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蹊跷大火
    果然,不出林梦雅所料。

    她的小院子周围,别说是各宫的眼线了,就连宫女太监都不见个人影。

    以往,不管有多晚,总是有人,会在她的院子的周围转悠的。看来,这背后之人,还真是放心任由她自生自灭去了。

    通往内侍监的小路上,林梦雅跟白苏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没多久,她们就走到了内侍监,专门给她们这些备用的宫女住的院子里。可刚到门口,鼻间就嗅到了一丝丝,木头燃烧起来的焦味。

    “不好了,主子,你看!”

    白苏一下子挡在了林梦雅的面前,条件反射般的,把她护在了自己的身后。顺着白苏手指的方向,林梦雅却看到了一股子浓烟,从不远处的小院子里,直冲天际。

    可是,因为是在漆黑的夜色里,所以,并没有引起别人的警觉。

    而更让林梦雅觉得意外的是,至少,那院子里的人,应该是能够看到的吧。为什么那浓烟越来越浓厚,可院子里,还是悄无声息的?

    “小心点,有古怪。”

    尽管被白苏护在了背后,可林梦雅还是捏了捏白苏的手臂,悄声说道。

    趁着夜色,俩个人就像躲在墙角潜行,若不仔细留心,根本就看不出,黑影里,还隐藏着俩个大活人。

    烧焦的味道,越来越浓厚。但是,院子里还依旧是一片安静。

    俩个人对视了一眼后,默契的藏身在厚重的大门后面。

    内侍监的院子很大,可房子倒是十分的普通。以林梦雅现在的视力所及,看到的,不过是一进普通回字型长廊。

    今天,这些再寻常不过的屋子里,却是静悄悄,黑洞洞的。

    隐隐约约中,后院的西南角,已经冒出了橘红色的火光。可前院,却还是安静得可怕。

    仿佛,院子里早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活物。

    林梦雅跟白苏不敢贸然的闯进去,静静的在院子外面,等候了十几分钟后,突然,一道锐利的声音,划破了天际。

    “不好了!走水了!快来救火啊!”

    尖细的嗓音,几乎是扯着脖子叫喊着。看样子,应该是个太监。

    如同拉开了什么闸口一般,瞬间,无数的宫女太监们,从各自的房间里,颇有默契的都跑了出来。

    林梦雅看得分明,那些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冲出来的。

    但是,一个更加怪异的现象,让她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就是,这些人不仅仅是出来的时间怪异。而且,他们几乎都已经穿好了各自我衣物。

    甚至于,有些人的头发,还是整整齐齐的。

    按照她的了解,虽然,内侍监的宫人们,需要早早的起身做事。但是,现在至少大多数都是在梦中,才是比较合理的。

    若是她今夜没有来的话,怎么会看到如此怪异的场景。

    从屋子里跑出来的人,都急急忙忙的找着能够灭火的东西。趁乱,林梦雅跟白苏俩个人,溜到了内侍监的后院来。

    直觉告诉她,这场大火,一定是跟珍珠有关系。

    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种巧合,珍珠刚刚回来,内侍监就起了这么一场不明不白的大火。

    与其说,这些人都是约好了,不如说,他们是在等待着一个讯号。

    想到这里,林梦雅的心头,不由得有些冰冷的感觉。难道,这些人其实是想要——

    前院还是完好如初,可此刻,后院的西南角,已然是火光冲天了。

    内侍监的后院,显然比前院还要更加宽敞几分。但是却人员稀少。林梦雅匆匆的往屋子里瞥了一眼,发现,后院大多是仓库之类的。

    陆陆续续的,已经有不少的宫人们,拿着水桶水盆之类的来灭火了。可火势,却借助着风势,越发的猛烈了起来。

    不对!虽然内侍监严格来讲,并不算是后宫主子们居住的地方,可至少,会有专门用来灭火的水龙的。

    这是每个宫内建筑的标配,可知道现在,她也没有见到水龙的出现。

    看那些只是杯水车薪,做无用功的宫人们的样子,倒像是,在演戏一般。

    “主子,我们要不要去救火?”

    林梦雅对着白苏摇了摇头,今晚的这事,简直是太过古怪了。

    可她拧着眉头,再次看向西南角的时候,却猛地醒悟了过来。

    “走,我们快去找于强老先生。”

    看着林梦雅行色匆匆,白苏也没有多嘴问任何的问题。

    俩个人趁乱跑出了内侍监,却没有预料到,一双精明的眼睛,却是无意中,捕捉到了她们的背影...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于强老先生所居住的院子,就是在那个方向的。

    今天晚上的风向,又恰好是北风。所以,火势蔓延的方向,就是于强所居住的院子里。

    怎么会这么巧,偏偏起火的,就是西南角的方向。而且,那些来救援的人,根本就是在糊弄了事。

    现在,她倒是能猜出几分了。

    也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林梦雅加快的脚步,很快就走到了于强所居住的院子里。

    推开破旧的大门,干枯的草叶,在夜色里,发出‘沙沙’的声响。给破败的院子里,更加增添了几分阴森的恐怖。

    可现在,林梦雅已经丝毫感觉不到害怕了,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要快些找到于强老先生。

    “于——”

    林梦雅刚想开口喊于强老前辈,可一只小手,却瞬间捂住了她的嘴。

    询问的目光,看向了白苏,可白苏却只是脸色凝重的,冲着她摇了摇头。幸好周围,都是半人高的野草蒿子。

    俩个娇小的人,只要蹲在里面,就没有人能看得出来。

    “怎么了?”林梦雅用眼神来问询,白苏的水灵大眼,机警的看向了四周后,才小小声的附在她的耳边说道:

    “周围,有不少高手!”

    怎么会这样?林梦雅敏锐的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看来,这场大火,要烧死的,还真是于强!

    想到这里,她的心头,不由得掠过了一抹愤怒。

    于强是这宫里的老人了,虽然说不得上呼风唤雨,但是,内侍监的人,多多少少的,也对他是有所畏惧的。

    可现在,竟然联合武功高手,一起想要了于强的姓名。

    那么,合理的解释只有一个。

    就是于强对林梦雅暗中相助的事情,已经被那些人察觉了。所以,于强老前辈,才会招致这种杀身之祸。

    林梦雅暗中咬住了嘴唇,她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得手。

    可现在情势危急,她身边只有一个白苏。所谓双拳难敌四手,现在,看到白苏都是一脸的戒备,怕是情况,不简单。

    想了想,林梦雅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跟白苏悄悄的咬了耳朵后,俩个人点了点头,开始各种行动了起来。

    白苏接着草丛的优势,悄悄的潜到了靠近后院的地方,打探情况。

    这些人目的只是于强,所以,前院只是留了俩个放风的。而且,也是跟她们一样,藏身在草丛里。

    林梦雅想到了一个以毒攻毒的法子,夜风飒飒,周围又都是干草。不如,她也来放上一把火,逼出这些害人之人。

    耐心的等到白苏回来,林梦雅跟她一起躲在了一块大石头的后面。白苏拿出了随身的火折子,暗红色的火星,瞬间以奇快的速度,蔓延开始。

    “啊!着火了!火!快帮我灭火啊!”

    几秒钟后,俩个黑色的身影,像是火烧屁股,不,就是火烧屁股了,从草丛里,窜了出来。

    火势蔓延,杂草丛生的前院,一下子就变成了火海。

    俩个身影胡乱的互相拍着,这点子火,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荒草烧成了灰烬,这场大火,也会灭掉。

    而林梦雅和白苏,趁着这个机会,一下子爬到了于强老前辈居住的后院。

    还是那片梅林,在夜色中,幽幽的散发着冷香。

    林梦雅跟白苏却没有欣赏的念头,因为于强所居住的屋子外面,正传来一阵阵打斗的声音。

    火势,果然如她所料,顺势蔓延到了于强的院子里。火光冲天,照亮了不远处,那些拼斗之人的面孔。

    十几个黑衣蒙面人,把于强围在了中间。

    虽然俩伙人频频交手,可于强竟然一点都没有落于下风。更让林梦雅惊奇的是,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太监,武功招式却出奇的光明磊落。大开大合间,颇有一派宗师的味道。

    哪怕是,他现在被围攻,落于下风。可是,那双锐利的双眼,却仿佛放着晶亮的光芒,威风凛凛!

    “好厉害的武功招式,即便是烈叔还在的话,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相比起林梦雅的一知半解,白苏的双眼里,已经满是崇拜跟赞赏了。

    “真的这么厉害?可是,我怎么觉得,他用的招数,跟你们的都不一样呢?”

    白苏转过头来,耐心的跟林梦雅讲解。

    要说武功高手,林梦雅也算是见过不少了。清狐跟龙天昱,都是世上少见的高手了。但是,于强显然跟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同。

    “于老前辈一定是当过兵打过仗的,他用的这套拳法,不属于任何的武功门派,而是晋朝的军队,用来训练士兵的拳法。”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