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赶走珍珠
    “行了,你下去吧。”

    林梦雅看也不看,长腿一迈,就拉着白苏回到了自己的主屋里。

    才刚进屋子,她就如同变魔术一般,从床头寻了一只白玉细颈的小瓶子出了来。

    “快吃了,一会儿,给十皇子,和那些下人们一人分一个,你赶紧叫芳兰进来。”

    林梦雅从小瓶子里,倒出了一个芳香四溢的小药球出来。白苏想也没想,也没有任何的置疑,咕噜一声就吞吃了下去。

    林梦雅眼神带着几分凝重,她没想到,情势居然是如此的危急。简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回过神来的时候,芳兰已经被白苏拉进了屋子里。

    林梦雅赶紧拉过她的手,又是把脉,又是让她吃药的。一番下来,芳兰的心头,也有些没底了起来。

    “王妃,您这是——”

    不等芳兰说完话,林梦雅先吩咐了起来。

    “这几天,凡是珍珠碰过的东西,你们谁都不要碰。若是公共的,能换就换,换不掉的,就用开水煮。最少,也要煮上办个时辰。明天,我会叫太医院的人,送些艾叶过来。记得,你们一定要在小院子的各处,都焚烧艾叶。我不说停,你们谁也不许偷懒。这是关系到生死的大事,千万马虎不得。还有,十皇子不适合留在我这里了,还是先把他送到贤妃的身边去。这几天,贤妃应该已经闹够了,十皇子也应该安全了。”

    林梦雅连珠炮般的吩咐,让白苏跟芳兰的脑子,都仿佛觉得不够用了一般。

    不过好在,林梦雅安排得十分合理,俩个人立刻兵分两路,开始行动了起来。

    主屋内,林梦雅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刚刚,只是跟珍珠一碰面,神农系统自动开始报警了起来。而这一次,可不仅仅是毒物那么简单了。

    “珍珠,玛瑙,我家主子说了,这几天要潜心研究药方。身边不需要太多人伺候,所以,你们先回去听差吧。”

    白苏还是依旧保持着原本的样子,按照林梦雅的吩咐,尽量的没有引起珍珠跟玛瑙的戒心。

    本来以为,俩个侍女会很高兴。可没想到,珍珠却脸色一变,随后,有些不自然说道:

    “还是让玛瑙回去吧,王妃殿下身份尊贵,奴婢怕,白苏姑娘一个人忙不过来。反正,奴婢也已经做顺手了,留在这里,不是更方便么?”

    白苏也没有预料到,珍珠居然不想走了。

    这可是怪事,她们不是天天都盼着主子离开,然后好找个好差事么?怎么今天却——

    不过,主子的吩咐大过天,尽管珍珠不肯,可白苏还是下了逐客令。说是王妃的命令,谁也不得违背。

    珍珠低垂着头,可眸子里,却掠过了一抹阴毒的不甘。

    转了转眼珠儿,似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般。随后,表情瞬间变幻成了一副不舍的表情,说道:

    “既然是王妃殿下的命令,那奴婢们自然是要遵从的。只是,来这里也有些时日了。不如,让奴婢给王妃磕了头再走吧。这也是宫内的规矩,轻易不能废的。还请白苏姑娘,能够行个方便。”

    白苏略微迟疑了一下,跟屋子里,一直看向自己的林梦雅,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看到自家主子点头,白苏才有些不悦的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去吧。不过,你可要精心一些,别惹得我家主子不痛快了。”

    话是这么说,可白苏去对这个珍珠,产生了极其浓厚的戒备之心。

    若是她敢对自家的主子有什么不敬的地方,她白苏,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制服这个珍珠。

    因着只是临时来这里当差的,其实珍珠跟玛瑙,并没有带什么太多的行礼。

    零零碎碎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包袱而已。

    俩个人颇有默契的收拾完毕后,来到正屋,给林梦雅磕头请安。

    “咳咳咳——”

    还没等进门,坐在正中的林梦雅,就听到了一阵子急促的咳嗽声。

    她只是瞥了珍珠潮红的脸一眼,随后,继续坐在椅子上,若无其事的喝着茶水。

    “都进来吧。”

    得了林梦雅的允许,俩个人才敢跪在她的面前。

    磕了个头后,珍珠却突然抬起头,如同不受控制一般,用力的咳嗽着。

    那声音,仿佛下一刻,她就要把肺咳嗽出来了一样。林梦雅看她这个样子,眉头,却只是微微的凝住了。

    “都病成这个样子了,就好好的休息吧。我这里不用担心,白苏跟芳兰会照料好的。玛瑙,回去叫人,给她找个太医瞧病。毕竟是在我这里得的病症,不管用多少银子,只来言语一声就行了。好了,珍珠需要休息,你们就退下吧。”

    彼时,因为大力的咳嗽,珍珠几乎已经快要窒息了。

    玛瑙立刻磕头谢恩,才扶着珍珠,渐渐的从她的小院子里消失了。

    等到那俩道身影,完全的从自己的屋子里消失后,林梦雅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手中上好的白玉骨瓷茶盏,却被她毫不怜惜的,掼在了地上。

    ‘咣’的一声,杯子已经四分五裂。白苏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主子,要知道,主子虽然锦衣玉食,但从来都不会轻易的浪费东西的。

    说实话,流心院里,虽然汇聚了各种奇珍异宝,可却没有一样,是主子自己买回来的。

    刚想去捡,却被林梦雅低声喝止住了。

    “别动,去端一盆火盆来。”

    白苏虽然疑惑,却还是依照她的命令行事。

    等到白苏端来了烧得同伙的炭盆,林梦雅用一方锦帕包着手,小心翼翼的捡起了地上的碎片,仔仔细细的,都扔到了火盆里面。

    “回头,把她们屋子里所有的茶具寝具,都给我烧了。屋子通风三天,再让人进去。算了,我自己去做。你跟芳兰,在外面等着接应我。”

    说做就做,林梦雅挽起袖子,风一般的冲进了珍珠跟玛瑙的屋子。而急着拦住她的白苏,却被她严厉的喝止住了。

    只能委委屈屈的,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家主子,在珍珠跟玛瑙的屋子里,做得热火朝天的。

    眼中的疑惑,越来越深。她真是搞不清楚了,主子,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呢?

    送走了十皇子和乳母的芳兰,也加入了围观的队伍。

    跟白苏简短的交流了一下,却发现对方也跟自己一样,对王妃的反常举动,一无所知。

    只是,在看到林梦雅,吩咐她们把珍珠跟玛瑙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拿去烧掉的时候。

    再加上王妃吩咐,院子的各处,都要用艾草前后的熏烤。

    本就比白苏更加清楚宫内情况的芳兰,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瞪大了双眼,如同看到了洪水猛兽般,盯着面前,珍珠跟玛瑙的行礼。下一刻,却是不管不顾的,把林梦雅,从屋子里给拖了出来。

    “王妃!使不得使不得!您是千金贵体,这种事情,交给奴婢们来做就好了!”

    不过,好在屋子里已经是空空荡荡一片了。

    林梦雅一把把芳兰推了回去,手脚灵活的跳上了暖炕,打开了窗子后,确保没有任何的遗漏,才从屋子里磨磨蹭蹭的走出来。

    “我要立刻沐浴更衣,你们俩个不要来伺候。对了,连同我换下来的衣服一起烧掉。最好,不要赤手接触这些东西。”

    林梦雅说着,也还跟这俩个丫头保持着距离。

    俩个人立刻点头,但凡是林梦雅的吩咐,她们都会照着做的。

    这么一折腾,等林梦雅换好了衣服后,却已经是后半夜了。白苏跟芳兰,也做好了后续的工作。

    俩个人也跟林梦雅一样,沐浴更衣后,才在林梦雅的房间里碰面。

    此时,原本热热闹闹的小院子里,只剩下了她们主仆三个。白苏跟芳兰,纵使有千万句想要询问的话,却还是只能耐着性子,等着林梦雅的解释。

    茶盏已经换了一个新的,林梦雅喝了满满一大杯,才稍稍的缓解了自己的口渴。

    而瞧着那俩个丫头,一脸的疑惑,却不得不压抑的眼神后,林梦雅却十分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主子,你还有心情笑。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现在,可以告诉我——我们了吧?”

    白苏冲着芳兰挤了挤眼睛,因为她清楚,主子虽然身份是王妃,但是却是个没有任何架子的王妃。

    所以,芳兰尽管觉得这样跟王妃说话有些不妥,可还是仗着胆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如果,真的像是她所想象的那样的话,那情况,可就太危急了。

    “你们真的要知道么?也许,让你们知道也是为了你们好。罢了,难得今天没有那些碍眼的人在,你们想要知道些什么,尽管提出来吧。”

    林梦雅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摆出了一副答记者问的架势来。

    白苏跟芳兰对视了一眼后,好奇心空前的高涨着。

    最后,还是由已经渐渐的,跟林梦雅没有什么主仆之分的白苏,把深藏在心头的疑惑,一股脑的问了出来。

    “主子,您为什么要赶走珍珠跟玛瑙,而且,还把她们的东西,不是烧了,就是砸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