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离别之苦
    “我知道,但是我走,也是为了她好。”

    清狐的嘴角无奈的弯起,没想到,都到这个份上了,他的人生,却还是有自己的不由自主。

    “还能回来么?”

    云竹给林梦雅抱来了一条毯子,可清狐却直接把她抱在了怀中,放进了里屋的床上。

    “不知道,也许回不来了。也许,还能再见她一面。”

    清狐把人放在了床上,轻轻的说道。

    “一切保重,堂主,还等你回来。”

    最后深深的看了林梦雅一眼,清狐把眼中的不舍,不得不残忍的一一化开。这个总是让人费尽心神的小丫头啊,为何不早点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云竹眼看着清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看了看里屋睡得正香的林梦雅,却是摇了摇头。

    这人,还是十多年前的性子。为了自己自己心头重要的东西,是连命都能舍弃的。

    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瓷瓶,里面是上好的解酒丸。回身,扶起林梦雅,灌下去那么一粒,若不是她灌醉了堂主,怕是清狐,连一个告别的机会都不会有。

    别看堂主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可她却能看出来,这丫头,特别护犊子呢。

    从醉酒中醒了过来,林梦雅只觉得头疼难忍。

    小手用力的揉了揉太阳穴,咦?她明明记得,之前清狐是在这里的。每次,她醒过来的时候,清狐都会蹦到她的身边,调笑着她的酒量。

    为何这一次,却只剩下了空荡荡的房间。

    “堂主醒了,这是解酒汤,喝一口吧,对头疼有奇效。”

    云竹亲自端了一碗醒酒汤过来,在三绝堂,林梦雅的任何事,她都不会假以他人之手。

    所以,许多人都以为,她跟堂主,必然有什么隐秘的关系。

    “那只死狐狸呢?我怎么没看到他?叫他快点滚过来,这几天忙什么呢,都要过年了也不知道回家。”

    林梦雅的语气,像足了惦记清狐的家人。

    云竹的手,却停顿在了半空中。而后,把醒酒汤塞进了林梦雅的手中,嘴角,似笑非笑。

    “他,不会再回来了。”

    “什么?不可能,这里是他的家,我们都是他的家人。哪有人,不会想回到家人身边的?你跟我老实说,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躲到哪里去了?”

    云竹却打开了帘子,外面的日光柔和,可她,却只觉得指尖都泛冷。

    “他真的走了,堂主别再问为什么了。他是为了你的安全,也是为了整个三绝堂的前途。所以,堂主以后,就当没有存在过这么个人吧。”

    清狐走了?林梦雅被酒精给麻痹的大脑,一时还没有消化掉这个消息。什么叫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难道,他有了相好的了?

    林梦雅歪着头看向了云竹,眼神里带着继续盘问的神色。

    云竹只是沉默不语,有些事清狐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可对堂主说的。

    “哦,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连云竹也没有料想到,林梦雅的反应,竟然只是说她要知道了。

    愣了愣,却还是退了下去。

    手中温热的醒酒汤,不知为何,变得苦涩难以下咽。

    可她还是一口口的,咽了下去。

    胃都被这热汤给温暖了,可心却是冷的。

    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个总是对自己温柔相待。对自己体贴有加的清狐,居然是会离她而去。

    而且,还是在跟她没有说再见的情况下。

    直到喝干了一碗汤,林梦雅却还是在重复喝汤的动作。清狐走了,清狐居然真的走了。

    这个想法,一直盘旋在脑海里。就像是颗炸雷,让她聪明的大脑,都瞬间变成了浆糊。

    他为什么会走?他不是说,余下的日子里,一定要留在她的身边么?解药她还还没有做出来呢。这个傻瓜,难道不能再等等么?

    心头空空的,想要哭,却连眼泪都跟她作对。

    那种想哭都哭不出来的无力感,让林梦雅像是一个,被抽掉了灵魂的人偶。她一直都把清狐当做最重要的家人之一的,除了哥哥林南笙以外,也唯有清狐,才能让她体会那种,家人之间才有轻松氛围。

    为什么,为什么清狐要离开?

    云竹一定知道,她一定知道的!

    “云竹!云竹!”

    急促的大叫着云竹的名字,可能是因为云竹也料到林梦雅会问吧。竟然只是叹息一声,并未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为什么要走?你跟我说,他为什么要走?”

    林梦雅冲着院子里大声的质问着,云竹虽然没有现身,可她的声音,却轻轻的飘落了下来。

    “他有他的理由,抱歉,堂主,我也只是知道一个模糊的消息。所以,你不要再问了。这是我答应清狐的,我不能食言。”

    林梦雅靠在门边,眼泪终于是无声的落下了。

    岳婷姐走了,如今清狐也走了。对她好的人,似乎一个一个的,都要离开。有多久了,她有多久没有体会到那种心痛到心碎的感觉了。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都不能留在她的身边呢?

    “堂主,我相信那家伙会活着回来的。十年前,我们一起去执行一个任务。他身中数刀,只因为心里还有惦念,所以,硬是从阎罗殿里挺了回来。相信我,他对你的羁绊,比那时候还要深刻,所以,我相信他是能回来的。”

    坐在屋顶上,云竹记忆,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深夜。

    他一定会回来的,他是清狐,他是那个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桃花坞坞主。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死在那个人的手上呢?

    他们,都是在地狱里趟过来的,不是么?

    “呜呜——”

    林梦雅却放肆的大哭,哪里还像是这个三绝堂的主人,就像是一个幼稚的孩童,哭得伤心而好不掩饰。

    “哭吧,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们,能哭的人,总比无泪的人,更加幸福一些。”

    云竹拿出了随身的竹笛,清幽温和的笛音,在林梦雅的耳边盘旋。这是一首温柔的曲子,林梦雅渐渐的止住了哭声。

    是的,云竹说的没错,清狐一定会回来的,离开家的人,终究会回到家人的身边的。

    在此之前,她做的,只有静静的等待着,就好。

    一连“关在”院子里好几天的王妃,终于出了流心院的大门。

    心头带着对清狐的担心与想念,可林梦雅还是意识到,她不能再这样颓废下去了。

    爱情已然夭折,可是还有让她思念的人在远方。

    所以,她要尽快的走出昱王府这个泥潭。她已经盘算好了,等到皇上的病一好,她就请旨和离。

    好好的经营三绝堂,好好等着清狐,回来的那一天。

    “姐姐,你总算是出来了,我都担心死你了。”

    院子里,穿着一身玉色貂绒大氅的小玉,小脸蛋上带着几分轻柔的笑意。

    点了点头,林梦雅吩咐人拿来她叫人赶制的点心盒,递给了小玉身边的完颜烈。

    “我知道,你今天是来辞行的。此去路途遥远,你要好好的保重。若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托人捎个信回来。对了,小金可一定要带好,知道了么?”

    离别,似乎成了林梦雅身边的常态了。

    经历了清狐的出走了,她似乎变得坚强了许多。就连小玉走了,她也能从容的面对了。

    人生,也许就是在分分合合中成长的。

    尽管不舍,却还是要放开手,让他们暂时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姐姐,对不起,本来,我是想要过年以后再走的。但是,烈叔他——”

    小玉的眼中有着丝丝的为难,林梦雅起身,走到他的面前,伸出玉色的小手,替他整理了一下衣领。

    小家伙已经在她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成长了。他会为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去做退步跟忍让,显然,已经成熟了不少了。

    “走吧,你有你自己的事情去做。以后,我们还能见面的,不是么?”

    笑面如花,谁也感觉不到,林梦雅深藏在笑容里面的悲伤与无奈。

    小玉用力的点了点头,他一定会再见到姐姐的,一定会!

    “小玉,拜别姐姐。望姐姐,千万珍重。”

    深深的行礼,小玉的心里,尽管有一千一万个舍不得,可还是不得不,回到自己出生的那片土地。

    “嗯,万事小心。”

    林梦雅挥着手,脸上的笑容,也有了些许的僵硬。

    不可以哭!小玉最喜欢看到她的笑脸了,若是哭了。这孩子一定会担心的,她不能帮忙,但是至少,不要让这孩子分心才是。

    一路送到了门口,看着小玉跟完颜烈乘着马车远去了。泪水,却是在不经意间,模糊了她的眼眶。

    “走吧,回去吧。”

    仰起头,林梦雅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落泪的样子。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她不能那么自私,把所有人,全部都跟自己绑在一起。

    “主子,您没事吧?我知道,玉少爷走了,您心里一定不好受。但是,还有我们陪在你身边呢。”

    白芷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安慰说道,林梦雅看了看围在自己身边的四个丫头,笑了笑,说道:

    “也是时候,张罗你们几个丫头的婚事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