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众矢之的
    一面是声泪俱下,几乎快要吓得窒息的羸弱少年。一面是丝毫不在乎,似乎是在听故事的高贵王妃。

    所有人都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何天看了看林梦雅,还是压下了想要质问她的冲动。毕竟,她可不是自己的小学徒,不是说问就能问的。

    至少,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以前,是不能问出口的。

    四个太医迅速交换了眼神,最后,还是要由最为德高望重的苏桐开口。

    “小风的话并不足以信,何太医,你不如去把你的高徒找过来。咱们当场对质,就不会冤枉任何人了。”

    这个提议倒是让所有人都点头称是,毕竟,以林梦雅的身份,只是凭着小风的红口白牙,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给林梦雅定罪。

    林梦雅就静静的看着,可脑子里却是在急速的运转。

    小风能这么有恃无恐,怕是背后的高人,早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只等她一步踏错,便把她打入万丈深渊。

    所以,她必须处处小心。现在,不如看看对方,到底有什么招数要使出来。她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没错,你们快去找找刘一,若是找到了他,咱们也就知道真相了。”

    何天想必是信了几分,所以,在看林梦雅的眼神,也带着那么几丝不客气的怀疑。

    苏桐立刻叫人去找刘一,但是林梦雅却心里清楚。既然对方能这么笃定,恐怕这个刘一,不是死了,也是被人囚禁起来了。

    小风只是跪在地上呜呜的哭,看起来倒是十分的可怜。林梦雅冷眼瞧着,看着这一出好戏,究竟要演到何种地步。

    后宫太医是肯定不能进去的,很快,就有外出寻找的弟子来回禀。只是纷纷对林梦雅怒目而视,白苏毫不客气的反瞪了回去。

    “院判,已经找到刘一刘师兄了,只是...只是...”

    立刻有人回禀了院判,可却支支吾吾的,好像是十分为难。

    “说!”

    苏桐立刻瞪了对方一眼,那低垂着头的人一咬牙,看着林梦雅,满眼隐藏的愤怒。

    “刘一师兄死了!尸体,就在小院子的外面!”

    这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猛然一惊。只有林梦雅依旧淡定,这场戏,已经进入了最*。

    刘一总归是死了,那她也就成了众人眼中,头一号的嫌犯了。

    小风立刻是悲恸的大声哭泣,外面有几个人把尸体给抬了进来。刘一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五官清秀。只是现在脸色惨白,面目安详,双眼紧闭。

    刘一在这些年轻弟子的人缘应当是不错,所以刚进来以后,就有不少的学徒们,掩面而泣。

    “刘一!刘一!我的徒儿啊,你怎么...怎么会变成这样!昱王妃!你还我的徒弟来!还我的徒弟来!”

    失去徒弟的痛苦悲愤,让何天暂时失去了理智。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雄狮,眼神里带着痛恨,冲着林梦雅嚷嚷了起来。

    这一下,激起了院子里学徒们的同仇敌忾,林梦雅一下子,就成了众矢之的。

    “给刘一报仇!严惩凶手!”

    不知是谁在人群里喊了一声,所有人都冲着林梦雅喊了起来。

    从始至终,都没有反驳一个字的林梦雅,却只是轻轻的瞥了他们一眼。樱唇微启,那温尔尔雅的声音,却连声调都未曾提高。

    “这事即便是我做的,你们在场各位,谁有那个资格处置我?只凭着一张嘴,就污蔑我是杀人的凶手,难不成,这是你们太医院联手做好的一场戏?那我倒是要看看了,你们是如何污蔑我,想要把这黑锅,强行让我背上的。”

    如同一盆冷水,林梦雅清冷的语气,瞬间让苏桐跟何天这俩个老家伙清醒了过来。

    她说的没错,凭着她昱王妃的身份,即便是把他们杀了,也是无人敢轻易的处置的。他们都是在官场里打滚的人,自然是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亲王妃又能如何?你是王妃,就能仗着自己的身份,草菅人命了么?严惩凶手!为刘一师兄报仇!”

    仇恨,最是能蒙蔽一个人的双眼。

    有些人自诩为正义,却不知道,他们恰恰是被利用的人。

    “想要知道这人是不是我杀的,就要好好的检查遗体,找出这个人的死因就可以了。但是有一点,你们要清楚,我不会杀刘一。特别是在这种时候,昱亲王妃的身份,能让不少人为我做事。想要掩盖住罪行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这个尸体消失得无影无踪。”

    林梦雅并没有用淳淳善诱的语气来解释,反而,那跋扈里带着一点点不屑的样子,却让所有人不敢轻举妄动。

    “哼,也许是你被撞破了好事,匆忙之中行事的!”

    人群里又有了不同的见解,林梦雅并没有理会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反而是走到了尸体的身边。

    “你还想要对刘一师兄做什么!”

    有人出来阻拦,可林梦雅一个犀利的眼刀飞过去以后,对方,就不再那么的理直气壮了。

    “你紧张什么?这么多人在场,难道,我会毁尸灭迹不成么?还是你怕被我查出什么蛛丝马迹,所以,才在这里阻拦我的?”

    反正尸检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这种场合,又有这么多太医在场,也不怕有人会抵赖就是了。

    那人听到林梦雅的话后,被噎了一噎。只是干瞪着眼睛,却说不出任何的话来反驳。

    林梦雅径自绕过他,检查起了刘一的尸体来。

    所有人渐渐的围在她的身边,不过,好在有白苏镇场,没人敢上来造次。

    刘一表面上看起来,是没有任何的外伤的。隔着衣服,她也捏了对方僵硬的四肢,四肢稳固,没有任何断裂的迹象。

    林梦雅又抬起了刘一的双手,十指是分开状,没有握紧拳头,也没有任何的血迹。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药草的味道。

    刘一是何天的爱徒,自然是成天堆在药材中的。这一点,倒是没什么异常的。

    胸口跟腹部,还是稍微有些柔软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晚。

    林梦雅心头扬起了无声的笑容,可这杀人的人,一定没有想到。昨天十皇子突然发病,她守在十皇子的身边。

    这事,可不仅仅是她身边的人看到了。贤妃宫里的,还有那些来来回回太监跟宫女们,也是瞧得分明的。

    不过幸好她昨晚没有让太医入宫,所以现在,应该还没有人知道。

    脱罪的证据她已然是有了,不过嘛,现在说出来,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心头,已经有了戏弄对方的心情,林梦雅脸上的表情,故意做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以僵硬的程度来看,的确是昨晚死的。但是我找不到任何的伤口,他也不像是被毒害的样子。公平起见,还是请苏太医跟何太医一起过来看看的好。”

    林梦雅一副避嫌的样子,苏桐跟何天自然是责无旁贷。

    点了点头,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也跟林梦雅一样,检查起了刘一的身体来。而且俩个人,也默认了林梦雅的话。

    就在众人都陷入了沉默的时候,刘一的头顶,竟然缓缓的流出了血液来。而他原本紧闭的七窍五官,又突然流出了暗红色的血液。

    “是...是刘一师兄的冤魂还未曾远去!所以,才会留下血泪来的!老师,一定要严惩凶手!”

    小风惊恐的指着刘一的尸首,林梦雅转头去看。果然,真是如同他讲的一般,原本干干净净的尸体,竟然此刻变得血腥而恐怖。

    “老师,老师,刘一师兄的冤魂,此刻想来还未曾远去。他...他一定是听到了昱王妃的话,所以,才觉得如此冤屈啊!”

    小风的添油加醋,顿时让刚刚才平复下去的情绪,再次上涨了起来。

    “哦?是么?我来看看。”

    可小风却疯了一样的跑过来,伸出双臂,挡在了她的面前。仇恨的眼神看着她,想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不要再亵渎刘一师兄的尸体了!刚刚我们大家看得分明,若不是你碰了刘一师兄的身体,他也不会流下血泪!”

    这一席话,可是煽动了不少的弟子。

    林梦雅沉下了脸色,懒得再跟他废话。跟白苏交换了一个眼神后,瞬间,白苏把所有人都放倒在了地上。

    “你——”

    这些人没有料到,林梦雅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敢出手伤人。别看他们都是一些男子,但是跟武功高强的白苏比起来,不过是战斗力为五的渣渣们而已。

    “不怕死的,就过来试试。”

    白苏面若冰霜,护在了林梦雅的身后。一时间,竟然无人敢上前来。

    林梦雅心头冷笑,瞧瞧吧,这就是这些人嘴里说的正义。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还不是选择当了缩头乌龟。

    林梦雅蹲在尸体的头部,她刚刚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老师有一本专门讲偏门医术书上讲过,前朝曾有过这种死者在死后流下血泪的事件。说是个寡居很久的风流寡妇,突然死亡后,其所在的宗族,为了要朝廷的贞节牌坊,愣是把她塑造成了一个妇德典范。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