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 青鸟困笼
    “你不知道?哼,看来,你这个头领还真是有些不称职了。她手里拿着的,是你的竹贤令。不然的话,你觉得她又是如何能进得了王府呢?”

    龙天昱的神情冷峻,竹公子才是真正掌管北楼的幕后主人。而梅公子,不过只是她找来做伪装的人而已。

    而所谓的梅公子,不过是个颇有才气的清倌人而已。

    “属下知错,请王爷放心,属下一定会处理好梅公子,将功折罪。”

    竹公子心思一转,已经明了几分。前几日是陆宁乘了梅的轿子来的,没想到,这丫头胆子竟然大到了这种地步。

    额头,不由得沁出了几丝冷汗。怪不得,若冰姑娘临走前,曾经指点过她,一定要看好梅。

    “此事完结以后,你再去做处理就好。记住,今天的行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龙天昱转身,大氅因为他的动作,流淌出豪气的弧度。竹公子神色严肃,转头看向了皇帝所在的寝宫的方向。

    “传我命令,半个时辰后,所有的暗桩,都开始行动。”

    “是。”

    空气中,突然传来了回答的声音。仿佛一阵风吹过,偏殿里,却依旧是空寂无人了。

    林梦雅坐在崇庆殿里,虽然是家宴,可皇家的气氛,却处处都带着拘谨。龙天昱不受皇后的喜欢,连带着她,也都受到了冷遇。

    好在,林梦雅向来都是一个能够自娱自乐的人。哪怕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倒是也成了这宫宴上,不可忽视的一景。

    陆陆续续的,她身边人也多了起来。

    正感觉到无聊的时候,却觉得有人,轻轻的碰了碰自己的脚。

    抬起头,却看到了上官慧的背影。心头微微一动,上官慧可是个极为聪明的女子。

    装作漫不经心的低下头,果然,看到了桌子下面,有一团小小的纸团。

    难道,是她要给自己传递什么消息不成么?

    “哎呀,真是不小心。”

    林梦雅不经意的打翻了酒杯,四个侍女立刻围在了她的身边。

    仿佛是有默契一般,彻底替她挡住了所有人探究的视线。

    不动生色的,把纸条藏在了袖子里。林梦雅微微歉意的一笑,跟来到身边的女官说道:

    “这位姑姑,我一时不注意,把酒洒在了,弄湿了鞋袜。不知道,哪里可以让我,去暂作休息片刻呢?”

    引起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动静,林梦雅适当的羞涩,更是一点破绽都不漏。毕竟,在宴会里,这种事情,倒是也算是常见的。

    那姑姑立刻行了礼,和蔼的说道:

    “昱王妃好客气,您不必担心。从后门出去,穿过游廊便是有几件厢房。是皇后特意留给各位贵人休息之处。您只管去,免得误了时辰。”

    四个丫头扶着她起身,微微点头致谢后,从容不迫的,走向了后门。

    所有人都忙着在外面寒暄,所以她们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

    直到进了厢房以后,林梦雅确定周围没有外人后,才立刻拿出了手中的纸条。

    “你们帮我看门,如有有外人靠近,一定要提前告诉我,直到了么?”

    四个丫头自然是知道轻重,立刻点了点头。林梦雅躲在了最里面的角落里,凝神看向了手中的纸条。

    越看神色愈加的凝重,上官慧是在纸条写了一句话。

    “青鸟困锦笼!”

    上官慧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写出这五个字的,青鸟?难道——

    林梦雅皱起了眉头,不会吧。皇后就算是再胆大妄为,也不应该做出这等蠢事出来。除非,她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白芨,咱们出来的时候,德妃娘娘,可曾有什么异样?”

    白芨也看了纸条,但是显然一无所知。

    听了主子的问话后,顿了顿才摇了摇头说道:

    “咱们出来的时候,我特意去遣了人去请的娘娘。但是娘娘说她身体不舒服,所以,就推说不来了。”

    德妃既然没有出王府的大门,那是谁,落在了皇后的手中呢?

    带着这个疑问,林梦雅把纸条烧掉以后,回到了崇庆殿的正殿。

    听说,最近上官慧跟皇后走的很近。以她的性子,必定是发现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不然的话,也不会冒险在宴会上,给她丢下这个线索的。

    到底是她身边的谁,被皇后扣在了宫中呢?

    匆匆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皇后跟太子已经到了崇庆殿。

    皇后一身百鸟朝凤的锦袍,高贵优雅,仪态万千。头戴金宝凤冠,似乎这殿中所有的女子,在她的面前,全部都黯然失色了。

    林梦雅看在眼中,也是明白,为何上官晴,只能做一个将军的填房了。

    有些美人,眉眼标致,夺魂摄魄。如德妃、明月郡主。美则美矣,却永远只能被人记住那张脸。

    而有的人,譬如说皇后,岳婷姐,即便五官并未有多精致完美。却是凭着自己的气质,压艳群芳。

    尤其是皇后,只要她在的地方,便没有人能盖过她的锋芒了。

    此刻,她威严的是凤眸,似乎是因为守岁的关系。不再那么的锋利,反而是含着几分笑意,看着眼前的这群宗亲们。

    “才一年不见,皇后娘娘又是更加的高贵典雅不凡。真是啊,让我们这些人惭愧不已呢。”

    说话的,是一个郡王的王妃。林梦雅目光只是掠过了这人,便知道是个喜欢逢迎拍马之辈。

    目光,不经意间,落在了对面龙天昱的身上。

    今夜的他,依旧是冷峻优雅。只是,林梦雅不知道为何,龙天昱今夜,却显得颇为沉静,几乎,如同一潭幽泉,半分波澜不起。

    这,倒不像是平常的他了。

    “昱王妃?”

    刚收回视线,就听到皇后的声音。回过神来,却看到周围的人,都带着几分诧异的神色,看向了她。

    白芨,已经是忍不住扯了扯她的袖子了。

    林梦雅立刻起身,脸上带着几分歉意的笑容,赔礼说道:

    “还请母后恕罪,儿臣失礼了。”

    作为新妇,她自然是要在众人的面前亮相的。

    尤其是作为龙天昱的王妃,她更是要在皇后的面前,万分小心。好在皇后今天心情颇为不错的样子,竟然没有跟她计较这些小事。

    反而,是满面慈爱的,冲着她招了招手。

    “你这丫头第一次来宫中守岁,自然是有些不习惯的。来,到本宫身边来。让大家都看看,昱儿娶了位多漂亮的王妃。”

    尽管,龙天昱不招她的待见。但是作为嫡妻,至少在面子上,她还是要让自己夫君庶出的孩子,一视同仁的。

    林梦雅立刻低着头走到了皇后娘娘的面前,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她的身上。

    “本宫先前想着,这丫头也算是本宫的外甥女了。自然,跟昱儿也算是亲上加亲的。不过,昱儿的脾气倔得很。你能跟他琴瑟和鸣,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吧。本宫这里有一对鸾凤和鸣玉璧,也是嘉奖你持家有方的。”

    皇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那略有些冰冷的触感,让林梦雅心里的不安感,越来越沉重。

    “是,儿臣多谢母后抬爱。”

    半跪着行礼,接过了皇后身边的太监,给自己拿过来的一只锦盒。

    “好了,今天都是咱们自家人在。不必拘束,你下去吧。”

    皇后满面笑意,看了她一眼后,淡淡的说道。

    林梦雅立刻行礼谢恩,可眼神,却划过了一抹淡淡的惊悸。因为,刚刚神农系统告诉她,这里面,含有血液的成分。

    而且,那上面十分微量的毒素成分,是属于德妃体内的。

    镇定的走回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好在皇后又介绍了几个嫁入皇家的新妇。她身上,也没有什么目光了。

    轻轻的翻开了锦盒的一角,里面虽然有些昏暗不明。可林梦雅却看到了一方薄薄的锦帕的一角。

    那上面,绣了一个小小的‘姜’字。

    立刻,把手中的锦盒紧紧的合了起来。塞进了白芨的怀中,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代表着什么。

    德妃,果然是在皇后的手中。但是为何,她要轻易的,把这张底牌,透露给自己呢?

    宴会还在正常进行着,由北楼编排的歌舞,得到了不少人的赞许。

    北楼?德妃?纸条?这所有的线索,在林梦雅的脑海里告诉运转着。直到,她看到了起身而去的龙天昱,心思,才若有所动。

    “你们待在这里,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这个屋子。有人来叫你们也不行,若是有人强迫你们,白苏你可以立刻反抗。我出去一下,不用担心,我是去找王爷的。”

    匆匆的嘱咐了四个丫头,林梦雅神色匆匆的走出了崇庆殿,眼睛寻找着龙天昱的身影。

    但愿事情,不像是她猜测的一样。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德妃娘娘,怕是就有性命之忧了。

    把自己藏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等待了片刻后。终于在视线所及之处,龙天昱隐入了一道小小的角门。

    周围,有没有其他人,林梦雅并不清楚。但是她跟上去的时候,一道熟悉的黑影,还是挡在了她的面前。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