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昱王来访
    宫中纷传,这位昱亲王可是心狠手辣的主儿。她们本想挑拨离间一番,却不知为何,竟然对昱王妃如此的信赖。

    “怎么办?若是没昱王妃知道了,那我们岂不——”

    玛瑙立刻哭出了声来,珍珠也是满面愁容。

    “别哭了,即便是王妃知道了,也不能拿咱们怎么着的。王妃是咱们的底细的,即便是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她也得留咱们一条命。”

    珍珠把心一横,也不怕昱王妃会来找后账。大不了,就是再被昱王妃折腾一次而已。若是,昱王妃真的会做一些过分的事,她也会找皇后来做主的。

    龙天昱深深的看了一眼父皇的寝宫,即便是在白天,侍卫们的巡逻,还是要比那天晚上多的多。

    皇后,果真是一只老狐狸。

    所幸,从皇上的寝宫到太医院并不远。龙天昱老远的,就看到了太医院里,进进出出的太医跟学徒。

    心头,有那么些小小的微词。联想起刚刚那个侍女说的,昨晚,这女人竟然是一夜未归。

    在这都是男人的太医院里,难不成她真的毫无畏惧么?

    心头泛起了阵阵的酸意,就连龙天昱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

    太医院里大概是没有不认识龙天昱的,从他进来一开始,那些太医们,就带着几分俱意的跟他行礼问安。

    冷冷的眸子,只是随意的瞥了几眼那些太医而已。视线,却是被那屋子里正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女人,牢牢的霸住了。

    低头沉思,不知道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专注的样子,似乎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的目光,从不曾这么仔细的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步步靠近,可他的心,却像是被一只小手,温柔的拨弄着。任何的不悦,都在这一刻消弭了。

    再靠近一些,他顺从着自己的心意,步步的向林梦雅走了过去。

    看着她垂下的一缕长发,调皮的落在了她的脸颊边上。她却像是没感觉到一样,继续低头研究自己手中的药。

    “王——”

    抬手制止了林魁的声音,龙天昱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在林梦雅的身后静静的看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梦雅才腰酸背痛的抬起头来。

    满意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方子跟药,只需要这些东西就没问题了。这东西也算是老师的一点心得,特别适合在冬天用。

    一来,能够温养草药的根系,让它们来年春天的时候,能够茁壮成长。二来,夺天根之毒也就可以解了。

    “白苏,你去叫人把这东西熬上三个时辰,要文火慢熬。”

    抬头,脸上带着笑,连忙叫白苏去熬药。

    可等了一会儿,都不见那丫头的声响,林梦雅抬头看去,却看到那丫头竟然傻傻的看着她的背后。

    “怎么了?跟掉了魂一样?”

    林梦雅疑惑的问道,却看到白苏脸上的表情,愈发的惊讶了起来。

    “主子,是王——”

    白苏刚想说,林梦雅却有人,抚上了她的肩膀。

    “在做什么?”

    低沉的声音里,不知为何染上了几分陌生的温柔。

    林梦雅愣了愣,转头却看到了龙天昱。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很久都没有看到她这幅吃惊的样子了,龙天昱的心情也好上了许多。指了指她面前的这一包药材,问道:

    “你是给谁开的方子?”

    林梦雅顺着他的手指,心思转了转,回答道:

    “我闲来无事,只能侍弄院子里的草药了。这是咱们家老花匠的法子,用了以后,来年这院子里的草药,会更加的兴盛呢。”

    一句话,却让龙天昱的眼神微微转冷。

    林梦雅进宫给父皇看诊,朝中大臣无一不知,无一不晓。

    这太医院里,却竟然把林梦雅给架空了起来。还让他的王妃,无聊得只能侍弄花花草草。

    龙天昱眸子扫过那群太医,看来,是他的王妃太善良的缘故吧?

    “我原是不知道的,没想到,太医院里的太医们,竟然如此的悠闲。若是如此的话,本王可以跟朝中大臣们商量商量,削减太医院用度,裁出一部分人去吧。”

    龙天昱本就是说给太医院里的人说的,立刻有人跑出去,不知道去哪里搬救兵去了。

    林梦雅本就有借着龙天昱,打压太医院里众人的意思。有些事,她这个王妃也是不好发作的。

    低下头,贼贼的笑了笑,这群家伙,怕是还不知道她家王爷的厉害呢。

    “王爷怎么有空进宫来了?听说,这几日好不容易能休息了,怎么不在家里多休息一阵子?”

    小屋里什么都有,就连香茶跟点心都是一应俱全的。

    龙天昱也顺势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小屋子。

    虽说没有王府的宽敞,这些人到底是没有敢对他的王妃太过怠慢就是了。

    “本王的王妃不在家,要本王如何安歇?”

    龙天昱上挑着眉头,一副挑剔的样子。看着她刚喝了一口的茶,大喇喇的拿过来,喝了一大口。

    “喂,那是我喝过的——”

    龙天昱却一下子喝了个干净,像是跟林梦雅示威一般。

    “温度刚刚好,太热的我喝不下。”

    林梦雅真是对这个男人无语了,从除夕夜宴开始,这家伙好像就会耍起了赖皮。真不知道,以前那个狂拽酷炫的腹黑男去哪里了。

    “真是受不了你。”

    林梦雅也懒得跟他在理论下去,翻了个白眼,只当他是无聊的时候发疯好了。

    “对了,你可有机会,见到父皇?”

    龙天昱压低了声音,眸子里划过一抹深沉的担忧神色。

    林梦雅摇了摇头,别说是见了,她现在虽然是人在太医院了,可却是被困住了。半分都动弹不得,若是她想要觐见,那些人,就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阻塞她。

    “我连皇上的脉案都见不得,王爷,这太医院里,怕是没那么简单的。”

    俩个人笑着低声交谈,远远看去,倒也真像是新婚的夫妇在闲话家常而已。

    “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太医院里的人,冥顽不灵。别说是你了,就是我来问,也是一句真话都没有。怎么,你有什么好方法治治这群人么?”

    巴掌大的小脸蛋上,如今却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眼神里满是戏谑,龙天昱突然有些心里痒痒的,每次林梦雅一露出这种表情,那就是有人要倒霉了。

    “想要根治这些人,还是要从根上杜绝他们的利益来源。”

    林梦雅送了一口拇指大小的酥饼进嘴里,眼睛虽然是微微的眯起,一派享受的样子。但是那锐利的视线,可是毫不留情的,落在那些躲躲闪闪的太医身上。

    太医院之所以能有现在势力超然的位置,无非是因为,宫里的娘娘,皇子,乃至于皇上的安危,都是间接的掌握在他们手上的。

    平日里,他们倒是也不敢如何。只是现在皇上病重,皇后跟各方势力,意在拉拢。这些人,洋洋得意的时候,殊不知自己,其实是在刀尖上起舞。

    左右逢源,欺上瞒下,搞得整个太医院乌烟瘴气。本以为,她这个王妃不过是个摆设,可谁知道,她却是整个太医院里的煞星。

    “看来,还是我的王妃足智多谋。此事如何去做,你且说来。”

    不知为何,龙天昱竟然想要看到她搅得这太医院大乱,看她无法无天,让整个太医院,都措手不及的样子。

    林梦雅眨了眨眼睛,伏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话。

    “还请王爷,多多费心。”

    俩个人心照不宣,颇有默契的交换了一下视线。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贤妃大闹后宫,众人皆知,十皇子被人所害。

    所以皇后,表面上不得不集中力量去彻查此事。

    而因此,她暗地的力量,又会因为想要抹平这件事情,而疲于奔命。贤妃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叫做乘胜追击。

    如此一来,皇后必定是有一段时间焦头烂额的。

    若是此时,她跟龙天昱联手,让太医院分崩离析。等皇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是没有任何用了。

    她倒是真的想要看看,从来都是稳坐中宫的皇后,手忙脚乱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

    “王妃连日操劳,自然是需要好好休养的。那本王,就出宫去了。对了,告诉你们太医院的院判,我这王妃自小就是娇生惯养,受不得半点清苦。若是本王下次进宫来探望的时候,本王的王妃清瘦了一星半点,那你们,就割肉来赔。”

    龙天昱沉声说道,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还真像是个娇惯王妃的糊涂王爷来的。

    林梦雅强忍着笑意,娇滴滴的行了里,还说了一些王爷您要多保重的话来。那个酥麻软弱,让周围的人,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不容易把龙天昱送出了太医院的大门,这下子,那些太医们,更是把林梦雅奉若神明了。

    回到自己的小屋子,林梦雅却看到桌子上,林魁拿来的一大堆东西。

    粗粗的翻了翻,不过是些棉衣钗环之类的物件。可其中,却有一本硬硬的书,包裹在了其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