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路遇妃嫔
    反手也握住白苏的手,寒冷的冬夜,俩个人互相取暖,似乎,也没那么难熬了。

    “没事,这人跟我颇为投缘。而且之前也帮过我的忙,我觉得,他应该是个好人。你瞧,你也好,白芨她们也好,就连小玉也都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跟我投缘,大家才会成为一家人呢。”

    白苏无奈的叹了口气,自从跟主子熟悉了以后,她才知道,主子并非是那种高高在上之人。

    虽然对待仇人的毫不手软,但是对待自己在乎的人,却是温柔似水。

    所以,她的身边,总是围绕着肯为她牺牲性命的至交。

    只是,主子自己却丝毫不清楚呢。

    “少主走的时候,对我说一定要保护好你。可今天听邱先生的意思,怕是这太医院,也不比府里好过。”

    这一点,林梦雅其实也早就有觉悟了。

    先不说那如同四座大山一样的存在,那统领太医院的苏桐,也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虽然他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但是她能看得处,其实那些太医们,还是以他为尊的。怕是就连那四大太医,也是看苏桐的脸色行事吧。

    林梦雅心头已经有了数,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跟心计。太医院这趟水,越乱越好,她才好浑水摸鱼不是。

    月色清冷,但还是冷不过人心。

    白天的喧闹的太医院,夜晚格外的孤清冷寂。除了当值的几个太医外,其他人都出宫回府去了。

    太医院的内堂里,苏桐跟姜凯,围着铜火盆烤火。只是,那俩张饱经了风霜的脸上,却挂着阴沉沉的表情。

    “今天你也看到了,这昱王妃可不像是平常人,怕是难对付了。”

    苏桐烤着火,橘色的火光,却显得他的脸色,格外的冷硬。

    “哼,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而已。就算是受过林牧之跟昱王爷的*,终究也是嫩了一些。轻易的就使出了控针之术,根本就不知道藏拙的道理。这样的蠢货,难道你苏桐还会怕么?”

    姜凯还是一贯的*桶子脾气,斜了苏桐一眼,满脸不屑的说道。

    仿佛早就已经习惯了姜凯的脾气,苏桐也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拿起了一旁的暖炉上热的水,给自己续上了一杯茶,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妇人倒是没什么可怕,林牧之跟昱王爷,敢送她进宫,必然是想好了万全之策。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别忘了,按照辈分来说,她还应该喊你一声舅公。”

    苏桐的这句话,似乎触碰到了姜凯心头,某些极为不愿意提及的往事。

    重重的哼了一声后,那双眼睛里,毒辣的怨恨,一闪而逝。

    “姜家,不过是强弩之末。皇上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若是哪一天——德妃也好,姜家也罢,都只会成为昨日黄花。姜家欠我的,早晚我会讨回来的!”

    松弛的面部肌肉,却因为心头的愤怒,而变得愈发的僵硬。

    现在的姜凯,哪里还像是一个能救死扶伤的大夫。

    好像是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姜凯起身,佛袖而去。

    剩下了苏桐一个人,继续盯着面前烧得通红的木炭。

    已经成功的挑拨起姜凯心头怒火的苏桐,却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老谋深算的样子。

    能爬到这个位置的人,谁还没有几件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若都像是姜凯一样,时时刻刻的记在心头,终究也是成不了什么大事的。

    不过,倒是可以用姜凯,来试探一下这昱王妃的深浅。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宫中的日子,怕是以后会越来越艰难了。

    一夜好眠,林梦雅的适应能力堪比小强。

    不过,因为昨天她实在狠整了珍珠跟玛瑙。今儿一大早,这俩个丫头,竟然手脚麻利的,来服侍她洗脸穿衣了。

    珍珠依旧惨白着一张脸,大大的黑眼圈,惊恐无助的看着林梦雅。仿佛,她是地狱里爬出的妖魔。

    “你——”

    林梦雅刚刚开口,珍珠的手就一抖,给她梳着乌发的梳子就掉在了地上。

    人更是吓得如同筛糠一般,泪珠儿滚落,立刻跪在地上给林梦雅磕头赔礼。

    “王妃殿下饶命...奴婢...奴婢不是有心的,王妃殿下饶命啊!”

    林梦雅好笑的看着面前,不住磕头求饶的珍珠。看来,她是给珍珠留下了这辈子都难以抹除的心理阴影了呢。

    “你先起来,我又不是嗜杀成性的大魔王。这点小事,我不会怪罪你的。”

    白苏一直在旁边盯着,在面对无关人等的时候,冰山美人的气质,倒是让人觉得不太好惹。

    可珍珠实在是太害怕了,无奈之下,林梦雅只好叫躲在一边的玛瑙,把她的小姐妹给扶了起来。

    杀威棒已然是给过了,林梦雅深谙张弛有度的用人之道。有俩个免费的劳动力,也省得她跟白苏,为了无聊之事奔波不是。

    “你们也算是在宫内当过差的,我这人虽然不是什么好*性的,但是也算是赏罚分明。若是你好好当差,一星半点的小错,我也不会深罚你们。在我这里,没其他娘娘宫里那么多的规矩,但是老实听话,那是你们的本分,明白了么?”

    林梦雅的脸色不温不火,话音也尽量清淡平和。

    珍珠跟玛瑙对视了一眼后,也只得起身行礼谢恩。

    “是,奴婢们自当谨记王妃殿下的教诲。”

    林梦雅点了点头,深知这俩个人如此作态,多少,也是有些假装的成分在里面的。

    宫里的主子们,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以前就听锦月姑姑不经意的提起过,各个宫里,都是有处置违反规矩的宫女太监们的私刑。

    人是不能轻易打死的,但若只是想要教训他们的话,大大小小的酷刑,足有几十样之多。

    昨天,只不过是被她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虽然珍珠跟玛瑙是她信不过的人,但是到底是在宫内当差的人,发髻梳得倒是比半路出家的白苏,强了不少。

    到底是新年,作为新妇的林梦雅,本应穿得喜庆一些。

    但是皇上龙体欠安,除夕晚宴上又发生了那么一档子事。林梦雅还是挑了一件檀色细金缎子的裙衫,外面罩了一件海棠红的翻领夹袄,脚上穿着一双镶嵌着珠玉的锦缎绣鞋。

    头上只带了一枚镶羊脂玉的累金簪子,更显得她长发如墨。在清冷的长街上走来,清新秀丽的装扮,更显得她盈盈如玉。透着一股子,跟宫里的墨守成规与众不同的美丽来。

    “主子,今天也要在太医院里面,忙一天么?”

    白苏紧紧的跟在林梦雅的身边,今天林梦雅带的是玛瑙。如今,也知趣的远远的缀在后面不敢近前。

    想了想,林梦雅略点了点头。她还是想要看看皇上的脉案,昨天被苏桐给糊弄了过去,今天,她无论如何,也要得手就是。

    “宫里的东西,没有咱们府里精致。您的身体,能受得了么?”

    看着自家丫头担忧的神色,敢情是因为她今早没胃口,误会了她吃不惯宫里的吃食。

    她哪里是个挑食的人了,经过五年的大学食堂的历练,但凡是能被胃液消化的,她都能吞入肚子里了。

    只不过,她心头有事,所以才无心饮食的。

    “你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了,知道照顾自己的。”

    拉着白苏的手,林梦雅轻轻的安抚着她说道。

    主仆俩个正想说些体己话儿的时候,突然被一道傲慢的声音所打断。

    “呦,这是哪里来的美人啊。见到本宫也不知道行礼,难道,眼睛长在头顶上了不成?”

    居高临下的口气,显然是为刁蛮跋扈的主儿。

    林梦雅抬头看了看,只见几个宫装的丽人,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这边。

    从衣着上来看,倒像是宫里的娘娘。不过,其中最为美艳的女子,正冷冷的看着自己,仿佛,是看到了仇人一般。

    “给芸充容娘娘,慧婕妤娘娘,程美人请安。奴婢是内侍监的玛瑙,这位,是昱亲王的王妃。”

    看着这丫头还算是机灵,林梦雅也记在了心头。

    这三个名字倒是陌生的很,她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几位娘娘。

    不过,按照礼制来说,她算是正一品的亲王妃。不过,是因为是外臣,又是晚辈,论理也该是行个半礼的。

    她才进宫,不想节外生枝。所以,即便是对面的人出口不逊,也还是咽下了这口气。

    “给三位娘娘请安,晚辈初来宫中,如有冒犯,还请各位娘娘,多多提点。”

    芸充容面容清秀,衣饰也华贵些。

    微微的向她颔首,脸上也带着三分好奇的柔和笑意。

    站在她左侧的,是个看起来跟林梦雅差不多年纪的俏丽少妇。此刻,也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她。不过,她年纪应该是最小的,衣饰也最简朴。林梦雅猜测,她应该是那位程美人。

    唯有站在芸充容右手边的女子,容貌妍丽,但是衣饰却不如充容华美。不知为何,林梦雅却从她的眼睛里,读出了几分恨意来。

    奇怪,她又不是杨贵妃,又不是来找皇帝公公扒灰的。这婕妤娘娘,为何如此的憎恶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