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 计谋成功
    毒杀,溺水,甚至于天花水痘,都能要了这婴孩的性命,可为何,却是在应华五岁以后,用如此大张旗鼓的杀人方法,来谋害这孩子呢?

    若不是他们发了癔症,那就是这些人,是在策划更大的阴谋。

    时间紧迫,所以他们必须要最为快捷的方式,除掉所有的眼中钉肉中刺。然后,便是阴谋的开始了。

    其实,这个计划本应该是完美的。只可惜,没有预想到林梦雅这一环。

    贤妃借机发难,龙天昱又在宫外要换掉太医院里的所有人,所以,这才是让那群人真正头疼的地方。

    兵行险招,才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是啊,看来主子,只能尽早的见到皇上才行。”

    白苏自然是晓得其中的厉害关系的,只是林梦雅更加忧心忡忡的是。若是皇上真的已经病入膏肓了,在这场博弈里,她该如何保全林家跟龙天昱。

    又过了三日,太医院里的众人终于是被逼的急了。一大早,刚入宫来的苏院判,便亲自带了人过来,请林梦雅。

    苏院判虽然表面上不说,但是心里必然是恼她到了极点。只是林梦雅始终一派和气,让他不得发作。

    “其实下官这次,是来给王妃殿下请罪来的。前些日子因为下官休息,耽误了不少要事。自然是该罚的,只是皇上龙体欠安,一时,还耽误不得。还请王妃大人有大量,移驾去太医院,跟下官们,共同斟酌用药才是。”

    林梦雅坐在主位,只是淡淡的瞧了他一眼。随后,优雅的端起了桌子上的青花白地的杯子,抿了一口口味清淡的叶兰春。

    “不急,皇上的药,乃是需要再三斟酌才是。我才疏学浅,哪里能比得上太医院众位大人们呢?不如,院判回去,跟各位商议即可。我呢,也要寻个时间,跟皇后禀明,尽早出宫才是。”

    这话,若是放在别人的嘴里,便是含酸捏醋的话了。

    可在林梦雅说来,却是无比的诚恳。

    苏院判心头叫苦,原本,他只当是这昱王妃是个年幼无知的小辈而已。却不成想,竟然是个能背后捅刀子的狠角色。

    额头冒出了几分薄汗,人也局促了起来。林梦雅说的可是简单明了,他也轻易的反驳不得。

    “王妃太过谦虚了,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我们虽然虚长王妃许多时日,可于针灸一脉,却不如王妃技艺精湛。皇上的安康,关系着天下百姓的福祉。还请王妃不要推辞,以天下人为重。”

    林梦雅在心头无声的冷笑,若是抡起胡说八道来,她还真是比不上这位苏院判。

    眼见着打感情牌她不吃这套,就说起家国天下来了。真是可笑至极,他们这些人,拿着国家的俸禄,却中饱私囊,做出那么多的丑事来。如今,竟然也会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了。

    也好,反正她的目的也达到了。要是逼得太紧了,反而会事与愿违。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装出一副深思的样子。

    左右为难了那一阵子,才勉强的点了点头。却是不等苏院判高兴起来,她又加了几句:

    “可是我年纪轻,又什么都不懂。万一说错了,那可是误国误民的大事。苏院判,您看——”

    眉头轻皱,林梦雅水灵的无辜大眼,露出了几分怯意。若不是清楚,眼前的这个看似温婉的女子,却是让太医院腹背受敌的罪魁祸首,苏院判怕还真是觉得,为难了她。

    可如今,他有求于人,也只能低头求饶了。

    “王妃过虑了,若是给皇上用药,自然是要看过脉案,请过脉以后,才能开方子的。所以,只要王妃跟下官们都细心谨慎一些,应当是无碍的。”

    老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手。

    林梦雅心头满意,可眼神却始终流露出一抹担忧的神色。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后,好似下定了什么重大的决心一般。

    “也罢,既然我来宫里,就是为了给皇上瞧病的,也不能无功而返不是。我家王爷哪里都好,可就是脾气忒倔。决定了的事,八头牛也是拉不回来的。”

    装作为难的样子,可林梦雅却早就已经笑开了花。

    她现在,倒是十分的好奇,龙天昱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能让这些人,乖乖听话。看来,在驾驭野兽的这条路上,她要跟龙天昱学的,还有许多呢。

    搞定了林梦雅,苏院判自然是欢欢喜喜的回到了太医院。

    林梦雅答应了,明天开始就回到太医院去。只不过,到底要不要放过他们,林梦雅也点明了,此事,并非是她说的算的。

    送走了苏院判他们,林梦雅正坐在屋子里喝茶,突然,一双小手却抓住了她的裙摆,轻轻的晃了晃。

    低下头,却是淘气的龙应华。

    看着他灰头土脸的小样子,应该是趁她没有注意的时候,爬到了旁边的桌子下偷听的。

    这小家伙机灵得很,在外人的面前,自闭又敏感,动不动又哭又闹的。据说,有一次还差点用碗砸破了珍珠的头。

    听刘氏提起来的时候,林梦雅还难以置信。

    这么大点演技就如此精湛,让现代那些一演戏,就万年面瘫的男演员可怎么活?

    “叮铃铃,现在游戏暂时结束。”

    林梦雅轻轻的击掌三下,这是她跟应华约定的暗号。

    在没人的时候,应华可以暂时的解除游戏状态。毕竟小孩子的精力有限,让他老师保持一个状态,他很快就会腻的。

    小家伙立刻眉开眼笑,嘟囔着小嘴,自动的爬到了林梦雅的膝上。

    “三嫂,我这几天表现得怎么样?都没有犯规吧!那你要给我什么奖励呢?”

    游戏进行到了这几天,小家伙已经适应了这种游戏。

    虽然林梦雅没有明说,但是龙应华却像是感应到了一般,知道这种游戏,对他来说,更像是一种保护色。所以,那是相当的配合。

    不过,林梦雅的小奖励,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就是了。

    “当然有了,你跟我来。”

    把小家伙领到了内室里,她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铜制九连环。

    这是她托了人弄来的,九连环算是益智类的游戏。但是,只有在民间比较兴盛,宫内好像鲜少有人会玩。

    小家伙瞪圆了眼睛,看着眼前一环套一环的小玩意,眼睛里带着却带着几分不屑。觉得三嫂好像是在搪塞他了,这小东西,又不好看,也不好吃,要来干嘛?

    “可被小看了这东西,我教你怎么玩。”

    看着林梦雅变魔术般的,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套在杠杠上的圆环取了下来,小家伙露出了几分的好奇。

    他拿在自己手里试了试,发现竟然十分的错综复杂,竟然达不到在林梦雅手中的效果,当下就来了兴趣,专心致志的坐在床上拆卸九连环。

    小孩子一旦有了专注的玩具,就是十分的安静。

    这也是林梦雅想出来,既能开发应华智力,又能不引起别人怀疑的法子之一。听说宫里的孩子,到了这个时候,早就已经接受启蒙教育了。

    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揣测,她也只能尽力的想些益智类的游戏,给应华开发智商了。

    她觉得,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不会比传统的填鸭式教育,差到哪里去的。

    应华在她床上玩得不亦乐乎,可总是有一道视线,似有若无的,想要落在应华的身上。

    林梦雅站在门口,故意的挡住了珍珠的视线。

    经过了前番的教育,其实珍珠老实了许多。只是这贼眉鼠眼的毛病,却也总是改不掉。

    看到林梦雅冰冷的视线后,珍珠连忙缩了缩头,神色异样的走了出去。

    “以后,不要让珍珠来咱们的屋子了。我看玛瑙比她还要稳妥一些,这人,我总是觉得她阴测测的,不舒服。”

    林梦雅轻声吩咐着白苏,不知道为什么,珍珠总是在背后,用毒蛇一般的视线打量着她。

    等到她回头的时候,她又立刻变得乖巧顺从。

    白苏点了点头,也看了珍珠一眼。此刻,她正在院子里,晾晒十皇子的被褥。

    “我也觉得这妮子好像是变了个人似得,主子,你说是不是因为上次事情,把她给吓坏了?”

    原因肯定是有的,但是林梦雅却觉得,那一次控针虽然惊险,可实际上对她的身体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种狠毒中,透着一丝阴狠的眼神,她曾经在某个人的身上看到过。

    但是具体是谁,她却是一时半会的,想不出来了。

    也许,是因为她树敌颇多,所以,才会对这种眼神,格外的敏感吧。

    林梦雅揉了揉太阳穴,发现宫妃还真不是什么好职业。连她这么阳光开朗的人,都变成了心理阴暗的怪阿姨。看来以后,还真得找个机会,好好的给自己炖个心灵鸡汤。

    看着主屋的门关上,珍珠立刻放下了手中的被褥,随便的仍在了晾衣杆上,转身,就回了她跟玛瑙的小屋。

    此时,玛瑙奉命去取十皇子的冬衣去了。所以狭窄的屋子里,只留下了珍珠一个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