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解毒方案
    事不宜迟,林梦雅如今虽然冲破了重重的阻碍,但是,现在这些事情,还不宜说破。

    特别是宫中形式不明朗,对手的下一步要做什么,她也预想不到。

    “我会告诉你一个方子,不能给皇上服用,只能泡药浴。水温尽量热一些,才能把皇上身体的毒素,渐渐的排出来。”

    林梦雅用的这个法子,虽然起效慢,可却是十分的稳妥。

    最适合现在皇上的身体状况,但是,如果想要完全解毒,那皇上身体的状况,至少也恢复原来的五成以上才行。

    好在,邱羽跟皇上身边的宫人们,都是忠心耿耿。

    不然的话,即便是她把解药做出来,皇上也会因为身体的原因,禁不住药力的。

    “好,我明白。这方子,我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林梦雅并不担心,太医院里的人,会从这方子里看出什么端倪来。

    因为邱羽说,其实皇上服用的药物,并不是从太医院送来的。

    即便是皇上现在昏迷不醒,有些事情,依旧是有人能替他去做的。

    所以,安全方面,林梦雅暂时不用担心。

    “估计我这一次出去以后,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再有机会进来寝宫了。若是进行得顺利,这几天,我可能就得出宫去了。城内有家药铺,名叫三绝堂。你若是想要见我,就去三绝堂,找一位白老爹,他会为我们安排妥当的。”

    林梦雅低声的嘱咐了邱羽俩句,突然,皇上的寝室内,却突然传来了一声,碗被摔在地上的声响。

    俩个人立刻跑进门内去,却是白苏,正脸色不善的,盯着一个吓得畏畏缩缩的宫女。

    “发生什么事了?”

    林梦雅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一切。

    药碗的碎片,就在白苏的脚下。就连藕荷色的裙摆,都溅上了茶色的污渍。

    宫女仿佛瞬间看到了救星一般,立刻跑到了邱羽的身后,紧紧的抓着邱羽的袖子,似乎,很是惧怕白苏的样子。

    “是,是奴婢不小心,冲撞了这位姑娘。邱大人,奴婢不是故意的。”

    那宫女小心翼翼的说道,但是,视线,却不敢跟白苏对视在一起。

    “没事,下次注意些就行了。白苏,你跟我出来吧。”

    疑云消散,林梦雅叫白苏一起出来议事。

    许是因为那宫女端的药,烫到了白苏,所以,白苏的脸上,带着难以消散的寒意。

    “你也是的,这宫女虽然不小心,可到底也是不经意的,你何苦跟她生气呢?”

    外室的椅子上,林梦雅嗔怪的看了白苏一眼。

    不过,却细心的要来了烫伤的药膏,准备给她上药。

    “不用了,主子,这点小伤,我自己来就是了。”

    看到林梦雅,竟然要主动的给她的脚上药。白苏立刻推辞,涨红了一张小脸,忙把药膏给夺了过来。

    “你呀,咱们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么?还疼不疼了?要不要紧?”

    自己的丫头,林梦雅哪里有不疼的道理。

    可现在情况特殊,林梦雅也只能让自己的丫头,暂时受些委屈。

    好在,白苏不是个小心眼的人。

    很快就好多了,人也随和了许多,不像刚刚,活像是个带刺的冰山美人。

    “主子,皇上的病,真的还有救么?”

    白苏给林梦雅研磨,看着她涂涂抹抹的,写了不少的药材名字出来。虽然不懂,却还是歪着头,小声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一次,就连林梦雅,心里也没有什么底了。

    但是,她的心里,始终有个疑问。

    因为皇上的身体里,有几种毒素的计量是最大的。也就说是,最先开始服用的毒药,是这几味。

    但是,似乎又有些不对劲。

    按照对方,能用另外一种药来中和的手段来看,这下毒之人,谨慎无比。

    试问,一个如此谨慎小心的人,又如何会再下另外一种,药效相同,但是药方却完全不同的毒药呢?

    这完全,就是多此一举。若是想要皇上的命,只要那人,逐渐的加大剂量,皇上必死无疑的。

    她的心里,打了一个突。难不成,这下毒之人,不止是一伙人么?

    顿时,林梦雅就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倒是有些大胆了。

    皇上可不是弱鸡,身边又有无数的高手侍卫。想要下毒,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刚刚解开的疑惑,又被另外的疑问所填满。

    林梦雅摇了摇头,看来,皇家的事情,还真是耗费脑容量。

    专心把要用到的方子,写给了邱羽。看到对方仔仔细细的几遍后,才把药方子,不留痕迹的烧毁。

    “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回去了。今天晚上本应该是我当值,但是我估计,苏桐他们,一定会盘问我的。到时,我会说你也跟他们的结果相同。你自己小心些,这几天,不会太平。”

    邱羽的嘱托,也正是林梦雅所想的。

    点了点头,视线,若有所思的落在了皇上,内室的那道房门上。

    自己给皇上请脉的消息,不知道,龙天昱有没有得知。

    若是他知道了的话,自己的安全,也可以更增添不少的保障。

    脑海中,那张刻意压抑的俊脸,此刻,却格外的清晰。

    俩个人,就快要见面了吧?

    不知为何,心头,竟然升起了几丝殷切。

    此时,兵部衙门内。

    一身青灰色的金丝云锦袍子,却有些皱皱的。

    头上的鎏金虎兽冠,还是一丝不苟。

    手捧着一封急报,英气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漆黑的眸子,丝毫不肯落下任何的细节。

    深思片刻后,修长有礼的手掌,拿起了早已经沾满了墨汁的毛笔,仔细的,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不知道已经维持这样的动作,有多久了。

    端坐在案桌后的龙天昱,刚刚处理完西南军情。揉了揉已经有些酸痛的眼睛,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了。

    “王爷,您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林魁端着一杯参茶,走了进来。

    眼中都是对龙天昱,隐晦的担忧。可龙天昱,却只是点了点头,就连抬头看他一眼的时间,都不曾有过。

    “对了,宫里传出什么消息了么?”

    低沉而嘶哑的声音,却不曾因为干涩,而有任何的懈怠。

    可语气中,却不知道为何,染上了几分情绪。

    林魁立刻回答,自己刚刚收到的消息。

    “昨晚宫内走水,说是内侍监差点被烧毁。所幸,离王妃的住所很远。今天,王妃已经去给陛下请脉了,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

    握在手中的毛笔,突然间有了那么瞬间的停顿。

    却在下一刻,一切如常。

    “嗯,密切注视王妃的一举一动。明天我会入宫,把她接回来的。”

    毫无改变的王爷,让林魁忍不住,在心头叹了一口气。

    本以为,王妃的消息,会让王爷有片刻的停息。

    却没想到,王爷还是这样拼命。

    摇了摇,林魁只好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屋子里,重新变得安静如初。

    龙天昱的笔,却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已经隐隐有了些红血丝的眼睛,不知为何,看向了窗子的外面。

    兵部衙门都是一些男人,出出进进。

    就连外面院子的布置,也都是草草了事。

    但是因为人多,却反而多了几分人气。不像是他的王府,仿佛是一夜之间,落满了灰尘。

    就连流心院里,那些无比坚强的花花草草,也似乎变得萎靡不振。

    如果,林梦雅回来的话...

    嘴角,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的,漾出了一抹浅笑。

    如果她回来的话,那王府里,是不是也会重新,再次充满了生机呢?

    生平第一次,他的心头,竟然涌上了一股,他自己都难以抗拒的期待。

    比起早上的兵荒马乱,抢救伤员已经告一段落的太医院,现在恢复了井井有条。

    只是,号称要救死扶伤苏桐,早早的,就率领着自己的手下,恭敬的在门口,等待着林梦雅的归来。

    “王妃真是辛苦了,下官惭愧不已,有劳王妃了。”

    老远,苏桐就迎了上来。

    却绝口不提,给皇上请脉的情况。

    林梦雅也只是优雅的微笑,嘴巴却一个字都不吐出来。

    老狐狸,总是想要跟她玩弄心计不可。

    “来人,快去备茶。”

    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苏桐并不恼怒。

    这就是他厉害的地方,明明,是太医院里,最德高望重的院判,可却能克制住自己的脾气,做个笑面虎。

    所以,这样的人,才更加的可怕。

    “不必了,我还是先把这次请脉的情况,跟诸位大人禀明了吧。时候不早了,我也就不多耽误各位大人,救治受伤的宫人了。”

    邱羽早就在路上跟她说过,给皇上请脉以后,要跟太医院德高望重的太医,通报请脉的状况。

    然后,把这些状况,全部都写到脉案里面。

    林梦雅简明扼要,大概的意思,就是说皇上的情况一切如常,不好也不坏。

    听完了她的话,所有人都只是露出了,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表情。

    等到,她把这些,都誊抄在脉案上,并且落上了自己的大名后。苏桐也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脸,不过,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怀好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