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脉案疑问
    “不知道小玉回到烈云生活的好不好,这小家伙,都不知道送个信回来。”

    其实林梦雅心里也清楚,按照这个时间,小玉才刚刚回到烈云不久而已。

    情况不稳定,所以,才没有给自己来信吧。

    这小家伙,总是不喜欢让她担心。

    “少主人一定会托人给主子送信的,只不过是现在时机不对。少主人,也是不想主子担心才这样的。”

    白苏当然清楚主子跟少主人之间的感情,少主人回去,自然是少不了一番的腥风血雨。

    可不管怎么样,烈总管他们,一定会拼命保护少主人的。

    “算了,我也是白担心而已。咱们已然是自顾不暇了,若是小玉知道了,定然也是要为我们担心的。走吧,现在太医院那边,肯定是在翘首企盼着我们呢。”

    已经过了初五,所以太医院的当值也恢复如常了。

    太医们虽然不需要上朝,但是因为太医院的特殊性,也是需要早早的就到自己的岗位。早晨会有院判的训话,也会有讨论宫内情况的研讨会一类的。

    不过,这一早上,所有的人,都只是垂着手,看着太医院的大门。

    终于,一双小手轻轻的推开了大门。随后,俩个清丽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给王妃殿下请安。”

    从苏桐开始,所有太医院里的太医们,都给林梦雅行了一个大礼。林梦雅立刻吩咐白苏,扶起了苏院判。

    “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不用如此多礼,都起来吧。”

    一大早上,她虽然是笑意盈盈的,可所有人都知道,这张看似漫不经心的俏脸下面的,其实隐藏着锐不可当的势力。

    “王妃虽然是平易近人,但是规矩不可废。以后,太医院上下还是要仰仗昱王妃。”

    想必是吃够了龙天昱的厉害,太医院里,已经不见任何轻视林梦雅的态度了。跟之前处处轻慢相比,即便是那位姜太医,也得咬牙忍着。

    林梦雅现在越来越好奇,龙天昱究竟做了什么,怎么会起到这么好的效果。

    “苏院判言重了,请吧。”

    懒得再站在院子里,跟他们说这些客气虚假到了极点的话。

    林梦雅率先回到了自己的小屋子,可让她有些意外的是,在她平时用来配药写方子的桌子上,竟然放着一只棕色的木匣。

    “这是——”

    林梦雅故作惊疑的看向了苏院判,那老头子的脸色,却只是一片愧疚之色。拱手行礼,说道:

    “这是上次,下官本应给昱王妃看的脉案。只是因为,这事关圣上的龙体,除了下官以外,无人有权力敢拿出来,这才耽误了昱王妃的大事。下官有罪,请王妃治罪。”

    出了事,推到别人身上倒快。临了做出这样一副责任他都一肩扛的样子来,反倒是让林梦雅,没法子责难他了。

    “苏大人快别这样说了,这是倒是怨我着急了些。以后,我还是要跟你请教一番才是。”

    林梦雅自然是清楚苏桐的意思,这老狐狸,三俩句话,就把这件事情给推个干净。苏桐立刻感恩戴德的下去接着忙了,林梦雅没有过多的,把视线停留在那些人的身上。反而是打开了锦盒,拿出了里面的脉案。

    皇上的脉案,处处都记载得极为详细。当然,也会有医生做的批注,或是一些,对皇上脉象的疑惑之处。

    她细细的看了一遍,眉头微微的皱起。

    看着皇上的情况,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陈年顽疾,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也是大不如前了。但是有俩个地方,却让她看出了点端倪来。

    一是皇上所谓的陈年顽疾,说是年轻时,受了箭伤,因为救治不及时,所以差点祸及性命。

    伤口是在前胸,伤了心肺的缘故。所以,才会有旧疾留到了现在。

    二,就是皇上现在病得十分蹊跷,脉案上记载,说皇上一年前,曾经在寝宫内宿醉。照顾的太监宫女们一时不察,才让皇上感染了风寒。继而,引发了肺炎,然后,才引动了旧疾。

    林梦雅放下了脉案,却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里。

    听龙天昱说过,从小,他跟自己的兄弟们,就被皇上严格管理训练。武艺精湛,才学过人。皇上也是靠自己打下的江山,一个常年习武之人,身体的素质,应该要比普通人都要强上许多。

    而且皇上受伤的时候,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郎。那时候可是龙精虎猛的,恢复能力,也会很强。

    怎么可能,会让一次箭伤的后患,遗留到这么大?

    喝醉酒以后吹风,的确是很容易让人着凉感冒。但是皇上即便是步入了中年,也依旧坚持锻炼身体。

    她想起医学院楼下的那个舍管老头子,每次喝完酒以后,都喜欢钻进楼下花坛里的石凳上睡觉。

    听说那老头子也是每天都坚持锻炼,所以,感冒的时候很少很少。

    一个身体素质,都优秀于常人的人,竟然会因为,这俩个小小的理由,而至今昏迷不醒。她真不知道该说是这太医院里,净是一些庸医。还是他们真的觉得,这样做,真的没有人追究他们。

    “主子,早饭到了,您吃过了在看吧。”

    抬头,白苏带了一只红木的食盒过来。

    林梦雅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把皇上的脉案收了起来,依旧是放在了木匣内,郑重的放在了身后的药柜里。

    她已经用神农系统扫描了下来,里面有许多的方子,系统会自动做分析的。她吃过饭以后,估计就能得到结果了。

    早饭很简单,不过是小米粥,白水煮蛋跟几碟时兴的小菜而已。

    林梦雅全部身心都沉浸在对皇上脉案的分析了,难免会走神。

    “喂,主子,快点回神啦。你啊,就先好好的吃饭不行么?”

    白苏真是败给了自家主子,平时明明挺精明的这么一个人,怎么就是遇到了这些病啊,药啊的,立刻就变成了那什么来着?对,工作狂!主子是这么说的没错。

    真不知道,这狂病有没有得治。

    “哦,抱歉。”

    林梦雅回过神来,低头喝着碗里的米粥。

    “对了,你去御膳房拿早饭的时候,没人难以为你吧。还有,回去看过了么,十皇子那里怎么样了?”

    白苏想了想,说道:

    “没有,御膳房的人对我倒是挺客气的。给十皇子准备的东西,也没有什么问题。好像是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宫里上上下下,都对皇子的饮食格外的用心。”

    林梦雅终于放下了心来,如今为着十皇子的事情,朝堂内外,已经闹的沸沸扬扬的了。若是此时皇子再出意外的话,那皇后,也算是折在这上面了。

    用过了早饭,林梦雅又想起了她还完成的花草研究。

    又搭配了几种药,才让白苏拿去熬煮了,晾凉了以后,浇在了地里。好在,太医院里的人,现在没人敢出来阻拦问询。

    谁知道,这位昱王妃,会不会还有什么后招。

    有了神农系统,处理信息的速度快了好多倍。只是一顿饭的时间,那脉案上,所有关于患者的药方,病症,都做了十分详细的介绍。

    对比了所有的药方子以后,林梦雅突然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其实所有的药方内,多多少少的,都掺杂了一些解毒的成分。

    视线,扫过了外面的那一群大小狐狸。难道,这些人早就知道皇上的病症没有那么简单。

    只不过,是碍于某种禁忌,才这样小偷小摸的企图给皇上解毒么?他们在怕的,难道是皇后跟太子的报复么?

    细想想又不对,如果他们真的惧怕的是皇后跟太子,那么,就应该跟他们是一路的。也就不会这么偷偷摸摸的,给皇上想着法子解毒了。

    视线,从太医们,转移到正在被浇上药汁的院子里。她总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更大的泥潭里。

    看来,她需要跟一个了解这其中情况的人,好好的谈一谈了。

    当林梦雅这里,因为种种异常,而变得棘手的时候。冷冷清清的昱王府内,却掀起了一场新的波澜。

    一大早,刚想要出府的龙天昱,就被德妃身边的净月姑姑,请到了雅轩内。

    盯着面前,那道越发消瘦的背影。龙天昱只觉得一阵阵的狐疑,像,实在是太像了。他总是把眼前的净月姑姑,跟已经去世的锦月姑姑,重叠起来。

    难道,是因为她们在一起共事这么久,所以俩个人也越来越像么?

    自从林梦雅被困在了宫里,明明已经习惯了的昱王府,却让他觉得,是那么的冷冷清清。

    仿佛一夜之间,整个府邸,连着他的心,都空落了起来。

    “姑姑,母妃叫我去,到底是所为何事?”

    一声低沉却柔和的姑姑,让净月的身体,微微的一震。

    半转过头来,净月低着头,恭敬的回答道:

    “王爷去了就知道了,只是——恕奴婢多嘴,娘娘终究是您的亲生母亲。有些事,王爷不妨随了娘娘的心愿,也好,少生些事端。”

    声音,是他陌生的嘶哑难听。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