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珍珠玛瑙
    “我不走,主子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白苏武功虽然高,但是若是没有个称心的人服侍主子,万一,您的病再复发了怎么办。”

    说话的,却是一向乖巧的白芨。

    另外的俩个人立刻随声附和,今晚的一切,可以说让三个丫头已经吓破了胆。

    那可是真刀真*枪,她们亲眼看到,一个跟林梦雅年纪相仿的宗亲小姐,在那群刺客的刀剑下,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甚至于,那双圆睁的眼睛里,还有着深深的不甘愿。

    所以,她们更要留在林梦雅的身边。

    哪怕真的有一天,主子遇到了危险。她们至少,可以用命,报答林梦雅的知遇之恩。

    “我自己就是大夫,身体的情况,怎么会不晓得呢。再说,我也不是永远的留在这里了。我知道,今天的这一场,让你们担心我的安危。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若是有心人捉住了你们,用你们来威胁我。那我,岂不是更加的危险?所以,你们要做的,就是乖乖的躲到三绝堂里去。幸好之前,没有人知道那里。你们就在那里等我出宫,我会去接你们的。”

    林梦雅把头扭到了里面,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

    别说白芷是从小跟她长到大的,就算是其他的俩个丫头,她也是舍不得的。

    但是,进了宫,她要面临的危难,就连她自己,都没有那个把握能闯过去。所以,必须要把自己忧心的一切,都妥善的安置起来,她才能安心。

    沉默的气氛,让这一夜过得尤其漫长。

    天已经蒙蒙亮了,林梦雅才强迫自己睡过去。

    在这里,她步步都是危机。所以,必须要保持最佳的状态,才能跟那些人,继续斗下去。

    多亏了刚刚开发的神农系统,林梦雅在点击了协助睡眠功能后,梦里倒是一片意外的甜黑。

    再醒来时,身体的疲惫已经抵消了大半。

    刚刚掀开床上的纱帐,却看到整个屋子,竟然焕然一新。

    “白苏?白苏?”

    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哪里还有她的四个丫头的踪影。

    难道是因为,协助睡眠的功能太强大了,以至于这四个丫头被人掳走了,她都没有发现么?

    心头的焦急,在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后,慢慢的平复了下来。

    白苏虽然脸色清冷,却并不气急败坏。看来,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好上不少吧。

    “主子您醒了,我来服侍您洗漱吧。”

    生意故意高了一个八度,倒像是说给谁听的了。

    林梦雅点了点头,看来,在她睡觉的这段时间内,有人惹了自己的丫头呢。

    “白芨她们三个已经送出了宫,邓管家亲自带人来接的。这些东西,都是趁我们出去的时候,那些人换的。我检查过了,没有问题。”

    白芨端了热水上来,给她细细的洗了脸跟手。然后把散乱的发髻,重新的修饰了一番。

    不用说,她透过门缝也看到了休整一新的院子。

    皇后这是在警告她呢,在宫里,她可以决定自己住什么屋子。也就可以决定,她以后过什么日子。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这是皇后对她手段的自信。也是想要震慑她,让她知道,这宫里,还是皇后的天下。

    到底是国母,只是一件小事而已,犯得上,用这么大的手笔么?

    梳洗一新后,属于林梦雅的午膳,也已经摆在了桌子上。

    她这一觉倒是沉稳得很,转眼就到了中午。邓管家不仅仅是来接人的,更是来送东西的。

    暂时,不,也许永远,她都回不去流心院了。但是,那里精心布置的一切,都会成为她脑海里,再也忘不掉的记忆吧。

    用过了午膳,皇后派来伺候她的人,也到了院子的外面。

    俩个看起来精明能干的侍女,在昨天引着她到这个院子里的青岚姑姑,在她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行礼问安。

    “王妃万福,皇后听说王妃的把自己身边的侍女都送回了王府。担心您在宫里不便,就叫奴婢,派了俩个婢子过来伺候。这俩个,一个叫珍珠,一个叫玛瑙。都是从内侍监拨来的伶俐之人。来见过王妃,以后,你们可就要在王妃的院子里伺候了。”

    完全不等林梦雅拒绝,青岚就这样强势的决定了。

    林梦雅心头暗笑,伺候是假,监视倒是真的。

    看着昨晚还如同鬼片荒坟一般的院子,今天就干净素净。看来,皇后还真是破费了一番功夫的。

    “多谢姑姑了,母后还真是细心周到。赐了这雅致的小院不够,还拨了俩个如此能干的姑娘。看来,我倒是应该去娘娘宫里谢恩了才是。”

    林梦雅笑容谦和,态度更是滴水不漏。

    人既然领来了,她接着便是了。皇宫这么大,她的一举一动,必然都会在别人的监视下。

    既然反抗不了,不如就这样坦然接受的好。

    “给王妃娘娘请安,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珍珠跟玛瑙自然是跪下行礼,脆生生的喊着。倒是让人生不出厌恶之心的。

    不过林梦雅心里明白得很,在宫里,除了白苏,她任何人都不能全然相信就是了。

    “谢恩就不必了,娘娘昨夜受到了惊吓,所以这几天,都在宫里修养。王妃有这份就行了,奴婢,自然会传达到的。王妃事忙,那奴婢,就告退了。”

    青岚行了礼退下,院子里只剩下了三个侍女跟林梦雅。

    上下的打量了珍珠跟玛瑙一眼,林梦雅只是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卷。清冷高傲,跟平常跟四个姑娘在一起的亲切温柔,倒是判若俩人。

    对待敌人,她可做不到像是春风一般的温暖。

    说是给皇上看病,可她这一时半刻的,倒像是被仍在了角落里的垃圾。除了那俩个寸步不离守着她的侍女外,这小院倒是冷清得很。

    “白苏,这俩个丫头,可会武功?”

    坐在屋子里看书,林梦雅倒是十分的气定神闲。

    白苏瞥了一眼,摇了摇头。

    也是,林梦雅不由得黯然失笑。会武功的侍女,又不是街面上的大白菜,当然不能哪里都是。

    “既然是这样,咱们就去太医院看看吧。”

    虽然把她放在了小院子里,但是林梦雅还没有蠢到强行去闯入皇上的寝宫。

    她的小院子其实跟皇上的寝宫不过一墙之隔,但是跟她的冷冷清清相反。墙的另外一见面,说是固若金汤都不为过。

    皇后既然没有派人来守她的门,说明,还不是把她囚禁在这里的。

    看来,这宫里还真是铁桶一块,皇后也真是有自信,觉得她掀不起什么大浪来的么?

    刚走到门口,珍珠跟玛瑙就堵在了她的面前。

    青岚刚走,她们就露出了自己真实的嘴脸。

    眼里,哪里还有她这个王妃。

    “你们这是做什么?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挡王妃的路!”

    白苏顿时心生怒气,指着那俩个家伙呵斥。

    珍珠比白苏还高半个头,虽然年轻,却已经是一脸的人情世故了。上上下下的看了白苏几眼,还带着几分轻蔑的说道:

    “这话姑娘就说错了,奴婢们是皇后派来服侍王妃殿下的。这皇宫里啊,可不必你们在府里。地方大,规矩大。奴婢们也是好心,万一王妃行差踏错的,也是丢了你们王府的脸,不是么?”

    白苏没想到,竟然给珍珠好一顿抢白。

    自打进了王府,她还真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眼神里带着几分冷意,刚想教训这俩个丫头。却被林梦雅,轻轻的拍了拍肩膀。

    “她们愿意跟着就跟着好了,毕竟宫里的路我也不熟悉。多个人引路也是好的,俩位姑娘,我想去太医院,劳烦俩位了。”

    出乎白苏的预料,是从什么时候起,主子竟然是如此的好说话了?

    可后者,却只是冲着她轻轻的眨了眨眼睛。白苏立刻会意,是了,主子才不是一个会被人轻易羞辱的人呢。

    看来,要倒霉的另有其人了。

    “还是王妃殿下知道轻重,太医院离这里倒是不远,王妃殿下,请吧。”

    珍珠倒是得意,跟玛瑙俩个人趾高气扬的走在林梦雅的面前。

    “宫里可不比民间,处处都得将就着规矩,王妃您小心脚下。前面呢,是咱们陛下朝见群臣的昭阳殿,后面就是陛下的寝宫。这里,寻常的妃子公主,都是不能来。皇后体恤王妃,才让您在这里住下的。”

    珍珠话里话外处处都是对皇后的恭敬,也是变着法的说她不懂规矩。

    林梦雅并不往心里去,这点小小的嘲讽,对她来说,连开胃菜的程度都不到。

    不过,如果真是如同她话里说的那样,那她更得小心了。皇后,对她可没那么好心。

    “往前面走,过俩道宫门,就到太医院了。不过王妃可得记着点时辰,过了辰时,这俩道宫门就会锁上。无事是不会开的,王妃万一哪天在太医院里做事,忘了时辰,那可是要麻烦的。”

    辰时么?林梦雅倒是记在了心里。这里可不是昱王府,她也再也没有了能带她窗墙入户的清狐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