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不速之客
    邱羽脾气倒是一顶一的好,跟白苏点头致意后,也不在乎看了人家的冷脸。

    反而是献宝一般的,把手中的包袱,给林梦雅看。

    “我刚知道你刚来在宫里,肯定是吃不好睡不好。特意去御膳房里,给你拿了些好吃的。虽然不是什么美味珍馐,打打牙祭还是没问题的。”

    大概是因为邱羽长了一张老少咸宜的脸吧,再加上他总是对每个人都是微笑相迎。对这个年轻的太医,她总是觉得十分的亲切。

    阵阵引人食指大动的香气,从桌子上散发出来。

    林梦雅看到他从包袱里,拿出了俩个油包来。细细的剥开来,竟然是一只还冒着油光的烤鸭。

    “这可是咱们御膳房师父的拿手好菜,我可是足足求了他三天才给我做的。你运气好,还真是有口福。”

    除了烤鸭外,还有卤鸭掌,卤鸭翅,藕片海带等素菜。林林总总的,竟然占了小半个桌子。

    “你这是准备来我这开联欢会呢?”

    林梦雅忍不住笑道,邱羽愣了愣,显然是不太了解联欢会的含义。不过,他是个聪明人,随便一猜也知道林梦雅的意思。

    笑了笑,最后变着戏法一般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酒壶,跟一个精致的酒杯出来。自斟自饮,倒是像他洒脱的性子。

    “今天按照惯例,应该是大年初一。可咱们这些人身不由己,只能苦中作乐一回了。”

    邱羽颇有些自嘲的话,让林梦雅似有所悟。

    是啊,以前即便是再忙,过年的时候,总也会休息几天的。

    她也毫不做作,拉着白苏坐在了桌子边上。伸手取了一只香辣的鸭翅,细细的品尝了起来。

    “我进宫之前,还看到了满街的红灯笼。听说,今天会有许多舞龙舞狮的表演,一直到今晚天明呢。”

    林梦雅带着几分惋惜的说道,本来,她是跟四个丫头商量好了。正月里,会带着她们可劲儿的闹。

    但是在宫里,却只能是安安静静的。

    即便是炭盆里的银炭,都似乎被这种气氛压抑了一般,只敢安安静静的燃烧着。

    “这天家富贵又能如何?我看,不如寻常百姓家。”

    邱羽的话里话外,也满是对平常生活的艳羡。

    林梦雅看他虽然只是一介太医,但是吃穿用度都不是凡品。只不过,邱姓到不是京城里闻名的大家族,想必,这人也是外省的福贵公子吧。

    “平民百姓也就未必幸福了,在大家族里面,虽说会被束缚但是衣食无忧。什么羡慕贫民百姓生活的这些话,不过是他们的无病*而已。土里刨食,却也是要经过春种秋收。若是赶上饥荒战乱,贫民更是衣食无着,为了一口吃食,能卖儿卖女。连活着都成了奢望,还有什么幸福快乐可言?”

    邱羽吃着鸭腿的嘴,突然停了下来。

    眼神里带着几许激赏,看着面前华服的美丽女子。

    他本以为,这位出身世家,夫家又显赫的女子,也只是比寻常的女人多了些见识而已。

    但是,从军营救人,到后来的北楼留画,他才渐渐的意识到,面前的,可不是什么无暇美玉。

    她是真正的稀世珍宝,不清高自傲,却如同出水清莲,半点污迹都不沾染。但是,今天的这一番话,却远不是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女子,能说出口的。

    “以前在家的时候,我父兄总是夸赞林将军,是这世间难得的英雄人物。我却不以为然,觉得不过是一介莽夫而已。今日,我才知道,连女儿都教养得有如此胸襟。足以见得,林将军绝对是一位英明睿智的大英雄。邱羽如同井底之蛙,失礼了。”

    说完,双手作揖,对林梦雅深施一礼。

    林梦雅没想到他竟然也是如此洒脱率真之辈,当下,对这位邱太医的好感,又上升了一大截。

    心头,也是愈发的好奇。

    到底是哪里的山杰地灵,养育出这么个恣意率性的男子。

    “不知者不罪,我还有个哥哥,若是你们见了,定然会一见如故。”

    邱羽的眼睛一亮,忙说道:

    “那是自然的,我在军营见到你跟林少将军的时候,就觉得十分的亲切。只是当初,有要事在身,无缘亲近。若是有机会,定然会跟林少将军把酒言欢。”

    邱羽倒是豪爽,只可惜面前的是小酒杯。不然的话,这家伙一定会一醉方休吧。

    “对了,我初来太医院,有些事情还不是十分的清楚。若是方便的话,你不妨可以行个方便,提点我一些。”

    邱羽略一沉吟,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只是目光里,却不知为何,多了几分的不屑。

    “这哪里是一个太医院,医者本应仁心仁术。可他们,不过是一群披着人群的恶狼。今天即便是我不在场,也成想象出那群人的丑态。今天你见到的,不过是在除夕之时来宫里轮流值守的。若是你看到了太医院所有的人,你才知道,人面兽心四个字到底是如何。”

    这评价...其实林梦雅也能猜出几分,老师就曾经对她耳提面命过。能入宫成为太医的,野心跟手段,可是一样都不缺。

    不过,林梦雅却是好奇,老师一生从未踏足过太医院,为何,会对里面的门门道道,知道得如此清楚?

    “宫内有一首打油诗说得好,催命阎王勾人魂,河上小鬼吃人心;缰绳不栓豺狼嘴,马不吃草爱金银。说的就是太医院的四个大人物,有他们在,这宫内,一年断送的无辜性命,不知有多少。”

    没想到,皇宫之内的太医院,竟然也是如此的黑暗。

    林梦雅静静的听着,虽然邱羽一再的忍耐,可她还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几分愤恨的情感。

    “你今天一定见到了姜凯吧,说起来他倒是跟你有几分渊源的。他算是德妃的娘家人,当初进宫,也是靠了德妃的引荐。不过,据说姜家最得宠的公子,也是他给引荐到一位名医门下学习。所以,更是得到姜家的器重。此人脾气暴躁,但却是这四个人里,最好对付的。你那手控针之术,他无论如何都想要搞到手的。你的身份,他却不能轻举妄动。余下来的三个,可就没这么好对付了。”

    林梦雅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副院判崔石,何天和太医,跟马北明马太医,跟姜凯合称太医院的四大阎罗。表面看起来,一副仁心仁德的样子,可背地里,却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手。这些人的事情,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你只要记住,这几个人,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他们在宫里都是有势力的,你虽然是王妃,但是却也是力有不怠。而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卒子,我的老师也已经被他们排挤出去了。即便是想要保护你,也是有心无力。”

    邱羽的表情里,净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自嘲。

    林梦雅却摇了摇头,反手,给他斟上了一杯酒。

    “这一杯,是我要谢谢邱大哥的。这些话,若不是你,别人无论如何都不会跟我说的。你对我如此推心置腹,已经是帮了我的大忙。以后,不管你有什么要求,我都会尽力的帮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林梦雅看人很准,若邱羽只是一个寻常的太医的话,这会子早就跑得没影了。

    他今晚赶来,只能说明俩件事。

    一,是他真的对自己没什么坏心,不然的话,这种被人知道,就会被排挤的话,他不会说的这么详细。二,这家伙真的有可能是个了不得的人物,虽然话里话外都是对太医院的不满跟惧怕。但她能看得出,这人,可是不太在乎太医院的。

    没想到,才刚入宫而已,竟然就遇到了这么一个有趣的人。

    “你这一声邱大哥,我必定尽力护住你的周全。今天天色已晚,我改日再登门拜访。对了,这里是我给你准备的迷香,别误会,这是给偏房里那俩个准备的。把它掺在炭盆里,或者是熏香里,都可以让人感觉到疲惫。不会有寻常迷香那种昏沉的感觉,只是让人觉得,身困体乏,睡了一觉而已。”

    走之前,邱羽还不忘从袖口里,掏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来。

    塞给了林梦雅后,又细细的嘱咐了她几句。又交代她说,如果需要他的帮忙,就在院子里的西北角的墙头上,用红砖压了一片羽毛。他会找机会,来跟她相见的。

    一一收下了邱羽的好意后,这人才偷偷摸摸的,走出了小院去。

    幸好今天林梦雅把珍珠跟玛瑙吓得不轻,不然的话,邱羽还真是不能轻易的混进混出的。

    没想到今晚会有这么一位不速之客,待到她回过神来以后,已是月上中天。

    温水洗了脸面手脚,她跟白苏俩个也没什么主仆之别,围了俩床棉被,在床上闲话家常了起来。

    “这个邱太医,我看主子,似乎对他很是亲近。主子,咱们在宫里,有些事,可是不得不防呢。”

    白苏一边给林梦雅暖着手脚,一边担忧的说道。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