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三章 问候高人
    宫中不乏高人,所以对于这个丝毫没有太监阴柔气质老人而言,林梦雅还是有些好感的。所以,说话间也带上了几分客气跟尊敬。

    “王妃太过客气了,寒舍简陋,王妃随老奴走吧。”

    对于林梦雅的客气,于强并没有显示出有多得意。

    淡淡的一笑,仿佛是对待普通的客人一般。林梦雅跟白苏立刻跟了上去,三个人绕过了坍塌的废墟。

    却是一股子冷笑,幽然间窜入了她的鼻间。

    “这里是——”

    林梦雅惊讶于破败小院后面的景色,好一片梅林。红梅似火,白梅如雪,嫩黄色梅花点缀其中,明明是肃杀的冬季,却别有一番活泼好动的滋味。

    “老奴年老体弱,已然是不能继续服侍宫里的各位主子了。蒙主子不弃,还能照顾这一片梅林。也算是老奴,为宫里的主子,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

    于强语气里虽然谦逊,可林梦雅还是能品出一丝丝自嘲的味道。

    眼看着扛着锄头的精瘦老人,却丝毫没有任何风烛残年的虚弱,她便是知道,这位公公,怕不远不是眼前看的这么简单。

    “哪里的话,宫内的一草一木,看似尊贵美丽,实则极难存活,寒冬料峭,若是没有公公的悉心栽培,怎会花开得如此灿烂。我也是第二次,看到这么好的梅花。只不过,那一次的梅花,脂粉气太俗。不如公公这里的梅花,傲骨铮铮。”

    他们表面上讨论得是梅花,实则却说的是人。

    北楼的梅花美则美矣,就是妖艳无格,当然是比不上于公公这里的有骨子孤傲的劲儿。

    “王妃的眼色真是锐利,在这里不必担心隔墙有耳。别的地方不敢说,至少在内侍监,还没有人敢对老奴造次。”

    想必,于强对林梦雅倒是有许多好感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把她领到这里来再说话。

    对这个看似普通,可却给林梦雅一股子高冷感觉的于公公,她可是充满了好奇了。

    “于公公,不,这个称呼,对您来说,更应该是一种侮辱吧。于老前辈,晚辈只是来感激您雪中送炭之情的。您不必多想,宫中纷扰,应当与您无关。晚辈自当会主意,不给您老惹麻烦的。”

    见林梦雅说的十分真诚,于强却幽然的叹了一口气。

    眼神飘向了那片梅林,似有些落寞与无奈。

    “前辈倒是不敢当,老奴只是一介宫内的残废而已。只是有一点,王妃不应当招惹皇子之争。老奴听闻,十皇子已经送到了王妃的院子里养着。王妃可知道,如此一来,你在宫里的处境,更是步步维艰了。”

    于强的话,让林梦雅洒然一笑。

    她更加肯定了,这人若不是王爷的人,便是爹爹那一方的。若是毫无关联,谁有会语重心长的劝慰她这种事情。

    “我既已入宫,哪件事情,又能脱得了干系?即便是我在宫外,也早已经涉事其中。昱亲王,林家,哪一个又能置身事外呢?”

    皇子之争,说白了,便是派系势力之争,以后,也许就是大位之争了。

    现在,林家跟昱亲王联姻,表面上看似强强联合,锦上添花。实则已经如同火烹烈油,稍有不慎,便会满盘倾覆了。

    “唉,争争抢抢,终究是逃脱不开的。还是你父亲说的对,一入宫门深似海。若是当初——”

    后面的话,却是隐在了于强的叹息里。

    林梦雅却灵敏的捕捉到了他话里的信息,这位于老前辈,看来,还真是爹爹的旧相识来的。

    如此一来,那便是可以解释了,他为何会帮助自己。

    “算了,我既劝不得你,也只能尽些绵薄之力了。你一个人在宫中,定然是多有不便。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来这里寻我便是。但凡是我能做到的,都会为王妃去做。”

    这话,于强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

    林梦雅深知,若是她再推辞下去,反而是见外了。

    “正好,我也有件小事需要前辈的帮忙。我来宫里的时候,身边只带了这个丫头。若是任何事情,都要这丫头去做,我还怕忙坏了她。所以,希望前辈,能帮我找一个稳妥的人才是。”

    白苏的武功,也算是她保命的底牌之一。所以,一时一刻都是离不开的。

    院子里除了珍珠玛瑙,也再也没有能做事的,所以,她才不得不请于强帮她寻一个合适的人选。

    于强低头想了想,似是已经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沉吟了半晌,才回答道:

    “这事,老奴会看着办的。只是,宫中人多眼杂,以后王妃还是小心为妙。眼下倒是多事之秋,王妃还是防着有人会狗急跳墙的好。”

    林梦雅郑重的点了点头,不过心头却是一笑。

    这于老前辈倒是好生厉害,竟然把皇后太子一党称之为狗。想必,对她们的所作所为,也是痛恨至极了吧。

    又说了几句话,林梦雅留下了给于强前辈准备的小礼物。各自道别以后,就转身出了满是废墟的小院子。

    回首,看着那满院的荒芜的杂草,谁又能想到,那后面却是一片清净优雅的梅园呢?

    宫中不比民间,处处都是高人,处处都是深不可测。她,还真是要更加谨慎一些才好。

    从于强前辈那里回来,林梦雅心头有了数。

    起码,她在宫里不再是步步维艰,也不再是孤家寡人。

    明明看起来应该是落魄的老太监,可那些势力惯了的宫女太监们,却没有一个敢对他露出轻蔑的眼神,就说明,于强在内侍监的超然地位。

    宫内的处境,他怕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有这么个人来提点自己,也许,她能少走不少的冤枉路。

    从内侍监回到自己的小院子,没想到却被太医院的人,迎面赶上。

    刚刚还垂头丧气的太医们,却意外的看到了昱王妃。立刻像是见到亲人一般,就差热泪盈眶的扑上来给她磕头行礼了。

    “王妃殿下,您这是去哪了?可让下官们好等。”

    谄媚的话,林梦雅听得多了。如今看着他们川剧变脸一般的对自己阿谀奉承,林梦雅只是觉得可笑而已。

    “我们主子要去哪里,难道,要跟众位太医通报一声不成么?太医院也管得太宽了吧,我们主子只是在太医院里见习,好像,还不受太医院管辖吧?”

    白苏早就按照林梦雅教好的说辞,冷嘲热讽的挤兑起了那几个太医来。

    她冷若冰霜的样子,再加上暴力十足的手段,倒是让这些太医们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

    气氛一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林梦雅视线微转,却浅浅的笑了开来。

    “我这几天事忙,也就没顾得上去太医院叨扰各位。列位太医勤勉奉公,兢兢业业,我去了用处不大,所以就不去添乱了。众位,请回吧。毕竟太医院事务繁忙,几位出来,怕是也有诸多不便吧。”

    软钉子谁都会放,不仅仅是他太医院能用。

    林梦雅这话一说,几个太医面面相觑,毕竟是他们做错在先。而且,他们也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一位,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那些暗地里的小小伎俩,却是能够让太医院天翻地覆的。

    “这——怕是院判大人那里,不好回禀。院判大人可是重重的责骂了我们,也是我们怠慢了贵客。王妃大人有大量,就不要与下官计较了才是。”

    这话,就是在拿院判来压她了么?

    林梦雅心头冷笑,可面上却是不露分毫。

    这太医院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借着手中职权,就能肆意妄为了么?

    “我也知道,院判大人自然是资历深厚,不是我等能够比拟的。所以,太医院有院判大人即可,我一介女流,又有什么用呢?众位,请回吧。宫内不宜久留,众位大人,请吧。”

    林梦雅再三下了逐客令,这几个人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只能垂丧着头,丧眉搭眼的回太医院去了。

    小院里一切如常,在她安神香的作用下,应华睡得很沉。小孩子终究是需要好好的休息,才能发育正常。前几日的惊吓,还真是害苦了这个小家伙。

    “主子,您刚刚还真是厉害。堵得那几个太医半点都不敢吭声了,前几日,咱们可是受了他们不少气呢,这下子,可都找回来了了。”

    白苏原本就是个快意恩仇的人,被人欺负了去,早晚是要找回来的。

    虽然在四个姑娘里,她是最乖巧最沉默的那一个,但是林梦雅知道,之所以府里的众人,谁都不敢得罪那三个丫头,白苏,可是出了不少力的。

    摇了摇头,林梦雅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你哪里知道,眼下是痛快了。可我在太医院会更加的艰难,你想想,他们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我而遇到了难事。若是这事了了,你觉得,他们会对我如何?”

    若不是因为事态紧急,她也不会出此下策。

    应华的遇害,却是让她如同当头棒喝。十皇子少说也有五岁了,而且贤妃,才是去年得的晋封。

    一个位分低微的妃子的孩子,从出生之日开始,怕就有无数下手的机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