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丧心病狂
    可林梦雅,却是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反而,冲着芳兰说道:

    “你应该,也想到了什么吧。现在,这里只有咱们三个人了,你不如说来听听,也让我这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长长见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心思奇巧的芳兰,也多多少少的明白些,这也许,是王妃出来考验她的问题。

    当下,定了定心神,也捋顺了心头所有的线索,娓娓道来。

    “奴婢自小入宫,虽然,没有在主子们的宫内伺候,但是多多少少的,也听了一些见闻。五年前,宫内曾经爆发过一次瘟疫。奴婢曾经亲眼看到,那些染上了瘟疫的小太监,小宫女们的东西,就是这样被处置的。”

    林梦雅点了点头,心头,也对芳兰,有了更多的好感。

    沉稳大气,胆大心细,说话也是有礼有节。也许,还有更多的闪光点,是她所没有发现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丫头以后,绝对不会是池中之物。

    芳兰看到林梦雅似笑非笑的表情,便知道自己,已经猜中了**不离十。心头一凛,一抹焦急的神色,便浮上了她的眉间。

    “若是真的如此的话,那——整个宫内岂不是危险了?”

    上一次的瘟疫,她还记忆犹新。

    当时,她还只是一个受训的小宫女。看着不少,跟自己一起入宫的小姐妹,无缘无故的病倒。最后,都被人抬出了她们居住的小院子,再也没有回来,她的心,就觉得一阵阵的刺痛。

    “你猜的没错,珍珠的确是感染了瘟疫。而且,是传染性极强的瘟疫。如果,不是这几天,我阴差阳错上,让你们不要跟她接近。怕是现在,你们也早就染上了瘟疫了。”

    其实,事情远没有林梦雅说的这么遭。

    神农系统现在不仅仅可以感应到动植物毒素,就连这种对身体有害的传染病菌,也一样能够察觉得到。

    这种瘟疫,是类似于白喉的病症,但是潜伏期更强。

    放在现代,可能早就有治愈的方法了。甚至于,她身体里,从小就打的预防针里面,早早的就给她的免疫系统,带来了抗体。

    但是放在古代,这种瘟疫,代表的只能是死亡。

    “什么?主子,那我们要不要告诉其他人?”

    瘟疫,可能在林梦雅的眼中,只是一个记载在课本上的词汇而已。但是,白苏跟芳兰,却都是亲身经历过的。

    在近代,因为医疗知识,跟疫苗的普及,让这种大规模流行的疫病很少会出现。但是在这个时空里,瘟疫,就是收割生命的死人之镰。

    一向镇定的芳兰,也不禁紧张了起来。看向林梦雅的眼睛里,也多了几分的急切。

    “珍珠不会活过这个晚上,而且,即使是我们现在告诉别人,恐怕也已经晚了。”

    虽然不清楚,珍珠是怎么感染上这种疾病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种病一旦爆发开来,那珍珠,记绝对不会活过二十四个小时。

    也就是说,在明天的太阳升起以前,珍珠,就会死于这种瘟疫。

    其实,林梦雅也想要告诉给更多的人,避免无辜的伤亡。

    可刚下,珍珠一个莫名的举措,却让她想到了一件事。在院子里碰到珍珠的时候,她并没有用力的咳嗽。

    但是,在珍珠给自己磕头的时候,她却是用力的咳嗽,还差点背过气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珍珠,根本就是清楚,她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这种瘟疫。并且,还想用用力咳嗽的方法,把这种瘟疫传染给她。

    脊背处,有些微微的发冷。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珍珠的用心何其的狠毒。若不是她的身体,早就有了对付这种病菌的抗体。

    就凭刚刚的一切,她,也绝对会感染上这种瘟疫病毒的!

    想到这里,林梦雅的脑袋里,突然灵光一闪。

    “也许——珍珠——是故意要得这个病的!”

    林梦雅试探着,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白苏跟芳兰,却无比惊讶的瞪着她。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吧,主子,您是不是想得太多了。就算是珍珠再怎么恨您,也不可能用这种方法吧?即便是真的能让您染病,可是...可是她也完了啊!”

    白苏紧皱着眉头,这种办法,简直就是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打法嘛。

    芳兰也赞同白苏的看法,而且,她也有自己的理由。

    “没错,奴婢听说,这个珍珠可不是一般人。她家算是没落的宗亲,所以,若是入了主子们的眼,很有可能会被指一门好亲事的。就算是没有指婚,那过几年出宫,她也是有家人等着的。即便是...即便是拿了好处,这也未免,太荒唐了吧?”

    林梦雅却越发觉得,这个可能性越来越大。

    院子里,最恨她的人,就应该是珍珠了。

    而且白苏提起过,这个珍珠,暗地里还做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布娃娃。

    说明,她一定是想要自己死的。

    而且,她也曾经看过珍珠仇视自己的眼神。那是一种,已经几近疯狂,扭曲的仇恨。

    可林梦雅却能敏锐的感觉到,这仇恨的来源,并不是那天太医院里的施针。或者说,不完全是。

    若是珍珠,有更加恨她的理由,又或者是——

    “你们不觉得奇怪么?这种病,潜伏期很长。或者说,珍珠染上这种病,不是一天俩天了。可别说你们,就连跟她同吃同住的玛瑙,都没有感染这种病的状况,难道你们觉得,凭着玛瑙的身体,她能做到百病不侵么?”

    林梦雅的话,瞬间让俩个丫头糊涂了。

    可当她们想通了其中的关窍的时候,白苏跟芳兰,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难道——她让自己得上这种病,只是为了——”

    白苏难以置信的说道,瞪得溜圆的眼睛里,满是惊讶的神色。

    林梦雅轻轻的点了点头,肯定了她们的猜测。

    “只是为了,让我也得上这种病而已。”

    牺牲自己的性命,却只是为了拖林梦雅下水。

    这种招数,堪称丧心病狂了。

    “也就是说,其实珍珠明明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还尽力不让玛瑙也染上。难道说,宫里面,除了她以外,就没有人感染这种瘟疫了么?”

    芳兰也终于明白,为何王妃会一点都不着急了。

    王妃说的没错,就连跟她最亲近的玛瑙都没有染上病,说明,珍珠一直在回避着这种病蔓延的速度跟人群。

    “哎呀,我记得她走的时候,可是冲着主子用力的咳嗽来的。主子,您不会被她传染吧?”

    后知后觉的白苏,立刻惊呼了起来。

    可林梦雅却白了她一眼,这丫头,自从进宫以来,真是越来越不伶俐了。

    嘴角的笑意颇有些无奈,却还是压下了白苏的肩膀,说道:

    “等你想我啊,我都要成森森白骨了。放心吧,我有这种病毒的抗体,不会被感染的。”

    白苏跟芳兰,一起看向了林梦雅,俩双滴溜溜大眼睛里,布满了疑惑。

    林梦雅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垂下眸子,解释说道:

    “就是——解药,我小时候吃下过这种病症的解药。现在,这种病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糟了,一时口快,就把抗体俩个字溜出来了。

    用最简单的同类词替换,林梦雅不由得苦笑。若是让老师听到,她一个医学院毕业的硕士生研究生,每天连个名词都用不上,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哦!原来是这样,吓死我们了。那,主子让我们吃的,是不是也是那种病的解药呢?”

    她们刚刚吃下去的,叫做百草凝香丸。

    是老师托龙天昱给她带过来的,别看小小的一丸,里面可都是精华。

    其实这种疫病说到底了,就是一种发病率跟传染率极强的病毒而已。所以,神弄系统,会根据现在的情况,分析最为有效的药物。

    而百草凝香丸,就恰好可以预防这种瘟疫。

    想到这里,林梦雅差不多要感谢珍珠的爱憎分明了。不然的话,白苏跟芳兰,还有刚刚回去的十皇子,怕是,也是遭受其害了。

    感染瘟疫,却能不传染给无辜的人。除了珍珠自身注意意外,林梦雅想,一定是有人采取了什么措施。

    这个人,肯定也不想宫内,爆发什么大规模的瘟疫。

    而且,珍珠明明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发病了呢?她的背后,一定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动着事情的发展。

    如果,她想要打探清楚,幕后的黑手是谁的话,怕是,只有从珍珠的口中,才能得知了。

    “白苏,你跟我走,我们一起去看看珍珠。”

    下定了决心,林梦雅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件深紫色的棉袄来。

    外面的夜漆黑如墨,她穿着深色的衣服,应该是不容易被人认出来的。而且,如果她估计不错的话,背后之人,为了不让更多的人,感染瘟疫。所以,她院子周围,都应该是防备最松懈的时候。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