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空中飞人
    “王妃好大的威风,提点?这阖宫上下谁不知道,你昱王妃后台硬,没人敢动你。但是昱王妃,本宫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以为,有林家跟昱王撑腰就能为所欲为。天理昭昭,老天爷是不会放过作恶之人的。”

    慧婕妤盯着她,眼神里却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的憎恶。

    若不是她身边的芸充容拦着,怕是慧婕妤会立刻冲上来咬她。

    林梦雅有心示好,可却被慧婕妤夹枪带棒的一顿臭骂。心头虽然有些不快,可对方毕竟是皇妃,她不能轻易的发作。只是,却也不能让人如此任人欺侮。

    “晚辈不知道做了什么,让慧婕妤娘娘如此的生气,还请婕妤明示。”

    语气不复之前的恭敬,林梦雅虽然是晚辈,但好歹是昱亲王的正妃。打狗也得看主人吧,如此对她,这慧婕妤若不是后台极硬,那就是莽撞无知之辈了。

    “哼,你倒是做了好事,转眼就忘了是么?我——”

    慧婕妤当真是越说越气,一双眼珠儿瞪着林梦雅,如同地狱中乞命的恶鬼。不过,一遍的芸充容倒是觉得,慧婕妤真是做的过了。拉了拉慧婕妤的袖子,冲着林梦雅抱歉的笑了笑。

    “我这妹子就是心直口快了一些,王妃不要放在心上。这些,都是她一时气愤随口说说的,实在是做不得数。还请王妃,不要怪罪她才是。”

    看到林梦雅的脸色不好,程美人也死死的拉住了慧婕妤的手臂。

    一张圆润小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慧婕妤无奈,只得愤恨的瞪了林梦雅一眼后,冷哼一声,转过了头去。

    既然芸充容出来调停,林梦雅自然是要给这个面子的。

    强忍心头的不愉快,任是谁被人毫无理由一顿臭骂,想必,也会觉得心情不爽的吧。

    “既然芸充容娘娘如此说了,那晚辈自当是给充容一个人情。说到底,婕妤只是皇上的妾室,上下尊卑有别。以后还请娘娘,不要再随意招惹别人。免得惹祸上身,得不偿失。”

    大晋的法度极严,即便是皇室之中,妾室的地位也不高。譬如德妃,即便是儿子已经成年,封了亲王。可在宫内的时候,每日还是要去皇后的宫中请安行礼的。

    在普通人家,就算是极得男主人的宠爱,却还是要每日在嫡妻的院子里,做些扫洒活计。

    所以,慧婕妤刚刚的言行,对林梦雅来说,已经是颇为不敬了。

    “王妃宽宏大量,我想,慧妹妹一定会感激在心的。那我们就不耽误王妃的时间了,王妃请。”

    有芸充容打这个圆场,俩个人自然是吵不起来的。

    林梦雅无意继续站在这里,跟慧婕妤那个泼妇胡搅蛮缠,行了个礼后,神色冷峻的继续向太医院走去。

    可在她的背后,慧婕妤还是不依不饶,眼神,也愈发带着恶毒的仇恨。

    “芸姐姐,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芸充容眼神从林梦雅的身上收回,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真的以为,你想的那件事,能成么?慧妹妹,我们既然进了宫,还是少为了娘家的事情奔波才是。陛下龙体欠我,你我又没有子嗣。该筹谋自身才是正途,今日,我若是知道你来这里,是为了挑衅昱王妃,那我是断断不会跟程妹妹一起来的。”

    芸充容的劝慰,却并没有让慧婕妤有过一点点的动摇。

    看到自己身边,朝夕相处的姐妹,都不肯站在自己的这一边,慧婕妤冷哼了一声后,甩开了程美人的手,带着自己的侍女,气呼呼的走掉了。

    “芸姐姐,慧姐姐她,会不会一时冲动,做出些什么鲁莽之事?”

    程美人不无担忧的说道,芸充容却只是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宫里,已经是风雨飘摇人人自危了。慧婕妤的事情,不知道,又要生出多少风波来。

    但愿,那位昱王妃是个不是个爱计较的人。不然的话,慧婕妤的日子,怕是要不好过了。

    被慧婕妤这么一搅合,林梦雅的心情真是差到了极点。

    不过生气之余,她更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这位婕妤娘娘了。怎地就让她对自己,如此的怨恨?

    “玛瑙,你可知道,那位慧婕妤,到底是什么来头?”

    玛瑙一听到昱王妃询问上了自己,立刻恭恭敬敬的回答说道:

    “这慧婕妤是五年前进宫的,当初,也曾经颇受宠爱。但是因为她从未诞下过子嗣。所以,这俩年,也就被咱们陛下抛在脑后了。奴婢听说,她算是咱们陛下的远亲。其他的,奴婢就不清楚了。”

    皇上的远亲?这她倒是没有预料到。

    其实,那些大家族在发展的过程中,也会不断的跟皇室和别的世家联姻。若是细论起来,到也都是沾亲带故的。

    “主子,要不要我去教训一下她。”

    一直没有坑声的白苏,此刻却伏在林梦雅的耳边,低声说道。

    林梦雅摇了摇头,皇宫内的情况,她现在还不了解。玛瑙说的,也未必都是实情。

    “没事,不过是在言语上奚落了我的几句而已。咱们在宫里,少不得要忍气吞声的。走吧,去太医院。”

    太医院里,还是跟昨天一样。不过却没有看到苏桐跟姜凯,一般的朝臣,正月初五以前,都是可以在家里休息的。

    只是太医院的人,要轮流值守。

    今天这一位,是个不苟言笑的严肃之人。虽然头发跟胡子花白一片了,却是一丝不苟,半点都没有疏忽。

    看到林梦雅后,先是皱了一下眉头,后来在手下人的提点下,才放了手中的药材,过来给她行礼。

    “下官太医院副院判崔石,拜见昱王妃。”

    “崔大人不必多礼,我只不过是来太医院见习的。以后大家见了我,这不必要的繁文缛节就免了吧。我总是要在这里叨扰一段时间的,若是大家见了我都要来行礼,岂不拘束了。”

    林梦雅笑容谦和,可心头,对这位崔副院判,已经有了初步的判断。

    崔石看起来十分的严肃认真,这样的人,必定是个食古不化之人。而且,看向她的目光里,也多有轻蔑。

    怕是以后,她想要给皇上看诊,此人,定然会是她的阻力之一。

    现在,不过是各探虚实的时候,若是被这些人摸准了她的性子。那下一步,怕就是如何让她,滚出太医院了。

    “是,多谢王妃。”

    崔石也不扭捏,起身就想要回答自己案几边上。

    林梦雅却开口,叫住了他。

    “崔大人,我有一事想求。”

    崔石的目光里,带着几分不耐烦。若林梦雅不是昱王妃的话,怕是这会子,早就被他轰出太医院去了。

    “我想看看皇上的脉案,毕竟我是个新人,对陛下的情况一无所知。所以,不知道,崔大人能否满足我这个小小的要求呢?”

    她的语气算是和气,可崔石却重重的冷哼了一声。

    上上下下的斜了她俩眼后,颇为不屑的回绝道:

    “昱王妃,老朽在宫中侍奉数十载。医术虽然不敢妄称天下第一,但是,自认比初出茅庐的新手,要强上几分的。医术一道,从没有捷径,即便是天资聪慧者,成为国医圣手,也需要几十年的磨练。王妃身为女子,不在内院好好的做些女红诊治,跑到太医院里来,已经是极为不妥的了。陛下的脉案,乃是重中之重,不是闲杂人等相看就看的。王妃,请自便。”

    林梦雅差点被气笑了,怪不得昨天苏桐三下五除二的就推到了今天。

    原来,是因为今天的钢板,能毫不客气的阻挡林梦雅呢。

    “找死!”

    一声怒喝,刚刚还桀骜不驯的崔石,下一秒,却是如同沙包一般。‘嗖’的一声就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跌落在药柜下面。

    晒好的草药,在重击之下,洒了崔石一身。而这位副院判大人,则是惊恐的看了白苏一眼后,眼睛一闭,就晕了过去。

    “哦,不好意思,我这侍女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不好。”

    面对周围人的怒目而视,林梦雅只是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随后,就领着白苏,回到了苏桐给自己准备的小屋子。

    她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刚刚还攒了一肚子的火没出洒。现在,崔石又来找她的晦气,这可就怪不得她了。

    经过这一闹以后,太医院里上上下下,都对林梦雅这个煞星敬而远之。

    崔石已经被人送回了府邸,估计没有个三五天,是起不来床的了。不过,白苏很有分寸,不会真的伤到他的。

    “主子,他们这些三番五次的推脱,那脉案,是不是真的有问题?”

    白苏俨然已经成了太医院里,谁都不敢招惹的大魔王。

    偶尔有俩个不长眼的,探头探脑的往林梦雅那边看去,在她冰冷的瞪视下,立刻就如同老鼠见了猫儿一般的溜走。

    不过,对自家主子的处境,白苏还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即便是没人来招惹,但把林梦雅架起来,什么都不允许她做,对她们来说,也不过是白白的浪费时间。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