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风水流转
    一对母子,各有各的心思。

    可表面上,却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也不能怪你,以后这样的事情,可是万万不能再发生了。要知道你父皇病了,这宫里宫外,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娘俩呢。”

    皇后的话里,多了几分慈母般的语重心长。可听到太子的耳朵里,却颇觉得意外。

    母后,母后对他竟然没有半分的责备。

    这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母后,不怪儿臣了么?”

    试探的问道,可皇后却只是慈爱的笑了笑。

    “皇儿何罪之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况且,我儿也算是亡羊补牢。功过相抵,以后,用心就是了。你也忙了一个晚上了,该回府去休息了。追查这班乱臣贼子的重任,还要皇儿去承担。”

    太子却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母后,这,还是他那个从小到大,一直对他严厉不已的母后么?

    “是,儿臣遵旨,请母后早些安歇。”

    行了礼,退出了皇后的寝宫。可直到现在,太子的心头,却还是被震惊盘踞着。

    “太子,您没事吧?皇后,可有斥责您?”

    宫外,一位宫装俏丽的女子,满脸关心神色的迎了上来。

    这一位,便是太子身边的新宠。完全取代了独孤侧妃的京城第一名妓,云锦衣。

    比起伪善的独孤侧妃,据说这一位曾经的京城第一名妓,可不仅仅是秀色可餐而已。娇美如水的外表下,笼络人心的手段,也是一等一的高超。

    才进府不过个把月,便已经迷得太子团团转了。

    “锦衣,母后她,没有申斥我。你说,是不是母后,已经完全放弃我了,丝毫不关心我了?”

    如同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的稻草。太子用力的,把云锦衣拥在了怀中。

    母后,从来都不允许他出入烟花柳巷。更别说是把一个烟花女子带入府中了,但是,他大张旗鼓的要了锦衣。母后,竟然没有降罪于他。反而,还派人送了百子千孙纳福荷包来。

    云锦衣伸出手,轻轻的揽住了太子的肩膀。

    俩个人在宫门外,旁若无人的互相依偎。

    “这世上,哪里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呢?太子,你就是最近太累了,所以才会想太多。许是因为皇后觉得,您已经是成年人了。大晋的江山,将来还是要交到您的手里的。现在让您多历练些,也是为了大晋好不是么?”

    云锦衣声音绵软,只是几句安慰的话,就能熨帖人心。

    太子迷恋的看着面前娇艳的美人,看着她绽放出温柔的笑容,心头,也被她的话给安慰住了。

    没错,母后肯定是意识到了,以前,对他管得实在是太严苛了。

    他是母后唯一的儿子,又是大晋名正言顺的太子。母后对他,从来都是抱以厚望的。

    都是他想的太多了,一定是的。

    “太子,母子哪有隔夜的仇呢?与其,您去担心皇后,不如,想想如何对付那些狼子野心,觊觎您储君地位的人。”

    云锦衣软言温语的劝道,太子一手揽着云锦衣的娇躯,心头,却是在盘算着对付龙天昱的妙计。

    虽然龙天昱已经洗清了大部分的嫌疑,可那些死了亲人宗亲们,却总是要一个交代的。

    不如,他就好好的煽动这把火。龙天昱再厉害,怕是也不能跟这些人抗衡的吧。

    借刀杀人,才是上上之策。

    而且,林梦雅可是在宫里。出了正月,林家军就要继续回去戍边了。到时候,他看着女人,还如何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被算计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在太子的心头,她俨然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可以任由人宰割了。

    皇后身边的女官,只是把她引到了一处极为破旧不起眼的小院里。

    哑然的看着面前,荒草从生的一切。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是风水轮流转。今日,也轮到她来住破屋了。

    “主子您还在笑,这里怕是平日耗子都不来的。我们几个下人倒是好凑合,您可怎么办。”

    白芷不由得嗔怪道,没想到皇后竟然是这么一个小气的人。

    可林梦雅却浑然不在意,只是四周看了看。

    虽然破了一点,四周却是空旷。墙头又矮,从门口望出去,周围的情况,却是一目了然的,倒是不容易被人窥探。

    “当初,咱们不也是让上官晴住了破屋了么?这是皇后,有意给她的妹妹,讨回公道来呢。没事,咱们进去看看就是。”

    好在,皇后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里面的摆设寝具虽然老旧了一些,到也不是不能住。

    房间也宽敞,只是一股子发霉潮湿的味道。

    “主子,你先等一下。你身子弱,最是受不得冻的,我看这里有炭盆火炕。你稍等一下,等我们把屋子弄暖和一点了,您在进去休息。”

    白芨跟白苏已经先行去打探一番了,林梦雅本想跟她们一起进去收拾屋子的,却被白芍按在了外面的石椅上。

    石椅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就棉被,不冷也不硬。林梦雅身上穿得厚,倒是也没觉得多的冻人就是了。

    “院子里安歇的,可是昱王妃么?”

    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音。林梦雅看向了外面,只见大门处,一道灰色的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位公公有礼,我们主子正是昱王府的王妃林氏,请问公公有何贵干?”

    白芍立刻迎了上去,乖巧有礼的行礼说道。

    虽然是宫里的内侍,但是眼前的公公即便是穿着一身青灰色的内侍太监打扮。却是威严庄重,没有寻常太监的那股子阴沉刁钻的气息。

    “好伶俐的侍女,昱王妃真是好手段,手下的人,倒也是不凡。老奴只是受人之托,来给王妃送些普通的东西而已。王妃,这宫中长夜漫漫,最是难熬的了。”

    林梦雅细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太监,虽然是银发白眉,但却是精神矍铄。

    身上的衣裳干净整洁,而且领口跟袖口,极为的平整。

    手上虽然挎着极大的篮子,但是肩膀却没有垮下来。林梦雅心头明了,看来,是个有功夫的人呢。

    “多谢公公夸奖,这么冷的天,还要公公来送东西,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只是,梦雅初来乍到,连一杯热茶也不能奉上,还请公公不要见怪。”

    落落大方的林梦雅,丝毫没有围困愁城的窘迫。

    这白发公公的眼内划过一抹赞赏,嘴角,也多了三分笑意。

    “王妃不用如此客气,再下姓于,单名一个强字。以后,在宫中,还少不了咱们碰面的时候。王妃还是早些安歇吧,宫里的夜虽然冷,可白天,风却更加的刮骨刺人。来来来,小丫头,把这东西,给你家主子收好。万不可丢了,若是缺了什么,就打发人,到内侍监来寻我便是。昱王妃,老奴告辞了。”

    超大型的篮子,被于强稳稳的放在了地上。

    拱了拱手,人便转身离开了林梦雅的小院子。

    “多谢公公。”

    冲着背影,林孟雅扬声道谢。

    不用猜,她也知晓那篮子里的,必定是给她准备的日常用品。

    这个人,怕是爹爹他们的旧相识吧。

    “呀,竟然是上好的银炭!主子你看,还有汤婆子跟一些过冬的衣物呢!奇怪!主子你看这是什么?”

    转身看到白芷已经翻看起了那只大篮子,果然,里面有不少银炭,足够她们用一阵的了。

    除此之外,她看到了白芷的手中,竟然拿着一个小小的碧色的玉佩。

    林梦雅立刻从白芷的手中收了过来,眼角的余光瞟了瞟四周。好在,周围没什么眼线。

    “嘘,以后,不许跟任何提起。知道么?这是我的命。”

    林梦雅板起脸吓唬白芷,后者立刻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嘴。拼命的点了点头,看着她这一副小可爱的紧张样子,林梦雅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丫头啊,虽然冒冒失失的,却是知道轻重的。

    只要跟她的身家性命有关系的,定然,不会跟任何人泄露半个字的。

    “好了,咱们也别干等着了。若是由着她们三个,我怕是这一夜啊,都不能好好睡觉了。走。咱们也去帮帮她们。”

    五个女孩子一起动手,很快,里里外外的就打扫干净了。

    院子有些破旧,房子却还不算是年久失修。屋子里点上了火炕跟炭盆后,也融融的升起了阵阵的暖意。

    潮湿的被子肯定是不能盖的,她们都是女孩子家,那是要坐下病根的。好在,于强来的算是及时,三床温暖干燥的被子,为这五个女孩子,驱散了冬夜的寒冷。

    “真是的,若是有番薯板栗就好了。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在府里的时候,我跟主子,也是这么守岁的。”

    白芷皱了皱鼻子,说道。

    宫里虽然到处都是金尊玉贵的,可却比不上外面的外加灯火来的温暖惬意。

    “别说傻话了,这宫里,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明天天一亮,你们三个收拾收拾就出宫去吧。”

    林梦雅的语气尽量平缓,可三个丫头,却同时沉默了下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