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睹物思人
    沉吟了片刻后,龙天昱却突然看到了一个身穿着仆役衣物的小厮,蹑手蹑脚的,溜进了雅轩的大门。

    虽然,府里的杂役,他不一定都记得。但是这样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他还是敏感的觉察到了不对劲。

    “你见过那个人么?”

    看到那道猥琐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雅轩的大门后面,龙天昱才开口问道。

    “他是宫里的太监,每个月都会来咱们府里一次。属下曾经跟踪过他几次,都是从宫里出来,直接到了咱们王府。每次,也只去雅轩。约莫一个时辰后,就会出来。属下怕打草惊蛇,所以,从未敢惊动过他。”

    夜既然从未回禀过,那就说明,这个小太监,除了每个月偷偷摸摸的来雅轩一趟外,并没有做出什么异常的事情来。

    回首,狐疑的看向了雅轩的大门。

    从前开始,皇后跟母妃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若是宫里出来人,难道是宫内,与母妃亲厚的那几个娘娘派过来的么?

    可细想想又觉得不对,若是如此的话,跟他知会一声便是,何苦要如此小心翼翼行事?

    “找人去盯着他,一定要弄清楚是谁派来的,来做什么。”

    夜不吭一声的,消失在了龙天昱的身后。

    转身,离开了雅轩。可龙天昱的心里,却阴沉得像是随时能够刮起一场狂风暴雨。他突然想起,林梦雅曾经提醒过他,让他好好的注意下母妃。

    今天看来,那丫头一定是觉察到什么了。她看似对任何事情都漫不经心,实则府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难道,是她发现了母妃,有什么异常之处了么?

    看着天边柔和的日光,不知为何,龙天昱却突然很想看到,那张灿若朝阳的笑脸。

    脚步,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流心院。

    双手推开了大门,可里面,却是空空荡荡的。

    落叶繁花,依旧是这么互相辉映着。可失去了主人的院子里,却不知为何,变得异常的空寂寥落。仿佛一位独居的美人,在每日每夜中,衰老哀叹。

    “给王爷请安。”

    一丝带着几分局促不安的声音响起,龙天昱低头,却看到了穿着青色粗布衣裳的婆子,正恭敬的跪在那里跟自己请安。旁边,还放着一把破旧的扫帚。

    “这院子里的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干活?”

    往日里,院子里总是充斥着让人心神都愉悦的欢声笑语。可自从林梦雅进宫以后,怎会变得如此的安静?

    “回王爷的话,三位白姑娘说是王妃准了假。打着小白跟小虎回家探亲去了。其他的婆子们,也被韵若姑娘打发到别处去了。这院子里左右也没人,老奴一个人,也能忙得过来。”

    这话说的,似乎笃定林梦雅不会从宫里平安归来一般。

    龙天昱心头隐隐的升起了不悦,他不喜欢任何人如此的诅咒林梦雅。那丫头一定会回来的,会平平安安的,回到他的身边,做他的王妃。

    “辛苦你了,好好打扫这院子。王妃很快就会回来的,她爱干净,别让她觉得不自在。”

    在别处,一辈子都休想看到他如此和颜悦色的时候。

    可流心院里的人,却是另当别论的。

    看着她平日里,最爱坐在那里赏花逗弄着爱宠的小亭子,脚步,似乎不受控制般,走了过去。

    白色的羊毛垫子,柔软的狐裘,可现在,却是染上了点点的灰尘。他伸出手,却感受不到那温热的温度。

    亭子里,似乎还残存着林梦雅身上,那泛着药香的清香味道。比起刚刚一室的莺莺燕燕,却更加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想想今天林魁他们传来的消息,相信不久以后,林梦雅就可以回到王府。回到,他的身边了吧。

    嘴角,在他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舒展成了一抹惬意的弧度。不管这丫头如何的狡猾难训,这一次,他都要把她捆在身边了。

    “阿嚏——”

    捣着药的林梦雅,只觉得鼻子一痒。一个大大的喷嚏,差不多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你们忙,我只是被药沫子呛了一下而已。没事,没事。”

    林梦雅揉了揉鼻子,立刻解释说道。

    后天就是给皇上请脉的大日子了,这几天,所有太医院有资格的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林梦雅也没闲着,不过,她试探过苏桐。

    虽然脉案已经到了她手里了,但是皇上的面,她还真的不一定能见到。

    龙天昱那边,应该差不多已经要撤手了。不然,真的把太医院里的这一群人逼急了,反而得不偿失了。

    苏桐对她的态度,现在已经如同观世音菩萨一般,就差每天给她磕头上香了。但是她每每提起要给皇上请脉,这家伙都含糊其辞。

    好像,倒真是有什么难处一般。

    眼神,狐疑的转到了外面,教授徒弟的苏桐身上。不就是去见皇上么?怎么,难道连太医都不能轻易的见到不成么?

    想了想,林梦雅跟邱羽的眼神,在空气里,瞬间交汇,然后移开。

    原本约定好的暗号,根本就没有派上用场。不知是不是有些偶然,他们之间,竟然有些默契存在。

    就像是她跟她大哥林南笙一样,总是一个眼神,就能够知道对方想些什么。奇怪了,这个太医,明明只跟她见过几面而已。

    算了,现在不是探究这些无聊之事的时候。林梦雅趁着休息的时候,悄悄的把白苏拉到了院子的小角落里。

    俩个人一边装作拨弄草药,一遍小小声的交谈着。

    “我要你撒在地里的药,你可照做了?”

    白苏立刻点了点头,自家主子吩咐的事情,她可是没有一件不细心照办的。

    “那你撒的时候,可有什么人,来阻止你,或者是细细询问过么?”

    按照她预想的来说,那人种了夺天根下去,必定是会小心防备的。她虽然自信那些人绝对不会发现花肥里的秘密,但是,保不齐那人会生出疑心来的。

    得了她提点的白苏,也就特意的注意。

    可眼下,确实是没有故意来问的。自从她发了一次飙后,别说是询问她了。就算是有人敢跟她对视三秒钟以上,那都算是胆子大到不怕死的。

    奇怪了,难道,这人城府如此之深,居然已经按兵不动到这种地步了。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她还真是小瞧了对方。

    看来,得换种法子,把那人给引出来了。

    “好,我知道了。对了,今晚你还是把珍珠跟玛瑙点上睡穴。有人会过来,你在外面接应。”

    白苏立刻凝重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趴在林梦雅的耳边,悄悄的汇报着。

    林梦雅的眉头,越听越皱紧。

    最后,面色严峻的看向了白苏。眸子里,却罕见的浮上了一抹疑惑的恼怒。

    白苏跟她说的,是在珍珠的床下,藏着一个写着她生辰八字的布娃娃。而且,还是被她每天都咒骂跟针扎的布娃娃。

    巫蛊之事,她在电视剧里,历史书里,也看了不少了。前人总是认为是子虚乌有的,但是,她如今连灵魂都穿越过来了。所以,鬼神之事,她多少还是存在一些敬畏的心情。

    可是,她的生辰八字,为什么珍珠一个长在深宫内的宫女会得知呢?而且,就算是珍珠恨她,可这种事情,绝不是她一个小宫女能做得出来的。

    而且白苏说,珍珠说是她害的自己家破人亡。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珍珠,到底是那头紫皮蒜呢。又何来,家破人亡一说呢?

    “这件事,我们先装作不知道吧。也许她是受了谁的指示跟蒙蔽吧,现在最要紧的事情,就是要尽快见到皇上。我总觉得心头有些不安,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样。”

    林梦雅看向了远处的天空,她的预感一向是很准的。虽然,身处后宫,前朝之事她不得而知。可宫内,如今却是风声鹤唳,人人自危。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又从太医院里忙了一天回去,林梦雅把自己的药方子,大大方方的放在了桌子的案头上。

    英语外加罗马文,双重加密,她就不信,在这个时空里,还能有人有这份能耐。解读她的方子,况且,这也只是在做样子而已。真正的药方,还是在神弄系统的系统里存着的。

    经过了准确的计算,考虑了多种可能性后,就等着结合皇上的情况,做最后的诊治了。虽然有些耗费精力,可毕竟,也不至于俩眼一抹黑不是。

    告别了太医院众人,林梦雅跟白苏,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小院子里。

    可刚进院子,芳兰就神色匆匆的,把林梦雅给带到了十皇子的房间里。

    “怎么了?”

    林梦雅刚进门,就看到乳母满脸焦急的看着床上的小家伙。

    而她早上还看着活蹦乱跳的小家伙,此刻,却虚弱不堪的,躺在了床上。双眼紧闭,似乎十分痛苦的样子。

    “小皇子从用了晚膳后,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奴婢刚想去太医院请您回来,都是奴婢照顾不周,请王妃治罪。”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