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污蔑好人
    这是阴谋!

    彻头彻尾的阴谋!

    林梦雅立刻看向了皇后,却发现后者,正用一种震惊的眼神看着自己。唯有太子,眼中没来得及藏起来的得意,让林梦雅给捉了个正着。

    “好啊,昱王妃!大家刚才听到了没有,这刺客刚刚说了什么话!昱王妃,怪不得昱王爷不在这里。若不是有先见之明,这一切,便都是他策划的!”

    还没等林梦雅反应过来,就有人跳出来,指责她了。

    但是,她却出乎所有人预料。既没有承认,也没有任何惊慌失措。而是瞥了那人一眼,蹲在了地上,仔细的查看尸体。

    “怎么?人死了,你想要毁尸灭迹么?皇后,还是把这个女人给扣押起来,给死去的宗亲们偿命!”

    那人还不依不饶,刚刚此刻来袭的时候,倒是比谁都钻得快。现在,可是他咋呼的时候了。

    “人虽然死了,线索还是在的。我不过是看看尸体而已,哪里就是毁尸灭迹了?还是你心虚,怕我看出什么端倪来?”

    林梦雅轻忽的声音,不咸不淡的反驳说道。

    立刻,就封住了那人的嘴。

    可那人还不死心,还是想要把脏水,泼到林梦雅的身上来。

    “昱王妃,你就不要再狡辩了。我们这些人都听到了,是他自己,口口声声的说道,他没有完成王爷的嘱咐。就算是一条疯狗,怎么就偏偏咬你呢。”

    ‘事实’好似林梦雅是幕后主使一般,但是她却只是转身,看向了太后。

    “此事母后心里有数,刚刚,侍卫明明能够斩杀这个刺客,却任由他爬到了我的面前。没错,他是临死之前,叫了一声昱王妃,可这恰恰说明我们王爷的无辜。这宫里刺杀,乃是有极大的勇气跟决心的。一个临死前,就随便攀咬自己主人的疯狗。昱王爷得是有多蠢,才能派他来行刺。如此欲盖弥彰,想要把这偌大的死罪,扣在我们昱王府的身上。母后,儿臣请求,您能彻查此事,还我们昱王府一个清白。”

    不论是不是龙天昱做的,林梦雅肯定不会如此轻易的承认就是了。

    况且,刚刚那人也算是无形中帮了龙天昱一把。

    不知道是哪个高人安排的这场好戏,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凡是有心人,都能品出这其中,属于阴谋的味道。

    “行了,此事本宫心里有数。一个刺客而已,不足为信。许是想要诬陷昱儿也是说不定的,这事,本宫以后必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还所有人一个公道。”

    皇后就是皇后,四两拨千金。

    既安抚了林梦雅,又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哪怕是林梦雅,都得在她的面前,点头称是。

    “启禀母后,这场刺杀,宗亲们可是死伤无数。既然,刺客死以前,为何谁都不攀咬,偏偏挑中了昱王妃呢?这其中,必定是有缘由的。不如,还是先将昱王妃收押,以防万一不是?”

    这个小心眼的太子!林梦雅心头暗骂这个无良的太子爷!

    可脸上,却是不漏丝毫。看来,太子是要借着这件事情,非得要给她定一个死罪便是了。

    “此事万万不可,宗亲们的安慰,关系到皇家的颜面。不管怎么说,昱王妃也算是皇室中人。仅仅凭着刺客的一面之词,就把昱王妃下了牢狱。传出去,只会令天下人觉得,我皇室利智昏庸。不辨是非黑白,可以任人污蔑。”

    林梦雅有些微微的惊讶,因为,说出这些话来的,并不是她的旧相识。

    此人一身郡王的打扮,五官清秀,倒像是个做学问的人。

    可他言辞激烈,皇后却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后,点了点头。足以见得,此人不凡了。

    看到她的目光,那人只是跟她轻轻的点头示意,并未有其他。

    “慎郡王说的有礼,此事,本宫一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的。若是需要昱王妃配合之处,昱王妃怕也不回拒绝。不如这样,在事情未曾调查清楚以前,你就留在宫中如何?本宫听闻,你的医术精湛。朝中大臣,也多次向本宫举荐你来给皇上医治。这一次,一来你留在这里,协助本宫调查。二来,也许,能让龙体安康,也是说不定得。你看,可好?”

    林梦雅心头突然有些不安,她听龙天昱说,对于她进宫的事情,皇后一向是不温不火。

    既不拒绝,也不赞同。

    但是为何这一次,却是如此轻易的答应了?

    不过,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她的身上。若是她不答应,反而落得别人怀疑。

    “是,儿臣遵旨。只是,府里还有准备好的东西,需要儿臣回去拿,还请母后允准。”

    皇后却只是微微一笑,说道:

    “东西,就由你身边的丫头去拿吧。你父皇的龙体要紧,今晚你也是受到了惊吓。就这么定了,你身边的丫头,明天可以回府。你就留在宫里,不要让本宫为难才是。”

    一番话,彻底断了她想要出宫的机会。

    看来,是怕她跑了吧?

    林梦雅只能在心头冷笑,皇后,也未免看扁了她。

    先前,她千方百计的想要进宫来,为的就是接近皇上。虽然,不知道皇后到底是改了什么心思。但是有一点她能肯定,皇后能留她在宫里。必定是已经有了万全之策,要么,就是已经想到了法子,能留下她的性命了。

    好,那她就留下来,跟皇后彻彻底底的过上几招吧!

    “是,儿臣遵旨。还是母后,思虑周全。”

    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外面的余孽已经被宗亲和侍卫们清扫干净了。危机总算是解除,还是不见龙天昱的身影。

    林梦雅沉住气,不管周围的的人怎么说,她始终约束着自己身边的丫头,不多嘴,也不辩解。

    倒是有不少人对她改观了不少,觉得她如此的镇定,肯定是被贼人冤枉的。

    只是有几个亲人被刺客杀了的,倒是对她怒目而视。

    她不理那些人就是了,毕竟,自己的亲人就死在自己的面前。他们有怒气无处撒,也是有情可原的。

    “昱王爷回来了!是昱王爷!”

    殿外,不知道是何人大喊了一声。

    随后,一道狼狈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林梦雅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他没有穿着软甲,反倒是一身锦袍,有些破烂狼狈。额头上却是布满了薄薄的汗水,倒像是跟人拼命了一般。

    刚回到崇庆殿,满地的尸体,让他眉头紧锁。

    不过,在看到皇后身边的林梦雅平安无事后,才算是眉头微微的解开了那么一点。

    “母后恕罪,儿臣救驾来迟。刚刚儿臣在偏殿消息之时,忽然看到了父皇的寝宫走水。儿臣心急如焚,只能先去父皇寝宫救火。没想到,贼人竟然在此时来袭,还望母后,能恕儿臣救驾来迟之罪。”

    龙天昱的话,立刻让刚刚还喋喋不休的人闭了嘴。

    皇上寝宫走水在前,崇庆殿刺杀在后。

    龙天昱如果是在偏殿的话,自然是会去救火的。而且观他身上的痕迹,确系是火烧的无疑。

    林梦雅灵机一动,随后说道:

    “母后,不如把刚刚救火的侍卫喊来。咱们才刚刚惊魂未定,都差点忘了查看父皇那边的事情了。父皇的安危,可关系到我们大晋江山呢。”

    皇后,本意是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被林梦雅这么一提,她若是不找人来询问,反而是显得她对皇上漠不关心一样。

    只是太子心头却有些着急了,若真是这样。那龙天昱身上的嫌疑,可就洗刷了一大半。

    但是,他却是有些阻拦,只是不能开口。

    要知道,如果此时他再开口的话。很容易被林梦雅倒打一耙,说他是有意陷害。

    无奈之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后,派人去叫了那一队侍卫来。

    跟龙天昱一样,凡是在皇上的寝宫里救火的侍卫们,衣着上都有被火灼烧过的痕迹。狼狈不堪,倒是龙天昱的情况,比他们都好了许多。

    “罪臣救驾来迟,望娘娘恕罪。”

    侍卫首领礼貌周全的行礼,谁也没有想到,今晚竟是腹背受敌。

    这可忙坏了这些侍卫们,刚救火完毕,就来崇庆殿救驾了。

    “你们何罪之有?保护皇后乃是你们的天职所在。起来吧,跟本宫说说,皇上那边的情况如何了?可伤及龙体没有?”

    林梦雅心头有些奇怪的看向了皇后,都说,皇后跟皇上乃是少年夫妻。

    虽然后来皇上登基之后。充盈后宫,确实是有不少的妃嫔。但是跟皇后,依然是伉俪情深。

    但是,今天她看起来,皇后问起皇上来。非但没有寻常父亲之间,那股子担心的样子。就连询问起来,就跟陌生人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回娘娘的话,只是前院走水而已。并未祸及陛下的龙体安康。”

    皇后点了点头,又问了几句,就让侍卫们下去包扎伤口了。

    只是侍卫三言俩语间,就证明了龙天昱的确是去带着他们救火去了。而且,还十分的英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