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精彩表演
    她冲着人群笑得极其的温柔,可却没有人敢回应。

    那绝对能够称得上是小恶魔的表情,绝对,能够成为某部分人的噩梦。

    “怎么?各位是信不过我么?如果大家是觉得有性命之忧的话,大可不必担心。家师说过,即便是银针留在身体里。也只是半身瘫痪而已,死不了人的。”

    林梦雅手中的银针又摇了摇,如同小恶魔临世,让这些人的心,又冷颤了几分。

    “这...这还是不妥。昱王妃不要再拿下官们开玩笑了,纵然是控针之术,也...也是闻所未闻,不是么?”

    所有人都在打退堂鼓了,所谓为了医学而献身,其实也不过是句玩笑话而已。

    林梦雅早就预料到他们会如此反应,所以,只是笑了笑,倒是也没说些什么。控针之术本就不是寻常人都知道的事情,人嘛,总是会对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感到恐惧。

    这是本能,她也无可奈何。

    吓唬够了面前的男人们,林梦雅却是拿着银针,随便的点了一点。就点到了刚刚还幸灾乐祸的珍珠跟玛瑙的身上。

    “我想了想,众位大臣都是国之栋梁。为了皇上的祥康安泰,是断断少不得的。不如,就让我这俩个侍女代劳吧。你们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林梦雅的话音刚落,那群大臣们,便是各个如同彻底解放了一般,简直有如劫后余生般的狂喜。

    倒是珍珠跟玛瑙,一下子脸色就变得苍白无比。

    那些长的银针,天啊!她们还能活下来么?

    “王妃!使不得啊,奴婢,奴婢们错了。再也不敢造次了,还请王妃,饶了奴婢们吧。”

    事到临头了,才跪在林梦雅的面前求饶,是不是有些晚了?

    林梦雅其实也无意害她们的性命,此事,不过也只是一次警告而已。在宫中,最要不得的就是毫无眼色的捧高踩低了。

    因为谁也无法预料到,明天人家会不会一翻身,就成了能定你生死的主子。

    尤其是珍珠玛瑙之流,更是怕得浑身发抖。

    “这倒是个两全之策,俩位姑娘,虽说王妃的控针之术我们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是好歹有这么多名医在场,应该,还不至于让你们送命的。不如,你们就帮这个忙吧。”

    苏桐倒是会做好人,当下就成了林梦雅的说客。

    俩个姑娘哭得那叫一个凄惨,比死了亲爹妈还要悲伤。但是,林梦雅却是纹丝不动,连个表情都没变。

    那样子,就是摆明了她的心意。今天,这俩个姑娘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不不不,昱王妃,奴婢们真的知道错了。这些,这些都是青岚姑姑她——”

    后面的话还没等说出来,只见林梦雅趁她们低头痛哭的时候,干净利落的拿着银针刺入了她们颈后的穴位。

    顿时,俩个泪目圆睁的姑娘,就瘫倒在了地上。

    林梦雅左右开弓,又连着给俩个姑娘下了数针。那速度,看得外面的名医们,纷纷咋舌不已。

    这针,若是他们来下的话,怕是这会子。这俩个姑娘,早就已经成了针下亡魂了。

    “珍珠,你起来。站在这里,玛瑙,你平躺在床上。”

    林梦雅极其清晰的说道,可手却在着古怪的手指,操纵着这俩个女孩子。

    于是,在众人那近乎痴呆的目光中,珍珠跟玛瑙,真是像她说的那样。自顾自的,达到她的要求。

    林孟雅心头有些小得意,其实神农系统也分析过。但是却对这种诡异至极的针法一无所获,她也不明白,为何这些古怪的手势,能控制这些银针。

    “控针之术,贵在施针者,能够通过一些特殊的法子,控制住这些银针。我现在,就给大家看游针之术。”

    游针其实说起来玄奥,做起来更是凶险万分。

    若是稍有差池,刺破了内脏还是小事,若是扎在了心房之中。即便是华佗在世,也得准备后事。

    林梦雅倒是没什么可怕的,控制一根银针,对她来说,倒是小菜一碟的。

    只不过嘛,为了震慑这些人,她还是要表现得‘惊险万分’才行。

    用特殊的手法,从珍珠的手腕处,刺进去一根相对来说较短的银针。在珍珠惊恐的目光里,银针就像是活了一样,自己钻入了她的手臂里。

    “别害怕,你应该没觉得疼的。这针只是在你的经络里游走,不会伤及你的血肉的。若是稍有不慎,我就立刻让它破体而出。”

    温柔的微笑着,可珍珠心头,肯定是已经要骂娘了吧。

    谁想到,这个看起来温和无害的昱王妃。竟然是这么个厉害的角色,不声不响的,就能要了人的性命。

    简直,简直比经书里的恶魔,还要恐惧上几分。

    “为了让大家看清楚一些,我特意挑了一条贴近表皮的经络。看不清楚的,可以近前观看。游针不会很快就结束,大家如果好奇的话,还可以隔着皮肤,摸一摸的。”

    一边用手势控制着游针,一边像是动物园里的解说员一样的可爱可亲。

    林梦雅此刻给珍珠的心房造成的阴影,都能盖三栋水立方那么大了。而已经解除了生命危急的大夫们,一个个的又发挥了研究狂的本能了。

    刚刚还不敢上前,现在,就统统的围在了珍珠的身边。

    “真是无比的神奇!但是,我听说这控针之术,能够在人体内直接排除病灶,可是真的?”

    苏桐自然是最靠前的那一个,这老头也算是胆子大,在游针经过珍珠脖颈的时候,还装着胆子摸了摸。

    的的确确是跟硬邦邦的银针,可他的举动,却差点让珍珠尿了裤子。若不是林孟雅提前就刺中了她的穴位,怕是此刻,她早就已经洋相百出了。

    此刻,一双大眼睛,更是带着十分的愤怒,瞪着苏桐。

    “嗯,的确是真的。刚刚我给珍珠刺穴的时候发现,正好她腹中有结石。既然大家都有兴趣,我就给大家演示一番。只是会有点痛,珍珠,你好歹忍着些。”

    林梦雅几乎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态,开始了这次表演。

    其实,珍珠的结石并不严重,多喝水也能下去的。可是今天偏偏遇上了林梦雅,如同地狱的一天,就这样轰轰烈类的开始了。

    排除结石的过程并不怎么疼,但是因为林梦雅有意吓唬珍珠,在珍珠自己心里的作用下,那痛楚,何止是放大了十倍百倍。

    “哎呀,珍珠你不要那么紧张嘛!你看你一紧张,我也跟着紧张了。银针虽然听话,倒若是随处乱扎就不好了。现在,你是不是觉得心口,有点点刺痛呢?”

    其实,她并没有控制游针。反而是利用脖颈上的银针,给珍珠强行催眠了。

    顿时,这丫头就泪流满面,仿佛真的要死了一样。

    脸色也在瞬间变得苍白无比,这下子,还真是下坏了。

    “是我弄错了,没事了,马上就好了。”

    林梦雅继续表演独角戏,别说她了,就连太医院的人,心脏也跟着此起彼伏。

    玩得开心了,也真的差点把珍珠吓死。林梦雅才慢悠悠的改变了收拾,让银针,顺着珍珠的嘴巴,爬了出来。

    “出来了,大家看下,这就是我刚刚刺入的银针。”

    从珍珠颤抖的嘴里,取出了那枚小小的银针。林梦雅用一方手帕包着,举在了半空中。

    所有人,立刻凑上前去观看。倒是被吓得半死的珍珠,如今,却是无人问津了。

    “抱歉,我一时技痒,让珍珠姑娘受苦了。”

    收了所以的银针,珍珠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看着林梦雅,眼睛里,已然满满的都是恐惧了神色了。

    “真是神迹啊!没想到,在下官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这种失传的针法。简直,简直是匪夷所思啊!”

    苏桐心里怎么想的,林梦雅不知道,倒是表面上,却是已经把她当成了神仙一般。

    她没有露出得意洋洋的神色,只是谦逊一下。面对接下来,那群大夫们的问询,也是选择性的回答。

    珍珠咳嗽了几声,突然从嗓子里,吐出了几块灰色的结石。

    那群太医们倒是也厉害,立刻接到了手帕里面,一起研究了起来。

    “这针法,若是没有几十年的浸淫,决计不会达到如此程度的。王妃殿下,不知道尊师是哪位高人,也好让我们,都拜见一下。”

    苏桐笑眯眯的说道,可林梦雅,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按照之前,跟老师套好的词回绝道:

    “家师只是一个喜欢钻研这些旁门左道之人,而且生性孤僻。况且自半年前,已经出去云游四海了。就连我也不得见,抱歉了。”

    苏桐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不过,老师曾经叮嘱过她,如果遇到了这个人,一定要小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的,但是老师说的,总不会是害她的话就是了。

    “唉,真是遗憾。不过民间的神医,确实是喜欢云游四方,造福百姓的。这一点的,倒是我们这些人比不上的。今日,多谢王妃了。确确实实的,给我们这群老东西,上了一课。”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