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兵分两路
    而每次,值班太医回到太医院,都是要详细的记录,皇上今天的脉息如何,形容如何。

    用的什么药,何时吃的,皇上进食的情况。总之,林林总总得详细到任何小细节。

    于叔叔说,皇上现在奄奄一息,可苏桐他们,却总是报得是脉象平和。

    如果,是这些太医们,知情不报,那现在,可就要露馅了。

    苏桐看着林梦雅,却有些试探的感觉。毕竟,他心里也没底,不知道林梦雅,到底知道多少底细。

    “这样还是欠妥,下官绝非是怀疑昱王妃的医术。只是,事关重大,所以,不得不斟酌。”

    林梦雅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桐,好一个忠心爱国的臣子。

    且不说,他是太医院的院判,本就应该护得皇上周全。现在,哼,皇上在他们的精心治疗下,都快要把命丢了!

    “我觉得没什么不妥的,苏大人放心,不管有什么后果,我可以一概负责。”

    林梦雅瞬间就堵住了苏桐的嘴,谁叫他刚刚,想要把事情,都推到林梦雅身上的时候,说全凭她来决断的。

    到底还是苏桐失策了,因为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按照常理出牌的人。

    “这——那不如下官,跟王妃殿下一起去吧。”

    到现在,还在垂死挣扎么?

    林梦雅吩咐白苏,拿着她常用的药箱,脸上笑得,依旧是温文尔雅。

    “刚刚,苏大人也说了,这烧伤的宫人们,实在是拖延不得。您医术精深,还是,在这里救死扶伤吧。对了,我看脉案上,有一个叫做邱羽的太医,他现在,人可在宫中?”

    林梦雅装作无意的提起了邱羽,苏桐的脸上,掠过了那么一丝丝的惊讶。毕竟,林梦雅自从入宫以后,即便是在太医院里,也看似跟邱羽没有任何关联。

    如今,这是——

    “这怎么能行!昱王妃,院判,邱羽虽然是这些年轻里的佼佼者,但是,怕是也不能堪此重任!”

    何天立刻反对,自从自己的爱徒,不明不白的死了,在他的心中,始终是对林梦雅,有挥之不去的厌恶之情。

    不管,刘一是不是死在林梦雅的手上。可若是,这女人没有一意孤行,非得要来太医院的话,刘一,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之所以选择邱太医,是因为在陛下的脉案上,这位邱太医的留名最多。以常理来判断,他必定是最了解陛下病情的人。若是你们都觉得不妥,那大可换一位来,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像是苏太医跟何太医,这样德高望重的大夫。我觉得,还是留在这里,治病救人才是。”

    林梦雅并没有用力的坚持自己的想法,反而,就这样软绵绵的让步了。

    顿时,苏桐的心头,也浮上了几分狐疑。

    他之所以反对,一是因为,邱羽的资历确实是尚浅。

    二嘛,就是怕邱羽,是林梦雅的人。

    但是现在看来,林梦雅既然,能够这么轻易的让步。怕是,还真是随机选择的情况多些。

    老谋深算的眸子,忽而划过一抹精光。

    装出一副考虑再三的样子,才说道:

    “这样吧,不如,就让我的学生,跟昱王妃一起去请脉,可好?”

    林梦雅想都没想,欣然应允。

    苏桐更加确定,邱羽跟面前的女人,还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疑惑,渐渐的消散,苏桐又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面上一副抱歉的神情。

    “哎呀呀,您看我这人老了,还真是不中用了。我那学生,三天前就出宫采办药材去了。不如,还是让邱羽跟着昱王妃一起去吧。王妃说的没错,邱羽虽然入宫不久,但是,皇上那边,一向是他来侍奉得最多。情况,他也的确是十分的了解。邱羽,你就跟昱王妃一起,去给陛下请脉吧。”

    而邱羽,则是眉头微微的皱起。

    显然是,不太满意要跟林梦雅一起共事的样子。不过,是碍于苏桐的命令,不得不为之。

    点了点头,才不情不愿的,拿起了自己的药箱。恭敬而疏远的态度,想必是要跟林梦雅,保持相当冷静的一段距离了。

    林梦雅依旧是一副,谁都可以的表情。

    让白苏拿上了药箱,就跟邱羽一起,出了太医院的大门。

    沉默的走着,林梦雅即便是不用看,也知道后面,隐藏了多少道视线。

    所以,三个人虽然是往一处去。可却是都保持着合适的距离,林梦雅跟白苏在前,邱羽稍微落在了后面。

    从太医院,一直走到了皇上的寝宫门前,三个人,别说是交谈了。就连视线,也都从来没有汇合到一处过。

    林梦雅上身是一件石榴红的团锦秀华袄,下面是藕白色的百褶月裙。脚上套着一双镶着兔毛的绣鞋,在素色的宫内,如同一张移动的仕女图。

    宫中的女子,除了皇后跟四妃以外,其他人,是不能穿艳色的。

    所以,林梦雅身上的红,就越发的显眼。

    那些盯梢的目光,也就能放得远一些。只盯着她的衣裳,就能监视她一切的行动了。

    “你胆子还真大,难道,就不怕苏桐,不同意我跟着你出来么?”

    走在前面的邱羽,嘴唇微动,声音细微得,只有林梦雅才能听得清,

    脸上的神色丝毫不改,依旧是一副高傲清冷的模样。可私下里,却也学着邱羽的样子,细细弱弱的回答道:

    “他已经是太医院的弃子了,若是能用你,把我也除掉了,岂不是一箭双雕?知道我背后有人不好惹,若是派他自己的学生来。岂不是惹了一身的腥,老狐狸,想得就是多。”

    从脉案上,林梦雅能看到的疑点很多。

    邱羽时常侍奉在皇上的左右,这一点,她倒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但是,每一次他回来的时候,都像是他的前任一样,只是报一些脉象平和的消息。用药也几乎,跟前面的人雷同。

    但是,这半个月以来,却很少出现别人的名字。

    基本上,都是邱羽一个人的。

    她就是再笨,也能猜出其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卸磨杀驴么?这一点都不奇怪,反正,在他们的眼中。我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小太医而已,即便是家里有些钱财,他们也是看不上眼的。”

    邱羽的话里,带着那么几分嘲讽。

    可林梦雅,却突然对邱羽涌起了好奇心。

    一身雪白的太医院服侍,再加上邱羽眉头微皱,倒真像是个医痴。

    但是医痴的话,可做不出,半夜爬人家墙头的事情来。

    按照邱羽的说话,他家底殷实,本不用出来做事的。可既然能千辛万苦的到太医院来,又不声不响的,任由别人,把自己当做顶缸的弃子。

    如果,邱羽不是个傻瓜,那他的动机,可就耐人寻味了。

    “无权无势么?怕是苏桐这只老狐狸都看走眼了,说不定,有人是想要扮猪吃老虎。”

    林梦雅轻轻的点了一句,便闭口不言。

    邱羽却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也许,她说的没错。

    到皇上的寝宫,无论是林梦雅还是邱羽,已然是轻车熟路了。

    不过,若是想要进到殿内,还是需要侍卫们一层层的盘查。

    即便林梦雅是以昱王妃的身份,可负责戍卫的侍卫们,可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虽然不至于做出搜身这种事情来,但是,却也是叫殿内,伺候的宫女们,细细的在林梦雅跟白苏的身上,搜查一番,最后,才放行的。

    这是生平第一次,林梦雅进到皇上的寝宫。

    如果说,皇后的宫中*肃穆,贤妃的宫中富丽堂皇的话,那皇上的寝宫,则只可以用古朴大气来形容。

    刚进入内殿,一座百兽鎏金的焚香三足鼎,就出现在林梦雅的面前。

    鼻间,悠然窜进来的,是一股子让人神清气爽的药香。

    自动启动的神农系统,迅速的分析她嗅到的香气。虽然添加了极为贵重的几味香料,但是却是无毒的。

    殿内伺候的宫女们,看到一行三人,立刻迎了上来。

    显然,与邱羽已经是旧相识了。

    “邱大人可来了,这焚香鼎里的香料已经要尽了。陛下沐浴的药草,也快要用完了。若是大人再不来,奴婢们,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里的人,多是在一年以前,就被囚禁在此处,伺候皇上的。

    所以,对林梦雅的身份,也算得上是一无所知。

    只不过,却对着她拿着的药箱,投以疑惑的目光罢了。邱羽耽误不得,立刻忙乎了起来。

    足足有小半个时辰,皇上所用的一应物件,才准备完毕。

    “这一位,是特意来探望陛下的昱王妃。医术精湛,今日,王妃要与我一同给h陛下请脉。你们认清楚了,以后,少不得要伺候在旁的。”

    殿内,不管是宫女还是太监,竟然隐隐的,有以邱羽为首的趋势。

    刚刚还对她不理不睬的,只是邱羽的一句话后,竟然都对她恭敬有加。

    林梦雅的心头,好奇心更盛了,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很快,有人给她搬来了一方软椅。

    林梦雅优雅的落座,也不言语,只是看着邱羽,处理着宫女太监们反映的大事小情。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