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意外发现
    “要着急也不是我着急,总有一天,他们会求着我看的。”

    林梦雅已经看透了,这些人无非就是想要难为她。

    可惜她又不是个软柿子,这些人,早早晚晚的会知道,现在所做的一切,到底是有多么愚蠢。

    “好吧,不过主子,这宫里的人,怎么都那么没礼貌呢?我看,还赶不上咱们府内做粗使活计的人。一个个的,耀武扬威,真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呢。”

    白苏提起来就气,以前在王府的时候,不管是谁,见到王妃都得恭恭敬敬的。可这进了宫,还不等如何,竟然还轮番被人欺侮了。

    主子是个好*性的,她却不是。

    “宫里就是这样,在外面,我是尊贵无比的昱王妃。可在宫里,动辄就是婕妤充容的,自然跟以前是不一样的。今天就算了,以后,别再这么冲动了。我知道你是为了维护我,但是宫内卧虎藏龙,谁知道明天,又会遇到什么人呢?”

    其实这些事情,林梦雅之前已经早就有了心里准备。

    只不过,接二连三的遇到,还真是勾起了她的火气来。

    这便是皇上病重,皇后执掌后宫的结果。这些为难中,少不得有几分是皇后跟太子的授意吧。

    想要在宫里继续生存下去,这种委屈,她怕是还要经受许多呢。

    不过,在宫中也有宫中的好处。

    这些太医虽然防备着她,但是各类医学典籍,寻常或是名贵的药材,却是任她索取的。闲来无事的时候,她倒是也能研究一下各类药方来。

    邱羽这家伙每次回到太医院,都会假装不认识她。瞧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林梦雅也跟着玩性大发了起来。

    俩个人明明在众人的明前,疏离得如同陌生人一般。但是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却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的默契的很。

    林梦雅突然有种,正在愚弄这些人的错觉。

    不过,邱羽肯定是也有他自己的考虑。林梦雅只是觉得,这家伙尤为的有趣而已。

    虽然,她表面上看上去十分的老实。只是窝在自己的小屋子里,看看医术,鼓捣鼓捣药材。

    而且,有那个吓人的侍女堵在门口,也乜有什么烦人的苍蝇跟视线。

    其实,她只是透过书本,细心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太医院四大金刚,她算是已经见到了俩个。至于苏桐那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定然不会自己轻易出手的。

    看来,想要见到皇上,她还是要费上一些力气才行了。

    半天下来,林梦雅看书也看的累了。白苏陪着,去了太医院里的小院子里转一转。由太医们打理的院子,自然是种满了不少的药材。

    林梦雅无意中开启了神农系统的分析模式,结果,大一堆的数据,就如同打印一般,从她的脑海中掠过。

    其实都是一些清热解毒,或者是新鲜药效才更好的草药而已。林梦雅随意转了转,最后,却是在一道小小的人造溪水前面,停住了脚步。

    这,是什么?

    她刚刚不经意的扫视了一圈,在一个墙角的发现了一株不太起眼的草药。

    这一院子的草药,按说,不应该把它混种在中间的。难道,只是太医们无意之中的疏忽么?

    “王妃殿下?王妃殿下?”

    回过神后,林梦雅看到了一张略带青涩的脸。

    跟小玉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带着几分腼腆的笑意,却有些拘谨的,招呼着她。

    “哦,抱歉,我一时想事情出了神。请问,你是——”

    那孩子穿着一身白色的学徒服装,却并不起眼。

    看到林梦雅正视着自己的时候,还不好意思的,红了脸颊,垂下了头。

    “小的叫小风,是太医院的学徒。昨晚苏院判说,怕您一个人不习惯。所以,派小的过来供您差遣。”

    苏桐派过来的人?林梦雅不经意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少年,看起来倒是毫无心机。不过,苏桐居然能派他过来,想必,也是有缘由的吧。

    “多谢苏院判的好意了,小风是么?我看这溪水甚为清澈,一定是有源头的。不知道为何,没有养些锦鲤供人观赏呢?”

    林梦雅漫不经心的指向了溪水,小风挠了挠头,说道:

    “小的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以前也曾有过不少次投放了鱼苗,可是,后来都养死了。大概是因为,我们都是一些粗人,不会侍弄这些花草鱼虫吧。”

    听了小风的话,林梦雅只是笑了笑,又看了看小溪水后,才带着白苏回到了屋子里。

    不会错的,一定是因为那东西的影响。

    “白苏,你去找人,要来皇上服药后的药渣来。我想,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的。”

    皇上服药乃是重中之重,在检查无误了以后,都会进行晾晒跟封存。

    她只要查看一下,就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白苏立刻去办,想必是因为崔副院判的下场够惨。白苏现在在太医院,都可以用横行无阻四个字来形容了。

    据她说,那去取药的太医,见到她就开始发抖。机会是没费力气,就拿到了已经封存的药渣来检验。

    这结果,还真是让林梦雅没有预想到的。

    已经习惯了弯弯绕绕的争斗,遇到白苏这种暴力女,效果,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仔细的检查了药渣,在经过神农系统的分析后,她果然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从窗口看向了院子,皇上所服的药中,果然有一味,必须是要用新鲜的才行。这也是院子里,种植数量最多的。

    这种草药名叫银满,栽培不易。即便是能移植成功了,也必须满三年才能入药。而且,这种药,对人体有十分温和的滋补作用。

    在平常皇上服用的滋补药内,也应该是有它的踪迹。

    银满本身是无毒的,长期服用,对人体的也无害。只是因为,种植银满的地方,有了一味名为夺天根的草药。

    她刚刚在墙角,就是看到了这味草药。

    这种草药,她在老师的石室里面见过。老师说,这东西毒性不强,根茎却能污染土地。

    也就是说,这院子里所种的所有草药,都是已经受到了夺天根的污染。

    这味药更是罕见,整个大晋也未见有几株。这群人,看的是治人的医书,自然是不知道这些被他们称为歪门邪道的东西了。

    哼,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皇上所谓的重病,是跟这些毒药,分不开关系的了。

    竟然能用如此精巧的方法下毒,看来对方,确实是十分小心。

    毒素在常年累月的作用下,能够彻底的毁坏人体机能。而且,在不能精密化验的古代,这些,只会被认为是某种疾病。

    因为有夺天根的作用,溪水里的鲤鱼才不能成活。但是这些毒又是微量的,流出去的溪水,很快就会被冲淡。所以,没有人会发现这里的异常。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问小风那个问题的原因。

    太医院里的人,应该是不知情的。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尝试往溪水里投放鱼苗。

    但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太医院里面种下夺天根。此人,定然是太医院里的内鬼。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林梦雅重新审视着外面忙碌的太医。

    这里,究竟谁才是罪魁祸首呢?

    若是不找出这个内鬼来,即便是她见到了皇上,怕也会被这个内鬼而搅乱。

    林梦雅思考了良久,看来只有等到所有的的太医回到太医院以后,她才能一一排查了。

    终于那个夺天根,她也必须必须找出办法来根治,却又不能打草惊蛇,看来,得当一次辛劳的园丁才行了。

    看完了药渣以后,林梦雅又假装研究了一阵子。神弄系统的优势又再次凸显出来,分分钟就能分析出这道药方的用量配比。

    虽然对太医院里的众位太医,人品表示深刻的怀疑的,但是比起专业水准来。她跟人家差的,喝止只是一星半点。简直就是东非大裂谷,现在,她也明白,为何老师对她进宫,总是持反对太对了。

    若不是她身上带着神农氏的外挂,还真是打不过这些资深的npc了。

    “白苏,今天我也累了,咱们回去吧。”

    看着突然就斗志满满的自家主子,白苏明白,这里不是交流私密的好地方。

    点了点头,也跟着林梦雅,一起雄纠纠气昂昂的出了太医院的大门。

    而被某种威胁震慑了一整天的太医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至今还昏迷不醒的崔大人,那可是让他们怕得要死的凄惨下场啊!

    许是因为找到了努力的目标跟方向,不再是俩眼一抹黑的状态。林梦雅晚饭就着几碟清淡的小炒菜,咽下了俩大碗米饭才罢休。

    连白苏都看得眼睛凸窗,还以为面前的主子,是从哪个灾区逃荒出来的难民呢。尽管了宫内女子,细嚼慢咽的优雅吃相的珍珠跟玛瑙,哪里见过如此粗野的吃法。

    在林梦雅风卷残云后,俩个丫头严重的怀疑,早上还优雅精致的昱王妃,晚上是不是换了个人来。

    熊熊的斗志,正在燃烧的林梦雅可不管这些,吃完饭小嘴一抹,领着白苏,就出去散步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