的凌冽残忍。

    白苏自嘲的苦笑了一下了,心如刀割。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她一定会选择,跟烈叔,回到自己的故国去。

    “主子...您说的没有错,我之所以留在大晋,是因为烈叔,给了我一个任务。我的确是猎影堂的杀手。而且,我的任务,就是伺机,除掉晋国的皇上。”

    白苏的字字句句,就像是一把刀子,把林梦雅的心,割得粉碎。

    眼神已经完全的冷了下去,林梦雅从来都没想到,她视若姐妹的白苏,居然是隐藏在她身边的杀手。

    尽管,白苏是个冷冷清清的人。但是她心里清楚,这丫头其实是有颗火热的心的。

    却没想到,到最后,自己竟然会得到了这样的回报。

    天人交战了半晌后,林梦雅却悄然间合上了双眼。

    “你走吧。”

    短短的三个字,却隔断了俩个人的姐妹情。

    不惯,白苏是因为什么原因,最后没有得手,但是林梦雅心里清楚,如果继续把她留在身边的话,说不定,哪一天就会面临俩难的选择。

    “不,主子,我不走。我不能离开您,如果,连我也走了,那谁来保护您呢?”

    白苏的眼泪,已然夺眶而出。

    但是,林梦雅却只是闭着双眼,仿佛极其的疲倦,又或是,已经彻底的绝望了。

    “如果你不走的话,王爷也早晚会杀了你的。难道,你想要看我为难么?我不会再保护一个敌人了,你知道我的脾气,在我没有反悔以前,走吧。”

    林梦雅的语气里,带着冰冷的决绝。

    白苏眼泪婆娑的看向了林梦雅,却只能,咬咬牙,推开了车门,身影消失在夕阳下。

    良久,马车里才有了一声叹息。

    那里面包含的复杂情感,却足以让人心酸不已。

    “王爷,白苏姑娘已经走了,要不要我们——”

    马车外,一直监视着马车的侍卫来回禀。白苏的身份,他们早就已经洞悉了。

    只是碍于王爷的命令,所以,才一直没有动手。

    龙天昱黝黑的双眸,看向了远方。却还是没有下令,把这个异国刺客,给抓起来。

    其实,现在最不好受的,应该是马车里的林梦雅吧?

    “你们先回去吧,本王要带王妃出去走走。”

    冷峻的脸上,少见的涌上了几分温度。

    龙天昱改变了主意,反正,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能带林梦雅回家。现在,不如带着她去散散心的好。

    侍卫们散去,可暗中,却还是有不少人,保护着林梦雅跟龙天昱。

    马车一路稳稳当当的行驶着,沉浸在悲伤气氛中的林梦雅没有意识到,马车,已经路过了回昱王府的必经之路。

    外面,渐渐的传来了人声。

    林梦雅被人群的喧闹声吵醒,素手掀开的窗帘,却看到了外面,那熙熙攘攘的人群。

    “林魁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了?不是,要回王府么?”

    林梦雅疑惑的出声,可当一到青灰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后,那双美丽的眸子,也情不自禁的落在了那张,噙着浅笑的俊脸上。

    跟往常不同,今天的龙天昱,不是神勇的昱王爷,也不是高贵无比的三皇子。

    一身青灰色的棉袍子,滚着一圈黑色的毛领。越发得衬托出面前的男子,如雕刻般的五官俊美无双。

    伸出了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手心冲上,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却似乎落满了星空。

    “我们下去走走吧,今天是正月十五,可以猜灯谜,看花灯,放河灯。”

    那轻柔的声音,拥有天鹅绒般的醇厚质感。

    林梦雅本想拒绝,但是被那双眼睛直视的她,却鬼使神差般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的,安防在他的掌心上。

    温暖而干燥的触感,跟多年习武练出的薄茧,跟她的手指,在接触的瞬间,似乎燃起了陌生的火花。

    刚想要收回,却被他及时的紧紧握住了。

    “好。”

    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下了马车,比起千尊万贵的王爷跟王妃来,外表亮眼的他们,更像是一对富家的少年夫妻,出来游玩。

    “暗中保护王爷跟王妃,这里人太多了千万不能让王爷跟王妃,被无关的人骚扰。”

    眼看着王爷跟王妃,消失在人群中,林魁他们这群苦命的侍卫们,却是皱起了眉头,在心里大呼倒霉。

    平时的京城,倒是没什么可防备的。但是,现在的话——

    林魁叹了一口气,罢了,谁叫他们是苦命的侍卫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