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暗生疑窦
    “姑姑,你的嗓子——”

    净月立刻转过头去,有些急促的回答他。

    “只是前阵子,偶尔得了风寒而已。王爷,咱们还是快点过去吧,免得娘娘着急。”

    看着前面匆忙的身影,龙天昱的心头,却是掠过了一抹疑云。

    从前,净月姑姑只是沉默的陪在母妃的身边,虽然对他也是关爱有加,却不如锦月姑姑,对他温柔亲切。

    为何今天,他会有那种错觉。

    看来,真是因为家里实在是*静了,他都开始注意到以前从不曾留心过的人了。

    “还是好好的保重身体,锦月姑姑已经走了,你算是留在母妃身边,唯一的老人了。以后,母妃还是要托你来照顾的。”

    那个什么韵若,龙天昱只觉得是个祸害。母妃跟林梦雅的关系,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那些刁奴们,少不了教唆的责任。

    净月姑姑的身子一震,随后,眼睛里含着几分复杂的神色,重重的点了点头。

    “多谢王爷。”

    很快就到了德妃的雅轩,才刚一进门,来来往往的下人们,就纷纷的跟他道喜。龙天昱冷着一张脸,实在是不知道,这喜从何来。

    “恭喜王爷,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王爷请。”

    韵若一身素净的云锦袍子,头上带了枚时新的宫花。龙天昱也实在是讨厌这个女子,若不是她的话,这雅轩也会少了许多的是非。

    看到龙天昱不屑于理她,韵若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改变。反而,笑得越发的恭顺了。

    “王爷还是少跟娘娘起龃龉的好,不管怎么说,娘娘也是一心为了您的。您二位本是天下最亲的母子,何苦为了一个女子,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韵若的语重心长,却让龙天昱厌烦至极。

    “守好你的本分,若你觉得活够了,就自己去领死。”

    语气微寒,龙天昱眼角的余光,也带着几分凌冽的寒。可韵若的脸上,竟然连半分的恐惧都没有。

    果真是母妃的亲信,不然也不会如此的有恃无恐。

    “王爷真是会说笑,奴婢还要留着命,去伺候娘娘呢。如今娘娘的年岁也大了,身边也得有个合适的人不是么?难道王爷如此的心狠,忍心让娘娘无人照拂么?”

    龙天昱第一次看着眼前的韵若,心头划过了一抹忌惮。

    自从母妃把这个女子带回府内,果真是一时一刻,都需要她的照顾。按说,这样不起眼的侍女,随处可见,为何母妃,却只偏偏听信她一个人呢?

    带着疑惑,龙天昱却不得不跟在韵若的身后,到了母妃的正屋里。

    帘子才刚刚掀起来,一阵子腻腻的香风,就一下子冲到了龙天昱的鼻边。情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嗅惯了林梦雅清新中,带着一丝丝药香的味道,这些太过厚重的脂粉气,对他的鼻子来说,未免有些负担过重。

    “昱儿来了,来来来,到本宫身边来。”

    德妃的语气里,充满了不曾有过的愉悦。想是因为她觉得最碍眼的人,已经从这个院子里暂时消失的缘故吧。

    德妃的屋子里,暖的有些燥人。龙天昱本就有些不耐烦,可碍于有外人在场,不得发作。

    走近前去,却看到德妃的身边,一字排开站了一列的名门淑媛。视线,略过了那一列的女子,龙天昱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母妃,依旧是不死心么?

    “看到母妃安好,儿臣也就能放心了。若是没有其他事情,那儿臣就——”

    龙天昱的语气里,明显带着不悦。可德妃却像是没听到一般,瞬间,就堵住了他的话茬。

    “你这孩子,整日就知道忙着国家大事。怎么不知道忙忙你自己的事情呢?你父皇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膝下早就已经有你们兄弟几个了。你看你,虽然娶了王妃,可膝下空虚,总不是个法子。这几位,算是本宫故交之后,你若事有相中的,母妃今日就可以给你做主了。”

    德妃的一番话,让龙天昱冷了脸色,也让这一众女孩子,都各自娇羞的低下了头。

    她们都是各自家里的庶出女子,虽然容貌也算是出众,可并不得各家重视。

    即便是熬到了成年,也多是嫁给无权无势的世家子弟,亦或是嫁给别人当填房。如今,竟然能有能嫁给昱亲王当侧妃的机会,自然是争前恐后的。

    要知道,虽然昱王妃出身高贵。可却一无所出,现在又入了宫。要是她们能抢在正妃前面诞下世子的话,母凭子贵,正妃又能如何?

    所以,当下都是暗含秋波,频频向着昱亲王抛送着自己眼神中的情谊来的。

    双手,在身体的俩侧紧紧的攥紧。

    龙天昱心头,更是失望至极。这些日子以来,他以为母妃修身养性,也没有为难过林梦雅,已然是后悔之前的所做作为。

    可没想到,林梦雅才刚刚进宫,德妃竟然再次卷土重来。

    娶妻纳妾,为何母妃总是想要强行干预他的人生?为何一向开明睿智的母妃,每每都会做出这些利智昏庸之事。

    难道,真的不打算要他们之间的母子之情了么?

    “母妃,儿臣不会纳妾。希望母妃能谅解儿臣的心意,几位小姐,还是请回吧。以后,不要再来昱王府了,王妃不在,招待不周。”

    龙天昱的语气是生硬到了极点的,几个女子也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不耐烦。心头即便是再期盼,此刻,却还是不得不悻悻的告辞了。

    可德妃,却丝毫没受到龙天昱的影响一般。只是拿起手边的香茗,轻轻的品了那么一口,凤眼,才落在了龙天昱的身上。

    “昱儿,你又开始胡闹了。本宫这都是为了你好,那个林梦雅,只会给你带来祸端。又或者你觉得,她真的能从宫里,全身而退么?”

    龙天昱愣住了,不是因为德妃的语气里,那份彻人心扉的冰冷刺骨。而是如同陌生人一般,看着面前抚育自己长大的母妃。

    虽然,他从一下生开始,就由乳母跟姑姑带大。

    但是,德妃作为他的生身母亲,言传身教,做人做事皆是大方爽快。母妃虽是后宫里,必须要恪守礼教的妃子,但是一言一行中,却透着让他都不得不信服的睿智。

    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的母妃,变成了眼前恶毒浅显的女子?

    “我的儿,咱们娘俩,可都是从皇宫这个大染缸里,摸爬滚打二十多年的人。宫里的一人一物,咱们都再清楚不过的了。你莫不是真的那么天真,以为你那个小王妃,还能从宫里,完好无损的回来吧?”

    德妃一边说,一边笑了开来。

    那妆容雍容的脸上,笑意却带着些许的残忍。

    龙天昱定定的站在那里,目光里却是从未有过的陌生与冰冷。

    “能不能回来,不是母妃能说的算的。不过,儿子有句话,还是要奉劝母妃。今非昔比,母妃的手,还是不要伸得那么长。免得遭受,断臂之痛。”

    事情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龙天昱也再也顾不得什么母子情分。

    他早知道母妃对林梦雅有微词,却没想到,竟然能够深刻到,想要了林梦雅的命的份上。

    “你是本宫生下来的,难道,你当真要维护那个贱人至此么?昱儿,你可知道,她是你路上的绊脚石。若是没有了她,母妃能给你选一个更好的王妃。让她们娘家的势力,为你所用。即便是以后太子登基当了皇帝,你也能保全自身,做个逍遥王爷,难道不好么?”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么?如果是之前,龙天昱还真的会考虑一下。

    可现在的他,对德妃所说的种种,早就已经练就了铁石心肠。目光微动,可龙天昱却不动神色,反而,装出了一副鄙夷至极的样子。

    “什么太子登基!母妃,这天下凭什么就注定是太子的!”

    “昱儿!不可胡说!太子乃是一国储君,你是他的弟弟,这些,都是早已命定之事,你不可逾矩!”

    德妃突然的言辞犀利,让龙天昱愣了愣。心思转念间,他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拂袖而去。

    急冲冲的出了德妃的院子,龙天昱却慢慢的停住了脚步。

    脸上那气急败坏的表情,也恢复如常。眸了瞥了一眼身后,愈发陌生的雅轩。身子,却如同灵猴一般,隐向了一边的墙角后。

    “夜,上次我要你调查的事情,可有什么眉目了?”

    如同幽灵一般的身影,从他的背后突然出现。

    恭敬的跪在了地上,稳重的说道:

    “德妃娘娘的雅轩,出现了许多并不是王府的护卫。属下曾经跟他们交过手,似乎,都是宫里的暗卫。所以,属下并不能潜入娘娘身边。但是,这些暗卫,看起来并不是娘娘惯用的人。自从上次回宫以后,娘娘身边,就连暗卫都换了一批。属下曾经寻找过,这些人,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以夜的功力,都不能近前的话,这些人的宫里,倒也是非同一般了。

    虽说夜是有不想打草惊蛇的目的在的,可母妃身边的人,没道理会阻挡他贴身的夜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