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新年家宴
    跟民间相比,皇室度过新年的方式,更加注重的是仪式性。

    天还没亮,穿着崭新礼服的龙天昱,就进了宫。

    所有的皇子跟后宫的娘娘们,都要跟着太子去宫内的太和殿给老祖宗请安。然后便是在雍和殿接见忠臣朝拜,皇上虽然病倒了,但是该有的礼仪还是不能缺的。

    最后,便是在崇庆殿内的宫宴。

    进宫的路上,四个丫头都沉默不语。宫里,处处都装饰一新,喜庆而庄重。大大小小的马车,都在这皇城主路上行走着。

    林梦雅轻轻的掀起了帘子,不远处,巍峨的宫殿,却是一改往日的阴沉。数不清的宫灯,把皇宫内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所有人都穿着宫里新赶制出来的礼服,就连各家赶车的车夫们,也都换上了新衣。

    “好一派新气象,没想到,这一年过的这么快。”

    年初的时候,她还是将军府内,被继母虐待的小可怜。没想到,才大半年的光景,她已经成了皇族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昱王妃了。时移世易,未来总是充满了变数。

    “还记得,去年的时候,跟主子俩个人在府里守岁。老爷跟少爷都没回来,我跟主子俩个人,守在一个炭盆旁边。下人给我们送来了不少的番薯,板栗,我们就藏在火堆里。那香味,到现在我都记得。”

    白芷的小脸上,带着几分向往。以前的日子虽苦,可她跟小姐却是生活得十分的简单。

    “说起来,我也想吃了呢。前儿我还让帮厨的嫂子,给咱们留了几只最甜的番薯。等到咱们回府了,就放在火盆里烤,好不好?”

    白芍一双大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喜悦。烤番薯明明是最平常的食物不过了,可因为平凡,所以,才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

    “是啊,在宫宴上一定吃不好什么的。等到结束了,咱们一起回来吃番薯。”

    林梦雅想起了以前的记忆,上大学的时候,她没有家人。好朋友们也都回到各自的家里过年去了。

    虽然,同学也曾经邀请过自己,可她一个外人,终究是不能去叨扰别人的。

    看着这马车里,突然变得有说有笑的姑娘们,她终于觉得,自己也有了家人了。

    “长庭门到了,请各位主子下车,步行到崇庆殿。”

    轿子外面,早就有内侍监的人等候着。每一个从马车里出来的家眷,都会有嬷嬷引到崇庆殿去。

    林梦雅也不例外,没有人会在这里耍大牌。要知道,这可是皇家宫宴,不比寻常家宴。

    下了马车,便有一个白白净净的嬷嬷等在她们的面前。看到林梦雅,立刻行礼问安说道:

    “给昱王妃请安,奴婢是教引司的李嬷嬷,请王妃移步,随奴婢去崇庆殿。”

    林梦雅点了点头,还是吩咐白芨,掏出了一个金荷包,塞给了李嬷嬷。

    这毕竟是宫中的旧例,跟过年给孩子压岁钱,也是一个道理。

    其他的人也好,可毕竟没有林梦雅这么大方的。李嬷嬷顿时眉开眼笑,对林梦雅也多了三分的热情。

    “哎呦,这可怎么才好。奴婢,哪能收王妃如此贵重的东西呢。”

    白芨却熟络的塞在了她的手中,笑着回答道:

    “嬷嬷辛苦,这点子心意,嬷嬷自当收下就是了。”

    上一次来,她身边的丫头们还只会赞叹这天家富贵。这一次来的时候,就连白芷,也应对自如的。

    看来,成长的不仅仅是她这个昱王妃而已了。

    进了长庭门,穿过御花园,崇庆殿已然是近在眼前了。林梦雅的眼神,却看向了皇宫内,唯一一处黑暗的所在。

    听说,那就是皇上的寝宫。自从一年前,皇上就未曾出过寝宫的大门了。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梦雅只觉得那里面,透出阵阵彻骨的冷意。

    阴谋与权术,从来就是不会分开的孪生兄弟。

    还未到崇庆殿,就已经听到了里面阵阵的丝竹声。所有人都打扮一新,所以,可疑低调的她,并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三嫂,许久未见,你还是这么漂亮。”

    略带轻浮的声音传来,林梦雅侧头,果然看到了龙轻寒。

    跟寻常浪荡公子的打扮不同,今天的龙轻寒,穿着一身明黄色的礼服。更增添了几分贵气。

    一张年轻而帅气的脸上,总是带着轻松惬意的笑容。

    “是啊,你这个贵客,可是无事不登门。听说你日日流连在暖玉温香里,可曾有一俩个钟爱的,带过来让我们瞧瞧。”

    林梦雅毫不留情的打趣,这位七皇子的风评,可没好到哪里去。

    龙轻寒早就见识过这位三嫂的嘴炮神功,知道越描越黑,也只能假装憨厚的笑了笑。

    说实话,她对龙轻寒的印象还是不差。比起霸道自私的太子而言,这个谈笑间,都带着那么几分游戏心态的七皇子,让她更觉得轻松。

    “对了三嫂,听说,皇后可是颇为关心你们俩个。瞧,今天的歌舞伎,可不仅仅是宫内乐坊的人。我听说,城里新开了一家文苑,叫什么北楼的。今天的歌舞,可都是由北楼的那俩个妙人安排的。”

    北楼?林梦雅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俩道曼妙的身影来。梅公子与竹公子,看来,还真是龙天昱的心头好。

    不然的话,这种皇家的宴会,怎么会安排她们进来呢?

    果真是钟爱,半点委屈,都不让梅公子承受呢。

    看到林梦雅脸色微变,龙轻寒也觉得自己失言了。三哥跟北楼的关系,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只是,看到林梦雅的表现,他的心头,不由得升起了一抹好玩的心态。难道说,三嫂并不知道三哥,其实才是北楼背后的主人么?

    “我知道,他喜欢梅公子。我也知道,早晚,梅公子会被他迎进府里的。我又不是那种小气的女人,个把个相好的而已。我岂会放在心上,那我不是太小气了么。”

    这话,说的倒是大气自在。可龙轻寒再傻,都听出了里面浓浓的醋酸气。

    嗳?相好的,这话从何说起啊!

    龙轻寒只觉得有趣极了,他原本以为,像是三嫂这样的女人,一定不会含酸捏醋呢。却没成想,这聪明的女人吃起醋来,竟然分外的有趣。

    “三嫂,你真的不生气么?”

    龙轻寒还是忍不住逗一逗林梦雅,天啊,终于有一件事,可以把三嫂蒙在鼓里了。看着她真实的反应,顿时,一股子浓浓的优越感,深刻的滋养了龙轻寒内心的小恶魔。

    “生气?我生什么气,你要是有这个闲工夫,就多吃点东西,多喝点酒,把你的狗嘴给堵上。”

    林梦雅脸上的笑容有些微冷,好一个龙天昱,看来爬墙已经不是一次俩次的了。还是,全世界都知道了,就只瞒着她一个人?

    气呼呼的走到了自己的位置,林梦雅真是把龙天昱那死家伙,揍死一百遍的心都有了。

    不对,林梦雅安慰着自己,反正,她都已经决定要走了。龙天昱愿意爬墙,就由着他爬去。反正这些事情,以后跟她又有什么相干!

    死种马!最好死在女人肚皮上才好!

    “阿嚏——”

    龙天昱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脊背处,一股子深深的恶寒,让他觉得汗毛倒竖了起来。

    可看了看四周,奇怪,明明周围,没什么危险来的。

    “王爷,人来了。”

    夜黑色的身姿,如同一只轻盈的夜枭,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龙天昱的面前。

    空荡荡的偏殿内,唯有几支烛光闪烁不定。印得人的影子,都成了摇晃的黑色蛛网般。

    一道清瘦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偏殿内。

    来人看样子像是一个女子,身上带着雪白的斗篷,遮住了面目。

    “准备得如何了?”

    龙天昱声音低沉,想必是跟面前的人影极为熟稔。

    “万事俱备,崇庆殿四周,都已经布满了我们的人。皇上的寝宫附近,我们的暗线也已经埋伏起来了。只等着宴会上,趁其不备一举成事。”

    清冷的女声,丝毫不添加感情的声线。龙天昱点了点头,看向了黑暗中,那座唯一没有光明的宫殿。

    快了,就快了。父皇,他一定要救出来。

    “以后,不要让梅来的府上了。她太招摇,万一被人知道了,我跟北楼之间的关系,就会曝光于人前了。做事如此的不谨慎,你这个做头领的,该知道怎么做。”

    龙天昱的眼神十分的严肃,北楼是他势力的一部分。主要是用来隐藏京城中暗藏的势力的,可那一天,梅却没经过任何的指示,就私自闯入府中给他送药。

    虽然梅并不是四圣卫中的人,可到底,也是闻名京城的梅公子。

    很容易,就被有心人得知这个消息。

    “什么?梅去了您的府上?请王爷降罪,竹并不知道她去了您的府上。回去以后,我一定严加惩处她!”

    白色的斗篷瞬间滑落,里面露出的,果然是闻名京城的北楼主人竹公子。

    尽管带着面纱,可是眼中十分的惶恐,却透露出了,她的一无所知,跟龙天昱治下之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