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脉案丢失
    太医院内,所有人都对林梦雅行礼问完。礼貌恭敬得仿佛她如同菩萨一般,就差对她顶礼膜拜了。

    林梦雅也懒得再去跟他们解释,有点距离感也好,省得以后再多生事端。

    昨天离开的时候,她虽然没有把自己的东西锁起来,可还是做了一个小小的记号。

    虽然痕迹细微,可到底还是有人翻看了她的东西。林梦雅心头掠过了一抹冷笑,即便是看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什么都看懂。

    想必,昨晚一定有人在心底骂娘了。没文化,又能赖得了谁?

    林梦雅刚到这里,苏桐就一脸歉意的走了过来。先笑着行礼,随后说道:

    “王妃连日来真是辛苦,明日就要给陛下请脉了,不知道王妃,可做好准备了么?”

    林梦雅眉头扬了扬,她本来以为,这人是要说服她,不让她去给皇上请脉的。如今,这是唱的哪一出儿?

    难不成,他们真的想通了,还是,又有能阴谋诡计等着她自己往里跳?

    心下,略微一沉思,林梦雅温和浅笑。拍了拍桌子上,那几张想必早就被他们看光了的方子,说道:

    “我不过是跟着众位大人们长长见识而已,原是没什么好准备的。不过只是不想太过丢人而已,实在是让各位大人见笑了。”

    苏桐的脸色没有任何的改变,只是眼神却闪了闪。

    林梦雅之所以这么说,肯定是知道了他们偷看了她的方子了。

    这种事情,原是太医院里的旧习了。其实,原本不过是想要知道林梦雅到底有什么打算,可没想到,那工工整整的方子,却堪比鬼画符。他们可是半个字,都没有看懂。

    越是接触,他们越是觉得,眼前的这位昱王妃,可真是如同传说一般的高深莫测。

    也许,从刚开始,他们就看清了这个小小女子。

    “王妃谦虚了,只是给陛下请脉,事关江山社稷,所以,大家也不得谨慎。所以,这脉案是不是,可以请出来,让大家共同研习一二呢?”

    原来是来借东西的,林梦雅真是对这种说话一定要绕个山路十八弯的人无语了。

    她又不是什么流氓恶霸,至于婉转成这个样子么?

    “无妨,白苏把陛下的脉案请出来,给苏大人他们送过去吧。”

    脉案就在锦盒内,白苏奉命去拿。可刚拿到手里,那张小脸上,就微微一变。

    “怎么了?”

    林梦雅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白苏,出声问道。

    “这——苏大人,奴婢刚刚才想起来,这脉案,我家王妃今天还要在用一用,不知苏大人,是不是能行个方便呢?用完了以后,奴婢,立刻给您送过去,您看,可以么?”

    白苏的话,让苏桐有些意外。

    看向了林梦雅,带着几分求证的意思。

    “你看我这记性,这是我昨天特意交代的白苏的,方子还有些地方,需要我再斟酌思量一番。”

    林梦雅虽然不知道白苏为何会这么说,但她却配合了白苏说谎。

    这丫头知道事情的轻重缓解,定然是出了什么意外,才会如此的急中生智。

    既然昱王妃都如此说了,苏桐也不好再坚持,只好退了出去。

    小屋子里只剩下了主仆俩个,颇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后,林梦雅跟她一起到了一个对着门口的角落。

    这样,既能防止有人偷听,还能让人清楚的看到她们在做什么。

    “主子,皇上的脉案不见了。”

    额头冒出了细汗,白苏虽然不清楚宫内的规矩,但是,凡是跟皇上扯上关系的,可就非同一般了。

    “什么?不见了?应该不会吧,我记得是放在了锦盒里面了。我们再找找,记得,别惊动外面的人。”

    林梦雅暗自吃了一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脉案,就是皇上的病历。

    而且,因为身份的敏感,所以,这上面记载的,可不就仅仅是皇上一个人的情况而已了。

    有些事情,甚至是属于皇室的机密了。所以,历代皇上的脉案,别说丢失了,就算是在皇上驾崩以后,都是要一起带到陵墓里去的。

    所以,现在竟然在林梦雅的手中丢失了,她用想的也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罪名了。

    寻找是徒劳的,对于这种重要的东西,林梦雅绝对不会随便乱扔到哪里的。

    只有白苏还是一个人,不死心的在翻翻找找,林梦雅却坐在桌边,静心凝神的想着事情。

    她昨晚算是最后一个走的,因为她是住在宫里的,除了昨晚当值的太医没有离开过以外,没有任何一个太医,在她之后出过宫。

    如果是苏桐叫人做的,那他今天主动来要脉案,难道,不怕她怀疑到自己的身上么?以苏桐那么老狐狸的性格,这种事情,他应该不会去做的。

    太医出宫入宫,都是有专门的内侍监搜查,以防止出现夹带私带的情况。皇上的脉案,不可能会被带出宫外。

    可偌大的皇宫,脉案如果被藏在某个地方,以她跟白苏俩个人的能力,无异于*大海捞针。

    明天是一定要去给皇上请脉的,但是今天她却弄丢了脉案,这事,瞒不住的。

    虽然,不清楚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想要害她的心,却是昭然若揭的。好一条诛心妙计,竟然差一点,就让她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林梦雅看向了外面各个都看似无辜的太医们。想要陷害她?老天爷都不会答应!

    刚过了一个时辰,林梦雅就亲手捧着锦盒,送还给苏桐。

    白苏的神情有些急促不安,尤其是在看到锦盒后,视线迅速的转移。仿佛,心虚一般。

    “苏大人跟各位大人久等了,陛下的脉案详实完备,真是让我这个晚辈受益匪浅。现在,原物奉还,还请各位大人,不要见怪。”

    把锦盒放在中庭的桌子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了这一方小小的锦盒之上。

    苏桐也立刻接了过来,遣散了那些不够资格的学徒跟太医后,跟四位资历深厚的太医,一起打开了盒子。

    林梦雅退到了一边,视线不留痕迹的,略过了这四大金刚般存在的太医们。

    虽说各有千秋,却是个顶个的厉害角色。这一点上,林梦雅可是早就有了准备。

    “老师,学生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一道略有些怯懦的声音,吸引了林梦雅的注意。

    抬头望去,却是一张略有些熟悉的小脸。圆圆的眼睛,仿佛小鹿一般无辜。这孩子,不是那个叫小风的么?

    “有什么事?没看到为师正忙着么?”

    一个看起来,不过四十几岁的重点男子,面露严肃的申斥道。

    小风看着老师严肃的面孔,身体忍不住抖了抖,可还是咬了咬唇。脸上带着几分不自然的潮红,似乎,费了很大的力气跟勇气,才说出来的。

    “老师...那份脉案,可能是假的!”

    这句话一下子,就让整个太医院一片哗然。

    可林梦雅却依旧气定神闲,脸上的笑容浅淡的,仿佛一点都不担心。整个人,就像是在观看一场,跟她毫无关系的表演。

    “胡说!这脉案明明是真的!你一个小小学徒,休得胡言乱语!”

    男子正是太医院的何天何太医,虽然跟林梦雅不过是打了个照面而已。但是跟苏桐一样,对她恭敬有加。

    但是邱羽曾经警告过她,一定要小心这四个太医。所以林梦雅,跟他没有过多的接触就是了。

    “老师,我没有胡说。因为昨晚...昨晚...刘一师兄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所以,一直到现在,刘一师兄都没有回来!”

    好戏,再次敲锣上演。

    林梦雅饶有兴致的站在那里,观看着这一场阴谋者为她悉心编制的大戏。

    “什么?小风,你说清楚,你刘一师兄怎么了?”

    刚刚,对脉案还没有这么热衷。如今,小风一提起这个叫做刘一的弟子,何天竟然会如此的紧张,可见,对这个徒弟,他是真心培养的。

    这一点,林梦雅倒是理解。许多老师对待自己真传的徒弟,是比自己的儿女都要来的重要的。

    所以,老师才会对她倾囊相授。对她的‘冒犯’,也都是吹胡子瞪眼的一笑置之。

    把何天的爱徒也扯了进来,所图不小呢。

    “昨天原本是刘一师兄当值,可应该一起当值的祁田师兄说他身体不适,所以,就换了我来当值。大概是在晚饭以后,刘一师兄神色十分匆忙的找到了我,说是有一件要紧的事情,一定要让我收好。不到万不得已,一定不能拿出来。可我实在是太累了,只听他说,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命不久矣。当时,我还以为师兄是说笑的,可没想到,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遍寻师兄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我这才想到,原来,师兄之所以失踪,就是是跟陛下的脉案有关系。”

    明明是这么弱不禁风的少年,可说起谎来,竟然是如此的不急不忙。林梦雅心底,差点都要为小风的演技所喝彩了。

    何天狐疑的看着小风,似乎在考虑他话里的真实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