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个中隐情
    四下无人,珍珠立刻偷偷摸摸的,从她的褥子下面,摸出了一个人形的布娃娃来。看着布娃娃,珍珠的眼睛里,迸发出了一股子恶狠狠的光芒来。

    伸出手,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根寸长的缝衣针。用力的,扎在小人的头顶跟胸口。一边扎着,一边还恶狠狠的念叨着恶毒的话。

    “扎死你个小贱人!你不得好死!扎死你!扎死你!”

    昏暗的小屋子内,珍珠状若癫狂的样子,有些瘆人。

    “珍珠,小皇子的虎头枕——珍珠,你在做什么?”

    玛瑙的声音从外面传了来,珍珠一个躲闪不及,手中的布娃娃,却错手摔在了门口。

    “还给我!你把它还给我!”

    珍珠大惊失色,可玛瑙哪里肯那么轻易的让她拿到。转过身子,轻易地看到了布娃娃上,那清晰的三个字。

    “你竟然做这种害人的娃娃,还是王妃的名字。珍珠,你不要命了么?”

    反正已经被玛瑙看到了,珍珠反而不着急了。

    劈手夺回了玛瑙手上的娃娃,匆匆的塞在了褥子下面。

    “死不死的,有什么俩样?反正我现在也是无牵无挂的,死了也好。”

    玛瑙心里惊了一惊,伸出手,就拉住了珍珠的手臂。

    “珍珠,你可不能这么说。做这种事情,是要株连九族的,你不是还有姐妹家人么?再过几年,咱们就可以出宫回家了,你何苦,做这种傻事呢?虽然那天,王妃对你做的事情,是有些过分了些,但是,但是你后来不也是说,对身体,其实没有什么害处的,不是么?”

    珍珠的脸上,突然带着些凄然的神色,看得玛瑙也跟着心软了起来。扶着她,坐在了床上。

    “没了,一切都没了。玛瑙,我不能出宫了。我即便是出了宫,也没有任何地方的可以去了。玛瑙,你知道么?我什么都没了。”

    一连串的泪珠子,从珍珠的眼睛里滑落。就连玛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从刚入宫开始,她们俩个就是互相扶持的好姐妹。

    宫内的岁月,多少是有些难熬的。若不是彼此扶持,她们也不会一路坚持到现在。

    “珍珠,你有什么事情,说给我听啊。”

    玛瑙跟着珍珠一起掉眼泪,她们都是苦命的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被家里人送到宫里来。

    “我——玛瑙,你若是我的好姐妹,就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好不好?”

    珍珠声泪俱下的求着玛瑙,玛瑙十分的为难,再三的斟酌后,才小声说道:

    “可是...可你要答应我,除了这个娃娃以外,不许再对王妃做旁的事情。你要知道,王妃可不同于我们,若是除了事情,我们可是要掉脑袋的,知道么?”

    珍珠咬着嘴唇,玛瑙再三的求她,才勉强的点了点头。

    看着珍珠终于放弃了某些可怕的念头,玛瑙放心了一些。帮着她擦了眼泪,又给她把布娃娃放好,安慰了她许久后,俩个人才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幸好她们的房间比较偏僻,才没有引起主屋里,林梦雅的注意。

    而此刻,林梦雅正在屋子里,接待新人。

    “奴婢芳兰,给王妃殿下请安,王妃千岁。”

    林梦雅满意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年纪,左不过十八*九岁。个头不高,圆润的鸭蛋脸,可人,却是少有的成熟稳重。

    站在她的面前,半分的畏惧也为曾经见过。倒是一副笑意迎人的样子,看着就觉得亲切。

    “起来吧,你今年多大了?以前在什么当过差?”

    这人,是于老前辈亲自送过来的。自然是十分的妥当可靠,但是面上,林梦雅终究是要问上一问的。

    “回王妃的话,奴婢从前是在院子里侍弄花草的。没有那个福气,服侍过后宫的主子娘娘。”

    说话知进退,声音婉转又温和,林梦雅越看越觉得满意。

    “好,你以后就在这院子里,和我做个伴吧。我这个主子呢,没什么太多的事情。只要我吩咐你的事情,你都能妥善的做到,这个差,你就算是当得。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个小小的见面礼,你收下,以后,凡是有事你都跟可以跟我说。”

    林梦雅心头不住的感谢着于老前辈,她这几天定然是要忙着太医院的事情了。白苏,那是一时一刻都离不开身的。

    虽说十皇子那边有奶娘照顾,他最近又痴迷于九连环,轻易地不肯出屋子。但是,还真是少不得有人,在院子里操持着。

    “是,多谢王妃。”

    又嘱咐了几句,林梦雅又叫白苏去给芳兰布置些任务去了。

    于老前辈送来的人,有些话自然是可以明说的。所以,没一会儿的功夫,白苏就教好了芳兰,俩个人之间,看起来也和谐了许多。

    “都听明白了?”

    芳兰亲手沏了一杯茶来,茶色清亮,芳香四溢。看来这位芳兰姑娘,若是真的只是侍弄花草的宫女,倒还真是大材小用了。

    芳兰和白苏,都跟林梦雅一起住在主屋里。主仆三人,虽然还有些生疏,可芳兰却是个知趣的,专挑一些林梦雅感兴趣的话来说,自然,是其乐融融。

    “对了,你说你专门在宫里侍弄花草,我且问你,若是想要这院子里没有杂草,该怎么做呢?”

    林梦雅其实只是随便的提了一嘴,古代又没有除草剂,除了人工拔草,她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

    可芳兰却捂住嘴,笑了一下,才轻言慢语的说道:

    “奴婢的师父,是这宫里花匠。从前,崇云皇后在世的时候,就是先皇的皇后娘娘。最喜欢一种山菊花,可是呢,这山菊花啊,其实就是这山上最常见的一种野花。移植来的,总也会掺杂着野草。可那些野草,又顽强的很,今年拔了,明年又长回来了。后来,奴婢的师父,就想了个法子。野草跟山菊花终究是不一样的,所以,师父就请教了太医院里的太医,研制出了一种药。这种药,掺在土层里,所有的野草就都枯萎了。但是野菊花还在,而且,开得更加茂盛了呢。”

    芳兰的话,让林梦雅眼前一亮。

    她所配的药,不过是想要夺天根枯萎而已。若是想要绝根,或者是想要这药再也栽不成了,还得是这个法子好。

    几个人又闲话了一阵子,才依依不舍的睡去。

    早上五点钟,林梦雅自动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白苏揉着眼睛,惊奇的看着自家主子,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了梳妆镜前面。

    “主子,你这是——”

    自从主子心脉受损以后,天一冷,就跟个小猫似的贪睡。怎么今天,这么精神了?

    “工作状态,自然是要早睡早起的。走吧,咱们先去太医院。对了,芳兰我们今天的早饭,就在太医院里吃了。你照顾好十皇子,我已经把他不能吃的东西,都列了一个清单出来,你到时候帮我盯着点,好么?”

    芳兰点了点头,这些事情她都晓得。来之前,于公公已经叮嘱了她许多次,她当然是知道轻重的。

    白苏跟在林梦雅的身边,却不住的看着主子今天的打扮。

    说实话,她看惯了主子精致美丽的样子,就算是男装,也是算是俊美帅气。

    上面是素白色缎面的夹袄,下面没有系罗裙,反而只穿了一件同色的紧腿棉裤。说是男装,可样式却都是女子的。

    可是,也未免有些太怪异了吧。

    主子今天没有带任何的首饰,只是简单的把头发高高的束在了脑后。不施粉黛,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抖擞的。

    说实话,这样的主子,看起来有些怪呢。

    “你这丫头,没事看我做什么?”

    林梦雅看着身边的丫头,狐疑的打量着自己,就知道,是她这身打扮,让这丫头起了疑心了。

    上下的看了看,林梦雅冲着白苏笑了笑。

    其实,这也没什么,她总觉得,这古代女子的穿着,美则美矣,就是太不实用了。她这一套,可是请了人做的。一直放在老师那里,留着冬天的时候穿。看来,是老师想着她,才托了龙天昱,带了宫里来的。

    药方子,看起来简单,但是在没有准备测量办法的古代,那可是一丝一毫,都关系到人命的事情。幸亏她现在有神弄系统撑腰,说起来,这神弄系统,简直就是堪比游戏里外挂的一样的存在。

    昨晚她睡觉以前觉得好玩,就不小心给自己设置了一个工作狂人模式。

    这可好,今天早上,她就立刻被系统叫醒。而且还十分的清醒,跟灌了三罐子特浓咖啡一般。

    没想到,这东西功能这么贴心,所以,她的心情也都跟着好起来了。

    “没事,主要您觉得方便就可以了。其实我也觉得,这晋国的衣服,穿起来就是婆婆妈妈的。不如我们烈云的衣服,若是以后有机会,主子不妨去我们烈云看看。在我们烈云,就算是宫里的皇妃娘娘们,也能随时跨马打猎呢!”

    这是第一次,白苏主动提起了自己的故国。

    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林梦雅却开始,想念起另外一张,如玉般的小脸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