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控针之术
    说着就到了太医院的正门,这一路上,珍珠跟玛瑙倒是一唱一和,把她给羞辱个够。

    看来,这俩个侍女,是把她的良好修养,当成了软弱了呢。

    瞥了这俩个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惹上了一个混世大魔王的可怜虫,心头,不由得掠过一抹冷笑。

    现在咋呼得欢,一会儿,可别哭爹喊娘的求她饶命。

    太医院跟她想象的差不多,听老师说过,这里聚集了当朝不少的名医。

    刚进门,她就嗅到了不少的药香。

    神农系统自动进行了分析,粗略的估算了一些,却是有千余种草药。其中,不乏外面有市无价的稀世珍品。

    有这些药,死人都能被医活了。

    她倒是好奇,皇上到底是如何的陈年旧疾。竟然,连这些东西,都好似完全派不上用场一般了。

    “这位贵人,这里是太医院,还请贵人止步。”

    进门就被人拦住了,林梦雅看了看面前的年轻人。怕只是一个学徒吧,老师说过,,当医者的学徒,必须都要从洒扫的小事做起。医术越是高深,规矩就越大。

    像她这般,竟然要老师哭着喊着求着她学的。怕是这天底下,唯有她这小祖宗头一份了。

    “这位小哥,劳烦您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昱王府的林氏求见。”

    林梦雅放下了身段回答道,珍珠玛瑙反正只是等着看她笑话的,自然也不打算帮她就是了。

    昱王府显然对这位小哥而言,已经不是什么陌生的词汇了。

    再加上林梦雅虽然亲切温和,但是通身的气度倒也不想是常人。狐疑的看了她一阵子后,只能回去通报。

    果然,没让她等太长的时间,花白胡子的院判,就率领众人,立刻从屋子里迎了出来。

    按照品阶上来说,她是正一品的亲王妃,这些人见到她,自然是只有行礼问安的份儿了。

    “没想到,竟然是昱王妃屈尊亲临了。下官,便是院判苏桐,拜见王妃千岁。早就听说王妃医术精湛,下官,真是惭愧不如啊。”

    苏桐?林梦雅心头跳了一下,因为,她曾经在老师的口中,听过这个名字。

    当初,这一位七岁就倒背如流千金方的神童,可是连老师都钦佩不已的天才。没想到,竟然是这一位,在宫中成了院判了。

    所以,她更加好奇。难道,皇上的病,真是连这位圣手,都无力回春了么?

    “快快起来,我只是个妇道人家,粗通些医术而已。其实,王爷要我进宫,只是希心里放心不下陛下的病而已。在众位圣手的面前,我怎敢班门弄斧呢?”

    林梦雅自谦的说道,这些人可是真正的国医。

    怪不得,龙天昱跟爹爹,对她进宫之事,总是千叮咛万嘱咐的。原来,竟是她轻敌了。

    “王妃过谦了,来来来,都来见过王妃。以后,给陛下的药,咱们还需要一同斟酌才是。”

    苏桐倒是十分的圆滑世故,想来,能在宫中屹立不倒。这些手腕,自然也是要有的。

    不过,他手下的这群大夫们,却没有他这般的好*性了。

    一个个瞥了林梦雅一眼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行礼。看来,倒只是碍于她的身份而已了。

    林梦雅心思何止百转,早就明白这些人的心情了。

    不过不急,若事情真是像是她所想的那般,以后,还愁不能让这些人,都对她俯首帖耳么?

    “王妃恕罪,下官虽然在医术上小有成就,但是御下不严。这些人都是散漫惯了的,王妃可不要生气才是。”

    散漫是假,不服她才是真的。

    也是,她是一介女流。年纪还比这里的人都要小,所以,看轻她也是正常。

    视线,不经意的飘过了珍珠跟玛瑙。

    呦,捂嘴笑的真欢。的亏嘴不大,不然的话,这一下子还不得裂到耳根子去。

    也罢,她今天就拿这俩个丫头,来振振盛威吧。

    “苏大人说的是哪里话,本应是我打扰大家了。这样吧,苏先生给我单独安排一个房间。一来呢,男女有别。二来,也省得我影响大家不是?”

    林梦雅这个要求,正和苏桐的心意。

    当下,就眉开眼笑的,把她引到了靠边的一处小小厢房内。

    这里倒是个好去处,因为是在最里面,所以不会有人不长眼的打扰到她。

    进了厢房,里面有一张简单的病床,一面墙上有盛满了药材的柜子。抓药用的药称,煮药的罐子,冲桶,药碾子,一应俱全。

    跟老师那找东西基本靠运气的狗窝一对比,这里,倒像是医者的天堂了。

    “太医院就是太医院,苏大人想得真是周到。”

    看到林梦雅好像是很满意,苏桐也跟着笑了起来。

    林梦雅心里却清楚得很,这些人,怕是准备把自己当牌位一样供起来了。

    “那王妃就在此处吧,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叫人来告诉下官就是。”

    苏桐觉得,看王妃如此的年轻。想来,对医术也肯定是粗通而已。唯有这样,才既不伤和气,也不会让她误事。

    刚想退下,却被林梦雅叫住了。

    “慢,我还有一事相求。既然是要给陛下看诊,为了避免误伤陛下的龙体,我觉得,还是有必要,细细的研究一下陛下过往的脉案才行。苏大人,您觉得呢?”

    林梦雅不疾不徐的刚说出来,外面那一群等着看热闹的大夫,就炸开了锅。

    不过,都是一些反对的声音。

    什么陛下的脉案十分的珍贵,不容有失啦;什么她一介女流,能不能看得懂脉案啦。总之,就是怀疑她的医术跟人格。

    林梦雅也不恼,安安静静的看着外面哄闹的一切。倒是显得那些人,不如她懂教养。

    就连苏桐也忍不住老脸一红,先假装咳嗽了一声,镇住了场面再说。

    “王妃殿下,这脉案,实在是让下官有些为难。但凡是陛下的脉案,必须由下官这个院判审阅,然后封订成册,置于锦盒之内。外人,是绝对不能看到的。这关系到我们大晋的根基,还请王妃不要为难下官。”

    真是可笑,林梦雅都想大笑三声了。

    脉案就是现代的病历,她想要给皇上看病,过往的病历都看不到,还谈如何斟酌用药?

    看来,今天不露点真本事,这群人,是不会把自己当一回事的。

    垂下了视线,好像是同意了他们的观点一样。可下一秒抬起头的时候,却是目光灼灼。这一群男子,都没几个敢跟她对视的。

    “不知道,苏院判有没有听说过控针之术。”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苏桐的脸上,溢满了惊疑之色。在场,也是有极少数人,听说过这四个字的。

    “这...这不过是个传说吧。银针刺穴之术,向来是需要谨慎小心的。控针之术,怕也只是一些无聊之人,杜撰而来的。”

    苏桐的说法,也得到了部分人赞同。

    林梦雅却是低头浅笑了一下,接着说道:

    “世上未解之事何其之多?我们医道的祖师爷,据说也是有位列仙班之事的。你们哪一个亲眼所见,哪一个的医术,是这位祖师爷传授了?可你们谁又能否认,,医道的祖师爷不是别人杜撰出来的呢?”

    比起口齿伶俐,这里所有的人加一起,怕是也没有她厉害。

    几句话,就气得名医们面红耳赤,却无从反驳。

    难不成,他们之中还真有祖师爷梦中授道的不成?

    林梦雅也不为难他们,让白苏把自己惯用的那套银针拿了出来。

    整整齐齐排列的一百零八枚银针,可真是让所谓的围观群众们开了眼。

    这一套银针,可是她老磨了老师半个月才暂时借来的。

    据说他的师公传下来的,每一根都有特殊的手感。可以借由老师特殊的手法,温养经络,纾解病情。

    但是她所用的控针之术,乃是针法里最为玄妙的一部分。

    是何人所创已经无迹可寻,老师也说是无意中得来一部残缺的针法秘籍。

    控针之术是能用银针刺穴,继而能够控制被施针之人。而且针法以快、狠、准著称。老师也说,控针之术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学会了这套针法,望闻问切,都可以借由银针来完成了,这也是控针之术的最高境界——游针。

    一根根银针,在身体里有规律的游荡,可以直接就摧毁某些病灶。这才是控针之术,最为恐怖的地方!

    “难道,王妃竟然会这种失传已久的秘术么?”

    苏桐虽然厉害,但是看到那些银针之后,也不由得眼皮有些颤动。

    林梦雅也不否认,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学艺不精,游针的时候,只能控制三根银针,便已经是极限了。如果苏大人不信的话,可以亲自来试试。”

    林梦雅摆弄着手中的银针,微笑着说道。

    这一下子,太医院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苏桐更是摸了摸额头,连声拒绝。

    “这...这怕是不妥吧。下官年事已高,怕是...怕是难以配合。”

    林梦雅笑着看了她一眼,是怕他这条老命,都断送到她的手上吧。

    手中捻起了一根银针,看向了刚刚还十分嚣张的人群。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