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救人抉择
    林梦雅的心头,突然被一团浓厚的疑云笼罩住了。

    心思千回百转间,林梦雅却思考了许多许多。

    皇上病危,按规矩,后妃跟皇子,或者是亲王,是需要进宫侍疾的。

    即便是不需要,也是要内侍监,备下寿材寿衣。一来,不至于措手不及;二来,也是为了冲喜。

    而且,皇上一旦驾崩,那太子,登基就是名正言顺的。没理由,会把皇上病危的消息捂住,连身后事都不准备的吧?

    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只不过,他们现在,还毫无头绪。

    “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怪事。”

    看到林梦雅,一脸凝重的样子,于强也想到了其中的一个小小细节,皱着眉头,说道。

    “陛下是习武之人,原本是气息雄浑。但是,我夜探陛下寝宫的时候发现,陛下虽然气息微弱,但是脉象上看来,却没有表面上来的衰弱。”

    于强的话,让林梦雅的眼前一亮。

    久病者,大多外强而中干。

    打个比方来说,有些人虽然面色红润,但是底子很虚。平时不没感觉,多走了几步,就会出虚汗不止。

    可皇上却恰恰相反,外表看起来衰弱不堪,实则身体,并没有被腐蚀得不堪一击。

    那就是说明,是有人故意要让皇上,看起来如同风烛残年一般。

    但是,如果能弄清楚这个人的目的,那么,所有的事情,就一清二白了不是么?

    不知为何,林梦雅总是有种预感。

    在寝宫里躺着的皇上,也许,不,是绝对不像她想象的那般,是个能够任由人摆布的傀儡!

    “算了,反正不管怎么样,明天我都能见到皇上了。到时候,也许会看出什么端倪来。倒是您,于叔叔,您打算怎么办?那些人,都把主意动到您的头上了。若是您还继续在宫中苦熬,怕是会遭受到那些人的迫害的。”

    林梦雅神情恳切的看着面前的于强,她不想看到,这个为了大晋江山,付出一切的男人,在宫中,遭受这种折磨。

    如果,她去求龙天昱的话,说不定,于强就能平安出宫了。

    虽然,宫外不见得比宫内要好过。但是好歹,安全系数可是高了不少的。

    可于强,却只是摇了摇头,神情淡然。他,有他自己的打算。

    “多谢王妃的好意了,只是,我们于家的人,从来学不会退缩二字。当年在战场上,我跟兄弟们越好了,要同生共死的,可没想到,我最后却当了逃兵。世侄女,你若是为了我好,就好好的保存自身吧。这宫里,还轮不到那些人,一手遮天。今天晚上,我也只是被人暗算了而已。放心,我会自己小心的。”

    林梦雅还是不放心,可于强,比她想象的还要坚强而倔强。

    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点了点头。

    毕竟,于叔叔在宫中经营多年,怎么可能,会一点后手不留呢?

    “天,就要亮了。世侄女,我老头子有一句话,希望你一定记在心上。这宫里的人,都长着俩张脸,俩颗心。你凡是要做事以前,一定要多思多想。毕竟你的肩上,可担着的林家跟昱王府俩个重担呢。”

    于强明显,话里有话。

    林梦雅珍重的点了点头,即便是于强不说,她心里也明白。

    看着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屋子里的人,心头却有些微微的发紧。

    不管,昨晚发生了多少的惊心动魄。只要黑夜过去,光明来临。他们,都要换上另外一幅,若无其事的脸,却迎接新的一天。

    “主子,您昨晚一夜没睡。现在这么早就去太医院,真的没事么?”

    通向太医院的甬道内,白苏担心的问着林梦雅。

    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伸出葱白一般的食指,林梦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估计昨晚不睡我,也不只是我一个人。对了,一会儿到了太医院,昨晚的事情,你一个字都不要提。若是有人试探你,就说我们昨晚睡得死,什么也没听到。”

    白苏点了点头,即便是不用林梦雅吩咐,她也明白。

    进宫这么多天了,即便是她再傻,也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

    何况,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候。

    陪在主子的身边,她比任何人都知道,为了走到今天这一步,主子花费了多大的努力。

    而主子背后的人们,也是用了多少牺牲,才让她能进宫来,给皇上诊治的。

    所以,今天她必须,要分外小心才行。

    甬道的尽头,就是太医院。

    跟往常不同,今日的太医院里,却是人声鼎沸。林梦雅刚进门,就碰到了拿着药箱,跑进跑出的医学生们。

    “请问,可是宫内发生了意外么?你们为何,一个个的,如此忙碌?”

    得了林梦雅的示意,白苏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上前拉住了一个学徒问话。

    那学徒本是一脸的不耐烦,但是,在看到白苏后,脸上露出酿出了一个讨好的笑,恭恭敬敬的回答说道:

    “姑娘有所不知,昨晚,内侍监不知为何缘由走了水。再加上昨晚风助火势,又是在深夜。这一下子,可烧伤了不少的宫人。这不,从昨晚开始,咱们太医院,已经一夜没有消停了。姑娘若是还有什么事,不妨去问问别人。小人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多说了。”

    白苏也不好阻挡他们救人,点点头,就放了那学徒离开。

    林梦雅眉头微微的皱起,跟白苏对视了一眼后,缓步走到了太医院内。

    苏桐何天都在,姜凯也在主持大局,忙着配药和救治伤员。

    显然,昨晚的大火,真的烧伤了不少的人,她刚进门,一股子焦臭,混合着药材的药味,就直冲鼻子而来。

    白苏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可林梦雅,却视若无睹。

    绕过了众多的伤员,走到了苏桐的面前。

    “王妃殿下,昨夜突降天火。所以下官想,给陛下的请脉,怕是要延后了。下官虽然不想如此,但是,您看看,现在的情况,怕是要平添不少的无辜人命。陛下一向宽厚待下。相信,若是陛下知道了,也一定会让太医院,先救治这些受伤之人的,您看——”

    苏桐一副为难的样子,可林梦雅却明白,这老谋深算的家伙,却是借着伤员的名义,想把烂摊子推给自己。

    若是她同意了,那苏桐自然可以打着自己的旗号,说是她准许他们,没去给皇上请脉的。

    到时候,一旦皇上发生任何的意外,她可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但是,若是她坚持,要大家去给皇上问诊的话。这些人,得不到及时的救治。也许,真的会送命。

    而她,也就成了见死不救的罪人了。

    苏桐这老狐狸,早就已经谋划好了。不管是哪一面,他都是渔翁得利的。不过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她林梦雅。

    光洁的眉头,微微的皱起,眼神里满是左右为难。

    苏桐也不着急,只是恭恭敬敬的站在她的面前,像是唯她马首是瞻一般。

    终于,林梦雅迟疑的开了口。

    “苏大人说的是,这人命要紧,可陛下的身体更是关系到大晋的江山基业。可我,只是一个女流之辈。此等要事,我又如何能做决断呢?不如,等早朝的时候,跟各位大人们商议一下,才是稳妥之策。”

    苏桐,好像是已经预料到,林梦雅会这样说。

    立刻做出一副焦急的样子,好像,全无主意。

    “可是——唉,这些伤员,可是一刻都耽误不得的。但是,就像是殿下说的那样,皇上的龙体,更是金贵非常。我们若是想要给皇上请脉,必须要早作准备。但是现在...殿下是这太医院里,身份最高贵之人。而且,行事果断,不输须眉。下官无能,还请王妃殿下,给下官做个决断。”

    苏桐的话,立刻激起了无数的赞同声。

    一时间,整个太医院,都异口同声的,让林梦雅来做主。

    在心头冷笑之余,林梦雅的眉头,却是皱的越来越紧。

    贝齿轻咬着唇瓣,显然,在外人的眼中,这位昱王妃,也是为难之际的。

    “好吧,既然是如此。那我就担了这个重任,苏大人,既然您要我做主,那我说的话,可管用?”

    苏桐看到,林梦雅已然是上钩了,哪里有不允许的道理。立刻是头如捣蒜,点得毫不迟疑。

    “太医院,唯昱王妃马首是瞻,还请昱王妃,帮下官这个忙。”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林梦雅的身上。

    只见她却微微一笑,柔声说道: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兵分俩路。你们在这里,救治伤员。我带着太医院的里的太医,却给陛下请脉。苏大人放心,皇上的情况十分的安稳,只是请个平安脉而已。若是有异状,我一定立刻差人回禀。您看,这样可好?”

    苏桐的表情,微微的一愣。

    他也没想到,林梦雅竟然提出,要兵分俩路的计划来。

    而且,她这话说的,倒是让他有些没法反驳。

    因为,除了每隔一段时间,会有太医院的资深太医,联合起来给皇上请脉以外。其实皇上的身边,还是会有值班的太医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