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北楼文苑
    林梦雅的心里有些闷闷的,嘴里说不管不顾了,可心里还是想要弄清楚。

    至少,也要让她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是?

    所以,在郁闷了一夜后,从前总是忙大事的林梦雅,如今,也决定要八卦一回了。第二天早上一起来,她就打扮得一新。

    大红色的锦缎,上面绣着的全部都是一朵朵绚丽高雅的牡丹花。

    头上带着一套点翠金头面,仪态万千。就连四个丫头,都看呆了。这不年不节的,主子又不进宫,怎滴打扮得竟然如此的...

    林梦雅对着镜子,也能理解大家如同看到了暴发户一般的表情。

    突然就泄了气,一把把头上的发钗给拽了下来。以前,总是在电视上看到所谓的正房夫人的架势。

    如今到了自己的身上才明白,男人的心不在自己这边,即便是打扮得再高贵优雅,也是没用的。

    “您这是怎么了?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

    白芨一边快手快脚的,给林梦雅换好了平常的衣衫,一边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林梦雅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

    怎么说?难道要告诉自己的丫头们说,龙天昱爬墙了,她有些不甘心,所以,想要去找小三晦气?

    要是她真这么做了,那才不是真正的她呢。

    “这几天我实在是闷得很,想出去走走。你们谁也不许跟着我,听到了没有?”

    往常,她不管是哪里,身边总是围着许多人。

    今天心里乱的很,她只想自己走走,散散心而已。

    “这怎么可以呢?主子,外面天寒地冻的,您的身子又单薄,万一冻到了生病了可怎么办?”

    白芨第一个便是不同意的,可林梦雅却一再的坚持,家里的人,谁也劝不住她,最后,只得拗不过她,只得让她一个人出门去了。

    脱去了雍容华贵的大氅,只穿了件水红色的夹袄,就连妇人的发髻都没梳。

    带了一枚玉白色的钗,看起来就像是寻常人家的小姐。

    出了王府的大大街,就是一条十分宽阔热闹的长街,林梦雅走着,却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

    王府也好,三绝堂也罢,不过是她在这里生活下去所选择的手段而已。

    不知为何,她今天竟然会生出阵阵疲惫的感觉。

    穿过长街,转过街角,林梦雅却突然看到了一支上好的红梅。那梅开得极好,红艳艳的,刚刚盛开,娇嫩欲滴,真是引人侧目。

    林梦雅走了俩步,玉色的小手轻轻的触碰了下红梅。清凉如水,却是阵阵清香扑鼻。

    “王妃也喜欢这梅花么?”

    身后,清朗的声音传来。林梦雅戒备的转身,却看到了一张俊朗清秀的脸。

    那人不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却是气质儒雅,生得一副极为难得的好相貌。男人着了一身白衣,身上倒是有几分出尘的飘逸。

    她只是觉得熟悉,却是一时想不起来,这人到底是哪里见过。

    “看来,王妃是忘记我了,在下邱羽。当日在林将军的兵营里,咱们也曾经见过面的。”

    是他!

    林梦雅立刻就想了起来,当初,哥哥刚刚回到京城的时候,军营里就有人中毒受伤了。那时候,还是这个太医跟着她一起,研究出了救人的方子来的。

    “原来是邱太医,倒是我失礼了。”

    既然都是旧相识,林梦雅倒是少了许多的戒备。这人是真有几分本事的,从他开的方子里,就能看出一二。

    邱羽笑了,一张年轻的脸蛋上,满是欣喜。只不过,却是对着面前的梅花。

    “以前,我在家乡的时候,总也寻不到如此漂亮的红梅。听说,这个院子,可是这城里最好的一处赏梅之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院子。”

    林梦雅也转过头来,他们所看到的梅花,是从墙上梅花形状的小洞里旁逸斜出的。

    围墙虽然不高,却让梅花堵得严严实实的。林梦雅有些小小的好奇,这梅花看样子是被人照看的。可是透过矮墙,却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倒像是故意让人欣赏的一般,不由得,好奇心大起。

    “看来,这种植梅花的人,倒也不是一个吝啬之人。不如,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何人在照看这些梅花吧。”

    邱羽也微微颔首,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俩个人绕着院墙走了一圈,却一直没看到院门之类的地方。

    倒是走到了前面,才看到这里应该是某个地方的后院。

    走到近前才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家新开的文苑。

    所谓的文苑,就是那些文人墨客们市场来聚会之所。里面有茶有酒,也有相貌姣好的女子陪侍。

    只不过,这些女子可跟青楼女子不同。

    她们大多是颇有些诗情才气的,而且,也不是有银子就能见到。

    所以,能开一间大文苑的后台老板,说不定,比是那些青楼的老板,背景还要深厚许多的。

    “原来,是新开的北楼。倒是可惜了,这么一大片梅花,竟然半片都观赏不到。”

    邱羽大呼可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真的怜惜这一片梅花。

    北楼,林梦雅盯着那古色古香的牌匾,突然心头,略过了一道阴影。

    她想起来了,那顶小轿上,印着的就是一枚梅花!

    林梦雅突然打了个机灵,没错!那小轿的门帘上,的的确确印着的就是红色的梅花!

    虽然是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可她,却是不会忘记的!

    “王妃?王妃?”

    邱羽看到瞬间有些呆滞的林梦雅,好心好意的用手在她的前面晃了晃。

    上次见到这位王妃的时候,她可是颇有魄力,即便是他,都不由得敬佩几分。怎么今日,却有些失魂落魄一般。

    “走,我们进去看看。”

    也不管邱羽同不同意,林梦雅就抬起脚步往里面走了进去。

    “嗳!我们还是走吧,这里面实在是——”

    邱羽的话音未落,林梦雅就已经一脚踏入了北楼。

    跟她想象得完全不同,本来,她以为这里至少是高朋满座。少不得会有迎来送往的女子,或者是伶俐的小厮。

    可没想到,刚进门,就是一面白色的屏风。

    上面,已经有了不少人的墨迹,她细细的看来,别说,还真是有几首佳作的。

    其他的,虽说不是不通情理,却也只是打油诗了。

    “这位女客留步,咱们北楼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新客来此,必定是要留下佳作。待到咱们的掌柜的看过后,才能进楼的。”

    旁边,一个看起来十分面善的中年男子,手上端着笔墨纸砚,迎了上来。

    林梦雅瞥了一眼,发现,这屏风上,有字有画。

    好一个北楼文苑,进门居然还要来个摸底考试。

    “好,本姑娘不会写什么诗词歌赋,但是画还是会画的,你给我准备一些彩色的墨水,本姑娘画给你看。”

    一个小小邪恶的想法,从心头冒出。

    她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学过俩年的漫画。从后院的梅花,就能看出,其实这北楼的主人,也是个彻彻底底的闷骚类型的。

    不然的话,他大可以筑上高墙,不叫人看就是了。

    梅花正好,外人却只能看不能碰的,当真,会让人心焦。

    很快,她要的东西,就被端了上来。

    林梦雅嘴角带着浅笑,拿起画笔,就在屏风上勾勒了起来。

    没多久,便是画了一个雏形。

    只是,不管是那侍从也好,还是邱羽也好,谁也看不出,她画的是什么。

    画面上,最直观的便是一堵低矮的墙。只不过里面,却是画的杏花。杏花红眼死活,十分的热闹可爱。只是却有一支,从墙上伸了出来。

    墙外面,一个穿着黄色衣衫的少女,好奇的歪着脑袋,看着伸出来的杏花。而杏花树下,一个穿着红色衣衫的少年,则是露出了一脸的奸笑。

    少女单纯可爱,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对红色杏花的喜爱。少年双手抱肩,不管怎么看,都有些奸诈的味道。

    林梦雅上了色后,上下左右的大量了一番后,才满意的放下了画笔。

    “去吧,找你家主人来。叫他来看看,满不满意这幅画。”

    那侍从却是一脸的为难,看着这幅画。

    按照现代的标准来说,那圆脸大眼睛的少女,跟身材纤细的少年,倒是现下流行的王道。

    可惜,在古代来说,却是有些不伦不类了。

    “这是——请恕再下眼拙,不知道小姐画的,到底是什么?”

    林梦雅只是淡淡一笑,转身竟然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这画,你家主人定然看的明白。若是他也不明白,那这北楼,我看不进也罢了。”

    侍从立刻脸色有些凝重,邱羽却带着明了的笑意,拍了拍那侍从的肩膀说道:

    “去吧,叫竹先生出来,他一定能明白这画里的意思的。我想,他会喜欢的。”

    无奈,看着这俩个人衣着不凡,谈吐也不似常人。这侍从,也立刻转身,进了里面去通报了。

    “你还真是淘气,只是,你可听说过北楼里的竹公子?”

    邱羽看了看画,虽然,跟寻常的画作是有不同的地方,但是里面的人,却更显得生动可爱了许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