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栽赃陷害
    “主子,那这几件衣服,我们该如何处理。”

    跟在林梦雅的身边,白苏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只会杀人的女杀手了。

    其实,这件事想来很简单。

    林梦雅也不过是今天,才刚刚给皇上诊完脉的。

    即便是要走,按照常情推断,也得是明天,禀明了皇后以后,才算是不失了礼数。

    而且,她是刚刚回到小院里的。

    怎么就那么巧,贤妃的贴身宫女,就在此时来送衣服呢?

    况且,贤妃又是如何得知她的行踪的?

    定然是有人指使,告诉她在此时送过来。不过,贤妃也不是个傻子。

    刚刚那宫女竟然堂而皇之的,说是贤妃给她的赠别礼物。

    卖了一个这么大的破绽,无非是想让林梦雅以为,她是被人胁迫的。怕是,也不想跟林梦雅,正面争斗吧。

    “处理?不处理,把它们都装到包袱里,芳兰在这里收拾,你跟我一起,去禀明皇后,咱们今天就出宫。”

    不处理?芳兰跟白苏对视了一眼,不过,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心甘情愿吃亏的人。

    只怕,她心里早就有了应对的方法了。

    “昱王妃殿下久等了,真是不凑巧,娘娘现在正在诵经。不过,娘娘已经吩咐下来,说是王妃连日来辛苦了,还是早些回府休息的好。”

    皇后宫里的宫女,带着抱歉的笑意说道。

    林梦雅想了想,也只能带着白苏回到小院。

    屋子里,芳兰已经收拾好了一切。林梦雅走以后,她自然是要回到于强的身边的。不过,连日来的相处,还真是让她,有些舍不得林梦雅跟白苏俩个了。

    “王妃所有的东西,奴婢都已经替您打理好了。师父说,让奴婢,把您二位送出宫以后再回去。”

    林梦雅打量着这个小院子,无论如何,她也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了。只是,这半个多月发生的事情,倒是让她,有些恍如隔世的错觉。

    坐在屋子里,林梦雅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王妃一定是累了吧,宫内就是如此,看起来金雕玉琢的,可这里面的曲折反复,真是让人目不暇接。”

    芳兰端来了一杯香茗,善解人意的她,知道这位王妃,肯定是感慨万千了。

    只是,无论如何,昱王妃都不是宫里的人,至少,她还有出宫的机会。可她跟师父一样,一辈子,都能深陷在这个泥潭中了。

    “是啊,以前我自认,见过的勾心斗角也不算少了,可跟宫中比起来,竟然是小巫见大巫了。终于要出宫去了,若是再继续下去,我都要应付不来了。”

    林梦雅从来不觉得,自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她之所以能够在宫内生存,完全是因为,利用了那些人的漏洞。

    宫内的势力,盘根错杂。其实并不像是林梦雅先前所想的那样,只是皇后跟太子一家独大。

    不管是贤妃,还是宫内的其他娘娘,跟前朝都是有勾连的。

    而外面的那些势力里,又是着众多的利益勾结。各家有各家的打算,并没有拧成一股绳。所以,她才能游刃有余。

    如今,贤妃跟皇后,也算是狼狈为奸。各自有着打算,想要用林梦雅来打击自己的对头。

    真是狗咬狗,一嘴毛。

    她倒是想要看看,今天,这些人又要出什么损招了。

    “时候不早了,王妃还是早点出去吧。奴婢刚刚已经禀告过师父了,他说,在必要的时候,会帮王妃一把的。”

    林梦雅却婉拒了,要知道,于强才刚刚死里逃生。若是再为她出头的话,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走吧。”

    再看了一眼小院后,林梦雅还是起身,带着白苏,离开了这里。

    宫门口,林梦雅坐在小轿子里,白苏跟芳兰,一左一右的跟在轿子后面。

    “守卫大哥,轿子里坐的昱亲王妃,奉了皇后的口谕,要出宫去的。请各位大哥性行个方便。”

    芳兰算是宫里的老人了,但是宫门前的这些侍卫们,她却是觉得有些眼生。

    忍不住多了几分的客气,心头也带了几分的戒备。

    “原来昱亲王妃的轿子,不过,刚刚上头下了命令,说是宫中遗失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东西。所以,凡是出宫的人,都要搜查以后才能放行。昱王妃既然要出宫的话,咱们也只能得罪了。”

    侍卫们语气不容置疑,芳兰刚想要拒绝,轿子里,突然传出了一道温柔的声音。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也不好拒绝。白苏跟方兰,你们就好好的配合一下好了,这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一双白皙纤细的小手,掀开了轿帘,随后,林梦雅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宫门口的侍卫们,立刻弯腰行礼。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林梦雅,地位比他们还是高了不少的。

    “昱王妃,得罪了。来人,好好的搜查一番,快一些不要耽误王妃的时间。”

    领头的侍卫们,一拱手后,就立刻带着俩个人,开始检查起林梦雅的东西来。

    金银细软,只是盛放在小盒子里,那些人也只是看了一眼后,就不再继续检查。

    倒是几件厚重的袍子,受到了他们的特殊对待。

    仔仔细细的搜查着,更是一寸一寸的摸着,连一个线头,似乎都不放过。

    林梦雅只是带着自己的俩个侍女,静静的站在一旁,不阻止,也不发一言。甚至于林梦雅,连看都不看自己的衣服一眼。

    “有发现!”

    果然,搜查到贤妃所赠的衣服后,那侍卫眼神一亮,捏着衣角,大叫着。

    所有人都靠拢了过去,可林梦雅却拦住了自己的俩个侍女,静静的看着他们演戏。

    “拿出来!”

    侍卫头子虽然皱着眉头,可是眼神里的精光,早就已经出卖了这些都是安排好的戏码。

    “是!”

    侍卫干净利落的,把衣服拆开了。

    层层的棉花后面,竟然包裹着一本朱红色的书籍。只是,那上面却写了要命的俩个字——脉案!

    “报告大人,这一杯,就是丢失的皇上的脉案!没想到,竟然是藏在了昱王妃的衣服里!”

    那搜到的侍卫们翻了翻,他虽然看不懂,倒是那里面,确确实实的,写着不少药材的名字。

    侍卫眉头拧得死紧的,身侧的钢刀握紧,似乎是顾虑到林梦雅的身份,才没有刀剑相向。

    “昱王妃,刚才太医院报来消息,说是皇上的脉案丢失了。没想到,竟然是藏在了这里,属下得罪了,还请您跟属下一起去皇后的面前,说个清楚。”

    林梦雅再笨也猜到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其实找的,是小风偷走的那个脉案。至于太医院,也不过是适时的报上脉案‘失窃’的消息。

    再加上,是从贤妃送的衣服所发现的。其实,这就是这些人,联合起来做的一个套。

    为的,就是把偷窃皇上脉案的罪名,扣在林梦雅的头上。

    真是好算计,分毫不差。

    林梦雅的脸上却始终噙着几丝浅笑,刚想要说话,却突然,被一道身影,护在了身后。

    “你们谁,胆子那么大,想要带走本王的人?”

    低沉的声音,让林梦雅浑身一震。

    瞪大了双眼,惊讶的看向了前面,这道高大的身影。

    龙天昱,他,怎么会来?

    睥睨天地的气势与高傲,让那群侍卫们,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侍卫头头的脸上,表情也僵硬了一瞬。

    不过,在下一秒,恢复成了恭敬严肃表情。跪下行礼,但是话里话外,却还是要把林梦雅带走,协助调查。

    “昱王千岁,属下也只是秉公办事。皇上的脉案,事关重大,若是除了什么差错,属下就是再有一颗脑袋,也是不够砍得。不过,这也许是因为王妃殿下不小心,才夹带出来的,只要说清楚了,误会也就解释清楚了。”

    侍卫的话,让龙天昱冷峻的脸上,调高了眉头。

    什么叫不小心夹带出来,分明是想要,坐实这脉案是林梦雅拿出来的事实。

    他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以林梦雅的为人,她是根本不屑于做这种事情的。

    “不必了,本王的王妃出身名贵,身份高贵,断然是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定然是有宵小之辈,想要诬害王妃。本王的王府就在京城里,若是你们有什么想问的,想知道的,不妨,都来王府问就好。”

    龙天昱的态度强硬,这些侍卫们林梦雅不认识,可他却一个个都熟悉的很。

    这些人,是太子一党的人。平日里,倒是不见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每每出动,一定是要干件大事的。

    如今,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陷害林梦雅。

    拳头,在身体的俩侧握紧。眼神倏然间变得冷酷无情,想要动林梦雅,他不介意现在就跟太子翻脸。

    “王爷,这事属下可是难以做主的。再说,我们也是奉了上面的命令。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侍卫头子拔出了腰间的钢刀,瞬间,仿佛是得到了某种默契,侍卫们把龙天昱他们团团围住。

    眼看着,就要刀剑相向了,林梦雅却伸出手,拉了拉龙天昱绷紧的袖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