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心痛难忍
    即便是见到了又如何?跟龙天昱有关系的,不是这个竹公子,就是那个传说中,神神秘秘的梅公子了。

    她本应该是个潇洒的人,为何,心里却觉得疼痛难忍。

    小手,覆在了胸口的位置,看来,人总是难以过情关的。还好,她陷得不深。及时抽身而退,还不会万劫不复。

    默默的往昱王府走去,泪意却是在不经意间露了出来。好不容易追到那抹倩影的邱羽,只是拍了拍那女人的香肩。

    可是,却看到了一张,泫然欲泣的粉脸。

    “你——”

    有些惊呆了的邱羽,实在是不知道,这位豪气的女中豪杰,居然还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林梦雅转过头,胡乱的抹了一把脸,然后,装作十分从容的样子,面对着邱羽。

    “我没事,你怎么不在北楼里欣赏梅花了?”

    邱羽从袖口里掏出了自己的手绢,递给了林梦雅。笑容温文尔雅,带着几分治愈系的温柔。

    “梅花什么时候都能看,你可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了?不如,与我说说?”

    林梦雅有些不好意思的接过了邱羽的手帕,她本不是个矫情的人。可是却被人看到了流泪的囧样,顿时觉得自己的形象,大概是要毁了。

    “没事,只是风迷了眼睛。对了,看你好像是很熟悉北楼的样子。难道,你也是个风流的公子么?”

    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找出这么个拙劣的借口,来掩饰自己流泪的理由。

    可邱羽毕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知道她不想说,便也只是相信了她的借口。

    “太医院里净是一些老顽固,我只能出来找地方解解闷了。”

    林梦雅看了看邱羽,比起太医来,这家伙更像是一个文弱的书生。

    俩个人走了一程,林梦雅惊讶于邱羽对于医道知识的渊博。俩个人倒是一路走,一路说的极为投缘。

    “听说,你要进宫,为皇上诊治?”

    邱羽的问话,让林梦雅愣了愣,旋即点了点头。

    这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何况她现在是皇上的儿媳妇,于公于私,都算是最佳人选。

    邱羽却好像是面有难色,难道,这其中有她所不了解的秘密么?

    “宫里——并不像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单纯,你若是想要进宫的话,怕会是危险重重。即便你是昱王妃,若是不能全身而退,牵连甚广。”

    几乎是每一个人,在听说她要进宫以后,都是这样劝慰她的。

    林梦雅其实,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了。

    “我知道你的担心,太医院里面,怕也是不平静吧。”

    邱羽洒脱一笑,仿佛是丝毫不在意。

    “太医院里面,都长着同一条舌头,想要怎么说,都是被人控制的。想要推翻,怕也是不容易。”

    这话已经说的极为明白了,林梦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看来,皇上的病,还真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的简单。

    “难道,皇上并不病倒了?”

    林梦雅想要侧面的打听一下皇上的情况,可邱羽看似文弱,实则却是滴水不漏。

    “这些事,昱王妃到了宫里,自然会知道。前面就是昱王妃了,在下告辞了。”

    转身离开,林梦雅却是看着他的身影,陷入了深思中。

    本来她以为,只是进宫去看看皇上的情况就好。

    现在,虽然邱羽没有直说,但是处处,都显示着其中必有阴谋。那么去,还是不去,现在就变成了俩难的选择。

    “主母,您回来了。”

    才刚到府门口,便是门房迎了出来。

    林梦雅点了点头,现在,她进进出出的已经成了常事,也不再有人敢盘问她。或者是对她有任何不敬之处了,整个王府上上下下的,已经俨然成了她的地盘。

    想起大半年以前,真是恍然隔世。

    进了前院,绕过了回廊,林梦雅刚想要回到自己的流心院。却好死不死的,跟龙天昱巧遇了。

    她站在回廊上,清雅动人。而他就站在院子里,一身墨色的锦袍,衬托得英勇神武。

    才不过几日未见而已,龙天昱却似乎觉得,心房里,脑海里,竟然都是她的影子了。

    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她手中,攥了一方素淡的手帕。

    那是,男人的手绢。

    “你今天可见了什么人?”

    话才刚刚出口,龙天昱就觉得有些后悔。他,只是想知道她的行踪而已。可语气,竟然是如同审问一般。

    按她的脾气,定然会生气吧?

    果然,林梦雅光明正大的把那条手绢,收入了袖口里。脸上的笑容微冷,眼神也不再柔情似水。

    “我去了哪里,好像跟王爷并无关系吧?还是王爷觉得,我应该报备您一声才行么?若是王爷想要知道,以后派人跟着我就是了。我也乏了,先行告退了。”

    林梦雅故意在龙天昱的身边走过,她刚刚是故意露出手中的手帕的。龙天昱的那一声质问,却更让她的心里,怒火横生。

    她只不过是有一条男人用的手帕,他就这样质问。那他爬墙的时候,怎么就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生气的这一天呢?

    眼前一晃,这男人仗着腿长的优势,又绕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居高临下看着面前的女人,眼神却有些可怕。

    丝毫不畏惧的瞪了回去,比眼睛大,她还真没怕过谁!

    俩个人就这么你瞪我,我瞪你的较上了劲。看着那张气鼓鼓的小脸蛋,龙天昱却越发觉得,有些可爱。

    瞪大的眼睛,虽然带着几分怒火,但是却晶亮动人。

    没多想,竟然低下头,想要吻住那双微翘的樱唇。

    可还没等他得逞,脚趾上,突然传来了一股子剧痛。

    “你——”

    看着她如同得逞的小猫般,趾高气扬的转身离去,龙天昱却只觉得,心被这小猫,抓了一抓。

    “我什么我,好狗不挡路。下次再敢挡我的路,小心我把你脚趾踩断。”

    背后,忽然传来了她恶狠狠的威胁。龙天昱傻傻的站在了那里,以前,总是看惯了她的温柔聪慧。

    今天,却真是有些特殊呢!

    在心头无声咒骂的林梦雅,丝毫不知道她偶尔的野蛮行径,竟然开启了龙天昱深藏在内心的抖m属性。

    只不过,她是真的被气到了。

    原以为,龙天昱至少会吃一下醋,或者是心虚一下的。结果,人家倒是如同没事人一般不说,竟然还质问她,甚至,还想跟她玩亲亲!

    呸!把她当什么了啊!

    气呼呼的回到了自己的流心院里,阴沉着脸色冲着白芷说道:

    “打今儿起,你家王爷所有的吃食,都给我换成辣子!”

    他不是喜欢那种**性感的美女么?好,就给他吃辣子,一直吃到他有那个难言之隐出来!

    白芷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桃酥,又看了看主子紧闭的房门,这是,再跟谁生气呢?

    在院子里的那一面后,林梦雅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里,每日,门也不出。当然,这是再外人看来。

    实际的情况,云竹悄悄的来接她,去了好几次郊外的三绝堂。

    还有三天,就是除夕了,甭管是先生还是马腿,都是需要回家过年去的。她吩咐人购置了不少的年货,再加上红利,发给了想要回家的人。

    若是没地方去的,也会安排他们的住处。那院子里,就有不少的房间,是给这些人居住的。

    寒风料峭,可她的院子里,却依旧清静。

    三绝堂内,无人敢闯进她的院子里来。那是杀无赦的死罪,没人,敢挑战。

    一壶甜酒,却让林梦雅心甘情愿的醉了。

    醉卧在软榻上,她倒是像只醉猫一般了。朦胧的眼神里,清狐坐在她的面前,一脸的无奈。

    “你啊你,不是最讨厌醉鬼的么,为何今天却是喝醉了?”

    清狐从地上拾起了酒坛,喝了一大口,怪不得这丫头醉的跟猫儿一般。这酒味道香甜,但是后劲却是很足。

    “太清醒了才是罪过,对了,你不是说,要离开几天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昨晚,她又看到了那顶属于北楼的轿子。

    伤心多了,便也成了习惯。冬日无聊,她也只是想要跟云竹喝一杯而已。却没想到,她比云竹还要先醉了。

    “你这个样子,我如何放心。丫头,若是我不在你的身边了,你可要好好的保重自己。”

    清狐的目光里,第一次有着放纵的宠溺与不舍。

    他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自然,不能太过放肆自己的情感。世上,唯有这丫头,却是他唯一的牵绊了。

    “去哪啊?不行,你答应过我的,你余下的所有时间,都是属于我的。”

    林梦雅还笑着说着醉话,可人,却渐渐的睡去了。

    清狐嘴角衔着一抹无奈的笑容,伸出大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这丫头总是对他没什么男女大防,也是,他连个男人都算不上的。

    目光里,暗含着几许悲哀,却是依旧,无怨无悔。

    “真是的要去么?你这一去便是九死一生,若是堂主知道了,一定会伤心难过的。”

    不远处,云竹的身影,妖娆纤细。如同一片云般,翩然而至。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