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毒计害人
    乳母跟芳兰都是极为细心之人,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应华是因为她们照顾不周的缘故而生的病。

    林梦雅赶紧坐在床边,握着小家伙的双手,给他把着脉。

    看着小家伙蜡黄的小脸蛋,林梦雅却泛起了狐疑。翻看了应华的眼皮跟口腔后,低声问道:

    “他今天可有喝水?有没有腹泻的情况?”

    乳母抹着眼泪,回答道:

    “今天十皇子倒是喝了不少的水,后来,奴婢实在是怕他撑到,就没有继续给皇子喝水。腹泻也有些,只不过,今天皇子老是说身子乏得很,懒懒的不爱动。谁知道,到了晚膳以后,竟然发起了烧来。”

    林梦雅想了想,看来这问题,应该是出在饮食上。

    立刻吩咐白苏跟芳兰,准备些淡糖水,她亲自尝过以后,才能喂给应华喝下。

    整个小院子里,全部都因为十皇子的病情,而忙忙碌碌。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林梦雅竟然一点点药都没有用,反而只是吩咐众人,给十皇子服用淡糖水而已。

    林梦雅抱着应华,看着他一点点的喝下去糖水。一边用手指,轻重适宜的给他揉捏着身上的穴道。

    虽然乳母也是急在眼前,但是贤妃娘娘说过,一切,都要听昱王妃的话。所以,也只能按下焦急到了极点的心情,跟昱王妃一起看护着十皇子。

    好在,小家伙在喝了不少的水后,体征渐渐的稳定了下来。小脸蛋也渐渐的恢复了红润,那娇嫩的眉头,也不再紧紧的皱起。

    林梦雅再次给他把过了脉,心情才稍稍的缓和了下来。告诉大家,十皇子的身体已经无碍了。所有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林梦雅安顿好十皇子,留了乳母照料,又细细的嘱咐了不少事情,这才带着白苏跟芳兰,回到自己的主屋里。

    刚进屋,芳兰就立刻跪了下来,眼中流着泪,请求林梦雅治她的罪。

    “你又无罪,我哪里能治你的罪,快起来吧。”

    浑身酸疼的林梦雅,靠在暖炕上。她知道,这次的事情,芳兰一定是极为自责的。芳兰倒是固执得肯,倒是白苏过去搀扶,这才起身。

    “王妃殿下宽宏大量,奴婢自当记在心头。可这一次,十皇子病的实在是蹊跷。明明,皇子的每一项饮食用度,奴婢跟乳母都是仔细查验过的。为何,皇子竟然还会生病呢?”

    芳兰百思不得其解,林梦雅揉着额角,其实应华的病因很简单。是由脱水导致的,只要及时的补充水分就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

    可小家伙的饮食,都是有人专门调理过的。衣物她也上手摸过,都是薄厚适当的。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对了!乳母说过,今天小家伙喝了不少的水。那不应该,还会有脱水的症状出现吧?

    心思一转,林梦雅立刻叫芳兰,把十皇子今天喝过的水,捧到她的面前。

    林梦雅只是喝了一小口,就立刻吐了出来。

    白苏也接过来喝了一口,俩个人对视了一眼,眉头紧皱。

    “你们怎么用这么咸的水给十皇子喝?喝这种东西,皇子能不病么?”

    白苏立刻把水摔在了桌子上,芳兰一脸的懵懂。也喝了一口,但是却没有像是林梦雅和白苏一般,反而疑惑的看向她们俩人。

    “咸?这水清甜甘冽,没有任何味道啊?”

    芳兰没必要跟她们俩个撒谎,林梦雅跟白苏的味觉也不可能同时出错。林梦雅立刻明白,这其中,怕是有十分的古怪。

    “十皇子,为什么喝的不是咱们平时也喝的水?这水,是谁送来的?”

    她跟白苏的饮食,跟宫里的人都是一样的。而且,御膳房的人胆子再大,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做文章。

    小孩子身体机能跟成年人有区别,这么咸的水喝下去,差不多都要脱干人性木乃伊了。好歹毒的心思,若不是她及时的发现,谁又能怀疑到,小皇子殒命的原因,竟然是因为食盐呢?

    “回王妃的话,这些都是从山中取来的泉水,都是从贤妃娘娘那里送过来的。奴婢跟乳母提前就检验过,不可能会有如此大的纰漏的。而且,之前乳母说过,十皇子也是喝着这些水长大的。就连乳母当初给十皇子喂奶的时候,也是喝的这水。按说,应该不会像是您说的一般。”

    林梦雅点了点头,作为父母,当然都是想要给子女最好的。贤妃自然是想要给十皇子一个最好的生活,但是,却没想到,被有心人给利用了。

    可问题,出就出在,咸味这么重的水,为何乳母跟芳兰都尝不出来呢?

    “芳兰,你张开嘴,我看看你的舌头。”

    说着,林梦雅就开始仔细的替芳兰检查起了舌头来。

    果真,她的舌根处有小小的红色的圆点。舌苔鲜红,跟正常的情况有所差别。

    尽管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芳兰还是有些小小的紧张,看向了林梦雅,生怕她说自己得了什么绝症。

    眼睛有些湿漉漉的,可尽管如此,却还是一点都没有恐惧。也许,在她们的眼中,生死,早就已经不再重要了。

    “别紧张,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被暂时麻痹了味觉而已。你跟乳母,平常吃的也不多,所以对身体没什么害处。”

    林梦雅安慰了芳兰几句,归根结底,这事是冲着龙应华来的。水是贤妃送过来的,,那问题,就是出在储藏上了。

    “你们先要不动声色,就说十皇子是小孩子贪玩,着了凉。芳兰跟乳母在屋子里守着,任何人都不许进去探望。每天的吃食,你们都倒掉,然后,把你们吃的东西,分给小家伙一些就是了。记得,要一些容易消化的。记住,除了你们俩个人以外,任何人,都不许探望十皇子。不管她,是以什么名义。”

    能在她的院子里动手脚,不用猜她也知道是谁。

    从布娃娃,再到十皇子出事,她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出自谁的手笔了。不过。她更加好奇的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玩弄阴谋诡计。到底是谁,给了珍珠那么大的勇气。

    还是珍珠真的不怕死,所以,竟然做出这么没脑子的事情出来。

    “是,奴婢一定将功赎罪,不再让十皇子,出现任何的意外。”

    既然已经知道问题发生在哪里了,以芳兰跟乳母的能力,自然是不会让小家伙再出任何的事情了。

    “下去吧,早些休息。这几天你也好,乳母也好,都喝些绿豆汤和温水。就会没什么大碍,给十皇子也喝些。”

    芳兰也记在了心头,想必定然会安排妥当。

    天色已经放亮了,林梦雅洗漱完毕后,跟白苏俩个人坐在床边闲聊。

    “以前,我总是听师父说皇家无情。宫内的争斗,总是伴随着血腥味的。可没想到,真的涉足到这其中以后,我才发现,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可怕。”

    白苏虽然从小就习惯了杀戮跟冷血,但是这种绵里藏针般的阴谋,还是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又何尝习惯,比起宫内的这些,咱们王府里的,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生在帝王家又能如何,宫内的孩子,总是三灾六难。即便是成年后,也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快乐。”

    一张俊美的脸,渐渐的脑海里清晰。

    他也是这样长大的么?在闯过了不知道多少的生死劫难后,才有了现在的一切么?当初,她之所以靠近应华,把他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其实,也是因为应华有一张,跟龙天昱太过相似的小脸。

    白苏好奇的看着自家的主子,她可是鲜少有这么出神的时候。

    小手在主子的面前挥了挥,可主子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噗嗤”一声,白苏笑出了声来。林梦雅也如同大梦初醒般,看向了身边的这个丫头。

    “你笑什么?”

    疑惑的看向了自家的丫头,却得到了白苏一个暧昧的眼神。

    “那主子说说,您是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不会是看到了十皇子,就想到了另外一个皇子吧?”

    林梦雅笑着瞪着自己的丫头,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原本古古板板的丫头,竟然学会嘲笑自己来了。

    “我才没有想王爷,只是宫内的事情多了,所以我才——”

    看到主子这样的口是心非,白苏忍不住笑得更开心了。

    林梦雅有些小小的恼羞成怒,伸手,轻轻的在白苏的脸上拧了一把。

    她想的,不仅仅是龙天昱,还有已经回到了故国的小玉,还有,至今都欠她一个交代的清狐。

    从一无所有,到现在有了这么多,能让她牵挂不已的人儿。也许,她的人生,注定就是属于这个陌生的时空的吧。

    熬了一夜,林梦雅第二天难得的耽误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来补眠。

    起身又去看了应华,确定小家伙万无一失后,林梦雅才带着白苏,到了太医院。

    跟邱羽的汇合,也让她忘在了脑后。不过,看那家伙神采奕奕的样子,还不算傻,没苦苦的等上她一个晚上就是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