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峰回路转
    “王爷,何苦为难这位侍卫大哥呢?”

    林梦雅笑得温和,只是,却并不把侍卫们的威胁,放在眼中。

    “还是王妃通情达理,王爷,属下也是不得已的。不过,我们一定会对王妃恭恭敬敬的,还请王爷放心。”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侍卫的眼底,已经满是得意了。

    管她是不是昱亲王的王妃,只要进了天牢,那还不是任由别人搓扁揉圆。不过,太子特意嘱咐过,这位昱王妃可谓是诡计多端,千万要小心。

    现在看来,到是个怂包不假。

    龙天昱疑惑的低头,却看到那个女人,笑得一脸的灿烂。

    冲着他眨巴眨巴眼睛,林梦雅丝毫没有任何慌乱的表情,却让龙天昱,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般。

    不知道,是从哪里生出来的信心,突然间,龙天昱相信,自己的王妃,可不是一个会任由别人拿捏的软柿子。

    说不定,她还有后招,等着这一群侍卫们呢。

    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了一抹宠溺的笑容。瞬间,冰消雪融,转而,拉住了她微凉却柔软的小手,柔声说道:

    “好,都听你的。”

    低沉的声音,染上了不常见的温柔。

    就连林梦雅这么厚脸皮的,也不由自主的秀红了一张芙蓉面。

    嗔怪的瞥了龙天昱一眼,可鸡皮疙瘩,却掉落了一地。

    天啊,这种深情款款的样子,还真的不适合龙天昱这种高冷男神演绎的啊!

    如果是在府里,她一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也说不定,可现在,貌似不太合适。

    也罢,先忍着吧,反正都是在做戏而已。

    “你们想要我去协助调查,也不是不可以的。不过,我得先弄清楚了,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跟你们走的。”

    转过头去,林梦雅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笑容,语气不疾不徐。但是,眸子中,却划过了一抹精光。

    侍卫头头立刻严肃的回答,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回禀王妃,是因为皇上的脉案丢失。但是,因为脉案是在王妃的东西里发现的,所以,属下也不敢怠慢,只能先请王妃,跟我们走一趟了。”

    林梦雅收回了视线,似乎是在思考。

    侍卫头头虽然有些不耐烦了,但是碍于龙天昱在场,也只能耐着性子,等着这位被他视为阶下囚的王妃。

    “可我为什么要偷脉案呢?要知道,如果我想看的话,在太医院里,我想看多久就看多久。但是,如果把脉案偷出来,那我岂不是等同于犯了忤逆罪?我还真是笨呢!”

    喃喃低语,又像是自言自语,侍卫头头,仿佛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嘴角上带着几分凌冽的寒意,可一只大手,却指向了白苏跟芳兰的方向。

    “属下知道,王妃自然是不想要陛下的脉案的。但是王妃有所不知,自从陛下病倒了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乱臣贼子,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获知陛下的情况,为的,自然是自己的狼子野心。”

    侍卫头头一边说,可视线,却飘向了龙天昱。

    不过,被他冰冷的是死亡射线一冻,却不敢再造次。

    “那就这奇怪了,我林家世代都是大晋的忠臣良将。我夫君又是陛下的皇子之一,于公于私,我都不应该会有这个嫌疑跟想法吧?”

    龙天昱好像是明白,这丫头到底要做什么了。

    那侍卫却依旧只是觉得,林梦雅只是想要做无谓的挣扎而已。

    仿佛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立刻回答道:

    “王妃当然不会通敌叛国,但是王妃身边的人,也许,就会让王妃失望了。想必,王妃还不知道吧,您的这俩位侍女,一个是来自烈云帝国,最为神秘的组织,通天楼的猎影堂,另外一个,则是北方世家,慕容家族的庶女。如果,是这俩个人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林梦雅心头有些暗暗的吃惊,白苏的身份,她是有所了解的。

    但是,芳兰不是说,自己是在宫里长大的么?为何一转眼间,又是慕容世家的庶女了?

    聪明的,把自己的疑惑藏在了心头,林梦雅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和了起来。那云淡风轻的感觉,仿佛,丝毫没有把这些事,放在心里。

    “看来,我还真是孤陋寡闻了。侍卫大哥,恐怕你弄错了。我这俩个侍女,都是平民百姓家的女儿。说起来,她们也是个苦命的,打小就离开了家,道宫里来讨生活。您可不要,平白无故的,冤枉好人呢。”

    眼也不眨的鬼扯,可林梦雅心头却清清楚楚,怕是这侍卫说的,一点都没错。

    大脑在飞速的运转着,白苏是小玉送给她的侍女,所以,出身什么猎影堂,倒是一点都不稀奇。

    可怎么就这么巧,俩个异国人,竟然同时都是服侍她的侍女?

    怕是从一开始,这个局,就已然是为她设下了。

    倒是,真不辜负背后布局之人的煞费苦心。

    侍卫头头,也早就想到林梦雅会否认。脸上,忽然闪过一抹残酷的笑容,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画纸,那上面,有着跟白苏和芳兰,一模一样的画像。

    不过,头上的发饰却是跟现在不同。白苏简单,却带着强烈的异域风格。芳兰繁复,却隐隐流露出天然的贵气。

    林梦雅可以断定,这才是她们的真面目。

    侍卫头头拿出画像来,脸上的得意更加的明显,这下子,看这位能言善辩的昱王妃,还如何逃脱!

    “这是——”

    林梦雅明知故问,侍卫也极为配合。

    “这是我们的探子,好不容易得来的画像,起初,还以为是认错了人。没想到,在看到王妃进宫的时候,带了一个侍女,我们才意识到,这俩个被训练,潜进大晋的细作,目的可能就是为了刺杀皇上。属下相信,王妃肯定也是无辜的。但是,事关重大,王妃,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狐狸的尾巴已经露出来了,林梦雅心头冷笑了一声,面上,也再也没有了客气。

    “我乃是亲王的正妃,岂是你说能带走就能带走的么?告诉你们,我这俩个侍女,都只是普通的平头百姓,我可不管,你们到底是受了谁的指派,想要来污蔑我的。我只知道,脉案不是我拿的,我的侍女们,也都是清清白白的。不论谁来,今天,也不能把我们三个,带走任何一个。”

    从温润如玉的淑女,到咄咄逼人的贵妇,林梦雅的转换,只是在一吸之间!

    那侍卫都有些看傻了,愣了愣,脸色也沉了下来,看来,是打算硬碰硬了。

    “哼,属下还以为,昱王妃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没想到,竟也是如此的蛮横不讲理——”

    话还没说完,侍卫头头,竟然飞了出去。

    嘴角吐出了一股子甜腥,心头却是带着几分惊疑。

    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戒备的看向了龙天昱。好快的身手,他自认自己即便是跟昱王爷相比,可不过是差了一线而已。

    可没想到,竟然是在龙天昱的手下,毫无还手的力气。

    看着那双无情的眸子,侍卫头头丝毫不怀疑,如果,他再敢出言不逊。这位昱亲王,一定会毫不留情的,结果了他!

    “这位大哥,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一些的好。我不管你拿住了什么证据,只凭着你,是远远不能把我定罪的。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你们手里拿的,不过是一本罪普通的医书而已。只不过,这本医书,比较特殊。里面全部都是疑难杂症的病人的病例,后面附上了医好他的大夫用的方子。说是脉案,倒是也能说得过去。只是,却不是皇上的脉案而已。”

    其实,林梦雅本意想要逼出这些人背后的那个人。

    可刚刚龙天昱的一击,已经让她明白,其实,龙天昱早就知道,这幕后的黑手是谁了。

    其实,贤妃藏的东西,远远不止是一个脉案那么的简单。

    视线,不经意的划过了白苏,却看到了她的眼中,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急促不安。

    心头有些微微的苦涩,没想到,她竟然差一点,就毁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人的身上。

    可眼下,还不是跟着背后之人撕破脸的时候。为了龙天昱,她只能提前收手了。

    看着他言之凿凿的样子,侍卫头头的心头,突然浮现出一丝疑惑。

    这跟他知道的不同,按照原先的计划,即便是不能把林梦雅如何,却也可以泼尽了脏水,进而,让林家跟龙天昱蒙羞。

    这样的话,林梦雅就是一枚被舍弃的棋子。不管是林家还是龙天昱的势力,都不会再保护着她。

    尽管,上头的命令,是尽力的留下林梦雅。

    可邀功心切的侍卫头头,却非常想要留下林梦雅,好立功请赏。

    “拿来我看看!”

    侍卫头头的脸上带着阴寒,一把夺过手下人手上的脉案,却在看到第一页的时候,就傻了眼。

    这——这根本就不是皇上的脉案!

    气急败坏的侍卫头头,当场就把这本假冒的脉案,摔在了地上。

    “相信侍卫大哥也看到了,这真的不是脉案,如此的话,我可以走了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