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红梅刺眼
    林梦雅摇了摇头,什么竹公子梅公子的,她一天天的都忙着自己的事情,俨然已经成了一只忙得团团转的陀螺,哪里,还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情呢?

    看着她清澈的眼神,邱羽却哑然失笑。

    他还以为昱王妃早有耳闻,没想到啊,没想到。

    “这竹公子,便是这北楼的主人。你这幅画,定然会入了他的眼的。”

    林梦雅总觉得,邱羽的话里有话。

    可刚想追问的时候,却发现屏风后面,已经又有人来了。

    “我听说,新来了一位颇有才情的小姐,鄙人倒是好奇得紧,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呢?”

    林梦雅调高了一条眉毛,竹公子?不应该是个公的么?

    可眼前出现的,怎么是个女子来的。还是一个,带着雪白丝巾,遮住了面容的女子。

    一身大红色的裘皮大氅,如同移动的一束火焰。

    露出的俩只眸子,倒是经过精心的修饰。只是却像是能够洞彻人心,但是却没有犀利与咄咄逼人的感觉。

    林梦雅于她目光相接,便是知道,眼前的女子,绝对是个聪明绝顶的角色。

    当下,只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既没有说明自己是谁,也没有主动迎上去。

    “这是再下的表妹,听说北楼人才济济,特别是后院的梅花开得正盛,所以想要来见识一番的。竹公子,别来无恙。”

    邱羽倒像是熟客一般,浅笑行礼。

    一听说是邱羽的表妹,竹公子的眼神,也就多了几分的柔和。

    “真是,既然是邱公子的表妹,那直接带过来便是了。都怪我这老仆不会做人,二位见笑了。”

    林梦雅没有说话,既然是做生意的。那竹公子,也必定是个八面玲珑之辈。话说的漂亮,也不代表什么的。

    当下,也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算是了解了。

    “我听李伯说,这位小姐的画技出众,所以,急着来赏玩一番的。不知道,是哪副大作呢?”

    竹公子语气里不见任何的嘲讽,好像是真的来欣赏画作的一般。

    邱羽却抿嘴一笑,伸手便是指出了林梦雅的‘大作’。

    竹公子侧身,眼神在看到那副漫画后,却是惊了一惊。继而,不知为何,却是盯着看了几分钟。

    “真是...真是一副传神之作。这画——倒是我孤陋寡闻了。只不过,我想这位小姐有件事误会了。后院的梅花,乃是因为这京都里的贵人们都喜欢,想要与民同乐才如此的。并非是我有意为之,没想到小姐竟然误会了。”

    竹公子如此解释,显然是有些欲盖弥彰。

    什么与民同乐,也不过是他们想要炫耀的借口而已。

    “原来如此,那倒是我误会竹公子了,抱歉。”

    双方各自找了个台阶下了,邱羽也明了其中的因由,唯有李伯,还一头雾水。

    这画,到底是什么意思?

    “邱公子,请问这位小姐如何称呼?”

    林梦雅刚想回答说自己姓林,却在出口的时候改了口。

    “我姓左,单名一个慧字,竹公子,幸会。”

    邱羽的眼睛里有精光一闪而过,却只是笑笑,并不拆穿她。

    “左小姐,幸会了,二位,里面请吧。”

    竹公子十分的大方,立刻引了俩个人进了内堂。

    林梦雅瞥了一眼自己的画,也跟着进了去。

    唯有李伯,却还是一脸的疑惑,看向那屏风上的画作。他只能看出一个穿黄衣的姑娘,跟一个着红衣的公子。

    “邱公子留步,老朽还有一事不明,这画——到底是什么意思?”

    邱羽看了看李伯,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这昱王妃,还真是他预想之外的调皮。

    “这是啊——狐狸引诱鸡,不怀好意。”

    说完,便是跟在了林梦雅的身后,只留下了李伯,怎么也不看不明白,到底哪个是鸡,哪个是狐狸了。

    跟在竹公子的身后,林梦雅如今才知道,文苑跟普通酒肆青楼的不同。

    若是比起精致用心来,那当属现在归在她名下的如意楼。可北楼却自有一股子浑然天成的闲适气息。

    屏风后面,并不是人来人往的喧闹,所有人都安安静静,闲庭信步。

    院子的最中央,不是舞台,而是一棵高大的梅花。只是旁边,却还有几棵水桶粗细的树木。

    只不过,除了艳放的梅花以外,其他三棵都是一副枯败之像。

    相比,是在别的季节里盛开的吧。只是让林梦雅有些好奇的是,为何,这几棵树却互相缠绕,俨然如同一棵树般。

    看来,这位竹公子,也是个蕙质兰心之人呢。

    “今儿邱公子跟左小姐真是来的巧了,后院的梅花开得更好。各位贵客们,都在后院赏梅呢。不知俩位,是不是也要去看看呢?”

    竹公子倒是体贴,可林梦雅想了想,还是婉言谢绝了。

    她虽然不喜欢出入交际场合,但是她在京都的贵族圈子里,倒还是有些名号的。左氏,乃是她母亲的姓。说起来,她也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就是了。

    “不必了,我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若竹公子给我选一处能欣赏到梅花的好地方就可以了。至于我这位兄长么——”

    林梦雅看向了邱羽,准备征求一下那人的意见。

    “我么?自然是要跟表妹在一处的,要不然的话,姨母该扒了我的皮了。”

    看着那张人畜无害的脸,一本正经的瞎掰,林梦雅笑得甜美。

    不过竹公子倒是个伶俐的,立刻说了声请,就引着二人,到了二楼。

    推开了一间宽敞的包间,里面倒是出乎她意外的大气质朴。这一件屋子里,不管是桌椅板凳,都是有木头制成的。

    不过,走进了一看,林梦雅不禁又觉得巧夺天工。这些木头的桌椅板凳,竟然不是后天制成的,而像是原本就长成这个模样的!

    “二位对这里可还满意?此处虽然幽静,却是最能欣赏到梅花的所在了。千荷,百卉,好生伺候着俩位贵客。二位请便,若是有事,差人来寻我便是。”

    竹公子颔首行礼,人却是退了下去。

    随后,便有俩个都依旧蒙着面纱的女子上来行礼,乖巧的把门合上了。大概,是守在了门边了吧。

    “奇怪,为何这楼里的女子,都戴着面纱呢?”

    林梦雅自顾自的坐在了桌边上,问道。

    邱羽淡然一笑,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自斟自饮。

    “所谓文苑,又不是寻常卖笑的场所。所以,这些侍女们,自然大多带着面纱。不大概是不想以色侍人吧。”

    林梦雅想了想,倒也对。不管是文人还是墨客,总归大多数都是男人。只要是男人,都会有男人的那些通病的。

    就连龙天昱都是一个贪色之人,何况是那些男子了。

    不过,想起龙天昱,她的心头便掠过阵阵的不适。这竹公子虽然蒙着面纱,但是能经营北楼,必定是个极有手腕之人。

    难不成,那晚在书房里颠鸾*倒凤的,是她么?

    “邱大哥,你可知道,这城中,有什么地方,是以梅花为号的么?”

    一声邱大哥,叫的毫不扭捏。邱羽对林梦雅的好感大增,眼前的女子,气质高华,地位超群,但是却丝毫没有贵族女子的骄矜。

    想了想,才回答道:

    “以梅花为号的,怕也就是这里了吧。北楼里,除了这位竹公子以外,还有一位梅公子。只是她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年之中,到有多数都是竹公子一人操持的。怎么?这里的梅花,你还是不够满意么?这城中,怕是再也没有比这里还美的所在了。”

    邱羽后面的话,林梦雅一个字都没有听到耳朵里。

    以梅花为号的,显然,就是这一个北楼了。

    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外面,红梅簇簇,开得甚是美艳。怪不得,就连龙天昱,也抗拒不了这梅花的冷香。

    能开北苑的人,自然也不是个平凡之辈吧。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明明已经寻到了根由,可她的心头,却为何一点轻松的感觉也没有?

    即便知道对方是北楼的所有者之一,她又能如何呢?没有风度,如同泼妇一般的大吵大叫。她,还没有无聊到那种程度。

    血红的梅花变得更加的刺眼了,林梦雅却是转身,就推开了包厢大门,快步的走了出去。

    “你要去哪里?”

    邱羽只是追问了一声,却并不曾追出去。

    看昱王妃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急事。透过门,看到那道身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眉头,却微微的皱起。

    听太医院的院判说,这阵子,已经有不少大臣们,联名上了折子,请求外医来给皇上看病了。

    其中呼声最高的,便是这位屡建奇功的昱王妃了。

    不过,以他所见,这位昱王妃聪明伶俐倒是有的。只是,皇宫不比民间,更不必军营了。怕是这位昱王妃,还不了解宫内的情况。

    既然,她能叫他一声大哥,那有些事,他还是要提点她一些才行了。

    下定了决心后,也出了北楼的院子,向昱王府的方向走去了。

    一路上,跌跌撞撞的林梦雅,仿佛失了魂魄一般。她的心很乱,脑子里也如同浆糊一般。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