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求而不得
    “苏先生真是言重了,只是在下卖弄了。不知道现在,我可有资格,看到陛下的脉案了?”

    林梦雅再次请求,可苏桐这老家伙,还是没有痛快的答应她。

    反而是愈加的面露难色,搓着手,看着她的眼神里,也多了那么几分尴尬。

    “看,自然是能看的。只是今天天色已晚,若是王妃再不回宫的话,就会耽误时间了。”

    林梦雅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光顾着吓唬珍珠了,倒是真的忘记了时辰。

    而且,苏桐的拒绝,其实她已经心里有数。

    皇上的脉案珍贵无比,说是国家机密也是不为过的。苏桐不让她看,其实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嘛,她还有的是办法。总有一天,能拿到皇上的脉案。

    “说的也是,白苏咱们也该回去了。我的银针,众位可观赏完了?”

    林梦雅招呼着人就要往回走,此时,一位脸上留着络腮胡子的太医。却捏着林梦雅的银针,看样子神情欢喜无比。

    “王妃,在下精于银针刺穴之道的。不知道这银针,可否借给在下一观?”

    这话倒是有些霸道了,她求取皇上的脉案不得,可这些人却看上了她的银针。

    林梦雅摇了摇头,白苏已经上前取回了银针。擦拭好了以后,放入了她的银针包里。

    “王妃何苦如此的守旧?医道就是给人来研习的不是么?难道,王妃打算一辈子,都独霸前人的精髓么?”

    那络腮胡子,当下就跟林梦雅吹胡子瞪眼了起来。

    不过,她却冷冷一笑,目光扫过在场众人。看来,跟络腮胡子抱持着相同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呢。

    “好,既然这位大人这么说,那就你把你压箱底的药方,都拿出来跟我们大家的分享吧!”

    太医院还真不是什么好地方,好个霸道的太医。这针法,就跟药方一样,乃是一家独传的。

    一句话,让这些人的脸色,都有了些许的难看。

    他们也才意识到,面前的女子,可不是能任由他们欺凌的无能之辈。

    当下,就有许多人,偃旗息鼓,不再参与了。

    “你——王妃这是强词夺理了。控针之术,并非是尊师所创。医道众多前辈,之所以著书立传,就是为了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这跟药方,可是完全不同的。”

    络腮胡子还在狡辩,还真是强词夺理的一把好手。

    林梦雅微微冷笑,却不准备跟他们讲理了。

    “真是不巧,秘籍在拿回来的第二天,就被我老师给烧掉了。你要是想要研习,自己去找啊。你能找到就算你的,好不好?”

    睁着眼睛说瞎话,林梦雅的功力,比一群大男人还要厉害。

    一群大男人,对上一个小女人,还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络腮胡子再说下去,林梦雅可真是要炸毛了。

    苏桐咧开醉干笑了几声后,却阻止了这俩个人的针锋相对。

    “姜凯,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还不快给昱王妃道歉!一大把年纪,还这么没规矩。”

    络腮胡子姓姜?林梦雅倒是有几分多心。

    虽然听说姜晟的医术,是跟一位名师学的。但是,不会这么巧,只是重姓而已吧。

    “是,院判大人。”

    姜凯虽然不忿,却只能咽下这口气。

    眼巴巴的,看着林梦雅拿走了所有的银针。

    “恭送昱王妃。”

    苏桐站在门口行礼,林梦雅点头致意,便带着自己的侍女们,回到了宫中。

    都说众生百态,所以,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太医院,林孟雅却能看出许多东西。

    经过刚刚的事情,珍珠跟玛瑙哪里还敢造次了。只能低眉顺眼的,跟在她的身后,恨不得把她供起来了。

    到了小院里,虽然乌漆麻黑的。但却是没有什么人盯着,但是想必在太医院发生的事情,也会一字不漏的,传到皇后的耳朵里吧。

    “你们就在外面伺候吧,我家主子不喜欢外人在场。若是聪明的,手脚放老实些,我家主子也不会要了你们的命。”

    白苏低声警告着那俩个姑娘,这俩个头立刻头如捣蒜。如同风中残烛,差点就打上摆子了。

    “算了,你们还是回屋歇息吧。若是有事,我自会叫白苏去叫你们的。”

    外面天这么冷,这俩个姑娘才受到惊吓,若是在受冻,是极为容易感冒的。

    她可不是周扒皮,太压榨别人的事情,她还做不出。

    看着俩个丫头千恩万谢的回到了屋子里,林孟雅跟白苏,也回到了主屋里。

    炭盆还有些余温,放上几块银炭,很快,屋子里就暖和了起来。

    “主子,您还真是好心眼。这俩个人,摆明了就是皇后送给咱们难堪的。您今天只是吓唬吓唬她们,还真是便宜了这俩个蹄子。”

    白苏有些嗔怪的说道,林梦雅立刻用古怪的神色,看向了这个原本冷冷清清的小丫头。

    “呦,还蹄子,我看你真是被白芍给拐带坏了。唉,你们跟着我这个名门淑女,怎么就学不来一点点的贤良淑德呢?难道,我的流心院,天上八字就是要出泼妇的?”

    林梦雅打趣的说道,白苏立刻娇嗔的瞪了她一眼。却是缓和了气氛,给林梦雅倒了一杯暖茶,塞在了她的手中。

    “其实我知道你的心思,这俩哥丫头就是奸细。但是,我们把她们赶走了,皇后总会想着法子送来下一批的。若是碰到比我们还能干的,那又如何是好?”

    这也是为什么,小院的周围没有那么多暗线的原因。

    她这边的一举一动,都在皇后的监视下。

    太医院里,也多是皇后的眼线。可以说,她不管做什么,都是逃不过皇后的眼睛的。

    既然逃不过,她索性就大大方方的给皇后看。反而,会让她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林梦雅的深意所在。

    “主子说的有理,是我没想这么周到。今天主子在太医院,可算是把那些人都震慑住了呢。”

    白苏兴奋的说道,这手控针的绝技。她也是第一天才看到的,没想到,主子竟然会这种神乎其神的针法。

    “唉,你哪里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怕是从此以后,我被人盯上才是真的。不过,我身边有你,安全倒是无虞。”

    林梦雅轻轻的叹了口气,用出控针之术,她也是无奈之举。

    老师也曾经叮嘱过她,此术实在是太过惊世骇俗。不到万不得已,不得轻易的显露人前。

    这不,她才刚刚施展,那姓姜的,就盯上了她的银针。

    不过,她刚刚也是有意为之。别人虽然没说,但是眼热是肯定的了。

    既然她手中有这些人想要得到的东西,那就得好好的利用,为自己在宫内的日子,谋取一些福利了。

    宫里的夜的确是十分的漫长,才刚擦黑,林梦雅就觉得好像是无事可做了一般。

    比起在昱王府,总是操不完的心。王府内吃穿用度,三绝堂的大事小情。她的小院里总是有来来往往的陌生人,每一个,都能给她带来与众不同的新鲜感来。

    可宫里就不一样了,她无事可做。宫里又不成随处乱逛,留在身边的白苏又是个不善言谈的。

    这长夜漫漫,她倒是有些无聊得紧了。

    “这宫里真是无聊,不如,白苏,你陪我来下盘棋吧。”

    把手中的医书丢在了一边,给皇上所有能用的药方,她在心里早就已经背了一个滚瓜乱熟。

    但是见不到皇上,也不知道他的脉案如何,始终,她如同盲人摸象,不得要领。

    白苏瞪了一双眼睛,却是看了看四周。

    即便是要下棋的话,这哪里有棋盘呢?

    “你瞧你,人啊,得知道苦中作乐才行。这样,我们出去捡一些小石头吧。”

    白苏点了点头,主仆俩个一前一后的到了小院里。

    要说,流心院的娱乐活动绝对能够在大晋排上前五名的。什么飞行棋斗*地主,在林梦雅的悉心教导下,都已经成了的消遣的娱乐活动。

    好久都没玩五子棋了,寻了不少的小石子,看来,够玩上很久了呢!

    刚想从墙角起身回到小屋里去,就看到一张年轻的俊脸,正笑眯眯的看着她呢。

    “怎么——”

    刚想要惊呼,却想起偏房里还有那俩个眼线在。

    警惕的左右看了看,招了招手,提着裙摆带着那人如同小偷一般,回到了屋子里。

    “你怎么来了?”

    林梦雅惊喜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她白天的时候还纳闷,这家伙怎么没在太医院里。

    邱羽笑得十分的畅快,反手从肩上,放下了一个青花布包袱。

    “今天该是我在皇上的寝宫里当班的,所以,才能找到机会来看你。我可是听送饭的人说了,你今天在太医院里,一手控针之术,可是让那些人的老脸,都吓绿了。”

    没想到这件事,就连邱羽都知道了。

    林梦雅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一边跟白苏介绍面前的男子。

    “白苏,这位是太医院的太医邱羽先生。在军营的时候,咱们也是见过面的。以后,少不了要打交道,你可要记住了。”

    白苏点了点头,冷若冰霜的样子,倒是一如往昔。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