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画纸传情
    素手轻轻的翻出了那本书,却发现竟然是一厚摞的画纸。

    林梦雅一张一张的翻开来看,那上面竟然画的是流心院的一切。

    有小白,有小虎,还有她的四个丫头。甚至于,还有老师在石室里,忙碌的样子。

    她才离开几天而已,就发现无比想念昱王府里的人了。

    一丝会心的笑容,从她的嘴角上升起。就连白苏,也好奇的探过头来,瞧着那画里究竟画了些什么。

    “这,不是咱们的院子么?没想到,王爷竟然这么有心。”

    林梦雅如获珍宝的看着画,明明只是些黑白的画作,此刻,却胜过了千言万语。有些不能明说的事情,全部都通过画作让她看了一个通透。

    “只需要写封信就能说明白的事情,王爷干嘛如此的大费周章呢?”

    白苏也一边笑着跟着看画,一边好奇的说道。

    “大概是因为,昱王爷觉得,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值得一提吧。”

    看完了画,林梦雅又郑重其事的把它完全收好。

    她真是越来越不明白龙天昱了,这家伙,总是会做些出乎她意料的事情来。不过,他做事总是有他的理由。

    收拾好了东西,龙天昱送来的东西都是些实用的。里面还有为数不少的银票,看来,这人倒是十分清楚,在宫里的她最缺少的是什么。

    “今天我们提前回去吧,我今天心情不错。”

    林梦雅瞥了一眼外面战战兢兢的太医们,还是好心眼的给人家一个活路的好。

    刚回到小院里,就看到珍珠跟玛瑙,十分乖巧的迎了上来。

    林梦雅倒是十分大方,赏了她们一些小面额的银票。俩个人却面面相觑,还以为今天会死无葬尸之地了,却没想到,竟然有银票可以拿。

    林梦雅把俩个人的惊诧尽收眼底,真不知道皇后是怎么想的。放在她身边的,竟然是俩个连隐藏情绪都做不到的二货。

    真不知道皇后是真的不在乎自己,还是觉得,这俩个家伙跟自己是一个水准的。

    “请问,贵人可是昱亲王妃么?”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温婉的声音。

    林梦雅转身,却看到了一个穿着淡青色布袄的女子。

    脸上带着几分疑惑,一旁的白苏,也迎上去盘问。俩个人在门口嘀咕了几句,白苏才恍然大悟的过来回话。

    “主子,是贤妃娘娘身边的人,是问您何时十皇子能送过来的。那位,是小皇子的奶娘刘氏。”

    说话间,刘氏已经手脚麻利的过来行礼问安了。圆润的脸蛋,质朴的装扮,倒像是个本本分分的女子。

    凭着自己的奶*水来赚生活,其实也是个苦命的人。若不是生活所迫,哪一个会舍得扔下自家嗷嗷待哺的婴孩,来宫里喂养别人的孩子呢?

    “奴婢给昱亲王妃请安,王妃千岁。”

    林梦雅脸上带着几分和气的笑容,跟她寒暄了几句。

    无非是问问十皇子的近况,珍珠跟玛瑙留心听了几句话后,就被白苏支走,去给十皇子打扫房间去了。

    眼看着周围没有了扰人的苍蝇,林梦雅才带着奶娘进了正屋。

    “贤妃娘娘可有什么话,让你带过来给我的?”

    在内室里谈话,又有白苏的机警,倒也是十分安全的。

    既然暂时选择跟贤妃联手了,那林梦雅,也算是能尽心尽力的满足贤妃的条件。

    “娘娘说,小皇子全都托付给王妃殿下了。若是侥幸能逃过这一劫,王妃殿下大恩大德,娘娘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奶娘说的情真意切,可林梦雅却是在心头冷笑。

    贤妃到底是个精明睿智之人,也罢,谁让她是送上门去给人家来坑的。不过,既然她大摇大摆的把十皇子送到她这里来暂时寄养,也是告诫后宫众人,贤妃跟她林梦雅是一路的。

    既然如此,她也没什么可计较的。

    “这话可严重了,什么大恩大德。我也是跟十皇子有缘,你们尽快把他送过来就是了。记得,还是睡着再送过来的好。多穿一些,也省得着凉。”

    其实龙应华这个小家伙聪明的很,只要她加以引导,肯定能够骗过后宫众人的眼睛。毕竟是个孩子,谁还能巴着不放不是?

    奶娘立刻道谢离开,林梦雅看着院子里,正悄悄的往她房间里张望的珍珠跟玛瑙,樱唇,弯出了一抹戏谑的笑。

    这俩个‘密探’,她还是得好好的利用起来,才能让十皇子,更加轻易的骗过后宫那一双双眼睛。

    贤妃娘娘的功力到底是深厚,一发作起来,就连皇后娘娘也是轻易招架不住的。听说,如今已经在皇后的寝宫前哭倒过三次了。

    不依不饶的,让皇后彻查此事。

    明火执仗的谋害皇子,说严重些,已经是形容谋反了。若是小皇子无声无息的夭折,也就死无对证了。

    偏偏,因为她的多事,孩子不但救回来了,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朝野内外,无不震惊不已。

    皇后跟太子,俨然是弹压不住了。这样一来,也就更没人顾得上对付她了。

    不过,林梦雅十分清楚。若是让皇后腾出手来,那第一个被收拾的人,肯定是自己了。所以,她才不能让皇后消停下来。至少,在她见到皇帝以前,不能让皇后有机会对付她就是了。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贤妃身边的心腹宫女,亲自带着小皇子跟刘氏来打了招呼。

    十皇子的寝具,平常的吃的用的,已经都搬到了林梦雅的院子里。十皇子的屋子虽然不大,但是位置不错,干净通风,很适合小孩子居住的。

    “从今天起,十皇子的饮食起居,你们都要好好的照料。若是有半点差池,我就拿你们问罪!”

    林梦雅特意指派了珍珠跟玛瑙伺候这个小祖宗,反正,龙应华贴身的事情,肯定是由他的奶娘来处理的。

    这样一来,珍珠跟玛瑙,就被她拴在了院子里。反正小孩子事情多,这俩个跑腿的,也闲不住。

    因为几乎是把小家伙屋子里的东西,原封不动的搬过来的,所以熟悉的味道,并没有惊扰到小家伙的睡眠。

    林梦雅已经吩咐了奶娘,除了十皇子,其他院子里的事情都不需要她插手。刘氏也是宫里的老人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其实并不需要林梦雅的提点。

    看了看酣睡的小家伙,林梦雅也跟白苏回到屋子里去休息去了。

    关上了房门,白苏却看到平时从来不做女工的主子,竟然拿着剪刀在小心翼翼拆着件衣服的衣角。

    “主子你这是——”

    刚想要问,就看到自家主子,摆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很快,林梦雅就从衣角挑出了一个小小的纸包。轻轻的舒展开来,竟然是一块巴掌大的字条。

    细细的看了一遍,幸好了神弄系统的帮助,林梦雅差不多就有了过目不忘的本事。再把纸条烧成了灰,然后顺着窗子丢了出去。

    “这几天,珍珠跟玛瑙一定会想着法子来看我今天带回来的东西。你记得,不能让她们轻易看到,也不能让她们看不到。得装作不经意的让她们看到了才行,然后,等到你回来发现被人看过了以后,还要慌张一下,明白了么?”

    虽然不太清楚,主子这一连串像是绕口令般的命令是什么意思。可白苏就有一点好,就是十分的听林梦雅的话。点了点头,明天这件事,她一定会办妥的。

    “从明天开始,就说我要照顾十皇子,太医院也不能去了,谁都不见。”

    林梦雅总觉得,这院子里里里外外都是白苏一个忙活,实在是有些辛苦了。只可惜其他三个丫头,在宫内尚且没有自保之力。她也只能暂时,依靠白苏一个人了。

    龙天昱是个行动派,这一点林梦雅十分的清楚。

    太医院让她碰了一个软钉子,今天龙天昱一来,就给了太医院里的人一个下马威。相信,再加上她跟龙天昱提了一个小小的条件,怕是以后太医院的日子,也就没那么春风得意了。

    怀抱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林梦雅酣然入睡。

    梦中,不知道又想着坑谁的花招去了。

    睁开眼睛,林梦雅就和一双黝黑的灵动杏子眼,来了个深情互望。

    她眨了眨眼睛,对方也眨眨眼睛。她揉揉眼睛,对方肉呼呼的小手也跟着她的动作。

    “小家伙,你这么大早的起床,就是为了来学我么?”

    伸手,捏了捏面前小家伙肥嘟嘟水嫩嫩的小脸蛋。一大早上就看到了这个迷你版的小龙天昱,林梦雅的心情,好的不只是一点点而已。

    “才不是呢!母妃说,要我寸步不离的守着三嫂。所以,我就来守着你了。”

    小家伙嘟起了小嘴,显然是算准了林梦雅拿他没辙。

    看着这个故意曲解他母妃话意的小人精,林梦雅倒是玩性大起。转念一想,不如,现在就开始训练小家伙如何。

    “好,可你要是想要守在我的身边,就得跟我玩一个游戏。要是你赢了,我就去哪都带着你,若是你输了,你就只能留在这个院子里,一步都不能出去。”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