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危机游戏
    龙应华正是小孩子爱动的时候,小院这么小,还不够他跑个痛快的呢。

    当下,就答应了林梦雅的请求。

    “可是,我觉得你这么大点的小孩子,似乎做不到呢。怎么办,还没玩我就觉得我要赢了呢。”

    为了加强小孩子的认真度,林梦雅故意做出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小家伙立刻信誓旦旦,看样子非得要跟林梦雅争出一个高低不可来了。林梦雅看形势一片大好,立刻述说起游戏规则来。

    “好,从现在开始,如果你能保证,在我没说游戏结束以前,如果你跟任何一个人说话了,都算是你输哦!”

    林梦雅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更是激起了小小男子汗的斗志。

    攥紧了小拳头,小皇子倒是一副不服气的神情。

    “没问题!跟奶娘和母妃我都不会说话的。但是,如果别人非得要我说话,怎么办呢?”

    歪着头,小家伙正在认真的思考这个游戏里,可能会带来的种种问题。

    “那你就哭,也可以用你旁边所有能拿到的东西,砸到那个人的头上也是可以的。但是如果你跟他说话了,这就算是输了。别以为能逃得过去,这院子里所有的人,其实都是我找来跟你玩游戏的。”

    林梦雅不想把宫廷里所有的危机,都解释给眼前的孩子听。

    尽管龙应华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可她却能透过这孩子的眼神,感受到他的惊魂未定。

    幸好当初把孩子救出来得及时,不然的话,这孩子就得毁了。

    “好,一言为定!”

    大手跟小手击掌为誓,林梦雅看着面前对小家伙,做出的鬼脸,却始终没办法像他一样开心的露出灿烂的笑容来。

    但愿,这孩子的人生里,再也没有任何的阴影了。

    小孩子受惊无非是夜里哭闹,跟一些性情上的改变。

    早膳后,林梦雅特意找来了小皇子的奶娘来问话。得知,龙应华以前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而且昨晚,在她们入睡后,其实也着实哭闹了一番。

    不过,奶娘按照她的吩咐,一些跑腿的活计,都叫珍珠玛瑙去做。看着那俩个丫头浓重的黑眼圈,也知道昨晚,小家伙也闹得不轻就是了。

    再让小皇子闹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林梦雅不得已,弄一些极为柔和的香料,调和了一位对小孩子发育无害的熏香。至少,能够让龙应华在梦中,不会再有阴影了。

    才短短的俩日没有去太医院,林梦雅的门前,却已经不下有三波的人来请她去了。可院子里的人,早就得了白苏姑娘的吩咐,对于太医院跟外客,只说是王妃要看护十皇子,一时半刻的,没什么闲工夫来搭理他们。

    屋子里,林梦雅正悠闲的哄着龙应华睡觉,看着他乖巧可爱的睡颜。林梦雅顿时觉得,看小孩子都要比在太医院受那些闲气强。

    “主子,这群太医,平日里,可是巴不得您不去的。怎么这会子,竟然一**的来请您了?”

    白苏自然是啧啧称奇,林梦雅给小家伙盖了柔软的被子后,轻手轻脚的走出了房间。

    “他们哪里是来请我的?不过是来让我高抬贵手,放他们一条活路的。你真当我有那么大的本事么?这些,都是王爷的功劳。”

    俩日内,林梦雅跟龙应华的游戏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

    小家伙的活动范围有限,除了刚开始还有些犯规外,今天已经是越做越好了。错误有惩罚,正确也有奖励。这不,小家伙睡觉前,才刚得了块平常母妃不让吃的松子糖。此刻,怕是正在梦里体会那清甜的味道呢。

    “王爷?王爷做了什么?难道那天——”

    林梦雅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她那天只是在龙天昱的耳边,说了八个字:釜底抽薪,落井下石。

    太医院之所以牛哄哄的,无非是因为现在宫内所有的势力都拉拢他们。但是归根结底,就是想要透过他们,了解,甚至于操控皇上的生死。

    但是,名医虽然难得,却不一定不可得。

    那张被烧掉的纸条上,有一部分的信息说的是前阵子,因为三绝堂的缘故,龙天昱着实找到了不少的国手。许多国手,经过老师百里睿的认证后,剔除了糟粕的部分,剩下的,那都是百里挑一的名医。

    不知道龙天昱用什么说动的他们,让这些淡泊名利的之人,竟然一个个都想进宫当御医了。

    再加上皇上病重,龙天昱更有理由弹劾他们。

    所以,林梦雅猜想,一定是龙天昱以他们治病无效为缘由,跟文武百官商议给太医院大换血的缘故吧。

    要知道,那群备选太医们,可是跟宫里的太医,都有这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的是仇家,有的呢,则是师兄弟的关系。而且,在外面可都是颇有贤名的。宫内的太医,可比之不上的。

    不然的话,这群太医们,也不会如此火急火燎的在她这来找关系了。

    是个人都知道,那天昱王爷在太医院,可是被昱王妃吹了一阵子的耳边风来的呢。

    “不管怎么样,这群鼻子朝天的太医们,算是知道着急的滋味了。那主子,您什么时候要见他们呢?”

    白苏笑着给林梦雅递上了一盏茶,眼睛里满是对王爷跟王妃的崇拜。要知道,软钉子虽然不疼,可着实让她憋了一口气。

    “不急,热锅上的蚂蚁要是不知道烫脚的滋味,就永远都会不长记性。”

    贤妃如此的精明,还能用自己的富贵荣华来给她做交易。身家性命的事,她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哪来那么多滥好心。

    “对了,你跟我去拜访一下内侍监的于公公。咱们来宫里的第一夜,多亏了于公公才没冻死不是么?”

    林梦雅倒是一派轻松,如今时局越乱,对她的好处就越大。

    那群太医们一定不只是来她这里,寻求结局问题的办法。可眼下,他们不管想要求谁,都好像是有心而无力呢。

    不想要引人注目,所以林梦雅只穿了一件灰色的夹袄。貉子毛滚的领口,用的也是上好的锦缎,轻易的不会叫人小瞧了去。

    头上倒是少见的戴了一只点翠牡丹步摇,璎珞都是用红宝石串的。就算是宫内的娘娘,也少有这么精致的。

    她算是看明白了,宫内都是先敬衣装后敬人的。况且,她要去的可是内侍监。不想把自己穿的跟个花蝴蝶一样,就只有戴一俩件像样的首饰。

    被没得进门,就被人给轰出来可就丢人了。

    林梦雅想得十分的周到,给于公公带了些小礼物。内侍监可是掌管宫内宫女太监的肥差。那位于公公虽然衣着简朴,却不像是个简单的人物。别失了礼数,让人觉得厌烦就是。

    好在来求饶的太医们,不能时时刻刻的守着她的院子。

    挑了个没人的空挡,林梦雅跟白苏,溜出了院子。

    内侍监离得不远,只是有些偏僻。林梦雅跟白苏,少说也走了半个时辰才到。

    跟几个路过的宫女太监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于公公住在内侍监最后面的宅子里。可不知道为什么,每一个问道于公公的时候,那些宫女太监们,神情都有些躲躲闪闪的。

    好似,很惧怕于公公的样子。

    林梦雅倒是有些疑惑不解,这人又不是洪水猛兽,没必要怕成这个样子吧。

    俩个人寻寻觅觅的,终于找到了疑似于公公居住的院子。不过,站在门口,俩个人却是有些傻眼。

    这荒草丛生,门都坏了一半的地方,真的有住人么?她看来,住鬼还差不多。

    轻轻的推开了还完好的那半边门,牙酸的吱呀声,让林梦雅顿时有种恐怖片的既视感。

    按照恐惧片的套路,等到她进门以后,后面的大门,应该是‘砰’的一声关上吧。

    白苏胆子倒是大,在她前面就轻手轻脚的进了大门。

    “请问,于强于公公在么?奴婢,是昱王妃的贴身侍女。奉了王妃的令,来这里探望于公公的。请问,有人在么?”

    空空荡荡的院子里,甚至还有俩间屋子已经倒塌。

    林梦雅越看越觉得,这里不像是能住人的地方。可方才那几个人说的,就是这里无疑。

    硬着头皮,她也跨过了门槛。不过却是紧贴着大门,防止突然关上的情况出现。

    无人回应,白苏胆子又大了些,竟然直接走过了荒草林立的中庭,直接去推里面的屋门去了。

    “于公公,您在里面么?奴婢是昱王妃的贴身侍女,是来探望您的。”

    白苏刚想推开屋门,此时却有一个身影,从倒塌的屋子的废墟里走了过来。林梦雅定睛一看,终于放下了心来,这人,不是于公公还是谁!

    “姑娘,那里只有老鼠没有人的。昱王妃怎么来这里了,老奴,有失远迎。”

    跟林梦雅想象中的于公公不同,眼前的他,半旧不新的长袍塞系在腰间。肩上却是扛着锄头,公公不像,倒像是个在田间做活的老农。

    “公公哪里的话,本应早就过来探望您的。只是,身不由己。”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