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杀人放火
    “你的意思是说,于强,竟然曾经也是兵士么?怪不得,我总觉得他不简单,不像是个内臣,倒像是个武将。”

    刚开始见到于强的时候,林梦雅就有些莫名的眼熟。想起来,在家里的时候,爹爹那些同僚,不就是跟眼前的于强如出一辙的么?

    顿时,林梦雅似有所悟。怪不得,她被扣在宫中,爹爹竟然少见的,没有去皇后的面前据理力争。

    只不过,林梦雅有些担忧的是,之所以于强老前辈今天之所以遇到了危险,会不会对方,已经察觉到了,于强跟父亲的关系呢?

    形势危急,于强虽然武功高强,可到底年纪大,体力上已经渐渐不支了。高手过招,其实并不需要打个昏天暗地。

    身体跟精神力的高度紧绷,很快就会消耗掉他的体力。从她跟白苏悄悄藏在这里,也不过才过了十几分钟而已。

    这么干看着也不是办法,若是她袖手旁观的话。这群人定然不会放过于强的,火势已经越烧越旺了。看来这些人是打定了阴狠注意,杀了于老前辈不说,竟然还想毁尸灭迹。

    好狠戾的毒计!

    林梦雅心思转圜,一时间,竟然也没有什么好计策。

    不过,在看向那冲天的火光后,脑子里,却突然灵光一闪,伏在了白苏的耳边,急急的吩咐了一番。

    白苏只是迟疑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立刻依计行事。

    压低的身子,悄悄的潜伏到了靠近火海的边缘,小心翼翼的,抽出了一只还燃烧着得正旺的木棍。

    十几个人黑衣人,正跟于强交手。他们应该是早就计划好了的,前后左右,竟然全部都封死了。于强左右突击不得,只能被他们困在中间。

    白苏瞄准了一个全神贯注的,想要袭击于强背面的黑衣人。手指轻弹,那燃烧着的木棍,轻轻巧巧的,落在了黑衣人的衣襟上。

    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白苏的手法十分的巧妙,都是在人不经意的地方。比如下摆之类的,干燥的棉布,碰上了火焰,自然是徐徐燃起。

    可这些人,都忙着狙杀于强,竟然浑然没有察觉。

    而被困在中间的于强,不知道是不是看到了白苏的小动作,一双肉拳更加如同狂风骤雨般的飞舞。吸引了十几个黑衣人,全部的注意力。

    白苏也不恋战,趁着对方还没有察觉,又回到了林梦雅的身份。主仆俩个,神情无比紧张的,看着正在激战的圈子。

    许是因为,火势越发的旺盛了。炙热的温度,就连几颗靠近的梅树,也卷曲了花瓣。几乎,就要烤成焦炭了。

    黑衣人的动作更加的急切,许是也感觉到了这逼人的热度。而衣角已经悄然沾染了火焰的黑衣人,竟然浑然不觉。

    想必是即便是他们有所察觉了,也以为后面火势的原因吧。

    于强强撑着身体,却已经有了些强弩之末的勉强。一个趔趄,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瞬间,就被人击飞到了他所住的小屋子的窗户下。

    “咳咳——”

    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于强咽下了胸口,翻腾的腥甜。一丝锐利的精光,划过了那双精明的眸子。

    下一刻,他仿佛有些慌不择路,却是手脚并用的,把放在窗子底下的一瓮翁黑褐色的陶罐,全部都仍到了那群黑衣人的身上。

    不过,显然笨重的陶罐,一点没有阻碍到这些人的行动。

    站在于强面前的黑衣人,只是用手中雪亮的剑劈开,瞬间,‘哗啦’一声,陶罐碎成了无数的碎片。

    一股子清幽的酒香,瞬间在院子里蔓延。

    林梦雅忍不住在心里,给于强点了个大大的赞。

    不愧是老狐狸,果然是能够抓住一点一滴的优势,让自己反败为胜。

    为首的黑衣人,眼神带着几分得意。不过是几瓮酒而已,反正这老家伙,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手上了。

    可没想到,却突然间,传出了几声极为熟悉的,凄厉的通呼声。

    “啊!好烫!火,救火啊!”

    于强嘿嘿一笑,刚刚的颓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可是老夫珍藏了五年的清梅酒,如今,就留着给你们上路喝吧!”

    黑衣人陡然吃了一惊,触目可及,就有好几个手下人,突然如同陷入了火海之中。烈酒,是最佳的助燃剂。

    何况,他们穿的黑衣黑裤,因为在高温的火场里,已经烤的干燥而易燃。

    惨叫着的几个大火球,因为高温灼热的剧痛,马上就乱了阵脚。而刚刚,被酒无意中浇到黑衣人们,又有好几个,被无意中沾染上了火星。

    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可林梦雅跟白苏,却还是静静的盯着于强那边的情况。虽然,她们运气好的除掉了几个障碍,但是,场中剩下的可是大多数。

    收起,剑落

    为首的黑衣人,是干净利落的结果了那几个,已经成为了火人的同伴。

    皮肉燃烧后的焦臭味道,虽然让林梦雅几欲作呕,可却记起了剩下的黑衣人的火性。

    毕竟,看着同伴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谁也都会被心头的无明业火所充斥。

    而因为这短暂插曲,而获得了些微喘息的于强,也拿出了一副要拼命的沉稳架势。但是视线,却似有若无的,落在了院子里,林梦雅跟白苏潜藏的角落方向。

    “来吧,让我这把老骨头,看看你们究竟有多能打。皇后跟太子还真是对我不薄,竟然来派这些人来送我上路,给我陪葬!”

    于强一副英雄气概,花白的头发,却一点都无损于他的英雄盖世。

    林梦雅心下佩服,所以,更不能让这样的老英雄,不明不白的,就死在这里。

    “别跟他废话了,一起上!”

    除去,已经变成尸体的伙伴下,在场的还剩下六个人。

    六对一,从数量上看起来,似乎已经是对于强绝对压制了。

    黑衣人的眼中,才刚刚露出嗜血的残忍目光。可下一秒,异变陡生。

    就在他们逼近于强的时候,另外一道陌生的黑色身影,却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就在他们一愣神的功夫,却是眼前银光闪过。

    瞬间,一颗还未曾反应过来的头颅,就高高的飞起了。

    “好小子,真是凌厉到了极点的功夫,老夫喜欢!”

    于强突然爽朗的大声嘉奖说道,黑衣人们,也是在这一刻不再迟疑。一窝蜂的冲了上来,因为,这个新出现的黑影,似乎,能够让他们的任务,功亏一篑。

    独自一个人蹲在草丛里的林梦雅,心里又紧张又担心。

    幸好,从刚开始到现在,白苏就没有耗费过任何的体力。而她,又耐着性子等了这么久,让黑衣人的体力,耗费了不少后,才让早就已经按耐不住的白苏,突然间登场。

    而且,她特别叮嘱过,出现以后,不要有任何的停顿,就立刻袭击理她最近的一个人。

    下手一定要稳准狠,显然,这些杀手们虽然武功高强,但好像并不精于暗杀。所以,白苏出现的时候,才会有愣神的表现。

    一把锐利到了极点的短剑,此刻成了白苏最为锋利的爪牙。

    俩个对上五个,还是有不少的胜算的。

    尽管是第一次合作,可白苏的武功阴狠飘逸,于强的武功又是霸气阳刚。俩个人正好相得益彰,配合得越发的默契。

    很快,鲜血从第二个,第三个黑衣人的胸膛里喷涌而出。

    而白苏和于强,只是受到了一点点轻微的小伤而已。

    虽然是是二比二,但是双方,却陷入了苦战。

    这可急坏了林梦雅,她虽然担心于强,但是更不希望看到自己的丫头受伤。脑中灵光一闪,林梦雅突然挑高了嗓音,学着太监们动静,大声的喊了一句:

    “救火啊!快来救火啊!”

    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那四个人一跳。

    不过,俩个黑衣人却是对视一眼后,突然向后跃起。顺着墙头,以最快速度跑出;了于强的小院子。

    白苏跟于强等到完全看不到身影后,也对视一眼,互相拱手,刚想说些什么。一道身影,就迅速的跑到了他们的面前。

    “于老前辈,快,让我们找个地方躲起来!”

    不出她所料的话,很快,救火的人就会到于强所在的小院子里来。

    不管是他有没有烧死,如果不来的话,显然破绽更大。

    今天晚上的一切,林梦雅是打死都不能对任何人透漏的。所以,才会如此的焦急。

    虽然才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可于强却是个极为顽强的人。顺势,指着窗子下面的一座大缸。

    就在林梦雅跟白苏,刚刚蹲到缸里的时候,几道身影,也突然出现在门口。

    林梦雅不禁捏了一把冷汗,生怕是杀手的援军到了。

    可看清了来人后,却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来人倒是几个半大的小太监,脸上,都是黑乎乎的灰。好似,小花猫儿一般。

    身上青灰色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活像是逃荒的难民。

    几个人一看到站在屋子前面,淡定注视着火海的于强,脸上的表情,立刻变成了小心谨慎。

    “总管,小的们内侍监的太监。现在火势正在往您这里蔓延,不如,您还是先跟小的们出去避避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