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脱身之计
    当然,这个风流寡妇的艳名远播,而死因,其实也诸多疑点。

    而就在乡亲们置疑这个寡妇的时候,她也是死后,突然在七窍流血。

    书中曾经记载,其实,这个寡妇之所以会死,是因为她头顶被人刺了一根银针。这枚银针既可以要了她的命,但是在外表上,还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但是死后,只要是在尸体腐烂以前,拔出银针。那么,死者就会立刻有七窍流血的的症状。

    可真的想要用这种事情来害人的话,必定要做的十分的隐秘,就连师父都颇为不耻。说这是小人所为,没想到在这里重演了。

    想要拔出银针,必定是刚刚接触过刘一尸体的人。果真,小风竟然敢做出栽赃她的事情来,这太医院里,也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就是了。

    只不过,那人肯定没有预想到,这个偏门的事情,她却恰好得知。

    仔细的在尸体的头部寻找,林梦雅果真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针孔。如果不是仔细的寻找,是肯定找不到的。

    “死因已经找到了,就是他脑袋上的这个小孔。这是一种,几位歹毒阴狠的方法,,只是一根银针,就要了他的命。而且,还主导了这一场死尸冤屈的闹剧。苏大人跟何大人可以来亲自检验。看看,是不是,我说的那样。”

    林梦雅不疾不徐的说道,小风脸色有些微微的难看。

    不仅仅是苏桐,就连剩下的太医们,也都跟着瞪大了双眼,看着刘一头顶上的小洞。这种方法,别说是学徒们了,就算是他们,也都是前所未闻的。

    “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样,简直,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就连苏桐都惊讶不已,他们虽然工于心计,但是这种害人的偏门,他们见识得还是太少了。

    以前,顶多是在药物上下文章。而这种诡异阴毒的针法,那不可是谁都能想到的。

    林梦雅冷笑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也许你们会说,要是比针灸,没有人比我更厉害了。可若真是我做的,那我为什么要此时拔出这枚银针来呢?哦?或许是我比较傻吧,想要让你们对我不利。”

    整个太医院的人,都被林梦雅给狠狠的嘲笑了一番。

    而林梦雅仿佛,还觉得这些事情,不能让这些人清醒一般。笑了笑,接着说道:

    “昨晚我回去的时候,十皇子莫名的发了高烧。我跟我的侍女,一整晚都在忙着照顾十皇子,这事,可不是我胡说的。宫内的太监宫女都可以作证,我可以坐在这里,等你们去问。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到底,是我犯下了命案。还是有人,拿着脉案想要污蔑我,立刻分明了。”

    想必,小风背后的高人也没有料想到,明明是已经做好了的圈套,就被林梦雅轻易的开脱。

    苏桐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前阵子,昱亲王的手段,他可是领教了十分。直到现在,余威尚在。

    可在他执掌的太医院里,竟然有人敢污蔑昱王妃。这...怕是昱亲王,定然不管会再轻易的饶了他了。

    “来人,把小风给抓起来!竟然敢污蔑昱王妃,好大的胆子!”

    剧情大反转,小风却冲着林梦雅诡异一笑。鲜艳的血,就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林梦雅的眸子微微的紧锁,原来,这家伙早就已经抛却了生死,竟然是拿着命,在跟她赌了。

    “没用了,人已经服下了剧毒。我知道,你还有同伙。但是,我告诉你,你们想要做的事情,我会一件不落的,全部都拆穿。我会让你们,死不瞑目。”

    依旧是貌美如花,依旧是温和如许。可林梦雅的话,却像是一把挫骨的钢刀,让所有太医院的人,如同被冷水浇了下去一般。

    小风的死,并不代表这件事情就会完结了。

    而林梦雅的话,也像是在宣告着,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即便是真正的阴谋者,也得好好的掂量一番。

    刚刚,差点就成了小风帮凶们的太医院的众人们,忍不住冷汗划出了三条。天啊,,这可怎么办?

    “苏大人,自从我来到太医院开始,就风波不断。所以我觉得,你不是很有必要,整治这里一番?我虽然只是一介女流,但是污蔑好人这种事情,我希望在这里,要看到第二次。之前,之所以不插手,是因为我尊重您。但是从今以后,若是再敢有有胆大妄为之人,您可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了。”

    沉下了脸色,之所以会有人,敢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她,无非是因为苏桐这个院判的治下不严。

    从林梦雅刚来这里的第一天开始,苏桐就不把她放在眼里。导致下面的人,也就觉得林梦雅软弱可欺了。

    但是这一次,苏桐也明白事情大条了。

    言语上的挤兑,即便是林梦雅也不好发作。可现在——

    唉,幽幽的在心头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他纵横宦海多年,竟然要落得个晚节不保的下场了。

    这林家的人,果真各个都不是好惹的。

    “请王妃降罪,是下官有罪。”

    林梦雅瞥了他一眼,有罪的何止是他苏桐一个人。

    “此事,我会交予大理寺全权负责。苏大人,您还是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好。脉案已经奉上,明天诸位给皇上请脉的时候,我自会到场。以后,就不劳烦各位大人了。”

    林梦雅拂袖而去,只留下太医院里的众人,和地上的俩具尸体面面相觑。

    大理寺全权负责,那就是意味着朝野上下,都会知道这件事情。苏桐的脸,终于垮了下来。眼神黯淡无光,本以为会风风光光的告老还乡。

    没想到,现在却——

    太医院外,林梦雅跟白苏却神情严肃。

    宫墙依旧是红砖绿瓦,可在林梦雅的眼中,却是别样的阴森可恶。

    “主子,要不,咱们还是出宫吧?”

    白苏试探着说道,真刀真*枪的她倒是不怕,可是,宫里却都是暗箭伤人。实在是防不胜防,简直,是无孔不入。

    不管什么样的阴谋诡计,在宫里面,都如同家常一般。不管是天真无邪的孩童,还是无辜的年轻人,都成了这场阴谋的牺牲品。

    “出去?我们是踏着别人的血肉,才好不容易过来。现在出去,那些亡灵的冤屈,又能有谁来申诉呢?”

    死亡,曾经一度成了林梦雅心头最大的梦魇。

    多少个日夜,她的梦里,都在不断的回想着岳婷姐跳崖的那一幕。

    自责与悔意日日夜夜的纠缠着她,嘴上喊着要给岳婷姐报仇。可又谈何如同,即便是用计杀了胡路南跟明月,可那又能如何?

    终究,还是让哥哥,抱憾终身了。

    从此以后,她便再也不想看到,自己亲近之人有任何的损伤了。

    说她自私也好,说她狠毒也好。但是,若是有人胆敢伤害她挂念的人,她必定会化作那人最为恐惧的噩梦,用尽手段,也要让那人付出代价来!

    所以,她不得不学会用冷血来武装自己。

    因为她再清楚不过,只有抓住这幕后之人,才能真正的,阻止悲剧的发生。才能,慰藉这些无辜的亡灵。

    “是,我知道了。那下一步,主子准备如何做呢?”

    白苏虽然还没有了解林梦雅的想法,但是她知道,主子要做的,就是她要做的。哪怕,让她付出生命,也是在所不惜的。

    林梦雅停住了脚步,低声说道:

    “先照顾好应华吧,明天看看陛下的情况。再做打算,小风虽然死了,但是幕后之人一定不会停手。我没有被他陷害成功,他一定还会用新的法子来对付我。小心一些,我会尽快想到办法,改变我们被动的局面。”

    宫内虽然有于老前辈的帮忙,但始终不是她的主战场。

    给皇上看诊以后,就是她绝佳的机会。可危险系数,也肯定是成倍的增加。能不能抓住机会,也只有看她自己的了。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林梦雅只觉得自己前路漫漫。她像是骑着白龙马的唐僧,唯有跨过这九九八十一难,才能迎接自己美好的未来啊。

    经过小风的事情,苏桐那边自然是不敢再拦着她见皇上了。

    现在的太医院,上上下下肯定都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也活该他们会如此,这么多年作威作福惯了,如今,也是该到了报应的时候了。

    林梦雅懒得理他们,反正,她听说大理寺首座,可是个难缠的厉害角色。这些享福惯的蛀虫,也是活该了。

    回到院子里,刚进门,就跟行色匆匆的珍珠,迎面碰上了。

    “叩见王妃。”

    珍珠的脸色很不好,苍白中,却带着一点病态的潮红。看到林梦雅以后,立刻低垂着头,恭恭敬敬的退到了一边。

    跟往常,没什么俩样。

    “嗯,退下吧。最近你跟玛瑙也辛苦了,这几天,你们可以不用在我面前伺候了。对了,贤妃昨晚说她不放心,又派了几个人过来。你们这俩天,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林梦雅难得,能说出几句这么贴心的话。珍珠显然是有些受宠若惊,略有些发傻的愣愣看了林梦雅一眼,似乎,在消化她这句话的真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