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德妃秘密
    更加奇怪的是,这香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竟然完全的掩盖住药的味道。她只能嗅出药味,却无法分辨出都是什么药。

    进了内室,德妃却只是躺在床上,连床帏都未曾打开。想来,一是病得不轻,二来,是不想看到林梦雅这个不孝的儿媳吧。

    “给母妃请安,前几日,听闻母妃身体不适,儿媳本想来探望。只是怕打扰了母妃休息,还请母妃见谅。”

    雅轩的屋子里光线很暗,面前的双头兽型铜漆香炉内,那熏香的味道,可是愈发的浓烈了。

    很奇怪,林梦雅丝毫没感觉到刺鼻,反而,只觉得心神安宁。看来,这里面倒是分量极重的安神香。

    更加奇怪的是,这安神香,她也嗅不出味道来。但是雷达并没有预警,说明,这里面的成分倒是安全的。

    “你们年轻人自有自己的事情做,不来倒是也无妨。本宫近日身子不爽,劳烦你跟昱儿说一声,后天宫中的夜宴,本宫就不去了。”

    声音迟滞而无力,跟平常的中气十足可谓是判若俩人。林梦雅心头有些微的疑惑,难道,德妃真是病了么?

    “是,母妃的安康要紧。其他的事情,儿媳自然会处理好,不让母妃操心。听说母妃风寒侵体,平常点这么重的香,怕是对身体有损。”

    林梦雅起身行礼,准备要离开。

    可却看到半掀起的帐篷里,德妃娘娘的脸,似乎有些异样。刚想要仔细看一眼,却被一双手,放下了帘子。

    “多谢王妃提点,这些事情,奴婢们自会主意的。这是德妃娘娘特意为您准备的玛瑙红玉镯,也是德妃的一点心意。”

    一道熟悉的声音出现,又是那个韵若。

    林梦雅总觉得,那张清秀的脸蛋后面,似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虽然,她笑容谦和,态度也算是谦卑。

    可她就是觉得,这个韵若,怕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多谢母妃上次,儿媳告退。”

    叫白芨收了装玉镯的盒子,林梦雅缓步走出了雅轩。

    奇怪,她刚刚明明看到——难不成,是她花眼了么?

    “这德妃娘娘也是够奇怪的,前儿我还听说,她每日都要用玫瑰露洗脸了。怎么今日看起来,倒是...倒是如同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一般?”

    白芨就站在她的后面,所以,也应该看到了那一幕了吧?

    “你也看到了?”

    林梦雅会身问了白芨一句,她刚刚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后者立刻点了点头,白芨也以为自己看错了。却没想到,俩个人居然都看到了同样的场景。

    “我想,是因为最近她在病中,所以有些憔悴吧。”

    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像是德妃那个年纪的人,脸上有些皱纹,算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吧。

    殊不知,她们才刚刚走处雅轩的大门,一双阴毒的眼睛,就盯上了她们!

    雅轩内,所有的下人,都被遣了出去。只剩下了韵若跟净月姑姑俩个人,不知为何,净月姑姑却是一脸的惊恐,低垂着头,却是对韵若跟帐子里的德妃娘娘,恐惧至极。

    “没用的东西,连娘娘的脸都不能保护好,还要你做什么?”

    韵若一改往日的贤淑,语气冰冷。

    净月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呜咽着不敢说话。

    “行了,这事她也没什么过错。对了,你说这张脸,还能用多久呢?”

    刚刚还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德妃’,此刻已经是底气十足的从床上坐了起来。那张如同在水中泡皱了的脸上,早已经不复活人的气色。

    ‘德妃’伸手,随意的在脸上摸来摸去。很快,一张薄如蝉翼的脸皮,从她的脸上撕了下来。

    韵若笑着看着已经完全变了脸的‘德妃’,一双眸子里,带着赞许。

    “不愧是跟在德妃身边最久的净月姑姑,做事真是滴水不漏。放心吧,备用的人*皮*面*具,很快就会送来。不用多久,你还会是德妃娘娘。”

    俩张一模一样的脸,一个却是畏畏缩缩的跪在了地上。一个,则是穿着华美的衣服,仪态万千。只是若是仔细看,也是能够看出细微的差别来。

    跪着的净月,脸上的表情,细微之处还是不自然。而穿着德妃衣服的净月,虽然脸色苍白了一些,却能看出,脸上并没有任何的遮挡。

    ‘德妃’蹲了下来,一双美目里,尽是得意的神色。伸出玉手,勾起了跪在地上的‘净月’的下巴。

    “锦月,你我姐妹多年,没想到,想在竟然是天差地别。我知道,你总是想要找机会,告诉昱儿,我不是他的母妃。好一个忠心耿耿的忠仆,只可惜,那贱人的命,可是攥在我的手里。若是你敢多嘴多言,那贱人,就会死了。”

    净月,不,现在应该说是披着净月人*皮*面*具的锦月,一双含泪的眸子里,盛满了痛苦。

    “净月,从小,我们就跟在小姐身边。虽为主仆,实则比姐妹还要亲近几分。小姐待你不薄,为何,为何你要背叛小姐?”

    锦月的语气里满是挣扎,苦口婆心的劝着净月。

    “姐妹?哈哈哈哈,若真的姐妹的话,她为何要夺了属于我的位置!德妃?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可知道,当初跟皇上两情相悦的人,是我!不是她!”

    净月的表情如癫似狂,锦月泪流满面,却是不知道为何当初,跟德妃相依为命的三个人,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现在,我只不过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就连昱儿都应该是我的,我才应该是千尊万贵的德妃。你,还是当你的小小女侍,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净月的眸子里,已经再也没有了半分的理智。

    韵若是像是早已经获知了这其中的细节,一点惊讶的神情也没有。

    “昱儿是我从小带到大的,他的脾气,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对你尊敬有加,但是,若是他知道你想要加害娘娘,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锦月的苦口婆心,却让净月恼羞成怒。一巴掌想要打在她的脸上,却是在看到那张跟自己完全相同的脸后,转为了轻抚。

    “我这张脸,可是万万不能坏的。锦月,你就给我好好的当你的女侍。不然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净月狠狠的掐向了锦月的手臂,那张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癫狂。

    谁也不知道,二十多年前,宫中的那一件隐秘之事,竟然会酝酿出如此之大的风暴!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林梦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自从德妃从皇宫里回来以后,这人也完全不同了。而且,之前她曾经在德妃的身上,发现过一些慢*性*毒*药的痕迹。

    这一次回来后,竟然一点都不见了。正常的人,即便是再苍老,也不会出现那种状态。

    她也曾经怀疑过,这个德妃是不是别人假扮的。但是,不论是细节还是动作,这个德妃,又是跟之前丝毫不差。

    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是她所不知道的?

    “主子,宫里给每个宗亲的赏赐下来了,您要去亲自过目么?”

    白芍端了赏赐的目录过来,林梦雅瞧了一眼。赏赐倒是不少,不过也只是给亲王的份例而已。相比,皇后跟太子才不会多给龙天昱一些,真是小家子气,殊不知,越是如此,太子的风评,才会越差。

    “你去清点了就好,我就不必看了。后天的宫宴,你们都跟我去吧。过了年,我可能会进宫去,到时候,除了白苏,你们都先去三绝堂避避风头吧。”

    白芷刚刚端了一杯奶茶来给林梦雅,在听到她的话后,除了白苏以外,三个姑娘,都带惊疑的看向了她。

    “进宫?主子,你若是进宫的话,也把我们三个都带着吧。宫里,有多少人,都对你虎视眈眈。若是我们不在,谁来照顾你呢?”

    白芨更是拼命的摇着头,不想要离开林梦雅。

    清狐跟小玉的走,也让林梦雅想得更加清楚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活的轨迹,她选择的这条路,充满了荆棘。即便是能顺利的从宫里出来,跟龙天昱和离。她也依旧是皇后的眼中钉,肉中刺。

    只要林家还在这个位置上,就会有不少人,变着法的要对付她,对付林家。

    这三个丫头实在是太过柔弱,内宅里,她们尚且还能保全自身。若是在连绵不绝的阴谋下,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思及此,她也只能选择,硬下心肠来。

    “你看你们,又不是生离死别。我若是进了宫,府里面没人护着你们,万一吃亏了可怎么办?你们不如,替我好好的经营三绝堂。这样我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而且,也有个退路不是么?放心,我可是属猫的,有九条命的。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被人给暗算了呢?况且,还有白苏保护着我呢,我不会有事的。”

    尽管林梦雅如此的安慰着,可三个丫头还是泪眼婆娑的,林梦雅安慰了一阵,保证自己一定会囫囵个的从宫里出来,才作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