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蛇蝎梅美人
    “婚事?主子,您在说什么呢!”

    白芨躲了躲脚,小脸一片绯红。她年纪最大,自然也明白林梦雅的意思。

    只是,这事儿都是关起门来说的,怎地主子,就这么胆大呢?

    “害羞什么?婚丧嫁娶,乃是最为平常的事情,难不成,你要待在我身边一辈子,当个老姑娘不成么?”

    四个丫头,除了白苏以外,都是普通人。过了这个年,她就要进宫了。若是不能顺利,她很快就会有自由之身了。

    三绝堂的药材经营得不错,这三个丫头的嫁妆,也有了着落了。

    虽说不能嫁进高门大户,但是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也是绰绰有余的。况且,若是她以后经营三绝堂,少不得要跟江湖人士打交道的。

    这三个丫头不适合那种刀光血影的生活,不如,老老实实的嫁了人,平安幸福的过上一辈子。

    “我跟白芷啊,待在主子的身边便罢了。我可是听说,白芨姐姐,可是有婚约在身的。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少年郎,能入了白芨姐姐的眼呢。”

    白芍抱住了白芷,一起来拿白芷来打趣。

    林梦雅惊讶的看着白芨,这丫头是何时有的未婚夫,她都不曾得知。

    白芨立刻羞红了脸,等着白芍说道:

    “死丫头好不害臊,居然拿我来打趣。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叫你再胡说去。”

    害羞急了的白芨,说着就跟白芍笑闹成了一团。年纪最小的白芷,则是跟在后面看热闹。

    “他们都走了,以后,怕是没有相见的时候了。你真的不后悔,留在我这里么?”

    这话,问的是白苏。

    本来,林梦雅已经说通了小玉,带着白苏一起会烈云的。可这丫头,却是坚持,留在她的身边。

    “我是主子的丫头,主子不走,我哪儿也不去。”

    白苏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不语的,可今日这一句话说来,却暖了林梦雅的心。

    转头,握住了这丫头的小手。看着那张雪白的脸蛋上,露出了些许害羞的笑意。

    “好,我们一起等小玉回来。我们都是一家人,即便是天各一方,也会有再相见的那一天的。”

    白苏重重的点了点头,也许,跟在主子的身边,就意味着以后,可能再也不能回到自己的故国了。

    可她愿意,因为,这里才是她的家。

    “呦,我还以为昱王妃的丫头,有多知道规矩呢。这么打打闹闹的,把这里当成你们乡下的热炕头了不成么?”

    前面,突然穿过来一阵冷嘲热讽的声音。

    林梦雅收敛了笑容,迎面走来了一对女子。

    这声嘲笑,正是俩个人里,稍微矮一点的发出来的。眉眼倒是清秀,只是气质,却有些市侩。不如她旁边的女子,出众一些。

    “哼,这里是王府,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说话了。我看你才是没了规矩,冲撞了我家主子,你赔得起么!”

    白芍倒是一点都不逊色,瞬间就把白芨跟白芷护在了深厚。

    她可是昱王府里的凤辣子,稍微有点眼色的,谁敢惹这个姑奶奶。

    “王妃的丫头,也是这般的没规矩么?我看啊,你还不如我们楼子洗菜的婆子呢!”

    还真是有不怕死的,白芍看着比自己矮了半头的小丫头,冷笑了一声。

    “我管你是哪个楼里的丫头,给我听仔细了。进了王府,我不管是什么客人,都得给我乖乖的守王府的规矩。若是敢冒犯了我家主子,就算是你天老王子身边的七仙女,我也敢叫人,把你打死了。”

    白芍瞪着一双凤目,语气倒是也霸道。

    小丫头显然是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对手,竟然就如此的厉害。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可眼神里,却带着几分不甘愿。

    白芍也收敛了些气势,如今,她已经是王府的半个管家了。平日里,那些男人们都是要惧怕她三分的。而那并不仅仅是因为林梦雅的威风,更重要的,则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个极厉害的人物。

    看到自己的侍女吃了亏,这当主子的,自然是站不住了。

    “这位姐姐,实在是抱歉。絮儿不懂事,顶撞了姐姐,还请姐姐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跟她一般计较。”

    声音清脆婉转,如同鸟啼一般。

    林梦雅看到面前的女子,却是心头一紧。丽人轻纱遮面,体态婀娜。却是裙摆上的梅花,让林梦雅的心里,有些微微作痛。

    想必,她就是轿中的美人。不然的话,为何裙摆上的梅花,跟轿子上,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之前,她没有阻拦自己的侍女,无非,不过是想要试探她一番罢了。

    好一个心机美人,还没进王府的大门,就想要跟她对垒了么?

    白芍也并不是个不知礼数的人,看到人家的主子,都这般说了,她自然不会得理不饶人。

    “小姐言重了,奴婢白芍,失礼了。”

    相比于那个斗败了的丫头愤愤不平,白芍的知进退,就显得尤为的可贵。行了一礼后,退回了林梦雅的身边。

    俩边都是丫头,却是高低立判。

    “这位,就是昱王妃吧。民女梅氏,见过王妃。”

    果然,这个女子就是北楼的梅公子了吧。林梦雅心头被揪紧了,那晚,窗子上的剪影,飞快的从脑海里划过,却是愈加的鲜明。

    眼前的,才是龙天昱真正的枕边人。而空有昱王妃名号的自己,却像是一个可悲的笑话。

    “不必多礼,她是我的侍女,无意冒犯梅小姐,梅小姐请便。”

    林梦雅点头致意,反而带着自己的侍女,越过梅小姐离开了。

    “小姐,看这王妃,也不像是什么厉害的人物。怎么竹公子,就是不让您去招惹她呢?”

    絮儿看着消失在自己眼前的王妃一行人,这王妃看起来不过是个十几岁的黄毛丫头而已,哪里有自家小姐半分的风韵。

    “小竹自有她的理由,只可惜,这昱王妃的位置,我要定了。”

    梅公子盯着林梦雅离去的方向,听王府里的人说,昱王妃的流心院,可是这城中数一数二的金屋。

    可惜,这样寡淡的小丫头,又怎么能拴住龙天昱的心呢?

    “记住,我今天来昱王府的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

    眸子里闪过一抹算计,小竹几次三番的警告过她,不要打龙天昱的主意。可是那样优秀的男人,唯有她才能配得上!

    等着瞧吧,昱王妃!

    “我真是不明白,主子,你干嘛要对那个女人让步。什么没小姐有小姐的,我看啊,她跟她那个侍婢都是一路货色。”

    踏进院子里,白芍嘟嘟囔囔的抱怨着。

    以前,闹的正热闹的姜如沁,还不是要对自家小姐礼让三分。没想到,这个脸都不敢露的梅小姐,居然这么的得寸进尺。

    “她跟王爷关系匪浅,轻狂些倒是有理由的。你告诉下面的人,以后,凡是见到这位梅小姐,都不要为难,要礼让有加。”

    也许,这王府以后的女主人,会是这个梅小姐了。不想让大家太难做,毕竟,她一个人,也护不得这府里所有人的周全不是么。

    “主子,您这是——跟王爷关系匪浅又能如何。以前,姜如沁还是王爷的表妹了,最后,还不是自食恶果。”

    白芍愤愤不平,可林梦雅却并未过多解释。叹了口气,只能下去,吩咐府里众人。

    “过几天就是除夕了,我去给德妃娘娘请安,白芨跟白苏跟我一起去吧。白芷,你去看看厨房,这几天准备的各色点心如何了。”

    四个人乖乖听话,只是心头都带着几分疑惑。

    自从前几天主子在外面回来以后,人也变得不同了。可具体是哪里不同,她们也说不清楚。

    只觉得,以前的主子灿烂如同骄阳,现在,却是沉稳似月华。即便是脸上带着笑意,却是安静温婉。

    就连小白跟小虎,最近都懒懒的躺在她的脚边,也不复从前的活跃了。

    雅轩,林梦雅看着面前的小院。

    多日不来,这里倒是冷清了许多。

    听说,德妃娘娘遣走了不少伺候的奴婢。因着前些日子得了风寒,所以,每日只是在床上修养而已。

    龙天昱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却是惦记得很。特意找了不少名医来给德妃娘娘看病。

    比起前些日子,俩个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最近,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倒是缓和了不少。

    “进去通报一声,就说王妃来给德妃娘娘请安了。”

    白芨对门口的婆子说道,那婆子脸色古怪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匆匆的进了雅轩的内门。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婆子就传话来说,德妃娘娘请王妃进去说话。

    三个人颇有默契的对视了一眼,看来今天,王府的怪事还真多。

    平日里,林梦雅来请安,十次,倒是有八次德妃是婉拒的。没成想,今天竟然不知道想通了什么事,反倒是允她进去了。

    才一进院子,林梦雅就嗅到了浓重的药味。可跟着药味混合在一起的,却是一股子极为沉郁的香气。

    林梦雅眉头微皱,生病之人屋子里有药味不稀罕。但是这股子熏香的气味,倒是有些奇怪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