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紧急情况
    几个笨重的大箱子是摞在一起的,小屋子虽然不大,但是有许多空闲地方。

    这么做,要是拿里面的东西,岂不是很不方便?

    林梦雅立刻跑了过去,发现凭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很难把最上面的那个箱子搬下来。

    立刻,有人来帮忙,压在上面的三个箱子,都被抱了下来。

    三个箱子都是生锈的锁头,唯有最下面的那一个,是簇新的新锁。林梦雅立刻叫人打开,几个侍卫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锁头给砍断。

    林梦雅立刻打开箱子,里面,果然是紧闭着双眼的应华!

    把小家伙从里面抱了出去,可他已经悄无声息。脸色已经有了些铁青,而且脖颈上,更是有着青紫的痕迹。

    所有的宫女太监们,都哭成了一团。

    小主子已然没有了呼吸,那等待他们的,将会是娘娘最为严厉的惩罚吧!

    “都别嚎了!出去,我要给你家小主子紧急抢救!有哭的力气,赶紧给他准备些干净的衣服,还有温暖的房间!”

    林梦雅立刻开启的神农系统,小家伙并没有死。是因为长时间的窒息,而引起了暂时的昏迷而已。

    定然是因为众人的大叫,让害人之人乱了手脚。

    以为小家伙已经死了,又画蛇添足的摞了几个箱子上去。这才让她,找到小家伙。

    脱下自己身上的棉衣,垫在了地上,林梦雅开始对龙应华对紧急抢救。

    极为专业的心肺复苏术,再加上神农系统对龙应华的实时监控,很快,小家伙的生命体征,开始缓步的上升了。

    摸了摸额头上的一把汗,林梦雅小心的把应华瘦瘦小小的身体抱在了怀中。还好,一切,都来得及,她能把应华救回来。

    所有人看到小主子的脸色,由铁青转为了红润,立刻发出了一声欢呼。他们所有人的命,可算是被救回来了。

    林梦雅感觉到一件还带着人体温暖的棉衣,贴在了她的身上,回头一看,看到了白苏那张柔和的笑脸。

    想必,救回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小生命,白苏跟她的心情,其实是一样的吧。

    “娘娘!娘娘您慢些!小心别摔着!”

    外面,突然传来了几道惊呼。随后,一个穿着淡紫色衣衫的女子,就出现在了林梦雅的视线中。

    女子,有着不输德妃娘娘的贵气与优雅。却是因为年轻,而更加的艳若桃李。

    高耸的流云髻,哪怕是在奔跑间,依旧部落一丝的狼狈。跟满身尘土的自己比起来的,倒是强上了许多。

    美艳的眉眼间,尽是泫然欲泣的哀伤。可看到林梦雅怀中,那个脸色已经红润过来的小小幼*童,却是在突然间,红了一双美眸。

    “我的华儿,我的华儿!”

    美妇想要接回应华,林梦雅却下意识的躲开了。

    “他才刚刚恢复过来,必须要保持呼吸顺畅。”

    林梦雅能看得出来,这女人就是应华的亲生母亲。只是,现在应华的身体情况还很脆弱,稍有不慎的话,可能会继续陷入昏迷。

    那美妇也看出林梦雅抱着应华,几乎是平托着他一般的古怪姿势。立刻点了点头,明白现在,自己的孩子,还没有脱离危险。

    “你们还愣在这里作什么,还快去宣太医!”

    美妇的身后,俩道衣着不凡的宫女,开始安排人去做事。想必,这俩个人才是这位娘娘的心腹了。

    林梦雅一心一意的抱着应华到了一间宽敞的大屋,里面已经是十分的温暖。

    给小家伙换上了宽松而柔软的衣服后,吩咐众人不要太靠近应华,就由匆匆来迟的太医,给小皇子诊断。

    林梦雅被一个心腹宫女请到了偏殿去休息,对她这个救命恩人,阖宫上下,倒是十分的恭敬有礼。

    “这位贵人,奴婢看您穿得实在是单薄,这件衣服,是我们娘娘新做的,您若是不嫌弃的话,先穿上吧。”

    林梦雅早就把棉衣脱下来,要还给白苏。

    可那丫头死活不肯穿,主仆俩个正在互相礼让的时候,把她们安排在偏殿的心腹宫女,端来了一件水粉色的百合花锦绣面的夹袄来。

    “多谢。”

    林梦雅也不矫情,若是她不肯收的话,白苏是死活都不肯穿的了。

    那侍女也服侍她穿上了新衣,又替她整理了微乱的发髻后,行了个礼退了下去。好在,她们的桌子上,香茶水果糕点,真是一样都不少。

    也难为了他们,又在忙着应华的事情,又没有怠慢于她。

    “宫里的人真是丧心病狂,连个小孩子也不放过。”

    偏殿只有她们俩个,白苏也不禁感叹了一声。

    林梦雅瞧了她一眼后,低声说道:

    “回去以后,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恐怕我们又招惹祸端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林梦雅却一点都不后悔。

    不管怎么说,孩子是无辜的。他还那么小,那么精灵可爱。无论有何种理由,都不应该,把毒手伸向孩子。

    白苏也是点了点头,她出身不凡,自然是知道轻重的。这种事情,历朝历代都有。只是,如今发生在自己的面前,才知道,到底有多可恶。

    外面的混乱,很快就平息了。

    林梦雅心头有数,应华应该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因为她抢救得及时,吃上几副安神的汤药就应该没事了。

    远远的,听到外面传来了送太医出去的声音。林梦雅心中大石也落了地,这孩子,终究是没事了。

    过了没多一会儿,三道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中。站起身来,可没等她先行礼问安,那红了眼眶的娘娘,就跪在了她的面前。

    “多谢昱王妃救命之恩,玉芝无以为报。”

    玉芝?难道,她就是身为四妃之一的贤妃吴玉芝?

    宫内重名重姓的应该不多,所以,这位肯定就是贤妃了。

    “贤妃娘娘快快请起,我也是无意之中救下了十皇子。而且,我跟他一见如故,也算是投缘。”

    林梦雅立刻把贤妃扶了起来,这位贤妃娘娘,可是俩个月前刚刚晋封的。娘家倒是跟上官家交好,如今,儿子却遇到了这种事情。

    怕是其中,隐情不少呢。

    贤妃看到林梦雅神态谦和,先前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也不拘小节。心知她是个善解人意又待人和顺女子,对她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昱王妃聪明美貌,真是世上少有。我以前只是听说,现在看来,更是名副其实。先前宫人们慌乱,招待不周。”

    扶着贤妃坐在了首位,林梦雅十分知趣的坐在她的下首。

    “只要十皇子没事就好了,天色已晚,我也不便叨扰了,就此告辞了。”

    看到林梦雅要走,贤妃立刻叫住了她,脸上带着几分歉意,说道:

    “忙活了这一阵,我倒是忘了这件事。只是现在已经过了时辰,宫门都已经落锁。不如,就在我这委屈一夜,明儿一早,我叫人把你们送回去,可好?”

    林梦雅跟白苏对视了一眼,也好,若是把人都吵醒了,那她们今晚的行踪,也就暴露了。

    贤妃自然是欣喜不已,立刻吩咐众人,把林梦雅主仆安排妥当。

    永和宫的偏殿到底是比她的小院子好了不少,簇新的被褥,雅致的摆设,不愧是宫中的四妃之一。

    林梦雅跟白苏沐浴了一番后,才换了宽敞舒适的中衣,在内屋低声谈话。

    “主子,您今天是怎么看出来那人,要对小皇子不利呢?”

    白苏轻轻的给林梦雅捏着腿,眼睛里都是疑惑。

    “你想想,永和宫秀丽不凡,而且,应华的穿着打扮的,也多是华贵之物。这样的宫里,怎么会有如此逾矩的宫人呢?即便是有,她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普通宫女,怎么会戴着成色那么好的镯子呢?宫内,规矩森严,像是她那种品阶的,即便是带着银钗都算是奢侈了。若是主子赏的,那她应该是品阶不低,又怎么会去亲自开门?而且应华见到她,没有亲热。若她是贤妃身边得宠的宫女,应华自然是会熟悉的。她说话的时候,好像是特别的急切想要赶我们走。你想想,小皇子失踪了那么久,若是被人送回来了,反而赶走恩人,这是什么道理?”

    其实这些事情,不过是她的猜测而已。

    蛛丝马迹,联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事件网了。好在,最后还是来得及,救了应华一命。

    “王妃殿下,我们娘娘来看您了。”

    外面,传来了那个心腹宫女声音。白苏立刻去开门,不多时,一身便服的贤妃,就进了内室。

    “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想跟贵客好好的说会儿子话,盈香跟着伺候就行了。”

    “是。”

    贤妃只带了名叫盈香的心腹侍女,进了林梦雅的内室。俩个人见了礼后,倒像是好友一般,坐在了桌子旁。

    灯光下,林梦雅只觉得面前的贤妃,真是有种摄人心魄的妩媚。

    泪光点点,却更有一番让人怜惜的娇弱之感。

    怪不得,人家都说后宫佳丽三千,皇上享尽齐人之福了。只不过,她却是明白,贤妃深夜到访,为的,怕是想要揪出谋害她儿子的人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