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临别赠衣
    “唉,皇上的病情,下官们无能,始终不能让皇上龙体康健。若不是昱王妃降尊纡贵,来太医院里体察实情,怕是外面的人,都会认为,是下官们不尽心尽力了。”

    既然,林梦雅也没有看出虚实来,苏桐当然是要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来。

    也就没有人会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拖延皇上的病症的。

    “苏大人客气了,我不过也是受了王爷之托,来看看陛下的病情的。毕竟,我家王爷倒是十分的惦念陛下。”

    林梦雅不想再跟这些人废话,瞥了苏桐一眼后,把脉案郑重的收了起来。

    不过,提起脉案,她心里还是有个疙瘩。

    真正的脉案,一定是小风拿走的。可那家伙已经死了,而且,出于各种原因,她也不好询问。

    所以,对她来说,一直都存着疑问。

    真正的脉案,到底在谁的手上?

    如果是皇后,或者是太子,那她还能放宽心。

    但是,若是落在敌国势力的手中,也许,就会对皇上不利了。

    想了想,林梦雅还是决定,这件事情,自己还是暗中调查的好。

    不管是龙天昱还是爹爹,一旦掺杂进来,怕是麻烦更大了。

    “王妃这样说就见外了,毕竟,下官也算是跟王妃共事一场。以后,说不定会有事麻烦到王妃。太医院里的众位同僚们,一定会把王妃的恩德,铭记在心。”

    恩德?林梦雅在心头冷笑了一声,若说太医院里,有谁对她心有不满的话,那面前的苏桐,少说也能排在前三。

    但这就是苏桐,能在太医院里,游刃有余的高明之处。

    不管是讨厌也好,欣赏也好,苏桐全部都用虚假谦虚的态度去对待。管他背后,是不是索命的无常阎罗,可至少在表面,倒是没人能挑出他什么毛病来。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其实,林梦雅最需要提防的,就是此人了。

    “我已经功德圆满,剩下来的事情,就要有劳众位大人了。我这就告辞了,众人大人请。”

    刚看的,她都已经看了。所以现在,也是时候卷铺盖卷滚蛋了。

    太医院里,怕是除了邱羽意外,其他的人,都是真心的希望她再也不要回来的吧。

    好在,也没什么好收拾的。林梦雅只是带了自己的几本医术,就跟太医院里告别了。

    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消失在宫内的甬道深处。

    苏桐那一直都笑容可掬的老脸,却在此时,沉了下来。

    身边,何天与姜凯,也都一样,面色不善的,看着身影消失之处。

    “总算是走了,哼,没想到昱亲王府这么大的威风,就连咱们几个,也都不放在眼中。真以为,太医院,是她能一手遮天的地方么?”

    姜凯早就对林梦雅的控针之术垂涎万分了,可林梦雅的后台,实在是太硬。三番俩次的不得手,就连苏桐也都警告他,不能轻举妄动。

    可现在,眼看着林梦雅就要出宫回府了,以后,怕是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心头,难免对林梦雅,有着别人不可理喻的怒气。

    “嘿,咱们白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到最后,竟然让个小丫头给擒住了。”

    何天的眼神里,带着一股子恨意。

    刘一的死,他还是记在了林梦雅的头上。

    “想扳倒她,又有何难?不过是个喜欢出风头的女子而已。她背后的人,才是最难缠的。”

    苏桐不愧是老谋深算,不管林梦雅作何表现,他表面上,都是一副双手赞成的样子。

    因为他清楚,若是昱亲王跟林牧之不倒台,林梦雅他们就丝毫不能撼动。

    “院判,用不用咱们做些手段,反正,这脉案上,昱王妃已经签上了名字,不如——”

    崔石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他跟苏桐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脸上划过了一抹狠毒,想必这招,已经不是第一次用了。

    “不可,她身份特殊。若是做不好,反而会让她找出破绽来。你可别忘了,老何的弟子是因为什么死的。你我都能看出来,那是别人做好的局。但是,偏偏拿不住她,你还觉得,这些小手段,能入了她的眼么?”

    不过,苏桐还是觉得,之所以林梦雅能三番五次的逃脱,并不是因为她本身厉害。

    宫内,定然是有属于昱亲王的眼线的。再加上林牧之可是朝廷重臣,若是没有人襄助,他可不信。

    “那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全身而退么?”

    崔石不甘心的继续说着,他们盘踞太医院多年了。不管是皇后,还是其他的势力,对他们也都是拉拢为主。

    可林梦雅软硬不吃不说,竟然还伙同昱亲王,打压他们。

    这种事情,他们若是能忍,那便是怪事了。

    “能不能全身而退,也未可知。哼,给陛下诊过脉以后,你觉得,那些人,会没存心思么?老崔,我们就隔山观虎斗吧。最好是俩败俱伤,这样的话,我们才能有最丰厚的回报。”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苏桐的眼睛里,射出了老谋深算的精光。

    虽然,他们太医院里的人,看似每天都是在这一方小小天地里,忙进忙出。

    可唯有他自己清楚,如今,因为皇上的病况,朝堂已经开始动荡不安了。即便是太医院,也要擦亮眼,不要站错队了才是。

    比起跟林梦雅的高下之争,比起自己一家的生死来,不过是小事。

    “院判高见,我,明白了。”

    崔石虽然是如此说着,但是眼中,却还是划过了一抹不甘。

    他屈居苏桐之下,不是因为能力不够,而是因为,这家伙善于钻营而已。

    如今,大厦将倾,也该是能人上位的时候到了。

    已经回到小院子里的林梦雅,当然也不会想到,因为她这个药引子,让常年看起来,还十分和谐的太医院里,也掀起了一场风波。

    “主子,咱们要走么?”

    小院子内,白苏帮着林梦雅,收拾起金银细软来。

    芳兰虽然没问,但是却帮着白苏一起忙活。

    于老早就回到他的处所去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要走的路线。林梦雅拦不得的。

    “还是先收着吧,我总觉得,咱们想要出宫的话,怕是要比进宫难多了。”

    到现在,宫内各方依旧是安安静静的。没人来找她的麻烦,林梦雅也觉得,有些异常。

    按照她所预想的,皇后即便是不把她扣在宫中,可多多少少的,也会找人来敲打试探她的。

    但是,自从她进宫到现在,皇后一直都没有露面。

    倒是贤妃,趁着来看十皇子的功夫,也来拜访过她几次。

    “请问,昱王妃在么?”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林梦雅才刚刚想起贤妃,贤妃身边的心腹宫女,就小心翼翼的,从院子的外面,进来了。

    “姐姐快来,王妃恰好刚回来。”

    芳兰立刻出去招呼,比起白苏来,芳兰更擅长处理这些人情世故。

    那心腹宫女一看到林梦雅,立刻熟稔的过来请安。

    手上,倒是拿了一个不小的包袱。锦缎的料子,看起来就金贵不少。

    “贤妃娘娘,听说殿下近日里要回府了,就派奴婢来给您送点子东西,表表心意。”

    林梦雅笑了笑,示意白苏,把东西取过来。

    翻了翻,那包袱里装着的,是三件簇新的裙袄。不管是做工还是料子,都是上等的。

    “我很喜欢,你回去,替我多谢你家娘娘。对了,你家娘娘,可还有什么话,让你带给我么?”

    看到昱王妃收下了礼物,那宫女眉开眼笑的说道。

    “贤妃娘娘说,她跟王妃十分的投缘,希望有时间,王妃能再去咱们宫里坐坐。十皇子,可是每天都念叨着您呢。”

    想起应华,林梦雅的眉心,溢出一抹子温柔来。

    这小家伙,机灵调皮,确实是十分的惹人喜爱。

    “嗯,以后我会找机会进宫来看他们的。对了,时候不早了,我也就不留你了。”

    想必,已经习惯了林梦雅这样下逐客令。

    那宫女的脸上,也没什么不快。笑着退出了小院子,可门刚刚关上,三个人的脸上的笑容,也就都消失了。

    林梦雅坐在椅子上,目光幽幽的,看向了那三件衣服。

    白苏跟芳兰对视了一眼,虽然都有话问林梦雅,可却都聪明的,保持着沉默。

    “你们说,贤妃为什么,会在此时,送这几件衣服过来?”

    林梦雅的眸子里,藏着几分高深莫测。

    不过,更多的,却是不解与失望。

    “这——奴婢们不知。”

    芳兰也看出来蹊跷的地方,却跟白苏一样,摇了摇头。

    “到底是我天真,这宫里,还真是个翻脸无情之处。罢了,她也肯定是为了应华。”

    从贤妃的心腹宫女,出现在林梦雅的院门口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贤妃差不多是已经背叛了她。

    后来,心腹宫女又拿出了三件衣服,说是送给她们临行时候的礼物,林梦雅已经可以断定,贤妃,是真的要害她了。

    心头微冷,不过,她从未把贤妃当成自己真正的朋友。

    既不是朋友,也就谈不上什么背叛。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